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得到证实:美中谈判,卡在这件事!特朗普才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 今天是2019年5月31号星期五。

在美洲贸易谈判过程中,中国网民积极的呼吁要求美方在谈判中向中方提出开放中国互联网,作为一个对等开放的条件,那么很多海内外的中国民运人士也呼吁或者建议美国这么做,但是一直到前不久都没有得到明了的消息,是否美方把这个提出来了。但是最近的一些报道显示美方的确提出这个要求,那就是位于香港的《南华早报》是一个英文报纸在这两天报道,中美双方的一个重大的分歧之一就是美方要求中国完全的开放互联网,就像美国那样,然后中国方面极左势力予以拒绝了,这是谈判破裂的原因之一。《南华早报》是从两个中国政府的来源取证,得到了这个消息,而且报道的非常具体,说是在中美第十轮贸易谈判中,就是在北京4月30号的时候,中方的首席谈判代表、副总理刘后突然要求美方的首席谈判代表莱特希泽和财政部长姆努钦跟他去一个小房间,只带了中方的翻译,四个人进入了小房间说悄悄话,说了将近一个小时。出来之后,这几个人都讳莫如深,没有表示什么态度和立场。但事实上,就在这将近一个小时的小房间的密谈中,刘鹤向美方表达了不能接受美方的要求,说不能够完全开放中国的互联网,说那意味着危及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稳定。所谓中国的社会和政治稳定就是指的共产党一党专政、一党政权、一党专政的政权可能受到动摇。

说这就是中美贸易谈判最后陷入僵局和破裂的重大原因之一。在此之前这个原因都集中在说美方要求中共修改相应的法律,去反映这个双方谈判所达成的这个协议,但中方不愿意。另外还有说要求中方不得补偿国营企业,让国营企业跟外资企业和中国的私营企业处于同等的市场条件下去竞争,说中方也不答应。但是现在最新《南华早报》的报道显示,互联网的开放是个重大的问题,所以这个事情证明的就是提出来了,不是没有提示,只是双方都讳莫如深,只是《南华早报》的报道才首次揭露了这么一个隐秘,那么《南华早报》是一个什么样的背景呢,《南华早报》最早是香港的英文报纸,但是在2015年的时候被马云的阿里巴巴收购,收购是在2016年完成。完成了就成了阿里巴巴属下的一个报纸。但是这个报纸在收购完成之后大概过了五个月,突然就把这个《南华早报》中文网突然停止了,就说《南华早》报读者是面向英文读者,而不是中文读者,找一个理由,显示中共官方可能有某种指示。因此《南华早报》保持为纯属英文。

《南华早报》成为英文,前后《南华早报》也出了很多的报道性能一些乌龙,最早的时候曾经胡锦涛访问美国的时候,《南华早报》曾经将胡锦涛的名字跟中国民运人士的名字混在一起,把中国国内有个维权人士名字叫胡佳,《南华早报》把胡锦涛当成了胡佳,闹了一个乌龙。

后来,在这个基地组织恐怖大亨本拉登被击毙的时候,《南华早报》又闹了一个乌龙,在报道本拉登的时候,本来是奥萨马·本拉登,结果报道成奥巴马·本拉登,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名字混在一起。再后来是这个《南华早报》被阿里巴巴接管之后,也出现行报道性的乌龙,一个很大的乌龙就是2016年了,报道当时说,习近平作为这个作战指挥中心的总指挥的报道中,因为是英文报道,说习已经于上一年死亡,实际上它是跟另外一个名字混淆了,本来想说徐才厚,徐才厚的这个姓的“徐”英文就是XU,读“xiu”,那么习近平他的这个姓呢是“习”Xi。结果就让外界理解成习以经于去年死亡,摆了一个大乌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那么这个《南华早报》大家都纷纷猜测说,有什么背景,是不是在中共高层中有什么背景。尤其2017年出了一件事,有人判断这个《南华早报》涉及反习势力的一方。因为2017年7月份的时候,《南华早报》突然出了这么一篇报道,说新加坡的半岛酒店的投资者扯上了习近平的最高助理。这个最高助理指的是栗战书,因为当时新加坡有一个商人叫蔡华陂,说一个新加坡的一个中国商人,华裔商人投资新加坡的半岛酒店,巨额投资,但说他在香港的一个住址啊跟栗战书的女儿栗潜心在赤柱的一个豪宅的住址是相同的。栗战书的女儿栗潜心住在香港拥有豪宅和资产,然后她在赤柱有个豪宅,而且不是一个巧合,而是一样的地址。所以也就是说新加坡的半岛酒店的巨额投资,跟栗战书的女儿栗潜心有关。这是有报道,当时报道出来,舆论哗然,结果第二天《南华早报》突然有戏剧性的把这个报告删除了。然后这件事情让人猜测,说《南华早报》有可能是反习势力的一方,因为反习势力是一个广泛的,包括什么江派、团派了、其他的太子党,或者是党内外的其他的这个反习势力,很广泛。那么有可能,事实上马云的阿里巴巴的股东组成中,它有一些股通组成中包含的几任的政治局委员、政协常委的家属和子女,但是这些政协常委的家属和子女都是江泽民时代,或者胡锦涛时代那些政治局委员和常委,还包括了其中还有温家宝的家人,那么恰恰确实没有习近平势力,没有习近平的家族,或者是子女,也没有栗战书的家属或者子女。所以从这个背景来看,阿里巴巴是跟习近平派系无关的这么一个财团。

跟其它不一样,像这个王健林的万达公司、还有这个吴小晖安邦公司以及肖建华的什么明天系,确实跟跟其他的政治委员、政治局常委有关系,其中包括习近平的家族,或者是习家军其他的人家属相关,所以阿里巴巴就完全不一样,说这是一个差距。

另外还有一个不同,阿里巴巴马云实际上这两年非常不开心、不得志,一个方面是中共的这个银行系统大声的斥责,说马云的这个支付宝,不要以为大就管不了。说马云就急忙表态,他说这个国家需要,他愿意把支付宝交给国家,所谓交给国家就是交给党和政府,另外突然在去年的时候,马云突然被逼退,就是辞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然后他提前发表声明,说一年后辞去。然后说上级打电话给他非常不满,说他泄露了这么一个计划,是不是不满,马云为自己解释说没有不满,事实上马云的确实不满,也可以看出他受到相当大的压力,他被迫交出阿里巴巴和它旗下的集团,有可能被收归党有。这些都可以看出来这个阿里巴巴的背景不简单。那么结合到这一次这个报道,可以说这个报道本身真实性不容怀疑,因为它来自于中共高层和政府两个不同的来源,而且是被广为引用。那么只是说它是否有某种背景,反习势力的背景,这完全有可能,实际上说到它报道了栗战书和她的女儿这个涉嫌贪腐这个疑云,其实栗战书,最近有体制内的朋友告诉我,说栗战书这个人其实相当左,是外边所不知道的。他的这个极左就跟王沪宁一样,可以说是严重的影响的习近平,那么栗战书是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三,是常委中唯一一个不讲国语、不讲普通话的人。他一直拖着他的这个大概河北的这个地方调,一个土话,显得非常的土,土得掉渣。最近去访问东欧想挽救华为,显然是不会成功。实际上栗战书在年轻的时候有一件事情证明他是头脑相当左,那时他在河北省和习近平一人当了一个县委书记,习近平当的是正定县委书记,而栗战书当的是无极县委书记。当时是80年的初,中国是改革开放,是由开明的总书记胡耀邦和总理赵紫阳主政,应该说80年是相当开明开放的一个时代,被称为阳光灿烂的时代、阳光灿烂的日子,是中共建政以来少有的开明时期。但是就在那样的开明时期,栗战书居然给当时的总书记胡耀邦写封信,说社会上出现了否定社会主义的思潮,要求总书记胡耀邦同意大唱一首歌叫《社会主义好》,而且他还有具体的建议,说那首歌里面有一个歌词叫“右派分子想反也反不了”。他建议改成“反动分子想反也反不了”。因为《社会主义好》是毛泽东“反右”时期的一首主题曲,那么背景是“反右”,反右派运动。实际上后来反右派运动被邓小平、胡耀邦给否定了。很多人都被改正了。 否定了反右运动,所以这个栗战书是用反右运动一首毛泽东时代的主题曲,要求大唱,而且改成“反动分子反也反不了”。这件事情证明栗战书的确头脑极左,所以那个时候他跟习近平是莫逆之交。后来习近平继任为这个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之后,就首先把栗战书调去当中办主任,后来当了一届。又当人大常委会委员长,说栗战书本来是一个左脑袋,尽管能力不强。在这样的情况下,所以《南华早报》对他家族可以说是罕见地披露,她的女儿是在香港拥有豪宅,新加坡有投资这些事情。回头来说,实际上这个在这件事情证明在中美贸易谈判中、中美贸易战中,中共内部实际上的确是有分化,中共高层实际上是分两派,声音听得很明确,包括主管党务系统、宣传系统王沪宁跟主管国务院系统的李克强调子很不一样,王沪宁的系统是唱这个形势一片大好、经济有底气、有韧性,又是怎么不怕贸易战,中国有的是这个实力;但是李克强的国务院系统不断的发出这个危机呼唤,一会是要守住,不发生大规模失业的底线,一会说警防物价上涨。就在前两天李克强去一个地方视察,突然中途改道,因为视察路线给规划好了,甚至扮装被视察的人,所以他突然改道,视察一个水果摊吗,问了一下农民水果价格,然后大惊呼了一声,涨价了这么多,就说水果涨价30~40%,这个包括这个苹果和梨等等,所以李克强惊呼,这个惊呼就代表美中贸易战升级,美中贸易谈判陷入僵局的情况下,中国物价普遍上涨,包括猪肉、大豆,还包括这个水果上涨。所以李克强唱的是危机意识,显然是跟这个王沪宁不同调。那么再加上这几天也不同寻常的出现了《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几乎没有指明地抨击了极左路线,抨击说动不动搞极左路线,推行宁左勿右的人,他的目的不是为了国家,而是一种这个机会主义的表现,是出于私利的机会主义的表现。实际上是呼之欲出,矛头直指王沪宁,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可以看出高层权力斗争正在白热化。在外面是一条线,是中美贸易战和中贸易谈判,在中共高层是另一条线那就是有两个派系的斗争,大概一个派系是觉得美国的要求是合理的,应该是公平的,公正的做生意,进一步开放中国进一步开放中国市场,那么应该呼应美国的要求,既然占了几十年便宜,达成美中协议,继续稳固美中关系,这是一派意见,大概这个李克强、汪洋他们这一派意见;那么另一派意见认为要死守严防,不答应美国的要求,尤其是涉及政治制度,涉及可危危及中共一党专政的这一派,这一派估计是王沪宁、栗战书和习近平这派,是这个死硬派。所以就是这两条路线斗争可以说是越来越清楚,而两条路线引发的权力斗争也会随时呼之欲出。说这就是为什么在4月30号刘鹤跟美国的两个代表在小房间里秘谈之后,后来在三天之后5月3号,中方就全盘的修改了双方达成的一些协议初稿。然后习近平还说了一句话,说我将对所有可能产生的后果负责。就他拍板了,一锤定音了,定于一尊了。结果没想到导致了美方的大反弹,川普在两天之后5月5号直接宣布把2000种商品关税从10%提升25%。中方出乎意料,以至于王沪宁的宣传系统没有准备好,出现了几天罕见的沉默,然后才跟进。然后之后在5月13号又出现了政治局集体决定,据说习近平不能够再一锤定音了,不能够再定于一尊了,集体决定之后,对600亿美国商品做出温和的报复,并且由中央电视台发出。那天李克强也主持了国务院会议,疾呼要守住大规模失业的底线,就表示中美贸易谈判破裂,大规模失业可能出现。事实上已经出现了外资撤离潮、企业倒闭潮和工人失业潮,那么这个过程中,其实所谓的这个定于一尊,或者是这个一锤定音,这个说法就是栗战书的一个发明,是去年7月份北京传出政变传闻或者政争传闻之后,习近平的画像、习近平的语录在全国各地被拆下,当时一个女孩泼墨、在上海泼习近平的画像, 结果所有的这些大多数的党政高干都不再表态支持习近平,就是栗战书一个人出来表态说要定于一尊、要一锤定音,继续讲这话。当时表态支持习近平的只有五个人,四个习家军、而一个非习家军,其中包括栗战书,而习家军的一些重臣都不敢说话了,包括北京市委书记蔡奇、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广东省书记李希,以及一贯阿谀奉承的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都不敢表态。在这样的情况下,栗战书可以说逆势而为,表态了那个所谓一锤定音、定于一尊。但是今年5月13 ,政治局集体决定这个话表明习近平这个一锤定音这个定于一尊已经过过时了或者是受到搁置。因为他要对5月3号全面反悔,导致贸易战急剧升级,要负责任。所以对于他来说《南华早报》的这个报到证明了这一系列事情,中共高层的斗争,同时也证明另外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证明川普政府是只做不说的这么一个政府,他的风格。表面上不太平强调关心中国的人权问题,不太强调互联网开放的问题,但是他实质性地对中共采取了压力,就要求中共全面开放互联网。

其实这个是有道理的,因为互联网的封锁不仅仅是封锁了这个人民的言论和这个思想言论自由,它在经济上,贸易上构成了最大的壁垒。这个美国指控中共设置贸易壁垒,除了强制转让技术、大规模盗窃以及关税壁垒之外,其实互联网就是一个最大的壁垒。因为美国是开放互联网,在美国可以看到中国的报纸、中国的媒体都可以去;但是在中国方面完全看不到美国的媒体,所中国方面完全没有理由抱怨什么华为被美国什么査禁,封杀,因为所有的网民可以看到中共一直在封杀美国的公司,包括这个谷歌、脸书、推特等等,亚马逊,很多的东西被中共所封杀,所以中共是完全没有理由在华为问题上去抱怨美方的,所以这个这是一件证明川普政府是只做不说,或者做得多说得少,这和奥巴马政府不一样,所以这个实质性的对中共采取的措施,是让人非常意外的感觉到川普政府居然能够提出这么一个谈判的这个要求,就是要求中共全面开放互联网。

第二件事就证明这个中美贸易谈判的这么一个最大的症结,那就是中共不愿意放其它一党专政的权力,不愿意政治改革,这就跟满清年代完全一样,满清当时跟英国、法国西方国家的这个长期的谈判、较量,就是满清不愿意修改它自己的这个朝廷的一些律令,比如说要求外国公使见满清皇帝的时候要三叩九拜,为此争了一百多年,从乾隆年间一直争到道光、一直争到慈禧时代,争了那么久。外国要求平等相待,不会给你们搞三叩九拜,不会像你们的太监、大臣那样跪在地上磕头什么的,没门,要求这个平等对待。后来满清的皇帝居然说了句不接见公使,但是外国坚持互派公使要递国书,就跟中国的大部分公使要去英国递国书,所以就在这个制度上打转,满清宁愿割地、宁愿租地出去,也不愿改变皇帝的旧制、宫廷旧制,要祖宗之法不可变,政治制度不能改变,他说他是所谓的中央大国,这可如何是外国公使不能够三叩九拜的话,中国的臣民可能会学习外国公使,也不给皇帝三叩九拜,那么满清皇帝的威严就没有了,所以当时的那些各种的协议争来争去的,跟中国的人民无关,都是满清皇帝的个人的威仪,宫廷的旧制有关,所以当时就是那个政治制度的一个博弈。

那么回到今天也是这样,一个政治制度的博弈。这个中国共产党为了维护他的这个一党专政,维护对这个人民的继续奴役和对内镇压,不愿意接受美国所有只要能够直接的或者间接的涉及的中国制度的改变,或者法律的改变的条款,中共都予以拒绝,或者中共的当权者或者极左的当权者都予以拒绝。所以这是第二个事证明了。

还有件事情证明了,就是我过去这几年反复说了一句话,就是美中贸易战、美中贸易谈判中,中国人民利益跟美国人的利益是高度一致,美国的利益就是中国人民利益,这是一个方向。而跟这两个利益背道而驰,处在对面的是中共腐败集团的利益,它们的即得利益、他们的权利,他们要死守他们权力,死守他们的即得利益和腐败所得,不愿意跟中国人民分享权利,不愿意对外国这个平等相待,市场平等相待、平等的开放互联网原因。这样的情况下,实际上中共不仅是跟美国在为敌,他实际上在和整个中国人民为敌、跟中华民族为敌,这个也跟当年满清一样,满清为了维护它的这个皇权,维护它外来政权的这个统治,所谓大清的江山二百多年的江山,坚决跟中国人民做对、尤其是汉人做对,把汉人划为三等、四等。那么满清当时有些名言,“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就说宁愿把这些物质拿出去,跟其它国家交好,也不愿意在这个宫廷旧制中让步,甚至还说叫什么“宁与友邦,不予家奴”宁愿给外地人,也不给中国人;还有就是在当时所谓的割地租地,香港割地租地这些条文中讲的是,大清皇帝叫做“暂行赏借”,租借给英国的地或者是葡萄牙的地,像香港、澳门,叫做“暂行赏借”。赏借给对方,皇天后土,由皇帝说了算,跟中国人民无关,而这些割让的土地叫做“恩准”,由大清皇帝“恩准”赐予,因为土地都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就说大清皇帝拥有全部的中国的领土,他想给谁给谁,给这个满族人也好,蒙古人也好,汉族人也好,外国人也好,他想给谁给谁,跟中国人毫无关系;所以满清的时候就这样,所谓的那些不平的条约,跟中国人民没有关系,是满清拿这个汉人的利益、中华民族的利益去做交易。跟今天中共一样,中共今天所作所为跟中国人民毫无关系,它封锁了互联网、它剥夺了中国人的天赋人权,让中国人民没有知情权和选举权,也没有监督权,所以它为所欲为,甚至于这些五毛党和自甘五闹得很欢,实际上他们权利也被剥夺,当中共需要他的评论的时候,把它们的评论放在一些社评下,文章下,到中共不需要的时候,把评论功能都取消,不仅是封杀了批评中共的声音,连五毛党和自甘五的声音都封杀了。所以五毛党和自甘五尽管跳得很高,动不动作跳高运动,在事实上,本身为奴,身为这个奴隶而不自知,“不悟自己之为奴”( 鲁迅的话)。完全是这个太监形象,就跟满清一样,那些太监,当法国公使跟大清皇帝说你们你们中国很不人道,把正常人变残疾人(讲太监)。结果皇帝还没说话,太监跳起来说,你们不要休想对我大清的律令或者内政横加干涉,是奴才心甘情愿,受皇帝龙恩。意思说当了太监,是我们心甘情愿,受大恩,你们外国人休得胡言。这个被阉割的宫廷太监竟然这样说话,就跟今天精神上被阉割了的这些五毛党和自甘五也是这样的说话,说这个历史是惊人的相似和惊人的重复。

回头说这个香港《南华早报》揭示了很多、一连串不为人知的内幕,不仅是揭示了在美中贸易谈了中存在着互联网开放的问题 , 而且揭示了中共高层权力斗争正在犬牙交错,可以说如何发展这影响着美中谈判,也影响着这个贸易战,甚至影响着美中两个制度的对决、两种意识形态的对决。中国是进入文明世界,还是固守在一个一党专制另一个世界,将来的世界上分成两个世界,还是走向世界大同,可以说现在是关键的一役,我们可以拭目以待。好今天我就暂时讲到这里。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