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端掉伊朗首腦

關於美國和伊朗的對立情勢繼續升高,在伊朗方面發出一系列的威脅,當他們的第二號人物所謂特種部隊聖城軍的首老屍體運回伊朗的時候,成千上萬人去德黑蘭並且發誓要報仇,那麼有的伊朗人提出一人捐一美元,伊朗人口是八千萬這樣可以捐到八千萬美元,說是要去美國總統川普的手機。另外伊朗的一些議員揚言要攻擊白宮,蘇萊曼尼的女兒自己揚言說他父親的死亡並不意味著一切都結束了!她說:「她父親的死亡將給美國和以色列會帶來黑暗。」也是揚言要報復。然後伊朗還威脅說因為當伊朗在威脅進攻美國的目標或者要美國要付出慘痛代價的時候,川普已經回應說:「美國已經瞄準了五十二個伊朗的重大目標,只要伊朗敢作任何的動作,美國就會以迅猛而有力的打擊伊朗的重大目標。」伊朗對此就宣稱,他的所謂革命衛隊的一些負責人或者最高領袖哈梅内伊的顧問宣稱說:「美國如果對伊朗全面動手的話,伊朗會對美國的盟國以色列採取行動。」說要把以色列的兩個城市從地球上抹去,一個是海法一個是特拉維夫,但還有一些伊朗的強硬派,還揚言要把整個以色列從地球上抹去。


另外在伊朗的一些比喻中,一放面比喻說美國總統川普是當代的希特勒,但是希特勒是迫害猶太人,也就是迫害以色列的,但是美國是保護以色列、保護猶太人,所以這個比喻並不恰當。另外還有一種比喻說美國總統川普是歷史上的成吉思汗,說是征服、屠城、殺戮,比喻成歷史上的成吉思汗,成吉思汗是蒙古人,征服了包括中國、俄羅斯,從亞洲到歐洲、中東廣闊領域44個國家,因此被中東地區稱為是黃禍,歷史上的一場浩劫,說他們居然現在把歷史上的成吉思汗跟現在的美國總統相提並論,似乎是一個新的征服者。


但是伊朗方面也是分強硬派和溫和派,總的說來依附於最高宗教領袖哈梅内伊的那一派或者革命衛隊的那一派,所謂特種部隊這一派是強硬派都是揚言要報復,但是民選的政府就是總統這一派相對溫和,一放面說是退出核協議,不再受核協議的約束。但另一方面衍伸出橄欖枝說願意在五加一的框架內跟美國談判,或者說如果美國能夠解除對伊朗的制裁,伊朗願意跟美國談判解決紛爭。


也就看出伊朗有兩個方向,一個是強硬派的路線,一個是溫和派的路線,一個所謂是神職人員、政教合一以伊斯蘭宗教為最高宗教或者是最高法的另一派極端主義的一種路線,另一派就是民選政府的路線,所以伊朗這個中東大國顯然是內部有分歧,不見得能夠輕舉妄動。


另外在伊拉克,因為伊拉克的一個議會,伊拉克議會通過了一個不成文的、沒有約束力的決議,說是要求包括美國和其他聯軍在內的外國軍隊一律的撤除伊拉克。這個議會有三百多人但是只有一百多人出席也就是說只有一半的議員出席,多數是失業派,所以不具有約束力。那麼川普給了一個回應,美國總統川普回應說:「要美軍撤除伊拉克很簡單,伊拉克必須償還美軍的投資。」也就是美國投資了數十億美元在那裡建了一個空軍基地,那麼說伊拉克如果償還了這一筆投資,那麼可以考慮撤走。


事實上本來川普在中東的政策就是撤離中東,包括伊拉克。所以現在美軍在伊拉克只有五千多名駐軍,其他是包括英國、歐洲其他國際部隊在那裡的駐軍。當什葉派控制了這些伊拉克的議員,在通過這個決議的時候,並沒有提到伊朗是將伊朗在伊拉克有嚴重的存在,他們的特種部隊、他們的革命衛隊、他們的情報機構、他們的地下組織等等。所以伊朗試圖以他的什葉派來統治或者引響伊拉克,如果說美國和聯軍完全撤離伊拉克,那麼伊拉克形成一個戰略蒸空,那就是伊朗的天下。從伊朗到伊拉克到敘利亞如果都有什葉派來把政的話,那麼整個中東地區可以說陷入新的亂局。

因為在伊拉克還有遜尼派、還有廓爾德人,現在美國在伊拉克所立足的就是建立一個三派共治的共和國,是個民主政體。這三個民主既維護伊拉克的領土和主權完整,又同時各民主都能夠分治、自治,然後在議會中有平衡的這個權利,這是美國立足伊拉克現在的民主模式。但是一旦美國的影響撤除伊拉克,在伊拉克形成一個戰略蒸空,顯然就是什葉派佔壓倒性的,再加上伊朗和敘利亞的什葉派的加持,那麼遜尼派和廓爾德人可能會受到迫害,那麼會激發什葉派和遜尼派和廓爾德人的戰爭、內戰或者區域戰爭。

所以美國總統做出這一個說法,表明美國本來要從伊拉克撤軍,但是如果在這樣的要求之下反而不會輕易撤軍,因為這事關中東地區的和平和穩定,來自世界各地和平和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