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干爹走了!沉重打击习近平。熬不住了!王毅温情喊话澳大利亚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12月22日星期二。


在美国,又有一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去世了。


一说到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就知道要打一个引号。因为这是中共的专有名词,意思就是指中国共产党的老朋友,或者说中共领导人的老朋友。因为在过去,中共统治了大半个世纪,中国人民没有任何地位可言。所以中国人民交不上什么叫外国朋友或者是老朋友!


这位美国人,美国佬叫傅高义。这是他的中文翻译名字,或者是取了个中文名,他的英文名叫Ezra Vogel。他是哈佛大学的教授,准确来说应该是荣休教授,荣誉退休教授,是费正清研究中心的主任。他是在前天去世,就是12月20日,去世的时候是90岁。


这位傅高义被称为中国通,实际上在我看来他是中国不通。好几个,或者说好一批美国学者,所谓的中国问题专家都属于这种情况。名为中国通,实为中国不通。这位傅高义就是一个典型!他可以说从校园到校园,完全是学院派,他亲中亲共。他是在哈佛大学一直读书毕业,读到社会学博士,读完之后没有进入社会,也没有进入什么历练,就直接留下来教学。后来逐渐当教授,成为中国问题专家。所以他对中国问题的研究就是书斋里的研究!


但是在美国,像这种吃中国通的饭的学者还不少。我说这位傅高义亲共亲中,而且是中国不通,有他自己的言行佐证。就在他去世前不久,他还对中美关系,拜登上台作了一个展望。他说,在过去两年,中美关系变得太差,两国人民彼此对对方都很生气,这种情况一夜之间不能扭转。但是他相信,拜登上台以后能够更理智的对待中国!


在这里他犯了一个大错,就是所谓的两国人民,实际上在美国有人民可言,但是在中国根本没有人民可言。因为美国人民有他们的权利,他们有独立的人格。他们可以批评,他们可以拥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另外可以打官司。最重要的是,美国人民手上有选票,可以去选举或者罢免领导人。但是中国人民什么都没有,而中国共产党强行作为中国人民的代言人。就跟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所说的那样,中国共产党最大的谎言就是宣称他代表14亿中国人民。而这14亿中国人民是被他们压迫,而且剥夺了选举权利和发言权的中国人民。


这个傅高义居然就对等的拿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作对比,说两国人民对彼此都很生气。其实是美国这边朝野,包括政府和人民都对中共很生气。或者倒过来说,是中共腐败集团对美国人民和美国政府很生气。这才是准确,所以他的定性错了。


而接下来他也定性错了,接下来他说,拜登上台后,中美两国应该合作。他也是两边的专家,拜登内阁肯定有很多懂中国问题的专家,比如说布林肯。他口中的所谓中国问题的专家,也都是一些学究里出来的。什么名牌大学,常春藤大学的所谓精英,就像布林肯这种。然后说跟中国专家合作,在这里他又说错一句话。美国有专家,中国没有专家。因为中国那边都是御用专家,只能是点头专家,奴才专家。在美国的专家可能有偏左派的,有偏右翼的,也就就说偏保守派的,在偏民主党左派的。而且美国的专家都是有独立人格的,可以独立发表自己的观点,言论和著作。但是中国那边的专家只有一种,那就是御用专家。他只能发表一种观点,就是符合高层意识的观点。否则的话就是妄议中央,否则的话就是反党,或者是反习近平。那就会被打入另册,轻则受不到重用,丢掉教职或者是岗位。重则就是坐牢,以什么煽动颠覆罪等等。所以这个傅高义在妄扯两国专家合作,也就是美国的专家跟中共的御用专家,实际上就是中共延伸的部分在搞所谓的合作。这种所谓合作说得轻一点叫与狼共舞,说得重一点叫沆瀣一气。


这个傅高义又说,拜登在一个班上可能不算最聪明的学生,但是他属于那种讨人喜欢的角色,能够跟人相处关系的学生。现在美国需要疗伤,而拜登就是能够疗伤的总统。他在这里所说的疗伤也是他自我的定义,实际上美国真的受伤了,真的需要疗伤。那是共产中国给美国带来的伤害!过去40多年占美国的便宜,大规模的盗窃知识产权,大规模的渗透美国的各行各业,然后大规模的搞间谍活动。还有在国际舞台,各方面都是损害美国,伤害美国,拿了美国的技术和资金去重建中国,倒过来损害美国。从贸易,经济,科技,方方面面都在损害美国。所以美国的确受伤!而川普在过去4年所做的就是在疗伤止痛,就是在治疗美国所遭受的,被共产中国的重创重伤。而且今年以来,美国又受伤了。那就是中共所传播的大瘟疫,给美国带来了历史上最大的伤害。超过珍珠港事件,超过911恐怖袭击。但是这个傅高义对这些都无视,居然还在说疗伤。所谓疗伤也无外乎就是川普和川普政府这种强硬反击中共的政策伤害了所谓的中美关系,重点就是美国跟中共之间的关系而已。


如果说美国国内的伤,在傅高义的眼睛里也就是所谓精英阶层,利益集团,体制内,左派媒体,主流媒体,华尔街的大亨,跨国公司的老板,好莱坞的富豪等。这些人受到的川普阵营的所谓的“伤害” 带引号的伤害!也就是川普动了他们的奶酪,动了他们的既得利益,要全力的为美国的普通大众服务。为美国的产业大军,还有农民,农场主,还有美国的中产阶级。另外致力于美国再次强大,再次繁荣,去结束一个对美国不利的,全球化的趋势。所谓这些也许就是傅高义所说的伤,也就需要拜登来疗伤。实际上这个所谓的疗伤就是回到旧秩序,不能让美国回到过去,而且让美中关系回到过去,继续让中共占便宜。这就是他所说的疗伤!


傅高义接下来还说,尤其在商务领域和学术领域,美中双方都应该开放和合作。说只要大家都遵守对方的规则,当地的规则,这种合作和交流就会有成效。首先,中共不会遵守美国的规则,从来没有遵守过,连双边协议都不会遵守。第二,如果美国跑到中国去,按照中共所划定的规则来,那对美国来说就是吃大亏。比如说谷歌公司,在美国没有封锁墙,可以言论自由。但谷歌到中国去,就必须按照中共的那一套,搞过滤版,这就是谷歌后来被迫退出中国市场的原因。也是后来有人煽动谷歌,再用一个过滤的中国版进入中国市场的原因,不过到现在还没有成功。而且傅高义还说,说拜登上台以后会重返世界卫生组织,会重返巴黎气候协定,所以中美就找到了合作的方式。实际上这种合作方式仍然是让中共占便宜!美国给世卫织最多的钱,四分之一。而中共给世卫组织的钱不到十分之一,但是中共却通过贿赂世卫的官员,来让世界卫生组织掩护中共所传播的大瘟疫。而巴黎气候协定不过就是把中国再次定义为发展的国家,把美国定认为发达国家,美国出钱去帮助中国减排。中国可以继续增排到2030年,而美国现在就要减排,要限制制造业,包括美国的石油工业和能源工业,那这样只会给美国更多的产业工人造成失业,丢掉饭碗。


而傅高义的这番说法,倒是跟中共那边有一个人的说法形成了一个呼应。中共那边有个人叫傅莹,这个人是中共的前外交官,现在在全国人大负责外事委员会。她前不久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纽约时报》专栏刊登她的文章来阐述中共的观点,也就是暗批川普政府,而力挺拜登。傅莹在她的文章中就讲,中美可以找到合作,就是什么巴黎气候协定,世界卫生组织等等。实际上傅莹也很清楚,只要从让美国重返巴黎气候协定,美国就是出钱方,中国就是收钱方。而美国就要停止自己的产业,或者是相当程度的停止,而中共就可以大肆放手的发展自己的产业。不是让美国再次崛起,再次强大,而是让共产中国再次崛起,民主美国再次衰落。这不是阴谋,而是一个阳谋。这个傅莹倒是真的姓傅,单人旁的傅。但是傅高义并不姓傅,他只是取了个中文名字叫傅高义,所以傅高义跟傅莹并不是什么父女关系。那是不是干爹跟干女儿的关系呢?倒是有点像,或者说精神上有点像。


傅高义是在去世前说的这一番话,但是他没有看到拜登上台,或者没有看到中美关系回到过去,他就一蹬腿走了。但是傅高义在他过去的历程中一直是替中共说好话,给共产中国站台。倒过来说,在江泽民访美时期,就是1997年,他是代表哈佛大学,是所谓欢迎江泽民访美,访问哈佛大学欢迎委员会的主任。就是这个傅高义,极尽讨好江泽民之能事。


这个傅高义在前些年还专门写了一本关于邓小平的书,书名大意是《邓小平和中国的转变》,后来中译本翻译成《邓小平的时代》。他在书中对邓小平大唱赞歌,说了很多好听的话。我仔细看了那本书,后来我系统地批评了傅高义写的这本书。我在前些年出版了一本书《假如中美开战》中,专门有一个章节就是批驳了傅高义写邓小平这本书。所透露出的美国中国问题专家的弱势,弱点,我就得出一个结论——所谓中国通是中国不通。这本《假如中美开战》是2013年出版的,在台湾出版,后来在日本的文艺春秋也出版了。


这本书中我就解释,傅高义写邓小平的书有很多的误读误解。因为他是站在美国人的角度,一个美国书生,一个美国秀才,一个书斋里,从来就走不出校园,象牙塔的这么一个角度来写邓小平。他写了邓小平在1989年六四的镇压,他说,邓小平为了党和国家,又是什么为了国家的统一,没有别的选择。也许他应该有更好的选择,但是他没有别的选择,因此他作那样的选择也许是一个不坏的选择。且不说他为邓小平的大屠杀背书,更重要的是,那个是民主运动跟什么国家统一不统一毫无关系,扯不上关系。再一点说,邓小平为了党和国家。其实邓小平既不是为了国家,甚至不是为了那个党,邓小平就是为了他个人。因为邓小平当时一边部署镇压,一边和家人准备了出逃的飞机。有一架军用直升机在南苑机场一直停留待命,全家的行李都绑好了。如果镇压失败就出逃巴基斯坦,准备在巴基斯坦终老。如果镇压成功就安享晚年!其实邓小平当时85岁,他出于自己想安享晚年的考虑,不想折腾,因此既不倾听学生和民众的民主呼声,也不倾听党内改革派,像赵紫阳他们的劝说,就一意孤行要镇压,最后一搏。搏了,赢了,他安享晚年。输了他就卷起行李盖逃跑,逃往国外,逃之夭夭。所以他满脑子的私心,就跟改革开放一样,开始是为了给儿子买一套房子,然后才同意房地产私有化等等。所以他看不到这些!


而更重要的是,傅高义再论述邓小平的过程中,完全把美国人跟中国人之间的人性差距,道德差距都模糊了。就拿一个美国人看中国人,好像中国人跟美国人没区别。他最大的失误在哪里?因为美国是一个长期的民主和宪政国家,还有宗教信仰和宗教情怀,因此美国社会普遍向善,人心向善。但是中国是长期专制和腐败的国家,而且共产党又推行无神论,不要宗教信仰,打压信仰,道德沦丧。因此中国社会的人长期人心向恶!所以一个人心向善的社会,美国社会和一个像人心向恶的中国社会相比,人与人之间就不能对比。比如说邓小平的厚黑成分,他就完全无法解读。他完全不知道,中国共产党领导人都是厚黑学这个大染缸泡出来的厚黑高手,精明高手。他也不知道,中国古代文化中还有一句话,叫无毒不丈夫。这些在美国文化都不存在!所以傅高义作为美国人,美国书生,美国书呆子,他根本读不懂中共领导人,向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习近平这些人的心狠手辣,心肠歹毒。是无毒不丈夫的那种本性和本质!因为他们内心的无边黑暗,才带来了中国政治的无边黑暗。所以在我这本书中,我就说像傅高义这种中国通实际上是中国不通。他们对美国来说是误国,对中共来说就是成全。


傅高义不仅亲共中,是中国不通,对中国事务作出误判,对中美关系作出误判。而且对其他关系,其他国际事务都作出了重大的误判。因为他精通中文和日文,是少见的什么东亚问题专家。他早年是研究日本,他在1979年曾经出版一本书,叫《日本第一,美国的教训》。就下结论说,日本超越美国,会成为第一。结果这番话根本没有兑现,就在他的话音刚落,日本就陷入了一种停滞,而且是长时间的停滞。他的结论之所以错误,就是对双方的国情和民众各方面的误判。他这个误判就跟后来90年代,中共的御用学者王沪宁的误判一样。王沪宁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以前作为中共的所谓政治学家,曾经也是判断日本会超越美国。在90年代,王沪宁得出一个结论,说日本一定会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他的原因时因为日本是集体主义,美国是个人主义。就是日本的团队精神非常强,而美国是个性歧视,所以这种个人主义会拉垮美国。他作出这个结论也是跟傅高义一样,是一个误判,没有成功。日本陷入了更长时间的停滞!


表面上看来,确实日本有团队精神。日本的企业都加班加点,为什么会加班加点,长时间加班,是因为员工都有一个团队精神。就是老板不下班,自己就不好意思下班,或者是同事没下班,自己也不好意思下班。这的确是日本国民中优良的一面!但是另一面,就是扼杀了日本民众的,日本的工人或者是员工的个性和创造力。他们陷入了一种日复一日的机械劳作之中!再加上日本的人口老龄化,人口下降,劳动力不足,年轻人压力大。再加上日本本来就是小国,资源不足等等。面临一些竞争之后,日本反而是衰落。


所以傅高义也好,王沪宁也好,只看到问题的一方面。美国虽然是个人主义,看上去的确个性歧视,但是美国人却具有创造力,创新力,他具有极大的灵活性。美国的公司或者是工厂并不主张你加班加点,基本上多数人下了班就自己回家,去享受你的家庭生活,或者是业余生活。如果说有人要加班加点,都是出于自愿。但是美国保持了有上班的时候,那种充沛的精力,充沛的活力。实际上在美国,从学校到研究所,从公司到工厂,美国人不管是年轻人,还是中年人,老年人,他都在最大程度上保持了他们的这种独立性,自由度,还有就是灵活性,活力。而所有的这些汇聚在一起,就是他的创新力,创造力。所以使美国社会始终洋溢着一种强大的创造力,也就是生命力,使美国在科技,经济各方面都领先于世界。


傅高义和王沪宁虽然出自于不同国家,他们之所以得出同样的误判,我想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是书生,都是书呆子。都是从学校到学校,都在书斋里。我说傅高义一读完博士就留在哈佛大学教书,一直到现在90岁去世,荣休教授,都没有真正在社会上滚打过,更没有在企业界滚打过。完全不具备像川普这样,在企业界滚打过。有体会大众,体会社会,还有就是丰富的管理经验等等。


这个傅高义误导美国倒也罢了,他还想误导台湾。前两年,他向台湾总统蔡英文喊话,叫蔡英文不要单方面听信美国的声音,还要仔细聆听中国那边的声音。说要从中体会其内涵,然后才能够带领台湾走向正确的方向。这是什么意思?就是要台湾或者是蔡文去听中共,或者是习近平的声音。如果说两岸都民主化,中国大陆也民主化,谈统一倒也罢了。如果是谈一谈的话!但是中共的声音,习近平的声音是什么?不仅要坚持中国大陆的一党专政,还要吞并台湾,还要摧毁台湾的民主,把台湾纳于中共的铁蹄之下。就像香港一样,纳入中共的党领导一切,党管之下。这样的事情蔡英文能听吗?台湾能够接受吗?所以傅高义这些话是企图误导台湾。当然我相信,他这种话在台湾恐怕就是耳旁风。因为他不仅不是中国通,不是台湾通。不仅是中国不通,而且是台湾不通。


不过,有趣的和值得玩味的是,傅高义担任的是费正清研究中心主任。而费正清是他的前辈,是比他更早的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也是亲共亲中的人物。也是以中国通,实际上是中国不通。这个费正清在二战后误导了好几届的美国政府!费正清是1991年去世的,在他去世前两年,中国发生了规模巨大的民主运动,就是八九民运。后来又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六四大屠杀,这单大事件震惊了美国,震惊了世界,也惊醒了费正清和其他一批中国问题专家,所谓的中国通。


费正清在晚年,在临死前表示,他一生研究中国,但是他的研究和判断都是错的。然后他说出一个意思,就是他一生研究中国,到中国发生了八九六四这样的事情之后,八九民主运动和中国共产党的大屠杀之后,他认为他一生对中国的研究都作废。因为费正清早年是为中共说话,尤其在1949年前后他作了一个重大的误判。他甚至判断说,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会引领中国走上民主之路。费正清和一批像他这样的学者对中国的误判,对中共的误判,导致美国政府的政策就是放弃了国民政府,放弃国民党而听任中国共产党席卷中国。不仅把中国人民亿万生灵沦入一场赤祸,长达大半个世纪的赤祸。而且给整个世界带来一场赤色的威胁,就是整个世界也都面临一场赤祸。


费正清在他去世前的最后两年呕心沥血地写了一本新书,叫做《中国新史》。这本书彻底推翻了他以前整个一生对中国的研究,重新书写了中国历史。这本书在他去世的前两天出版!这本书算是费正清的遗作,也是他最后一本书。在这本书中,他完全否定了他在过去关于中国的历史观点,而重新建立了两个基本论点。一个论点就是,共产中国不过就是历代中国专制王朝的一个现代翻版。这是对共产中国的定性!另外关于南京政府,就是国民政府,他说,如果不是日本的侵略,或者是全面侵华,南京政府(国民政府)完全可以实现中国的现代化。而且他说,共产主义的兴起也并不是不可压制。也就是说没有日本的入侵,国民政府完全可以平定中共的叛乱,剿灭中国共产党。


这就是我经常跟日本朋友讲的话。日本朋友讲到欠中国的债,老是在讲二战入侵中国欠下的债务,或者是造成的损害。我说,实际上日本人最应该感觉到遗憾,内疚和欠债的是,日本入侵中国,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最大的灾难,还不仅仅是物质上的,或者是肉体上的。最大的灾难是导致了中国共产党的兴起和崛起!而日本被美国击败之后,中国共产党趁机下山摘桃子。因为日军消耗了国军,中国共产党窃取了江山。而中国人民,中华民族不仅千百万人头落地。而且至今大半个世纪过去了,还深陷在红色铁蹄的压迫和封锁之下。


如果说费正清在临死前能够觉醒,那还算不幸中的万幸。但是这个傅高义一直到死都没有觉醒!不仅没有觉醒,还执迷不悟。不仅执迷不悟,还在继续胡乱指点江山,为所谓的拜登时代胡乱指点江山,继续误导未来的美国。


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出面,突然又对澳大利亚温情喊话。原因是中国国内现在限电停电断电,现象越来越严重。在湖南,江西,浙江等很多省市出现这种情况。因为中共进口的最多煤炭来自于澳大利亚,结果中共去限制澳大利亚的煤炭,就给自己带来了停电,断电,缺电的这种尴尬局面。所以这就是王毅对澳大利亚所谓温情喊话的大背景!中共外交部长王毅是这样对澳大利亚温情喊话,他说,中澳两国都是亚太地区大家庭中的一员。希望澳大利亚认真考虑,重新考虑,中国对澳大利亚究竟是威胁还是伙伴。然后他又喊话说,希望中澳关系早日回到正常状态。


说到王毅对澳大利亚温情喊话,我们可以想象一个场景,权当段子听。


中共外交部长王毅见到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佩恩是一位女性,他呼吁佩恩让中澳关系回到正常状态。


佩恩就对王毅道:“你们中国外交部是战狼精神。凶得很啊!”


王毅道:“哎呀,所谓战略精神,就是我对你温柔的唱了一首中国歌!”


佩恩问:“什么歌?”


王毅道:“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佩恩道:“但是你们外交部上下,包括外交部发言人个个都是战狼啊!”


王毅道:“没错,他们个个都是战狼。但也就是我们温柔的请你们跟我们跳一支舞!”


佩恩道:“什么舞?”王毅道:“与狼共舞!”


听到这里,佩恩忍不住叫起来。说道:“好丑陋啊!还让我们跟你们跳舞。”


谁知这个王毅不仅不生气,反而淡着脸对佩恩道:“你说我们丑陋,那我就要温柔的再对你唱一首中国歌!”


佩恩问:“什么歌?”


王毅道:“我很丑,但我很温柔!”


今天就暂时讲到这里。晚上继续直播,美国东岸时间晚上8点,中港台时间早上9点。就美国大选的最新情况,后续发展,与广大观众听众网友在线互动,在线问答。请锁定《陈破空纵论天下》!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

Recent Posts

See All

惊传!习近平将动脑手术?刘鹤表现异常。张展威武不屈,胡锡进跪献理论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12月31日星期四。岁末年初,除旧迎新。祝各位广大观众听众网友新年快乐,新年吉祥,新年如意。 这两天在网上盛传,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要动手术,要动大手术,脑瘤切除手术。这个消息传出得非常神秘,首先是在阿根廷,有一个阿根廷人在网上用推特发出,用英文传出,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将接受脑瘤切除手术。 这个消息来源很神秘,说是香港的一个外科医生透露出来的。而香港的外

习近平成功忽悠默克尔?突喊讲政治。准备三条逃亡密道!南海再度大军演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12月30日星期三。 关于中欧投资协定,前两天传出,就在谈判的最后时刻谈判破裂。整个协议淹淹一息,给人寿终正寝的感觉。但是今天传出的新闻,又显示说这个协议起死回生。说在30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要跟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欧洲理事会主席,还有欧盟委员会主席通电话,然后敲定这个协议。 中共原先说志在必得,要在今年底之前达成协议。德国方面也表示,希望在今年前达成协议。原本

陳破空特約評論: 中歐協議受阻法國撂重話:先解決新疆問題

今年早些時候,中共方面曾宣傳,中國與歐盟將在今年內達成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中歐投資協定。就在這個月,中共方面還曾樂觀預告,將在12月22日與歐盟簽約。中共宣傳機器蓄勢待發,做好了慶祝和宣傳準備,要當成習近平當局今年內又一項“重大成就”。 然而,中歐投資協定卻在最後一刻泡湯。歐盟27國中,越來越多的國家反對與中國簽約。尤其在歐洲議會,該協定遭到成員國的強烈反對。他們認為,該協定未能讓中國足夠多地開放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