《緋聞》第一部 之八

Updated: Dec 20, 2019

隐 情


是的

重逢的此际

我对你格外疏淡

是旧友齐集的聚会

我却提防着

与你目光相及的一瞬


过去那么多日子

我不曾寄一片问候

也不曾写一个字

答你同学式的问讯

尽管从前

并不乏交情


是的

当你一曲歌毕

只有我缄默着

未报以喝彩

我严控这心弦

不使它失声


散场时

也不曾象你道别

而在夜色中寒露的草地

我伫立目送

你渐渐远逝的裙飘笑语


念及繁忙的工作似令你清瘦

不觉双颊

有依依的热流


原谅我

就在此刻

夜阑更深

我要到车站赴预定的归程

在惨白的灯火里

我会无故怅望

举目的陌生


苍茫子夜时

在你安眠的梦界

我离去

凄楚而惶栗


离去

列车的长啸撕痛我

像从前离开你的每一次



男 孩


捧起红烛的妆泪

吹散更鼓的寂寥

他总也不肯睡去

直到

午夜的清风

拂起妈妈疲倦的微笑


孩子

你会长大的

等你长大

妈妈就老啦

你再不会听妈妈讲故事

他便惊慌地喊

我不要长大

我要天天听妈妈讲故事

当男孩长大

妈妈并未老

一场横空的厄难

早已夺走

她美丽的青春

青春的生命


他缄默着

仿如岩刻

铜铸的目光

凝定天外的茫茫

他顽执地

要去找

童年的绮梦

妈妈絮叨的那些

彩色故事

——— 于母亲忌日十九周年


是很久很久了

不曾提起

却时时梦忆


妈妈

我真的有过妈妈?


你是否

拥我于膝上

用美丽的脸把我亲润

你是否

牵我的小手

以欣赏的目光鼓励我跚行

我是否

紧紧环住你纤柔的腰

不让你出门做辛劳的工作

我是否

偎依你温静的怀抱

梦中的我在云缎上飘摇


我真的有过你吗?

妈妈

可怎又叫我相信

那后来———

你径直出了远门


永无归期

只在遥遥处

投我永恒的微笑


我曾久久守望黄昏的长路

以为你就会

披一身灿烂的霞衣回来

我曾翘首凝注无垠的天空

以为你就会

自那片晴云中飘落


可为什么呀

妈妈

你只是以更轻更柔的幻步

走人一个童话的深处

百花 和风 流泉

令我痛绝的斑斓


如果我真的有过你

妈妈

那么

我不会是没人要的孩子吧

你不会像旁人那般冷眼我

置我以千奇的路障

你不会似严肃的人们那样不原谅我

缚我以沉重的锁镣


不会的

你决不会!


你会谆谆絮絮地教诲我

提防沿途的云诡波谲

你会奋不顾身地援我

当我身陷危厄的泥沼


而当我捧回一串丰收的喜悦

你会含泪抚摸

那金色的闪闪

予我双倍的骄傲

我真的有过你吗?

妈妈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