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座談會出包,有人高級黑?准接班人上位,紅二代群起反對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20日星期三。

3月18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主持召開了一個座談會,這是緊接著人大政協兩會之後馬不停蹄召開的一個座談會。這個座談會叫做《學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座談會》,是全市國性的,派了很多的教師代表參加,包括大學的,中學的,小學的等等。


那麼就在所謂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座談會舉行的同時,在四川成都發生了成都七中實驗中學毒食堂的重大事件,這個事件可以說是前後癲來倒去。學生中毒,普遍反應腹瀉或者便血,到醫院檢查,學生家長抗議,結果後來還說成是學生家長造假,弄了幾個學生家長的所謂造假證據來反咬一口。大多數人都認爲這好像是前段時間發生的舉報高院陝西千億礦權案件中失蹤的法官一樣,舉報的法官王林清反而突然在電視上認罪,說是他自己幹的,好像是賊喊捉賊的一齣戲,讓全國人民非常錯愕。而這次的毒食堂事件也是,出了事卻最後歸咎於家長造假。


說是家長造假,但是卻又把溫江區的教育局長和副局長撤了,又把校長也撤了,所以這是一種自相矛盾的處理方式。就在這樣的背景下,習近平主持召開了全國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座談會,簡稱所謂思政課。這些教師從全國各地彙聚起來,聽習近平訓話,所謂座談。然後習近平在整個訓話過程中其實也自相矛盾,不能自圓其說。


比如他要求這些教師要直面各種錯誤觀點和思潮!但是此話當真嗎?當真要這些教師去直面各種錯誤觀點和思潮的話,首先就要直面來自於中南海中共高層的錯誤觀點和思潮。比如習近平和王滬寧主政下思想左轉,急著否定過去改革開放40年往前走的做法,不進反退,走極左路線,在精神上回到文革,回到毛澤東時代,這就是一種錯誤的觀點和思潮。如果各級教師要直面的話,首先要直面這一點,就跟過去文革不管鬧得有多凶,文革過後都被大家當成一場笑話,成爲各種相聲小品諷刺的這麼一個歷史階段。同樣道理,今天的習近平和王滬寧所搞的極左路線,回歸文革毛時代的做法,政治掛帥,階級鬥爭,成天抓意識形態,大抓小抓,正事不足邪而有餘,不抓經濟,不抓生產,大抓思想政治工作的這一套東西在若干年之後又會成爲一個笑話,又會成爲相聲小品,諷刺的對象。所以人民教師首先要直面這一點!


然後習近平又講道:抓思想政治理論課,老師要發揮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此話當真?如果老師真正發揮這三性,我看共產黨是吃不了兜著走!如果說積極性,主動性倒也罷,要看是做哪方面的事情。是宣傳中共的東西,還是宣傳具有普世價值的東西。而講到創造性,問題就來了。如果老師真的有創造性,那必然會給中共政權構成重傷。今天的中共政權在高校裏不僅禁止宣傳所謂西方思潮和觀點,人類的普世價值,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等等,公然宣稱要對法治,對司法獨立,三權分立,憲政亮劍。另外還在各個學校到處設置攝像頭,在大學的課堂裏設置攝像頭,監控老師講課。不僅在學生中靠黨員學生,團員學生去監視老師,舉報老師,舉報教授,而且用攝像頭(這些攝像頭可能來自華爲,中興或者是晉華這些公司的監控產品)監控老師的一言一行。監控到之後,對這些教師予以開除處理,甚至更嚴重的可能是法辦。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怎麼讓老師發生發揮創造性?一旦發揮創造性,那只會給中共自己構成重創和內傷。


在習近平的長篇講話中,又提到所謂八條什麼統一性,要把什麼什麼跟什麼統一起來。實際上在說這些統一性的時候,恐怕連習近平自己都看不懂這八條怎麼去背誦。應該說這份稿子又是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書記處常務書記王滬寧所遞交的,稿子裏面充滿了一些深奧的東西。什麼叫政治性跟學歷性相結合?又是什麼八個相同,八個相結合,然後又是什麼隱性教育跟顯性教育相結合,這些深奧的東西恐怕連習近平本人都不懂,只是照著說而已,照著背而已。他們在報導中所很多作思想政治理論教育的教師是兩面人,說他們自己都不懂得中共的思想政治教育怎麼搞。實際上習近平本人也不懂,只是王滬寧給他塞了稿子讓他照讀照背。所以這些什麼八個統一性相結合,他自己能不能說得清也是一個問題。


另外這裏面也充滿了互相矛盾,互相反諷,自我否定的一些東西。比如說要把統一性跟多樣性相結合,這根本不可能。統一性是講中共的統一思想,多樣性講的是多元化,這是完全不可能統一結合。又說是要把建設性和指着性相結合,這也不可能,任何人都不敢批評中共。一批評中共,或者妄議中央,輕則受處罰,被開除,重則可能吃官司,下大牢。還有就是什麼把主導性跟主體性相結合,主導性是來自中共,主體性是做人的自我主體,這都不可能,這完全是王滬寧創造的一系列辭彙,借習近平之口講出來。實際上反復搞這些思想政治教育,不僅習近平不懂,還上了個大當,那就是在變相地加固王滬寧的話語權和發言權,以至於他自己的實權。我在前段時間講過,用書記處常務書記來取代國務院總理的職務,用黨管經濟來取代國務院管經濟,而且在加強思想政治教育中,王滬寧的權力在七大政治局常委中不斷上升,所以習近平不知不覺上了當,加強了別人恐怕自己也不知道。所以說出這句話是自相矛盾!


而且尤其令人不解的是,習近平在最近的兩次講話中都提到陳勝吳廣。比如這次他跟全國高校教師座談,說到思想政治教育要從娃娃抓起,從小抓起,讓他們從小就有什麼鴻鵠志。這個鴻鵠志就來自於陳勝吳廣,當時陳勝在幹重活的時候跟旁邊的人說:苟富貴,不相忘!就是假如有一天富貴了,大家不要互相忘記。但是古代說的富貴包括的飛黃騰達,掌權當官,甚至稱王等等。結果旁邊的人笑他,你一個種田的農民,還談什麼富貴?當時陳勝就感慨:燕雀安知鴻鵠之志!這就是鴻鵠志的來歷,實際上就是說陳勝要稱王的這麼一個雄心大志,或者按現在的說法叫政治野心。


而習近平這次不巧地又引用了。而具有諷刺意義的是,前不久習近平引用了陳勝吳廣。就是在兩會召開前,1月25日他在內部有一個所謂黨建會議上說要加強媒體,不管是網上還是網下,不管是大屏還是小屏,沒有法外之地。沒有輿論非地,要加強輿論統一。然後就舉了古代的例子,什麼呂氏春秋,什麼堯有欲諫之鼓,舜有誹謗之木。而引用呂氏春秋等這些話都不是習近平的水平,都是王滬寧到處搜腸刮肚,在古書上搜來的一些東西給他塞在一起。然後習近平又引用道,說陳勝吳廣起義的時候,讓人把“陳勝王”三個字塞在魚肚子裏,然後又是讓人學狐狸叫“陳勝王大楚興”。他就引用這個來說古人就知道輿論的重要性!


習近平之前提到陳勝吳廣起義的典故,這次提到的鴻鵠之志,但是爲什麼說很蹊蹺呢?事實上形成另外的一個對照,就是王滬寧前不久再次篡改教科書,把講陳勝吳廣故事的《陳涉世家》從中學九年級的語文課本中拿走。在語文課本中,《陳涉世家》是存在了幾十年的一篇範文,是司馬遷《史記》裏面一篇重要的範文。王滬寧把它拿掉,主要是怕引導青少年少陳勝吳廣造反。這是是第二次對教科書的重大篡改,最早的一次是篡改文革史,篡改中學八年級歷史課本中的文革史,把文革史中毛澤東的錯誤拿掉。把文革十年動亂,十年浩劫都去掉,改成十年艱辛探索。毛澤東的錯誤不提,而說成是毛澤東擔心修正主義等等。所以王滬寧篡改教科書這個這麼大的動作,就是把陳勝吳廣的故事拿掉,不讓青少年學習。


但是在習近平的講話中,這些講話稿是王滬寧所審定的,或者塞過去的。那爲什麼又會提到陳勝吳廣?理解的輕一點,那就是自相矛盾,自我否定,自己都不知道在講什麼。理解得重一點,那就是中共最近所強調的高級黑。是不是王滬寧對習近平搞高級黑,一方面在教科書上不提陳勝吳廣,另一方面卻在習近平的講話中提陳勝吳廣,彷彿在號召人民起義,號召人民斬木爲兵,揭竿爲旗,然後起義來反抗任何的專制暴政。


另外再理解得深一點,是不是王滬寧包藏禍心,想取而代之。因爲他非常像古代漢朝時候的王莽,假裝顯得夾著尾巴做人,穿布衣,吃粗食,艱苦樸素,然後也沒有貪腐的傳聞,然後是奉迎上級,善待下屬,把自己搞得八面玲瓏,最後實現自己篡位的意圖。漢朝中間夾著一個新朝,就是王莽所建立的朝代,存活了16年。那麼王滬寧是不是有這個志向,是不是包藏野心,然後做了個包裝,把一些有威脅的話塞給習近平講,讓習近平當大傻,其他人當二傻,然後王滬寧自己非常精明地觀風向?因爲王滬寧不僅在加強意識形態,加強話語權,加強政治宣傳中加強了自己的實力,而且在黨管經濟中加強了自己的地位,自己也成了中央財經委員會裏面重要成員,主管經濟的權力僅次於習近平和李克強,居於另一個政治常委,副總理韓正之上,經濟大權和思想話語權都掌握在手上了。原來毛澤東說過:一個筆桿子勝過百萬兵。這個王滬寧手中的筆桿子能不能勝過百萬雄兵,我們可以拭目以待。網友們可以作各種證券,我不下結論。可能是高級黑,可能是自相矛盾,可能是包藏禍心,總之習近平好像著了套,一方面在同意在教科書中取走陳勝吳廣而維持穩定,另一方面卻大講陳勝吳廣,最近就兩次講到這個典故。所以不知道這種自相矛盾,自我否定達到多少高度,只能夠用高級黑來解釋了。


中共馬不停蹄的在抓思想政治鬥爭,因爲今年1989年民主運動30週年,六四大屠殺30週年。在這個時候中共對政治上的敏感度,尤其在學校裏的所謂思想政治工作高度敏感,不惜自相矛盾去抓,完全不顧高校裏學生的安全或者是尊師重教。就跟成都七中實驗中學所發生的一樣,成都七中本來是非常有名的中學,如果說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老師還以教出多少高材生,教出多少考上名牌大學的學生爲傲的話,今天的成都七中的老師恐怕已經墮落到了以分多少錢爲傲,以能分多少錢爲榮。這個追求已經變了,當年是以要培養高足爲追求,現在是以掙多少錢爲追求。當然他們的領導,校長一級,甚至於主管教育局的領導就更是墮落得很,在所謂教育產業化的名目下整體的墮落,最後連食堂這一關都不放過,想著怎樣才能在這些私立學校,貴族學校的那些中產階級以上的家長身上撈取金錢。


而這一次對這些家長也是沉重的打擊,這些家長至少是中產階級以上才交得起每年3萬多人民幣的學費上所謂成都七中實驗中學這所貴族學校。另外這些家長了平時都在講歲月靜好,反正發生什麼事都沒有落到我頭上。毒奶粉沒落在我頭上,沒事。假疫苗沒落在我頭上,沒事。或者說P2P爆雷沒落在我頭上,沒事。這次終於落到自己頭上了,毒食物,毒食堂來了,將來還有更多的事輪流等著全國各地的其他家長。


所以我就說過,這些家長非常值得同情,非常的值得聲援。但是這裏面以前有沒有人曾經是親共人士,或者說自乾五,甚至是五毛黨,不得而知。但是這次大難臨頭,他們覺醒了,成了共產黨的對立面,成了敵人,成了共產黨專政的對象,鎮壓維穩監控的對象,我想他們覺醒了。但我希望他們覺醒得更早,而不要大禍臨頭才覺醒。當然,亡羊補牢猶未爲晚,過去說愛國不分先後,現在我們也可以說覺悟不分前後,但是覺悟的越早當然越好。


習近平趕在出國訪問歐洲前緊接著做了這個思想政治工作,留下一大堆自相矛盾的語言之後走了,要起飛了。而另外一個我們前段時間所提到的准接班人,前總書記胡錦濤的兒子胡海峰的情況怎麼樣呢?他現在應該說是在太子黨和紅二代裏面受到了不滿和反對。因爲在兩會期間,中共習近平當局要求非常嚴,這些兩會的代表和委員不能隨便接受記者的採訪,不能隨便串門,互相走訪,或者是有立山頭之嫌,所住的賓館還被鐵絲網封起來,如同軟禁囚禁,如同囚徒奴隸太監一般,喪失自由。但是唯獨胡海峰自由自在,不僅隨便回答記者的問題,沒有什麼顧忌,記者問什麼答什麼,除了升官這個問題恕不作答以外,其他的都回答。問西安怎樣,說西安是個偉大的城市,暗示傳言有可能成真。所謂傳言是先說他可能勝任福建省委常委兼組織部長,後來又傳聞他可能勝任陝西省委常委兼西安市委書市,甚至台灣媒體報導說他有可能直接勝任到中央,進京任職。他對除了升官不談,其他都談,所以自由自在。


而且更自由自在的,是他居然在兩會期間串門訪問,不受禁忌。他訪問誰?他訪問了兩個紅二代人物,這兩個紅二代人物可以說是跟習近平平緩的太子黨人物,一個是原來紅軍的挺進師師長劉英的兒子劉錫榮,以前當過中紀委副書記,現在已經下來了。另外還有一個是中共開國大將粟裕的兒子粟戎生,粟戎生曾經做過北京軍區副司令員,現在也退下來了。這兩個人都屬於紅二代,是跟習近平平級的太子黨,如果要說到胡海峰的話,那已經屬於紅三代了,而且是非嫡系,不是開國元老之後,是鄧小平所說的第四代領導核心胡錦濤的兒子,所以已經是過了三四貧,最多算是紅三代。


那麼胡海峰爲什麼要去拜訪紅二代?實際上證明紅二代和太子黨有不滿,所以他要以一個拜訪的動作去跟他們結識一下,結交一下,去打打招呼,相當起一點安撫和討好的作用,以平衡他們的不滿。


因爲習近平上台的這五六年,不僅在權力鬥爭中打擊江派,排擠團派,最重要的是他把跟他同一代的太子黨全部掃地出門。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就跟古代王儲之間的鬥爭一樣,哪怕是親兄弟,堂兄弟,表兄弟,只要覺得是皇親國戚,現在紅色江山紅朝的傳人都要排擠走,免得給自己構成權力合法性來源的挑戰。所以習近平把前國家主席劉少奇兒子劉源沒到退休年齡就排除在外,還把前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劉亞洲排除在外,把前總書記胡耀邦的兒子女婿都排除在外,還有把大量原來的元老之後都派除了。而另外一個跟他爭們的紅二代,薄一波之子薄熙來被他投入大牢,這是另當別論。總之他經過幾年的權力鬥爭,把同一代的太子黨掃地出門,掃除了自己的權力威脅。


而現在把胡海峰擺出來,顯然就引起了太子黨和紅二代的不滿。這些人不僅對習近平把紅二代太子黨排除的做法不滿,懷恨在心,而且對習近平安排的這個70後,甚至年齡的紅三代准接班人也不滿,懷恨在心。所以這才能夠解釋爲什麼胡海峰會去拜訪他們,發出了這麼一個訊息。這跟兩會的紀律非常不符合,因爲兩個是要求不能夠串門,不能夠走訪,不能夠互相來來往往,要麼在賓館坐著躺著,要麼在大會黨老老實實坐著。而胡海峰可以去拜訪,就是爲了解脫壓力的一個做法。


其實在會後,紅二代就傳出了一個說法,說胡海峰在兩會期間風頭很健,報導也很多,甚至最近還有文章。但是紅二代說,不管他風頭有多健,不管他的報導有多少,他不可能成爲習近平的接班人。這些紅二代的說法並不是他們有什麼消息來源,也不說他們有做權威,只是發洩他們的不滿,說不可能就是他們不贊同的意思。


實際上最近中共高層加緊了對胡海峰的宣傳。在搜狐網上出現一篇文章,叫《跨界書記胡海峰》,有700多萬的點擊閱讀,故意弄得很大,說他是從浙江嘉興到麗水是跨界書記,然後又暗示傳聞要更高升,也是跨界書記,暗示他要跨省當什麼書記。這個“書記”二字就可以是市委書記,也可以是更高的市委書記,比如陝西省西安市委書記,也可以更高的像省委這一類的書記或副書記。所以這裏面暗示意味很很。然後還說嘉興跟麗水在浙江經濟產值都增長排前,嘉興市排第一,麗水也名列前茅,經濟增長每年以11%的速度劇增。


但是卻沒有提到當嘉興一出事馬上把胡海峰調走!去年7月1日,嘉興南湖七星鎮的民衆起來造反抗議拆遷,把鎮政府砸得稀巴爛,發現鎮領導在那裏弄了很多腐敗的東西,什麼高爾夫球桿,按摩器等等。當局馬上把胡海峰調走避禍,避開風頭,弄得好像與胡海峰無關。這些沒有被報導,反過來大唱讚歌,這些大唱讚歌顯然是習近平當局的授意,要鼓吹宣傳胡海峰。然後胡海峰在兩會中的自由自在,又是串門過戶,又是到處走訪,又是接受記者提問,都是一個特權,就跟中南海有特供一樣。現在胡海峰身上也有特權了,是其他兩會代表和委員所不具有的特權。


所以這引起了紅二代的不滿。紅二代說他不可能成爲接班人,是一種發洩不滿,一種洩憤的說法。他們之間內部權力鬥爭的那種激烈程度遠大於外界想像!當然,說胡海峰拜訪紅二代是爲了減輕紅二代的不滿,或者是體現不滿,反過來習近平本身安排胡海峰擺出一副(准)接班人的樣子(雖然沒有明說,但是擺得很明),也是化解自己所面對的壓力,那就是去年3月份強行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之後所引起的普遍不滿。黨員官員,紅二代太子黨普遍不滿,所以習近平壓力大增。他爲了能夠自我解脫,表明自己沒有想終身執政的意思,就擺出一副有接班人的樣子,所以拐彎沫角地找了一個接班人,就是胡錦濤的兒子胡海峰。這樣可以一舉兩得,甚至一舉數得。一方面可以報答一下胡錦濤,讓胡錦濤感到安慰,因爲他祼退把全部權力交給習近平,所以習近平就培養他的兒子做接班人。另外一個作用是減輕黨內的壓力,你們說我終身制,不交班,但是其實我要交班,看我這樣擺了個接班人在這裏了,黨的事業後繼有人了,我已經擺了個接班人,准務培養他從地市級,到省部級,再到中央級這麼一個步驟。


這一舉已經是兩得,還有第三得就是他雖然不終身執政,但是擺出一副長期執政的姿態,規劃了20年,跟胡海峰的年齡拉開20年,跟胡海峰的接班程序也拉開20年,這就擺明了習近平要執政20年的格局,對外是學普京,對內是不惜要胡海峰改年齡。反正什麼都能造假,學歷文憑可以造假,年齡也可以造假。爲了政治目的,什麼都可以造假,甚至要胡海峰改年齡來接班。


當然,擺出一副接班的樣子,不見得他就真心實意的想讓胡海峰接班。所以在胡海峰面前可以說是暗流洶湧,凶多吉少。應該說不僅是其他政治派系不滿,就連太子黨紅兒也不滿,即便是提到紅三代我想就更不滿。因爲在中共內部存在著最高權力的合法性焦慮,憑什麼是你,憑什麼不是我。在每一次接班人交接的時候,按毛澤東的話說就是:要在血雨腥風中交班!


所以沒有一次順利過,包括習近平交班的那一次,就面臨薄熙來的挑戰。你的父親是副總理,我的父親是副總理,你父親是開國元老,我的父親也是開國元老,你是太子黨我也是太子黨。當時的第三梯隊培訓,送到基層去鍛煉,有你習近平也有我薄熙來,也有劉源,那什麼是是習近平?所以他不服,不滿,所以要奪大位,志在大位,最后很不巧爆發了王立軍事件,薄熙來被打入大牢,習近平消除心腹大患。而他還有個心腹大患就是劉源,最後是以一個解甲歸田的方式解除了劉源的兵權。劉源是上將,總後勤部政委,習近平解除他的兵權,弄到人大去當一個所謂的副主任,解甲歸田。這跟古代的歷代皇帝,比如趙匡胤,劉邦等所做的這些做法差不多。


所以現在習近平達到了一舉三得的目的。但是我說,假動作多於真心實意。也許等到胡錦濤一去世,習近平有可能翻臉不認人,現在所立的王儲有可能是最後他剷除的對象。就跟當年的毛澤東一樣,擺出很多假動作,不斷地立接班人,立這個立那個,先立劉少奇,後來又立林彪,然後又立王洪文,立來立去,最後這些人都可以說是以一個非常悲慘的收場。毛澤東對他們擺出的都是假動作,這些假動作就是最後都成了所謂接班人,所謂第二號人物,都成了他收拾的對象,剷除的對象,埋葬的對象。而毛澤東的最終意圖是想讓毛家人接班,先是的江青當黨主席,然後讓他的侄子毛遠接班,當隔代接班人。最後卻被他所定的過渡時期代理人物,老實人華國鋒一舉粉碎,結果是千秋大夢一舉葬送。所以毛澤東是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機關算盡反而送了卿卿性命,送了他毛家的卿卿性命,老婆侄子全被打入秦城大牢。


這就是毛澤東安排的身後所發生的事情,連毛澤東這樣的強人身後都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可以說將來中共如果不解決權力來源的合法性問題,最高權力怎麼怎麼合法產生的問題,不把權力還政於民,還用搞暗箱操作,小圈子欽定,甚至習胡兩家私相授受的話,我想刀光劍影,禍起蕭牆,毛澤東所說的血雨腥風仍然會上演,恐怕比過去更爲慘烈。所以還是那句話,胡海峰要當接班人,以他年紀輕輕四十多歲,很像王洪文擺出的姿態。他的前途就是凶多吉少!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

Recent Posts

See All

王沪宁炒作灯下黑,暗示高层有叛逆。中央发文现异常,书记处取代国务院

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31日星期日。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結束歐洲三國之行回到北京之後,可以說是忙得不亦樂乎。一會兒是主持高層的政治局會議,然後又通過中共中央高層不斷發紅頭文件。他在這個忙碌之中兩個不夠,一個是不顧自己身體不佳,另一個是不顧江蘇的大爆炸餘煙未消。 說身體不佳,是因爲習近平在巴黎廣爲被媒體和外界注意到他走路姿勢異常,跛腳,在後來幾天行走,站立和坐下都顯得比較吃力,顯示出

內鬥升級:王滬寧封殺李克強!習近平一回國就整黨。學習軟體遭抵制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30日星期六。 3月28日在中國海南島舉行的博鰲論壇上,中共總理李克強作了主旨演講。在去年,作主旨演講的是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是李克強。換了一個人,是因爲在經濟方面,可以說習近平黨管經濟的那一套是歸於失敗,而李克強所主張的繼續堅持市場經濟這一套略佔上風。另外在去年習近平在博鰲論壇上作的五項承諾全部落空,因此換了總理李克強主導。 但是李克強的講話卻在中共官

習近平訪法,不慎走漏身體隱疾?另一人地位上升。七月政變再傳秘聞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29日星期五。 3月26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結束了,歐洲三國之行回到北京。他在最後一站法國巴黎的訪問中,很不巧的洩露出他的一些身體健康方面的訊息。 各方媒體注意到,習近平的走路姿勢不尋常,跟他以前在歐洲訪問時候的走路姿勢不對,走得很慢,而且是小碎步,似乎雙腳有困難,給人的感覺就是描述爲跛腳,跟他以前在歐洲訪問的時候邁著大步,走的很沉穩的姿勢很不同。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