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主席提一非分要求,川普爲難。王毅遭德國外長當頭棒喝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19日星期二。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即將對歐洲三國展開訪問,他將於3月21日至26日訪問意大利,摩納哥和法國。這次本來原定在歐洲訪問之後要去美國佛羅里達州海湖山莊跟美國總統川普會晤,並且簽署貿易協定。但是因爲這個計劃已經取消,所以可以說使習近平的歐洲之行減色一半。而在上個星期,歐盟突然發表了一個聲明,提出了應對中國的十點計劃,被稱爲十條綱領,或者是歐盟十策。歐盟十策對中共,歐盟十策治中共,全方位地從經濟,外交,國防政策安全等各方面因應中共給世界構成威脅之後的歐洲政策,被定義爲歐洲政策大轉彎,大拐點和大轉向。這是繼美國跟中國關係大轉彎之後,歐盟定下的關係大轉向。歐盟十策的推出,也使習近平的歐洲之行蒙上了陰影。


事實上接下來,中國跟歐洲之間有三場重要的外交大事。第一件事正在進行中,就是在昨天3月18日開始的,歐盟的外長在歐盟首都布魯塞爾聚集召開外長會議。同時中共的外長王毅趕到布魯塞爾,參加歐盟外長會議之後的一個中歐高級戰略對話。王毅到達了之後,馬上就出現了不愉快。


因爲在此之前,中國這邊宣稱說美國帶頭狙擊中國的華爲公司,阻擋華爲的所謂5G向世界擴張。中共宣稱說歐洲的英國,德國等大國已經鬆口,說要跟華爲合作。尤其德國是歐洲的軸心國,是第一大國,是最強的經濟國家,排名世界第四,歐洲第一。他們說德國轉向,但是沒想到王毅到達會場之後,就立即吃了個閉門羹。德國外長馬斯在會上發言,一開頭就指出,說各國要警惕跟中國的合作,不要那麼掉以輕心,不要天真,要謹慎,尤其在對待5G網絡建設上。他講的就是針對華爲公司!所以德國是相當於給歐盟各國打招呼,這就是德國政府的正式立場。當時王毅搞得非常尷尬,就表態說德國是帶有政治目的來阻撓一家外國公司,說是不正常,也不道德!王毅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不知有多少底氣,他居然說德國外長的講話不道德。華爲在國內和國外究竟做的事情道德還是不道德,做了多少不道德的事情,他們自己心中有數。


德國外長的這番講話據說也是說給在場的另一個歐盟國家意大利聽的,因爲意大利正在考慮跟中國簽署所謂的一帶一路備忘錄,要進行某方面的合作,所以德國也是敲響警鐘。這位德國外長馬斯繼續說:歐盟應該統一立場,協調立場,在對待中國要口徑一致,行動一致,避免內部出現不同!也就是說要避免被中共逐個分化。而中共在歐盟的和世界各國的包圍中試圖尋找突破點,習近平這次訪問意大利,跟意大利簽署所謂的一帶一路備忘錄,就是尋找一個突破口。因此德國外長的喊話也是喊給意大利廳。這是中國和歐洲的第一件外交大事。


第二件外交大事就是習近平隨後到歐洲三國訪問,他想取得兩項成果。第一項是在一帶一路上取得歐洲國家的合作,首先跟意大利簽訂所謂的一帶一路備忘錄。第二項就是想在華爲公司的5G建設這方面突破美國的包圍,以爲歐洲國家有所鬆動,因此到歐洲國家來找機會所謂聯歐抗美。但是實際上可以說基座已經被抽掉,意大利之所以考慮跟中國合作,是因爲意大利現在經濟困難,債台高築,他的債務比例在歐洲僅次於另一個歐洲國家希臘,是少數幾個經濟出現負增長的國家。他跟中國的合作的有兩方面,一個是物流方面,再一個是基礎建設方面。意大利認爲物流和基建方面不見得能夠影響到他們國家的安全,因此在這兩方面考慮跟中共合作。如果跟中國簽訂一帶一路備忘錄的話,他就算是第一個跟中國簽訂這樣的東西的歐盟國家,或者准確點說是第一個歐洲七大工業國,或者是20大工業國之中跟中共簽訂這個東西。所以中共認爲影響會很大,儘管叫備忘錄,不見得有多少正式的東西。至於華爲,習近平顯然很難突破。德國外長的表態可以說是當頭一瓢冷水,或者說是當頭以及悶棍。


第三件外交大事就是在4月9日要舉行一個所謂的中歐峰會。中共方面會派出總理李克強出席,而歐洲的各國首腦會聚集,然後展開一個所謂中歐首腦峰會。但是就在這之前,就在這兩天歐盟發表聲明,說在這次中歐峰會上必須解決一個問題,那就是中共方面必須限期開放中國市場。因爲歐盟跟美國一樣,面臨跟中共打交道的一個慘痛現實,那就是中共從來不遵守世界貿易組織協定,一直違反世界貿易組織規則和經濟規則。在市場准入方面,中共對歐洲企業並不開放市場,半推半就,處於不開放,半開放或者是逐步開放的狀態。而中共卻利用歐盟的自由經濟市場,規則的靈活性和法治社會,中國的企業大舉進入歐洲,橫衝直撞。又是收購,又是投資,又是獨資,到處各個行業去扎樁紮根。所以歐盟感到非常的不平等,非常危險,因此要求在這次中歐峰會上解決問題,叫做限期中國開放市場。


所以在習近平還沒有到達,李克強還沒有到達,歐洲已經發出了強大的聲音,就是阻遏中共的聲音。歐洲的一些政要在發言中有一句典型的話說:在過去20年間,中國不遵守世界貿易規則,破壞世界貿易規則,令這些國家非常吃驚,在人類控歷史上前所未有!就是有一個大國完全無顧世界規則,無顧國際准則地大肆踐踏,爲自己謀利,自私自利。爲自己謀利而踐踏其他國家,把自己的所謂成就建立在犧牲他國利益上!所以歐洲國家的這些政要表示非常的吃驚,說這是一個必須要改變的現象。


所以前段時間歐洲首發的十點綱領,或者是對付中國的十策,實際上就是一個制度對決,把中國跟歐洲的關係提升到一個戰略對手,戰略敵手的關係,最終會出現一個制度對決。就是究竟是中共這種一黨專制在世界上取勝,還是美國歐洲和大多數國家所擁有的民主制度取勝?也就是進入了這麼一個高度,從經濟領域的競爭提升到了社會制度的對決。


就跟台灣總統蔡英文發表反制中共的七點綱領一樣,也是制度對決,以至於中共在在中國的媒體上隻字不提蔡英文的任何關於七點綱領的內容。因爲這七點綱領充滿了民主化的思想,不僅捍衛台灣的民主價值,還說兩岸對話和解,消除分歧的唯一做法就是中國大陸的民主化!這些都要中國的命,說明中共才是兩岸和解和談,乃至於統一的真正障礙。中共才是所謂他所說的妨礙民族統一,民族大義的千古罪人。台灣有統派獨派,有獨立意識也有統一意識,這是一個多元化社會的常態。但是在蔡英文的講話中,通篇提的和其他綱領提的都是民主化,而中共的報導完全不提蔡英文的實際內容,不管蔡英文講什麼,他都拿一個台獨帽子扣過去,以爲這樣就能用一個障眼法讓中國人不了解真相。


這就跟對西藏宗教領袖達賴喇嘛一樣,不管人家講什麼,有沒有提到過獨立。人家提的是中間道路,或者提的是西藏高度自治。但是不管達賴喇嘛說什麼,中共都不在中國的媒體上披露任何達賴喇嘛的講話精神,只是用一個藏族的帽子來死死地遮住事情的真相。就是不管有沒有藏獨,不管有沒有台獨,中共只拿這兩個字來說事,其他事都完全避而不談。因爲其他事情一談到實質,都是中共的軟肋。跟歐洲之間出現的制度對決,也是同樣道理。


在跟歐洲關係全面緊張的情況下,中共要進行這三場外交大事,可以說是殊非易事,非常不容易。從王毅開始,到習近平,到李克強,歐洲之行恐怕都是一個吃力不討好,行程最後有可能鎩羽而歸。


就在歐洲之行的同時,中美關係是繼續向著消極的方向發展。首先,中美之間的所謂貿易談判說是進入最後階段,但是也陷入了一個僵局的階段,雙方最後提出的重點要求都沒有被對方所接受。美國首席談判代表萊特希澤提出的重點一個是要保留關稅,不會立即取消對中國商品所增加的關稅。另外就是要有一個監督機制,懲罰機制,一旦協議簽成之後中共方面違反,美國可以單方面採取懲罰。而中共就狡辯說,所謂監督機制,懲罰機制應該是對等的,雙向的。意思就是如果美國要懲罰,中國也可以報復。但是這個問題美國是不會同意的,因爲問題的根本在於中共是違規的一方,製造問題的一方。解鈴還須系鈴人,他需要主動解決問題,而美國只不過是提出解決問題,給他一個談談的機會。


這就好像日常生活中的醉酒的駕駛者,他本身是違規的,在不同國家有不同的規則,比如一些國家的大概規則是第一次可能會給你開一張罰款單,第二次就可能吊銷你的駕駛證,第三次的話就可能會送監禁,負法律責任。那麼這名酒駕者不僅不接受這些,還展開談判,還表示任何懲罰是雙向的,如果你要取消我的駕照,我也可以報復。如果你要把我送法辦,我也可以報復等等。完全就是耍賴無理!因爲問題本身是酒駕者造成的,如果遵守規則,所以的這些被罰款,被吊銷駕照,被送交法庭都不會出現。


所以中美之間的談判就是這樣,中共是破壞世界貿易組織規則的一方,是世界經濟秩序的最大破壞者,是對各國的利益的大損害者。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所謂的談判就是給中共一個機會回到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上,可以說美國和西方已經相當客氣了。但是中共卻採取了酒駕者的態度,無理取鬧,所以美國絕對不會同意什麼所謂的雙向對待。中共從來沒有實行過雙向對等,這個時候卻對別人提出雙向對等,所以這是無理取鬧。


另外一點,就是中共要求協議一簽成,美國就要立即取消對中國商品所增加的關稅。但是美國方面說要看到中共作出實質性的改變之後,才會取消這些關稅。這一點也卡在這裏,中共想立即取消關稅,以便在國內宣告貿易戰的勝利,或者貿易談判的勝利。但是美國現在沒有鬆口!

其實還有一點,中方提出來了一個要求使美方非常爲難。前幾天我提到說這是一個秘聞,但是這個秘聞逐漸走到了前台,已經被各大主流媒體逐漸報導出來。前幾天我在美國之音的節目中也告訴觀眾,實際上有一個秘聞,就是在中美這次一拖再拖的川習鞋會和貿易協議,3月,4月,6月等各種拖法都提出來了。其中有一個癥結就是中方提出要在協議達成,在簽字的時候,美方給予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一個國事訪問的待遇。這一開始受到了美國的拒絕,而中方顯然在這個地方繼續糾纏,因此這也成了川習會一再延後的一個癥結。前些天我還說這是一個秘聞,而現在已經成了一個公開的秘密,逐漸被各方媒體所報導。


這是怎麼來的呢?我曾經說過,事實上中共領導人從江澤民到胡錦濤到習近平,都反復向美方要求一個國事訪問的待遇,但是美方都反復的不給他們國事訪問待遇。原因在哪里?因爲美國是一個民主大國,他有基本的一些原則。其中就包括國會,政府雙方面都心照不宣的原則,就是國事訪問這樣的正規待遇只能給民主國家,不能給專制國家。所以我們看到,每一個美國新總統上任,來訪的首先都是一些民主國家,而且是他們親密的盟友。比如英國首相,或者是日本首相,或者是以色列總理,都會最先來訪。而專制國家基本上沒有這一類的正式訪問!


什麼叫國事訪問?那就是相當正式的,包括白宮的國宴,藍草坪的紅地毯,21響禮炮,完整的會談節奏,禮賓車等等。這一整套完整的待遇就是國事訪問待遇!中方一直想要求這個待遇,而美方不願意給他,因爲美國政府如果要給予的話,會受到美國國會的反對,同時會受到民間的批評,新聞界也會炮轟。因此美國方面一直爲難!在小布殊時代,中共那時候是江澤民時代,當時江澤民要求這個待遇,因此後來就開創了一個莊園外交的模式。小布殊靈機一動,搞了一個莊園外交,在他西部的克勞福德農莊接待江澤民。這個方式解決了雙方的尷尬,一方面可以跟中共的所謂國家元首見面會談,面對面談一些雙邊大事,另一方面避開了在華盛頓的國事訪問待遇。來到華盛頓又沒有國事訪問,中共覺得很丟臉,而美國又覺得不能接受中方的要求,所以就創造了莊園會談的模式。而中方宣傳成兩國元首親密互動,事實上就是因爲有沒有國事訪問之後造成的這麼一個尷尬的窘境。他不像日本首相訪問美國,既有正式國事訪問禮遇,然後也可以去莊園打高爾夫球,兩項都齊全,但中國領導人只能享受一項。


到了胡錦濤時代,也是反復要求要國事訪問的待遇。最後終於有一次,大概是2006年,美方給了他一個相對比較正式的訪問待遇。美方稱爲工作訪問,但是中共自己報到爲國事訪問,因爲有紅地毯,儀仗隊了,鳴禮炮這些儀式。當時記者反復問小布殊政府,說中共說這是國事訪問,到底是不是?而白宮發言人反覆強調:我們認爲這是個工作訪問,至於中方怎麼說,那是他們的事情。就表示對中方國內自我的宣傳美國管不著,而且無可奈何。


同樣在習近平時代也來了這麼一次。習近平在奧巴馬暑期,奧巴馬給他的待遇也是莊園莊園,在加州的一個莊園會見。當時脫下西裝,穿著便裝,挽著袖子談話,又被中方宣傳成親密互動。實際上美方也是避開國事訪問這個說法!


又過了幾年,在中方的一再要求下,並且予以巨的貿易訂單,並且說要跟美國達成兩個協議,就是在南海不搞軍事化,不會對美國進行網絡攻擊和竊密。在這樣的情況下,奧巴馬也給了習近平一個相對比較正式的工作訪問,給了他一些藍草坪,禮炮等的一些待遇。但是中國人民並不知情的是,美方要求習近平在華盛頓不過夜,當天就走。所以習近平的那一次訪問非常古怪,首先在西部的西雅圖停留三天,當時還有個陪同的網信辦主任魯煒(後來魯煒倒了黴就是因爲在那一次出盡風頭,幫習近平在西雅圖站台,結果習近平認爲他功高震主,有野心,後來回去不久就整肅了他),習近平在西雅圖呆了三天,在第三天當晚就到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就在紐約過夜了。這可以看出美方非常謹慎,不願意給獨裁國家,獨裁者一個正式的禮遇,以免國會和新聞媒體和其他方面的指責。


到了川普時代也是一樣。在川普時代,習近平要求雙方見面解決問題,川普給了他一個莊園會,在川普的私家別墅,佛羅里達州的海湖山莊會面。但是始終不給他國事訪問的待遇!

所以到了現在中方提出來了。習近平的意思是,既然雙方簽訂貿易協定是我們中方的讓步,中方的妥協達成的,那你總得給我一個面子吧,給我個國事訪問的待遇,鳴禮炮,走紅地毯,國宴什麼的,讓我在國內有個交代,表示很威風。這個時候習近平的心態就跟平壤金正恩的心態一樣,跟美國總統握手會談,禮節正式,回去之後鞏固自己的權位和權力。尤其是習近平跟金正恩還不一樣,金正恩還有世襲的所謂正統,他基本上只要加固而已。而習近平是要加固他在黨內的地位和權力,因爲黨內的各種紛爭對他已經非常不利。貿易戰的失利,經濟的大滑坡,以及國內到處民怨沸騰,已經對他在黨內的地位造成不利,人們不滿。包括個人崇拜,修憲取消任期制等等。所以習近平非常需要美國總統的加持和背書!


因此就卡在這裏了,美國根據慣例當然是予以拒絕。但是也不排除最後一種可能性,認爲中方真要達成一個全面認輸的協議,並且能夠按照美國的要求進行嚴格的覈查,並且在一段時間內保持關稅,等到中共表現得差不多才逐漸取消關稅。如果是這些都達成的話,那麼就不排除川普會把給不給習近平一個國事訪問的待遇當成一個籌碼。如果你需要這個,我考慮考慮,就看你談判的誠意到什麼程度,你能夠回歸國際貿易規則到什麼程度。因爲表面上是中方的讓步妥協的,但事實上是回歸正常的國際貿易規則,回歸世界經濟秩序的規則。所以川普有可能在掂量是不是給他這個待遇,是不是要冒天下之大不韙,冒國會的反對給他這麼一個待遇。因爲給他這個待遇對川普來說也是很大的政治冒險,尤其是美國舉行總統選舉了,川普要爭取競選連任總統。所以在這個時候給一個大國的大獨裁者一個正式的國事訪問待遇,將會是一個很大政治風險。但是不排除川普會把它作爲一個談判的籌碼,來壓制習近平方面再往後退,推倒美國認爲的界線爲止。


但是實際上這也相對非常難。美國國會在不斷提出這些警告,說不能只簽一個大購買的協議就了事了。而且美國有個別的商家的抱怨,說貿易戰關稅戰已經造成了一些損失,但是大多數的商家,企業界,商業界都表示願意忍受一時的陣痛,也要根本改變美中經濟關係,改變美中的戰略格局。他跟中國不一樣,中國那邊儘管經濟大滑坡,出現了工人失業潮,企業倒閉潮,外資撤離潮,但是商家不敢抱怨。你要敢抱怨的話,恐怕會以反腐或行賄的名義被法辦!所以在中國聽不見企業抱怨的聲音,只在私底下抱怨。事實上情況很嚴重!


中共發明了兩個詞來掩蓋,一個叫下行,一個叫放緩,用這兩個詞來掩蓋。事實上掩蓋的就是另外三個詞,就是大衰退,大滑坡,大蕭條。因此中共並不見得扛得住!表面上川習會從三月推到四月,又推到六月,好像是中共拖延戰的成功,但事實上中共也扛不了多久,他也急於達成一個協議。他的如意算盤是達成協議以後再說,反正我中共擅長耍拖延戰,我達成協議之後才能慢慢拖,慢慢耍,往後耍,走一步看一步,耍得過去就耍,耍不過去就往後退一點。中共打的是這個算盤,所以現在目前急於要停止貿易戰,達成協議以恢復的經濟的信心,控制外資外商的大撤離。


回頭再說,現在言傳了,原先說是90天談判期已經過了,3月份簽協議簽不成了,說是4月份現在也不行了,要推到6月份了。而6月份還有一個台階下,就是如果還不能實現川習會的話,還有在日本大阪舉行的G20首腦峰會。在那個時候,習近平和川普自然會出席,有一個見面的機會,如果下不了台,就跑到那裏去見面。所以事實上看上去的態勢,就有可能是談不成!


美國國會的議員已經提出了很多議案,其中一個議案就包括建立三重機制來防範中國。一個就是在國會建立民主黨和共和黨跨黨派的共識來對付美國,表示美國對待中共的問題上不後退,建立跨黨共識,而這個共識很容易建立。第二個就是美國政府,華盛頓的行政當局必須設置一個紅線,如果中共的行爲跨越了紅線,那就要給他一個相應的懲罰。第三就是國會也要設置相應的靈活性懲罰措施,一方面不導致外交危機,但另一方面要給中共構成隨時可以監督和制約的國會的機制。這是三重機制!除此之外國會同時也強調,美國必須在亞太地區保持強大的軍力和軍備,以防範中共在這個地蠢動。國會的這些呼聲非常高!


剛才提到,在奧巴馬給了習近平相對比較正式的工作訪問待遇的那一回,實際上習近平食言了。那一次奧巴馬之所以給他這個待遇,是因爲習近平有兩個保證。一是不再搞南海軍事化,二是不再搞網絡竊密去竊取美國的軍事機密和商業機密。結果在訪問結束之後不久就恢復了,一方面在南海大搞軍事化,一方面是用軍方或政府背書的駭客去大舉竊取去美國的商業機密,繼續給美國的知識產權和商業經機密造成重大的損失。


這兩條實際上習近平是弄巧成拙,以爲自己很聰明,騙了一次所謂的華盛頓之行,一次正式的待遇,然後之後就違背承諾。事實上後來美國對習近平方面的惡劣印象也由此而來,所以美方最後就說,習近平是中美雙方的最大障礙,是中美貿易戰的罪魁禍首。就把這個例子拿出來,在元首會中當面向美國總統所表達的兩個承諾,自己都可以食言,所以因此川普方面絕對不信任他,因此才有去年7月開始的貿易反擊戰。


一直到12月1日,習近平本人親自跟川普見面求情,一開口就講了三四十分鐘,闡述自己的這個難處那個難處,反復表這個態表那個態,作這個保證作那個保證,換取了90天談判緩衝期。當然這在國內外的網友,在世界人民的眼中,都知道這是一個拖延戰術之一。所以最終來說,中共他會迷信他的拖延症。他在貿易談判前急於達成一個協議,但是當貿易協議達成後,他就會繼續拖延。事實上在世界各國,包括海內外的中國人華人都看清楚了,就是中美之間的談判是沒有意義的,就是中歐之間的談判也沒有意義。因爲中共這個政權從來沒有遵守過任何的協議和法規,還沒有這個記錄,找不出一條他遵守協議和法規的記錄。如果他跟美國達成協議也好,跟歐洲達成協議也好,他能夠遵守,那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那非常罕見的。


所以有識之士都勸美國當局和歐盟當局不要輕信中共,不要去搞什麼談判。那做什麼呢?第一,關稅戰就關稅戰,貿易(反擊)戰就打,這個方式才能對中共造成重創。第二,就正如美國和歐洲的智庫人士呼籲的那樣,切斷跟紅色中國的經濟聯繫,或者部分切斷跟紅色中國的經濟聯繫。第三,相當於對前蘇聯那樣,實施冷戰或者新冷戰,這是不得已而爲之!


對中國人民方面來講,儘管中國人民可能會付出一定的代價(其實也不見得,因爲中共的一些利益不在之後,對中國人民恐怕在某種方面是一個解脫),但是如果說因爲中共閉關鎖國,因爲國際的切割或部分切割經濟關係,導致中國國內出現一定的困難,影響中國人民的生計的話,我想很多中國人民爲了有更美好的中國,爲了有個更自由的民主的中國,也願意忍受一定的陣痛。就好像美國商界所表達的一樣,儘管有陣痛,但是爲了根本改變美中關係格局,願意忍受這個陣痛。我想中國人民也有這樣的忍耐力,70年的高壓獨裁,專制迫害,剝奪一切權利都忍受過來了。忍受一點經濟上的困難,如果能夠換取一個民主的中國,何樂而不爲呢?我想覺醒的中國人都可以認清這一點,因爲在這一場中美全面對抗中,中國人民的利益跟美國人民的利益和世界人民的利益是一致的。只有中共這個既得利益集團跟中國人民和利益,跟世界人民的利益,包括美國人民,歐洲人民和世界各國人民的利益背道而馳。完全是敵我關係,水火不容!


今天就講到這裏。在我的另一個頻道《陳破空風雲劇場》中,昨天剛剛發佈了六四親歷者,八九民運的另一個風雲人物,北京工人領袖呂京花的專訪。她回憶當年共軍坦克大量進城,飛速開往天安門的情景,以及密集的槍聲。還有他們工人勸說學生撤離,而大多數的學生視死如歸,願意爲中國民主化而犧牲的決絕意志。這些生動的場面,在她的訪談中有記錄。請大家觀賞《陳破空風雲劇場》採訪八九工人領袖呂京花!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

Recent Posts

See All

王沪宁炒作灯下黑,暗示高层有叛逆。中央发文现异常,书记处取代国务院

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31日星期日。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結束歐洲三國之行回到北京之後,可以說是忙得不亦樂乎。一會兒是主持高層的政治局會議,然後又通過中共中央高層不斷發紅頭文件。他在這個忙碌之中兩個不夠,一個是不顧自己身體不佳,另一個是不顧江蘇的大爆炸餘煙未消。 說身體不佳,是因爲習近平在巴黎廣爲被媒體和外界注意到他走路姿勢異常,跛腳,在後來幾天行走,站立和坐下都顯得比較吃力,顯示出

內鬥升級:王滬寧封殺李克強!習近平一回國就整黨。學習軟體遭抵制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30日星期六。 3月28日在中國海南島舉行的博鰲論壇上,中共總理李克強作了主旨演講。在去年,作主旨演講的是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是李克強。換了一個人,是因爲在經濟方面,可以說習近平黨管經濟的那一套是歸於失敗,而李克強所主張的繼續堅持市場經濟這一套略佔上風。另外在去年習近平在博鰲論壇上作的五項承諾全部落空,因此換了總理李克強主導。 但是李克強的講話卻在中共官

習近平訪法,不慎走漏身體隱疾?另一人地位上升。七月政變再傳秘聞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29日星期五。 3月26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結束了,歐洲三國之行回到北京。他在最後一站法國巴黎的訪問中,很不巧的洩露出他的一些身體健康方面的訊息。 各方媒體注意到,習近平的走路姿勢不尋常,跟他以前在歐洲訪問時候的走路姿勢不對,走得很慢,而且是小碎步,似乎雙腳有困難,給人的感覺就是描述爲跛腳,跟他以前在歐洲訪問的時候邁著大步,走的很沉穩的姿勢很不同。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