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聞》第一部 之十九

Updated: Dec 20, 2019

无言的结局


其实 也就是那种

薄雾样平平淡淡

细雨般冷冷清清


相识 倾心 恋爱

走过三部曲的套路

又在唱不尽的怨曲中

分手


并非梦中的轰轰烈烈

也不是预想的惊世骇俗


是极为寻常的一对

把千万人的悲喜 重复






这不是来自北方的长途

那时 揪紧我心肺的

是你娇弱的泣诉

还有漫街的人浪

挤迫你洁白的学生服


这只是广州的程控

如今 茶色玻璃深似海

我已做萧朗

咫尽相距

却需由电缆夸大路途


为了再领略一回

你那牵魂的声音

我刻意扮作商人

挨过一次次忙音的傲慢

终于有你的柔语电样击来

慰贴 雍然

是业务上的一律千篇


以你天赋的细腻

对这出小品

竟是毫无察觉

因为你记忆的磁卡

早已把我抹尽

(不过 我也扮得够像吧)


谁说电波只传递声浪

我分明已沐入

名牌衫的麝香

看到 那纤纤玉指上

金戒指的闪耀

亲爱的小姐啊

陌生的贵太

纵令我镇定有方

怎奈得

涔涔热泪欲断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