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胡锡进惨遭习近平逼退!有人劝他叛逃。苹果日报最后一日,悲壮的历程!黎智英获新闻自由奖.。复旦出了个义人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1年6月24日星期四。


中共《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要退下来了!各方面的报道说他现在61岁,到了退休年龄。说接替他的将是《人民日报》国际部副主任吴绮敏,是一名女性。


胡锡进其实不是正常退休,他应该是被逼退。像他这个年龄,在一个报社当主编总编,其实60岁也好,65岁也好,甚至更大年龄,只要他能干,中共这个党都会让他干下去。其实他是惨遭逼退,遭习近平王沪宁极左路线所逼退。因为胡锡进实际上在中共党内事左右不讨好!他在级别上说是正厅级,然后做到《环球时报》总编。但是这个人在中共独树一帜,他早期在1989年参加过民主运动,他自己承认到过天安门去静坐,支持民主运动。但是看到戒严部队来了,要戒严了,他就害怕了,他偷偷溜走了,离开了民主运动的队伍。他后来在八九六四之后摇身一变,成了中共一党专政的吹鼓手,辩护士。


在习近平上台之前,他还混得风生水起。因为一方面他可以以民族主义,爱国主义自居,煽动一些言论,觉得他是当局的辩护士。但是另一方面,在胡温时代,或者是在那前后还有一些言论空间,有一些他活动的空间,所以显得生活还比较滋润。按照中国内部一些精英阶层的说法,叫做岁月静好。不仅包括他,还包括驻美大使崔天凯,还有在当时同样背叛的民主运动,成了毛左派人物的北大副教授孔庆东。甚至于外交部长王毅,还有政治局委员杨洁篪,这些人都属于岁月静好派。所谓岁月静好,就是一方面中国没有民主和宪政。因为他们没有勇气,也没有骨气去推动。但是另一方面也告别了文革,告别了毛泽东时代,是改革开放时代。就是说你不仅可以在政治上站在官方一边,享受好处。但是另一方面也没有那麽大的压力,在经济上有好处。甚至包括商界的精英,社会的精英,文化的精英都过得很滋润。觉得物质上很富裕,而且有相当的空间。比如说可以出国,子女出国留学,自己放眼看世界。另外也有自己的护照,随时可以走动走动,在国内旅游,国外旅游等等。


但是没想到,岁月静好的日子到了习近平时代结束了。岁月静好派有一句名言,特别是社会上的精英,包括商界精英,文化精英,知识精英。说我不关心政治,我只要日子过得好。我不碰政治,只要我有钱。结果到了习近平时代,你不关心政治,政治关心你。而且你必须作出一个选择,要麽就是要像八九民主运动所展示的主题那样,向前,向民主宪政走一步。要麽就是后退一步,到文革时代,毛泽东时代。而不能够作中间的选择,就是改革开放,岁月静好。结果习近平,王沪宁这些人掌政之后推行的是两极路线,极左路线,极端独裁。所以他们作出的选择是朝后退,退到文革,退到毛泽东时代。当然,有的人看不出来。因为这是21世纪的,另一种版本的文革,另一种版本的毛泽东时代。或者叫文革2.0,毛泽东时代2.0。


有的人看不出来,实际上感觉得到。比如商界精英觉得不好过了,私企老板,民间企业家不好过了。本来觉得日子很滋润,突然国进民退了,要没收私营企业了,要把这些私营主逼退了等等。文化精英不好办了,本来以为不关心政治,但是现在就逼作要学习。你不学习还要给你安装学习软件,让你去积分。然后党内的精英也不好办了,党员官员以前还可以随便出国走走,随便到处溜达一下,或者在言论上有一定的空间。现在给管起来了,护照给收上去了,国外不能随便走了,随时都要学什麽习近平讲话,习近平精神了。所以这些所有的精英都不满!


在众多的不满中,像胡锡进这些角色就非常尴尬。胡锡进梦想着又巴结一党专政,但是又梦想着有一定的言论空间。这在他办《环球时报》的过程中体现了出来!他的《环球时报》可以说独树一帜,很有风格。既不像《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那麽严肃刻板,但是也不像网站上的网民那样自由自在。他是介于官民之间,独创了一套语言体系叫胡氏语言体系。或者说胡锡进风格,小骂大帮忙。一方面他对官场中的一些现象贬斥一下,或者讽刺一下,赢得一些掌声。另一方面,中共当局有一些强硬的政策出台,他就马上去站台,去歌颂,去背书。特别是关于反美,或者是威胁台湾,他就马上去助威助阵,大喊大叫,甚至狂言。如果美国的军机起降台湾,就是台海战争打响的时候。如果美国的军队进入台湾,就是所谓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的时候。结果在今年,美国的军队去了,美国的军舰也起降了,但是中共却哑然了。不仅中共面子上挂不住,就连胡锡进本人面子上的挂不住。所以他也沉默了,不出声了。另外,当中美斗争最尖锐的时候,他甚至放话,说要增加核弹,增加千枚核弹,甚至说增加东风41洲际导弹。要用核威慑的力量跟美国拼!结果有一个中央电视台的前主持人崔永元就说了,核弹造那麽多往哪儿搁?放你家吗?结果现在精神上的核弹果然放到他家了,爆炸了,把他自己给炸出局了。就是胡锡进要从《环球时报》的总编位置被炸走了!原因是他左右逢源,左右摇摆得太多,不受习近平待见。因为习近平需要的是要麽这样,要麽那样。你要麽就是敌对势力,属于民主宪政那一派。要麽就是习近平,习家军这一派,叫做文革派,或者是毛泽东时代的复活。而胡锡进偏偏在中间!比如说他有时候会受到喝彩,因为他民族主义的调子,或者强硬反美的调子。小粉红,老粉红,五毛党,自干五会给他一阵喝彩。但是他一旦稍微说几句人话,或者说有理性的话,马上就会受到这些毛左派,极左派,小粉红,老粉红,自干五,五毛党的围攻。


比如说在前段时间,政法委的长安剑发了一张图,印度点火对中国点火。表示印度疫情深重,点柴烧死人。而中国点火则是发火箭,尽管这支火箭发射失败。后来胡锡进自己就说,政法委作为官方政府部门,发这个不合适。说中国政府应该高举人道主义大旗,应该表现对印度的同情,让中国社会始终站在道义的高度。结果他受到炮轰,说他是汉奸,卖国贼。复旦大学这个贼窝子里面出来一个教授,叫沈逸,居然出来攻击胡锡进。说他是圣母婊,说你要是想当圣母表就去到印度去烧柴。意思是说你到印度去躺在柴上被烧死吧!就这样,他跟胡锡进发生大战。结果没想到,平时支持胡锡进的五毛党,自干五,小粉红,老粉红却一边倒的支持这个复旦大学的流氓学者沈逸。然后一边倒的骂胡锡进是汉奸,是卖国贼。


所以胡锡进现在是什麽情况?左派骂他是公知,是汉奸卖国贼。但是真正的公知,自由派又骂他是左派,是叼盘侠。是专门为中共,为习近平接叼盘的。左边来了左边接,右边来了右边接。总之是看风驶舵!所以他是左右为难,左右不讨好。


而且他时不时还发表一些言论,说希望留一点言论空间。同样跟他说,要有一点言论空间的,以前的那个网信办主任鲁炜已经被习近平整到秦城大牢。而且整他的时候说他不知敬畏,而且主要是说他喜欢出风头。鲁炜虽然是网信办,一方面管制言论,但是另一方面也觉得应该像改革开放时代,有一点点空间。但是没想到习近平一点空间都不给他留!最后把鲁炜怎麽整倒?说他不仅有经济问题腐败,甚至有一个很重大的丑闻,叫人奶宴。说鲁炜跟一些高官在一起,让一些美女裸女进来为他们服务,当众吃人类,当哺乳动物。其实胡锡进同样也有各种外的经济问题,或者是性丑闻。如果说要整他的话,一整一大把,不亚于鲁炜。比如说在习近平第一任期内,当时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就曾经查处过胡锡进。说他到东欧去访问的时候自己擅自改道,跟其他一些同事花公款游览。不仅要求他把公款交出来,而且在党内记大过,警告处分。那时候胡锡进正值红得发紫,是网红,炙手可热的时候。却遭到了中纪委王岐山的当头棒喝,搞得灰头土脸,相当于受了一场侮辱。


后来大概在前两年,又出事了。《环球时报》的副总编段静涛实名制向中纪委举报,说胡锡进有两名情妇,有两个私生子,生活不检点。胡锡进当然不承认,说段静涛有野心,想到他而代之,想当总编。后来中共当局出来调解,包庇他,就说段静涛举报不实,要做检查。但是段静涛并没有受任何的处分,照样当她的副总编,仅仅是内部互相表个态。这说明胡锡进有这样的丑闻,有私生子丑闻。而且网民发现他在网上有送私生子去加拿大留学的照片,在机场。虽然他说段静涛有野心想当总编,但是不幸而言中的是,虽然段静涛没当总编,现在另外一个女人来当总编了。那就是《人民日报》国际部副主任吴绮敏,要取而代之。《环球时报》将易主,上来一个女的总编。所以胡锡进时代就结束了!


胡锡进实际上就是被逼退的,惨遭逼退。因为他不可能百分之百的讨好习近平,讨好习家军,讨好王沪宁,讨好极左派。因此只要稍有不对,在这个时候他就要出局。所以他的出局已经成定局,只是说他出局之后是否能平安,不得而知。因为像鲁炜一样,如果他有经济问题,他有情色问题,恐怕他在私底下有抱怨,对习近平,习家军,王沪宁有抱怨。一旦这些抱怨被听到,卸任之后恐怕他的去处归宿就是秦城大牢。很多人预见,所他可能在秦城大牢度过他的余生。这时候就有网民说,胡锡进你不如跑,你叛逃吧!就像国安部副部长董经纬,或者类似于董经纬的人物一样,叛逃。说你叛逃了,逃到美国那边,恐怕美国政府还会给你500万美元的奖励,加一张绿卡。下半辈子到美国去!当然,胡锡进其实恐怕要跑也跑不掉了。因为作为胡锡进这个官位,知道的秘密不多,但是也知道相应的秘密。至少知道中共的大外宣这些方面的秘密,或者内部文件。但是其实他在那次东欧旅游被中纪委查处之后,他就不能出国。实际上就是暗中受到了边控,就没有出过国。说明这个人尽管是《环球时报》的总编,但是连出国的自由都没有。这就是习近平时代,把岁月静好派挤得梦碎。


所以胡锡进也好,杨洁篪,王毅也好,崔天凯也好,想保持一点改革开放时代的东西保持不了,到了晚年还被逼做战狼,被逼良为娼。所以有人就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当初就应该支持八九民运,就应该推进民主和宪政。那麽中国今天的问题,越过这个时代,进入一个文明社会,大家都有好日子过,比岁月静好过得更好。但是就又在乎那点个人的利益,又没有勇气做任何良心的呼唤。然后站在一党专制上,以为能够安度余生,安度晚年,现在却搞得不伦不类。进入了文革2.0,进入了毛泽东时代,这些人都心有不甘,这些岁月静好派心有不甘。不喜欢,但是不敢说。包括杨洁篪,包括王毅,包括鲁炜,包括崔天凯,还有胡锡进等等,应该说是敢怒不敢言。不甘心回到文革时代,却进入了文革时代。不甘心回到毛泽东时代,却不慎又进入了毛泽东时代。所以所谓大梦初醒,也就是噩梦初醒。但是噩梦醒来,人家说噩梦醒来是早晨,但是对这些人来说,噩梦醒来是黄昏,噩梦醒来是半夜。已经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


应该说在宣传领域,胡锡进是党的一面旗帜,为中共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最后也是黯然退休,甚至就是被逼退。应该说要结局仓凉凄凉,甚至有可能有更坏的结局在等着他。应该说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一个报应!为过去几十年为中共站台,唱赞歌,擡轿子而最后得到了某种报应。所以上天有眼,报应不爽,现世现报就在胡锡进身上,或者是这一类岁月静好派身上。


在香港,今天6月24日是《苹果日报》营运的最后一天。《苹果日报》隶属《壹周刊》,是黎智英先生所创办的。在1989年民主运动,六四大屠杀之后,黎智英先生创办了壹传媒,之后在1995年又创办了《苹果日报》。《苹果日报》是香港最大的报纸,也是影响力最大的报纸,他的台湾版也一度是台湾的主要报纸之一。走到了今年6月24日,今天董事会宣布说不能再运转了,要停止。原因是中共通过港警黑警一再抓捕《苹果日报》的高层,还有《苹果日报》的主笔。而且最近又冻结了《苹果日报》的资产,使《苹果日报》无法运行。所以《苹果日报》在不得已之下,宣布6月24日是最后一天出刊。实体报纸最后一天,网上的内容也停止更新,并且给订户发了信。


这是香港的悲剧,香港最悲剧的一页。因为黎智英先生现在已经身陷囹圄,受尽了中共种种变态的迫害。给他变着花样的加罪名,不断的给他加刑期。他说过一句话:他自己付出代价,他无怨无悔。他说:他去到香港的时候只有几岁,跟着父亲逃难。但是是香港那片土地养育了他!他从打工到赚钱,到后来办报纸,创办了壹传媒和《苹果日报》。既是著名的报人,也可以说是一个商人或者富豪。他说香港赠予他太多,他要反馈香港。所以他的反馈就是为香港鼓与呼,呼唤香港的民主和自由,最后自己付出沉重的代价!黎智英先生是香港的英雄,老英雄。而且可以说是诺贝尔和平奖的潜在得主!


不过就在《苹果日报》关闭的头一天,6月23日,在美国的记者保护委员会(是一个著名的民间机构)授予了黎智英埃菲尔新闻自由奖。就是2021年度的埃菲尔新闻自由奖授予黎智英先生!记者保护委员会希望黎智英先生能够亲自领奖,当然目前看来是个奢想。因为中共已经通过《港版国安法》砸烂了香港,砸烂了一国两制,砸烂了东方之珠。把黎智英和广大的民主派作为他报复的对象,追杀的对象,秋后算账。习近平当局在国际上之所以陷于四面楚歌,八面受敌,其中重大的劣迹之一就是砸烂香港。不仅砸烂了,而且还追杀香港的民主派。可以说这在国际上激起了公愤,激起了普遍的痛恨。但是习近平,王沪宁和极左派这些人完全不思悔改,不思放手,而是变本加厉的去迫害香港的民主派。


在《苹果日报》每一次出事的时候,香港民众都以不同的方式表达了支持。黎智英先生第一次出事的时候,香港市民都抢着去购买壹传媒的股票,使他的股票不跌反升,让黎智英感动得热泪盈眶。后来由于股份各方面受到中共的限制,这种支持方式不能维系了。但是香港人民继续以购买《苹果日报》的方式!当上个星期中共再次下手,派出500黑警去包围苹果大楼,带走了《苹果日报》的5名高管。其中包括行政总裁张剑虹,还有总编辑罗伟光等5名高管。而且这两人还不被保释,被警方拒绝保释。香港人民就以购买《苹果日报》的方式来声援他们!《苹果日报》平时发行10来万份,但是那天要加印到50万份。香港人民是漏夜排队的购买,一些店家卖出了好多份。一个人买好多份,甚至几十份来支援。到了《苹果日报》关门的最后一天,就是6月24日,香港民众都聚集起来,聚集在苹果大楼外面,对他们表示加油感谢,而且抢购《苹果日报》。《苹果日报》在最后一天的印刷数是100万份,是平时的10倍。民众来表达声援,而《苹果日报》的员工也非常依依不舍,眼含热烈的跟民众打招呼,互相鼓励,一片悲壮。这是一个悲壮的历程!


在《苹果日报》关闭之前,中共通过黑警还下手逮捕了《苹果日报》的一名主笔。这位主笔的笔名叫李平,他刚刚发表了一篇社论,叫《不要天快亮还尿床一泡》。意思是说不管是中共的文化大革命,共产党的统治,还是纳粹德国时期,都是人类黑暗的时期。人类文明的光明终究能够战胜黑暗,这是黎明前的黑暗。不管是政治人物,媒体工作者,还是社会人物都要有良心,有良知,坚守。不要在天快亮的时候还尿床一泡!这段话成了网络名言,被热传,叫“不要天亮了还尿床一泡”。这段话显然是触动了中共,触动了极左势力。所以中共当局就下令港警对他进行抓捕,把他从公寓中带走。


这位李平原名叫杨清奇,其实他是福建人,他以前在福建的时候当过中共《福建日报》理论部的编辑。他最早是在复旦大学毕业,可以说在复旦大学这些文人中,他是少有的有骨气的一位。他到了香港从事传媒,在《苹果日报》工作,奋起为自由和民主鼓与呼。他在这篇文章中就看不起那些反动的文人!他就举了两个,一个是冯友兰,还有一个复旦大学的教授叫葛剑雄。冯友兰本来是民国时代的一个名人,有一篇《中国哲学史》纲是他写的。但是在共产党统治之后,他居然投靠共产党。他不仅投靠了共产党,还投靠了极左势力。在文革中居然跟四人帮合流,成了四人帮写作班子的一员。可以说让自己晚节不保,极其玷污,是知识分子的败类。


另外他还举了一个叫葛剑雄的人。葛剑雄本来在复旦大学是以敢言著称的教授,饭上能够讲真话。但是没想到在今年突然堕落!他居然说中共习近平宣传的那个历史虚无主义的党史,说任何一个执政党都要为他自己的政治合法性背书。好像中共篡改历史,乱写历史,搞历史虚无主义还有理。所以葛剑雄这篇新的捧习文章,捧共产党的文章出来之后受到了一片的唾骂。所以复旦大学是整个的沦丧,更不用说里面还有什麽金灿荣,沈逸。还有什麽张给为,王沪宁。这些人物都是善于阿谀奉承,思想极左,作风腐败,思想腐化。


所以相比之下,同样出自于复旦大学的这位李平,也就是杨清奇先生可以说有风骨,有骨气,有志气。是当代华人知识分子的一个榜样,一面旗帜。他是在天亮前被黑警带走了!他说的天亮前不要尿床一泡,就相当于我们过去说的,文雅一点就叫做黎明前的黑暗。其实中共就因为祸害香港,砸烂香港,还有就是在新疆搞集中营,另外制造大瘟疫,还有武力威胁台湾和周边国家,另外在中国大搞人权迫害,大开历史倒车。可以说现在共产中国正处于四面楚歌,八面受敌。如果美国和国际社会采取动作,对中共进行合围,并且给他致命打击的话,今天中共在香港的猖獗就是他的罪名之一。被带上国际法庭也好,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也好,迟早会受到审判。


《苹果日报》的结束使我想起了法国的《最后一课》。是讲在近代史上,法国曾经有一场普法战争,亡于普鲁士。就是德国,也就是当时的普鲁士吞并了法国的一部分,叫阿尔萨斯-洛林地区,强行要那个地区改学德语。著名的法国作家都德有一篇名篇,叫《最后一课》。大致的意思是有一个小学生平时爱逃课,不爱学习。但是有一天他去的时候,发现气氛不一样,到处静悄悄。课堂里静悄悄,法语教师对他也非常客气。然后老师就告诉同学,今天是最后一课,告诉他们记住法兰西语言。说法兰西语言是世界上最优美的语言,最精准的语言。现在德国人占领了阿尔萨斯-洛林,从明天开始要强迫教德语,要停止法语。但是希望同学们学好法语,记住自己的母语,自己是法兰西民族,为此感到光荣!尽管这个地区被吞并,或者亡国,然后在课堂结束的时候,老师在黑板上写了一行大字——法兰西万岁!所以这名爱逃学的小朋友从此就爱上学习,特别是爱学法语!大致是这个意思,这是写照了当时法国亡国前的一幕。


法国先后两次亡于德国或者普鲁士。在二战的时候又亡国,是全面的亡国。但是法兰西民族没有灭亡,后来又浴火重生,恢复了自己的国家,复国成功。不仅成功,而且法语被保存为世界重大语言,在联合国是官方语言之一,在世界上被很多国家所使用。而法语的严谨性和优美性也得到世界的公认!


所以如果用《最后一课》来比喻《苹果日报》的停止营运的话,从历史的场合中来看,这是暂时的。中共在香港的得手也是暂时的,中共是暂时的赢家,香港人民是暂时受压。在历史的长河中来看,共产党只不过是个现象,只是长河中的一漂浊浪。所以有一天,当中国共产党成为过去式,中共成为过去式,就像《最后一课》一样,香港人民他们的文化,他们的民主自由,他们的普世价值会回来。同样,《苹果日报》也会浴火重生。北京极左当局对香港民主派的追杀,对香港人民的迫害,对《苹果日报》的打压,以及对主笔李平的横蛮逮捕就是在天亮之前尿下的一泡,是留下的最后丑态。


今天就暂时讲到这里。请新来的朋友记得点击订阅本频道《陈破空纵论天下》,并按下小铃铛,以便能收到及时的节目通知。另外也欢迎订阅陈破空会员网站,那里我的书籍连载,文字连载和音频连载。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