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台关系步步高,距建交还有多远?

今年,民主台灣迎來一波接一波的外交盛事。9月中旬,美國副國務卿克拉奇訪問台灣;早些時候,8月,美國衛生部長阿扎爾訪問台灣,分別創下41年來美國國務院和白宮出訪台灣的最高階官員記錄。與此同時,9月中旬,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凱莉與台灣駐紐約代表李光章共進午餐,也屬41年來的首次。在這個引人注目的午餐前後,美方坦承:正積極幫助台灣重返聯合國。

8月底,捷克參議長維特奇率領龐大代表團訪問台灣,揭開了歐洲國家與台灣提升關係的序幕。同期,中共外長王毅出訪歐洲5國時對捷克發出製裁威脅,卻遭到歐洲大國法國和德國的當面批評,他們要讓王毅明白一件事:歐洲是一個整體,威脅和製裁捷克就等於威脅和製裁歐盟。這表明,捷克參議長訪台得到了歐洲國家的集體背書。實際上,維特奇行前,獲70名歐洲各國議員聯名力挺;維特奇訪台後,9名歐洲重量級人物發表公開信,呼籲全面提升歐盟與台灣的關係。

在歡迎美國副國務卿的晚宴上,台灣總統蔡英文一句“台灣有決心踏出關鍵一步”引人遐思,其深長意味。或者是,台灣重返聯合國,踏出關鍵一步?或者是,台美聯軍抗擊中共,踏出關鍵一步?或者是,台灣願意承繼歷史,一旦中共政權被推翻,現居台北的中華民國政府,願意承擔接管或暫時接管中國大陸的重大責任?(若應美方要求)

就在副國務卿訪問台灣的同時,美國助理國務卿史達偉在參議院外交委員會的聽證會上表示:美國政府的計劃是,通過確保台灣的國際空間,進而解決台灣“更大的鄰國問題”。這個“鄰國”當然指的是中國,意即,通過幫助台灣,解決中國問題。暗示:美國有意與中共攤牌。

就在美國副國務卿訪問台灣的第二天,中共出動軍機18次,瘋狂闖越海峽中線。台灣戰機則緊急起飛17次,予以警告驅離。中共的抓狂與其說是逞強,不如說是絕望。明知道美台中三角關係已經反轉:美國提升與台灣關係而拉低與中共關係;明知道共軍實力不敵美軍,加上美台聯軍,共軍必敗無疑,中共仍然逞強耍橫,除了顧面子還有僥倖心,以為這樣的恐嚇能夠阻止美國與台灣走近。

在北京,美國駐中國大使布蘭斯達德在做了最後一次改善美中關係的努力而遭受中共的惡意抵觸之後宣布辭職,宣告結束他的使命。這位美國大使,一度被稱為“

習近平的老朋友”的布蘭斯達德,所做的最後一次努力是投書《人民日報》,希望刊登他的文章,標題是《依據對等原則,重塑美中關係》。中共方面不僅悍然拒絕刊登他的文章,而且惡言譏諷,並惡意刪除他在美國大使館微博與微信公眾號的相關說明。

與之形成對照的是,中共駐美國大使崔天凱經常在美國媒體發表文章,並經常接受美國記者的訪談。僅在今年,崔天凱就在美國媒體發表5篇署名文章,更無數次地與美國記者交談,宣示中共立場。他自由自在,從未受到任何阻礙。

美中大使在對方國家受到截然不同的待遇,精準寫照了美中關係的不對等、不平等、不公平、不正常,這正是美中關係的癥結所在,也是死結所在。不僅在外交領域,而且在經濟、貿易、科技、市場准入、新聞、學術、法治、政治等所有領域,都是如此。

習近平當局拒絕黨報刊登美國大使文章,等於拒絕了兩件事:拒絕以對等原則搞好美中關係,拒絕重塑美中關係。顯而易見,美中關係的全面破裂和對抗,中共是始作俑者;美台關係的全面提升與合作,中共是客觀上的“助推者”。既然北京擺足了作惡的姿態,也就沒有什麼好抱怨的。美台中關係,以及世界格局的演變,都準確因應了中共政治的反動與倒退。

美台關係步步高,距建交還有多遠?正如特朗普出人意料地開創中東和平新局—

促成阿拉伯國家阿聯酋和巴林率先與以色列建交;以及,特朗普出人意料地開創巴爾幹半島和平新局—促成塞爾維亞與科索沃和解;不排除的可能性是,特朗普出人意料地開創台海新局:美國與台灣建交!顛覆41年來不正常、不正義、不正確的美台中關係格局。

Recent Posts

See All

今年7月底、8月初,围绕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问台湾,中共方面,高调炒作,穷尽了所有声调和手段。事先抗议,事中威胁,事后军演。但令人惊奇的是,中共的每一个步骤,都以失败乃至惨败告终,在国际上颜面尽失,按中国人的俗话说:丢尽了脸! 事前,北京高调反对,意图阻止。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甚至亲自向美国总统拜登交涉,企望后者劝说佩洛西放弃访台。或许是拜登的暧昧表态让习近平产生幻觉,或许是拜登与佩洛西唱双簧令中共

本月份,美國媒體報導: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可能在八月份訪問台灣。消息傳出後,北京方面照例跳腳,聲稱“將產生嚴重的負面影響”,並高分貝威脅:中方將“採取堅決有力措施,堅定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揚言說到做到。中共《環球時報》前總編胡錫進配合表演,建議當局“讓解放軍戰機伴飛佩洛西專機,穿越台灣島。” 在美國方面,有人問到此事,總統拜登表示:“軍方認為,此刻(佩洛西訪台)不是一個好主意。”而佩洛

2022年7月12日,遇刺身亡的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下葬,他的夫人安倍昭惠无意给国家和社会添麻烦,坚持以家祭的方式举丧,但日本民众却大量涌至。在东京,从举办丧事的增上寺到灵车经过的街道,数十万民众夹道相送。日本民族素以内向、内敛、克制而不流露感情著称,尽管如此,这一回,许多日本民众仍然禁不住饮泣、落泪、甚至失声痛哭,高声呼唤安倍的名字,悲痛送行。载着安倍遗体的灵车,缓缓绕行他身前工作过的首相官邸、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