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禁中共党员移民 北京的不满令人不解

就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染疫住院的同时,美国政府发布通告:严禁共产党员和其它专制极权政党成员移民美国。包括,不得让他们成为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绿卡持有者)。 消息传出,有人欢喜有人愁。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声称:“如果属实的话,我觉得是非常令人可悲的。美国作为最强大的国家,它还剩下什么?它想给世界留下什么样的印象?我们希望美国不要再做这种有违不尊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也无助于维护它自身大国形象、信誉和地位的事情。” 华春莹的不满,集中反映在“可悲”二字。谁可悲?如果是美国可悲,岂不正中中共下怀,中共应该弹冠相庆才是,又何必出此怨言?如果是中共或其共产党员可悲,试问,他们的共产主义理想何在?为何非要移民美国不可?况且,中共在国内宣传和学校教育中,都是反美反西方,为何自己又向往美国、向往西方?如此精神错位、人格分裂,固然是中共本性,但拿到外交场合公然展示,似乎毫无自知之明,更无廉耻之心。 华春莹的不满让人不解。按理,禁令应该出自中共当局,而不是出自美国政府。自诩“热爱祖国”、“大公无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中国共产党,应该断然下令:凡我中共党员,不得移民美国,不得移民任何外国;如有违反,即当叛徒处置。况且,中共视美国为敌国,称之为“亡我之心不死”,中共党员移民美国,就是叛国投敌,实为中共法律下的重罪。


另类中共发言人,《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则宣称:“中国有许多优秀人才是共产党员。美国的决定有助于让更多人才留在中国国内,因为它粉碎了他们的幻想,这不是坏事。更重要的是,如今非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民众,对移民美国的兴趣也大大降低了。”


与华春莹的“可悲”论不同,胡锡进认为是好事,但口气中却流露出阿Q精神之嫌:你不让我移民贵国,我就找一些不移民贵国的好处,来一个精神胜利法。且不说胡锡进企图绑架非党员的中国民众,为他们“代言”何其虚假。其实,胡锡进的这段话,无形间泄露三个秘密:中共党员都有移民美国的幻想,如今被美国政府所粉碎;中共里的优秀人才都想移民,如今却只能屈居国内;中共党员并不留恋中国,而向往美国,从此却只能望洋兴叹。


华、胡二人的言论从不同角度证明,美国政府的决定打到了中共痛处。秘密在于,真正想移民美国、有能力移民美国并已经大量移民美国的,并非中国普罗大众,最多的恰恰就是中共党员、官员、红色权贵、达官贵人。中国的中下阶层,至少,由中共总理李克强所透露的那六亿人 -  月收入在千元人民币以下,尽管也向往美国、向往西方,却连最起码的出国条件都不具备。比如,即便留学或旅游,连个经济担保都拿不出来,又如何办得起昂贵的移民?


中共的不满和怨言似乎不合逻辑,似乎令人不解,但却泄露中共党员、官员的本真:不愿意做中国人,来生不做中国人。中共把“爱国”、“祖国”、“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名词和口号喊得震天响,他们要的是中国老百姓做中国人,要西藏人、维吾尔人、蒙古人做中国人,甚至,要香港人做中国人,更甚至,要强求台湾人做中国人。


然而,中共本身这九千万党员,他们自己,却绝对不愿做中国人。在他们内心深处,一百个地不情愿做中国人,只要一有机会、一有缝隙,就拔脚开溜。尤其那些醉心极权和腐败的中共高官,灵魂深处,都是见风使舵、见机行事的溜字号人物。


(2020年10月7日)

Recent Posts

See All

陳破空特約評論:今日緬甸,美中新冷戰的試驗場

自2月1日緬甸發生軍事政變後,歷經幾天驚愕,緬甸民眾終於走上街頭,舉行集會、遊行、示威,抗議軍方政變,要求恢復民選政府。抗議的規模日益擴大,軍方則發出威脅,並加緊調動。考慮到該國歷史上,曾發生軍方大規模屠殺示威民眾的先例,比如1988年和2007年,國際社會非常擔心慘劇可能重演。軍方的鎮壓,可能從高壓水槍、橡皮子彈發展到真槍實彈。 緬甸民眾無懼軍方威脅,持續抗議,並發展到前往中共駐緬甸大使館門口抗

陈破空特約評論:缅甸政变,北京在地缘政治上取胜

2月1日,緬甸軍方發動政變顛覆了緬甸民主,而那本來就是尚未完整的民主。軍方拘捕民選領導人昂山素季(國務資政)和溫敏(總統),並宣布接管政權一年。軍方宣稱,政變的理由是(2020年11月8日舉行的)大選舞弊,但軍方操控法院起訴昂山素季和溫敏卻使用其他莫須有的罪名,而與所謂大選舞弊指控毫無關聯。可見,就連軍方本身都很清楚,他們的指控純屬子虛烏有。 緬甸政變發生後,美國、歐洲和多數民主國家以及聯合國都

陳破空特約評論:王滬寧誤判美國,誤導習近平

今年1月20日,美國發生兩件政治大事。上午,特朗普提前離開白宮,在安德魯空軍基地舉行了告別式。他沒有出席當日的新政府就職典禮。中午,拜登宣誓就任美國第46任總統,政權和平而有序過渡。這兩件大事,具有兩大象徵意義。前一件大事象徵著,2020年的美國大選留下巨大爭議。後一件大事象徵著,歷經兩個半世紀的風風雨雨,美國民主與憲政依然穩定,堅若磐石。 遠在太平洋彼岸的北京政權,密切注視著美國政局的風雲變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