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又出狀況!李克强表情亮了。副主席親信即將受審。迪士尼推出辱華影片!印度成功試射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

今天是2020年9月9日星期三

昨天9月8日

中共在人民大会堂隆重其事地

召开了一个所谓防疫抗疫的表彰大会

包括习近平等七常委

还有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等都出席 隆重其事

纵观这个表彰大会有几个看点

第一是该表彰的没表彰 不该表彰的却被表彰了

该表彰的像吹哨人李文亮 发哨人艾芬

还有公民记者陈秋实 方斌 李泽华等

他们都不在表彰之列

而其中有的还是共产党员

比如李文亮 李文亮是因为中了新型冠状病毒而身亡

中共还假装说他是优秀共产党员

为了堵住外界的悠悠之口

另外 发哨人艾芬现在下落不明

她是武汉医院的急诊室主任

而另外3名公民记者也都下落不明

他们是为民请命 为民发声

却被中共打入另册

而不该表扬的却表扬了

像有所谓御用专家之称的钟南山

还有所谓生化武器专家陈薇等4人

还表彰了更多的人 说是1499人

还有500多个集体等等

终南山是御用专家

以专家之名去为中共障目 辩护

开始是帮着习近平 帮着中央政府去隐瞒

后来又向地方政府甩锅

说是地方政府在拖延

再之后 这个钟南山居然向外国甩锅

他向外国甩锅比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还早

他先是说 这个新型冠状病毒在首先在中国发现

但不一定来源于中国

暗示来源于外国

后来他不敢说这种话了

另外 这个人应该还是一个贪污犯

官商勾结 权钱交易的贪污犯

因为他旗下家族有90多家企业

在新疆的这次所谓第二次 第三次疫情大爆发封城 给民众灌药

其中一种灌的药是莲花清瘟

就是来自这个钟南山站台推广的东西

极可能是他家族的企业生产 至少是联合销售的这么一个所谓药品

去强行给新疆人民灌药 从中谋取暴利

这个人被表彰了

还有一个陈薇

就是这次大瘟疫的四大恶女人之一

这四大恶女人分别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 30多岁

靠比她大几十岁的老公上位

她主导了武汉病毒实验室相关的病毒研究的阴谋

再一个就是副所长石正丽

她是这个病毒的研究者

她自己都说她感到后怕

听说武汉实验室出了事 然后武汉出了事

后来在中共的压力下 她又出来否认辩护

认为她的研究没有出问题

再一个就是邱香果 到加拿大去做研究

然后夫妇两人合伙盗窃了加拿大高级微生物实验室的病毒

带到武汉 也协助性的引发了这场灾难

因为武汉实验室并没有管控能力

再一个就是这个陈薇

陈薇在武汉爆发大瘟疫之后

她是中共的生化武器专家 是少将

居然去接管武汉病毒实验室

当时武汉人民就议论出了什么事

为什么是生化武器专家

说难道是生化武器走漏吗

事实上恐怕答案就是“是”

就是生化武器的走漏

然后只过了一个月她就宣称有疫苗了

人们发现生产日期太早

就说明在大瘟疫爆发之前

中共就知道

然后已经提前准备研究疫苗

而且中共在去年 先后在宁夏的银川

还有在湖北的武汉就搞了两次病毒演练

病毒的名字就叫新型冠状病毒

分别是在7月份和9月份

然后在10月份之后就陆续在武汉失守

发生了这次大瘟疫

这些人按道理来说是中共的帮凶

有的是隐瞒疫情的帮凶

有的是误导人民的帮凶

有的就是直接杀人的帮凶

像这个陈薇 居然受到表彰

这是跟中国人民开大玩笑

这个表彰大会的第二个看点就是军人进场

几名军人捧着国旗党 或者是奖状 甩着大步

然后在非常威严的音乐声中进场

在表彰会开始表彰之前

这就是一个潜台词

中共这个政权靠的是军人

就跟金正恩靠的是先军政策一样

离开军队他们一天都活不了

也就是强烈的向全国人民暗示 谁不服我们就军力侍候

军人侍候 刺刀上 枪支上 枪托上

靠暴力起家 暴力维持的这么一个军国主义政权

这个表彰大会的第三个看点就是气氛低迷 表情难看

当习近平站起来给钟南山 陈薇等人受勋的时候

习近平的脸色非常难看

哭丧着一张脸

同样 钟南山也是哭丧着一张脸

还有其他接勋的人也都是这样

显得心情非常复杂

好像是自己都觉得不应该接受这个勋章

或者说内心很虚弱 空虚

甚至有一些慌乱

总之给人的感觉是 整个会场洋溢着一种不祥的预兆

不祥的气氛

表彰大会开始的时候

还搞了一个假装起立 默哀3分钟

然后大家都站起来肃立 在音乐声中默哀

但是习近平是把脑袋偏在一边

闭着眼睛 一脸不服气的表情

仿佛在说 你们这些人死了算什么

我能够控制大瘟疫

保住自己的权力才是重中之重

因为在随后习近平的讲话中提到

所谓防疫抗疫的功劳成就

然后党媒党报也宣传中国防疫抗疫成功

表示武汉已经恢复正常

全国各地都恢复正常

但是中共的防疫抗疫成功是怎么一个成功

说得不好听是靠杀人 杀武汉人 杀湖北人 杀人灭口

实际上中共在2003年左右面对SARS瘟疫也几乎就是这么干的

搞的是应收就收 应烧就烧

把SARS患者送到小汤山医院 尽快把他们处置掉

也就是杀人灭口

通过这种极端的手法来断绝病毒传染源

而这次在武汉处理大瘟疫也是以同样的手法

所以在武汉究竟死了多少人

这是一个未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