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有多恨李克強?細節可見。兩會穿幫,記者會徹底造假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11日星期一。

在北京,中共繼續召開人大政協會議。在這兩會期間,一些代表的發言引起了網民的熱議。

其中有一人叫謝伏瞻,是政協委員,社科院院長。他發言道:對那些國有控股或參股的非中央企業,可以對管理層薪酬不封頂,但是要實現盈利目標。這番話引起了爭議,有網友就說:有盈利目標,那能不能做有競爭對手?能不能夠也撤職?說他沒有講完!另外他這番話拐彎抹角,說是國家控股参股,又是非中央企業,其實不過是繞著圈子說話。


其實謝伏瞻這個人很有來頭,他本來是前總理溫家寶的心腹和智囊,在溫家寶卸任前他是河南省委書記,是溫家寶留下的幾個能幹的大員之一。本來預定要當政協副主席,但是在去年兩會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的時候,當時有兩票反對,三票棄權,一票無效,其中的三票棄權裏面有一票是他的,他棄權了。據說習近平對他的棄權非常不滿,因此他就當不了政協副主席,就把他打發去社科院當個社科院院長。突然從一個省委書記調任社科院院長,也不知道有沒有長材,中共就這樣隨便安排,隨便給他一個職位當差了。


所以這個人現在說話,實際上是話中有話,有一些不滿。他說要實現盈利目標,實際上指的是國營企業不盈利,但是還是受國家扶持的這麼一個背景。但是他又爲了政治安全,所以說成是非中央管理的。因爲不能妄議中央,所以他只能說是國家參股控股又是非中央管理的企業,不能說是中央管理的企業。所以實際上是繞著圈子走。


另外有一個人叫王培安,也是政協,是國家衛生計生委副主任,又是計劃生育協會的黨組書記。這個人的發言也受到了網友的爭議和炮轟!他在去年發言道:中國100年都不缺勞動力人口。結果他今年開口說:中國在未來30年到50年之內人口都充裕,現在的放開二胎政策已經滿足了絕大多數的家庭的需求!把生育問題變成需求,仿佛是共產主義社會,各取所需,按需分配。而且去年到現在改了一大半,且不說一胎化的作用有多壞,墮胎在國際上引起非議,等同於謀殺。一胎化政策帶來的人口老齡化,帶來的青壯勞動力短缺,導致放開二胎化之後年輕人根本不願意生育,或者有人已經過了生育期,所以根本就沒有起到作用。而他現在居然還在講這種風涼話話!另外他又說是需求,把人當成生產的工具機器。計劃生育本身就是個荒唐的東西,只有在中國才還把人口的生育問題,把男歡女愛當成一個計劃中的事情來安排!


根據這位王培安的發言,就可以預料到他接下來幾年要說什麼話。去年是說100年內中國沒有勞動力短缺的問題,今年說是30年到50年沒問題,那麼明年就可能改成是5年10年沒問題,再過一年又改成3到5年之內勞動力沒有短缺問題。到最後,他可能會有氣無力的宣告,一年內勞動力短缺不成問題!所以就看他怎麼說了,應該也是沒話找話說。


接下來有一個人大代表叫廖昌永,是上海的音樂學院院長,歌唱家。這個人不是參政議政,也不慷慨激昂,也不拍案而起,而是在上海團裏面引吭高歌,說是在3月8日這天爲了慶祝三八婦女節。他引吭高歌,贏得滿堂的喝彩。但是卻受到了國內學者的批評,說他居然在參政議政的場合引吭高歌,成了娛樂場所,這成何體統!


其實所謂參政議政本來就是假的。不管是廖昌永這樣的歌唱家也好,還是是其他什麼演員也好,人家都說戲子入不得殿堂。當然這是個貶義的說法,實際上是說他們根本沒有民意基礎,也沒有選舉,隨便有個一技之長或者是在某方面出了名就把他弄成政協委員或人大代表了。所以實際上廖昌永唱歌還不算什麼,我倒是覺得中共的這個人大政協兩會既然不能參政議政,不能慷慨激昂,不能抨擊時政,也不能拍案而起,也不能爲人民鼓與呼,那就不如搞點娛樂項目。廖昌永唱歌是小事,我覺得應該關起門來,男的唱歌,女的跳鋼管舞,老的搓麻將,年輕的拼酒猜拳。要娛樂就娛樂到底,娛樂至死,這樣子恐怕才符合兩會的氣氛!


接下來有一個所謂台灣代表團,人大政協總要安排一個台灣代表團。這個台灣代表團非常神秘,總共13人,但是其中絕大多數人跟台灣毫無關係,都是出生在中國大陸,號稱跟台灣有千絲萬縷,這樣那樣的聯繫,而且大多數是黨員,然後就號稱代表台灣2300萬人在這裏參政議政。而且這些台灣代表團不對外開放,往往自說自話,這次他們13人眾口一詞的說:根據港台的經驗,兩岸統一之後,一國兩制是符合台灣的最佳模式,對台灣來說是最佳的政治方式。


這叫做哪壺不開提哪壺。因爲在台灣那邊的民心民意,一國兩制不僅是毒藥,而且根本就是讓人民聽著非常反感反胃的東西!在台灣,任何人都不敢讚一國兩制,不管是藍營綠營,統派獨派,一提到一國兩制都棄若蔽履,不敢碰,一碰就會在選舉中必敗無疑。所以台灣人民經常說一句話:今天的香港就是明天的台灣!所以一定要警惕,把香港作爲一個一國兩制失敗的例子來警告台灣。而這些人居然還在大唱一國兩制,就是雖然是毒藥,你不要,但是我偏要給你兜售,看你如何!


這十三個人說根據港澳的經驗,一國兩制是統一台灣的最佳模式。實際上意思就是,中共在香港封殺普選,將來如果是要把台灣拿過來,也要取消台灣的選舉。中共把香港變成了中共高官權貴的洗錢中心,同樣將來也會把台灣變成洗錢中心。另外中共在香港是跨境抓捕,抓捕書商,抓捕富豪,也就是說如果把台灣拿過來,也要跨境抓捕,抓捕出版商,抓捕富豪。這就是所謂的一國兩制,甚至於將來如果台灣跟大陸有統一的機會的話,這13個人還不知道有什麼結局和下場。極可能就像中共駐澳門的中聯辦主任鄭曉松一樣,突然就墜樓身亡。警方都還沒有去辦案,中共中央就宣佈是因爲憂鬱症而死,馬上派出小組去慰問和料理後事,被網友說成是被憂鬱症,被跳樓身亡。所以這大概也是這十三名所謂的台灣代表團的結局!而台灣民眾方面就說這是一個笑話,說這13個人台灣毫無關係,居然代表台灣發言,叫台灣代表團,不過就是一齣綜藝節目,撥人一笑,撥人眼球而已。不值一提!


所以網友總結了中共的這些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發言。說:他們能解決什麼問題?他們本身就是問題!據說現在在網上有一篇熱門文章,就是說這這些兩會代表他們本身就是問題,還談什麼解決問題,提出問題。沒門!


兩會期間的造假也很嚴重,到處都是造假,大會小會造假。最後造假到連新聞報導的圖片,連報導採訪的環節都造假。現在有一個重大的造假醜聞出來了!官方媒體報導說,這次大會盛況空前,有數千名記者採訪兩會,外國記者有一千多名,然後還放了圖片,表示外國記者踴躍舉手提問。其中有一張浙江省組團討論的照片,有一個外國記者是《金融時報》的記者,叫Tom Hancock,照片中他在舉手踴躍提問。結果這名Tom Hancock哭笑不得的說,他舉過無數次手,但是就是不讓他發問!其實外國記者根本連提問的機會都沒有,就不會讓他們提問。所以Tom Hancock只好苦笑說,他提問根本就沒有人理他,但是他也起了作用,他起到了中共把他不斷舉手的照片拿來做政治宣傳的作用,幫了中共一把忙。


實際上中共內部有潛規則。香港媒體透露,中共開會越來越荒唐,從鄧小平時代到現在的習近平時代,越來越荒唐。荒唐到什麼地步?就是提問和答案都已經規定好。提問的一般都是官方媒體,像是人民日報,新華社,環球時報,中央電視台等等跟中共官方有關的。他們會讓這些媒體提問,而對外國媒體和港台媒體最卻很少理。然後這些提問的答案大事先已經把條子遞給了這些所謂的部長通道,委員通道,由部長什麼的來回答,中間還有所謂新聞聯絡官,把條子遞到這些所謂省部級官員手上。問題提前准備好了,答案也提前准備好了,提問的人也都准備好了,只是演一場戲而已。至於如果說偶爾有香港記者提問,那只是共產黨在香港辦的所謂左派媒體,比如大公報文彙報,所以還是共產黨自己給自己提問。據說還有一些其他記者要提問甚至要拉關係,走後門,甚至要送禮,看看能不能拐灣沫角的提一個問題。打到了這種程度!

2016年的時候就報導了一個醜聞。當時的河北省委書記趙克志(現在已經當了公安部長)在舉行組團討論和記者會的時候,他根本頭都不抬,就照著條子念,說是“坐在某一排某一個座位的,穿深色上衣的女記者,請你起來提問”!這是按照規定的。結果那名女記者恰恰因爲因爲嫌熱把外套脫掉了,穿著白色的上衣。所以大家一看,沒有什麼深色上衣的女記者,卻是個身穿白色上衣的女記者站起來。這名女記者本身也感到非常尷尬,周圍的人也都覺得非常可笑,當場就出了洋相。


所以這都是規定好的,所以所謂外國記者的提問根本就沒有機會,只是讓你到那裏去轉圈子。而且人民大會堂對外國記者的規定非常嚴,說是必須由工作人員陪同,陪同進入,陪同離開。而要求記者離場的時候,對外國記者是一個一個的通知,不厭其煩。一千多外國記者,就有一千多名工作人作人員要去陪同,並且要去挨個通知開他們離場,該離場了,該走了!所以從這種程度來看,就可以看到中共造假造到什麼程度。不僅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作了大量的承諾一條都沒有去兌現,而且後來舉辦奧運會對國際社會承諾對國際媒體,國際記者對等開放,讓國際媒體進入中國,就像中國記者能夠去其他國家一樣,從2007年開始實施。結果卻只有樣子,根本沒有實際,不僅不讓外國記者提問,而且如果外國記者如果到地方去採訪,還會遭到所謂黑社會的毆打。所謂的黑社會毆打,其實是中共國安公安便衣的扮演,然後就推說是地方黑勢力的騷擾,讓你採訪不成,特別是在農村貧困地區採訪不成。特別是採訪一些敏感新聞的,哪里有抗議,哪里有污染,哪里有拆遷,採訪不成。


這就像在滿清時代,當時雖然滿清政府跟外國政府達成協議,讓外國派遣使節,但是在背後卻讓使使節進不來,在廣州說是民團騷擾,讓你兩年都進不來。最後英國只能自己打進去,被拖延了兩年打進去。怎麼打?藉口也是打民團,你對付不了,我來對付。在北京那邊也是這樣,達成了協議,外國要派使團,結果不讓,就來個伏擊戰,伏擊外國使團,還抓走,導致後來外國軍隊入侵。而今天的姿態也是一樣,外國記者你們來吧,我履行國際承諾,但是我就是不讓你採訪,甚至對你進行毆打!現在在白宮主管中國事務的馬修帕廷格原來在做記者的時候就在中國挨過飽打,被中共的國安公安一頓痛揍。結果沒想到人家現在做了白宮的高級閣員,專門處理中國事務。所以中共自己種下的惡果現在該收穫了!


所以這些記者給國內民眾上演了一齣大戲,中外記者齊集一黨,踴躍提問。結果中國民眾不知道,那些提問的記者根本就沒人回答。所以這是一個非常大的醜聞!我覺得中共確實也活得很辛苦,所以我就代網友問一個問題:人家外國記者問你一個問題你會死嗎?或者說你回答一個外國記者的問題你會死嗎?或者說你談一點敏感問題就會死嗎?就我們這些旁人外人旁觀者來看,覺得中共根本不會死啊,但是中共內部就是覺得他們危險,覺得風險大,七大風險三大危險,就會死。比如一個外國記者提問:今年是天安門事件30週年,請問貴政府有什麼打算和想法?他就覺得他死定了,覺得這個記者提問六四3週年,天安門事件30週年,六四大屠殺30週年,民主運動30週年,那中國人民就起義了,中國共產黨就垮了。有這麼容易嗎?或者說讓他回答一個問題,說六四30週年得出什麼結論,回答了就會死嗎?我們認爲不會,但是他自己卻認爲死定啦。只要哪個部長,哪個總理副總理,或者是哪一個領導人回答了這個問題,中共就會認爲他的政權垮台了,人們就會衝進去了。


再一個是提到敏感問題,哪怕是其他一些敏感問題,是拆遷也好,P2P爆雷也好,假疫苗也好,只要外國記者或港台記者一提,中共就認爲他垮台了。中共領導層脆弱到這個程度,認爲他隨時垮台,隨時完蛋,隨時會死,所以網友已經不能問這個問題。就是你要接受一個問題會死嗎?他的回答就是:會死,肯定死。這是他們的回答,不是我的回答。所以有些五毛黨和自乾五經常在網上講,說我們唱衰中共,說他要崩潰。但是現在沒崩潰,不過是中共自己的唱衰,自己表現出要崩潰的樣子,要死亡的樣子。這沒辦法,我們也不是見死不救,而是救不了他。


接下來就是領導人之間的事情。現在大家都注意到,習近平對不同的人厚此薄彼,有不同的掌聲。先是政協主席汪洋作報告,後來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作報告,現在是人大委員長栗戰書作報告,在這裏面看到習近平的表現很不一樣!汪洋在政協作政治報告的時候,習近平開始是心不在焉,過了20多分鐘才開始假裝翻看一下放在前面的報告。但是仍然是目視前方,兩眼無神。然後到了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作報告的時候就更嚴重了,習近平呆坐在那裏,一副氣呼呼的樣子,過了40多分鐘才拿起李克強的報告隨便翻了幾頁,後來又跟政協主席汪洋交談了幾句,根本就沒把李克強當回事。李克強當時滿頭大汗,汗流浹背,汗如雨下,可以說是身體虛弱的表現,也可以說是心裏緊張的表現,也可以說是害怕的表現。這個表現顯示了習李之間的心結!現在,人大委員長栗戰書作報告就不一樣了。栗戰書一作報告,習近平是喜笑顏開,只是十來分鐘,他就趕緊拿起報告來仔細看,好像從來沒見過這篇報告似的,實際上已經討論過很多遍了。另外他跟栗戰書坐在一起的時候是有說有笑,談笑風生,滿面春風,表情都輕鬆很多。另外在每次入場主席台的時候,習近平總是左顧右盼,看有誰跟進來。一直到栗戰書坐上來,他才放心的坐下,感覺好像栗戰書是他的保護神。


爲什麼有差距呢?栗戰書跟習近平都在河北從縣委書記起步的時候,習近平是河北正定縣委書記,栗戰書的是無極縣委書記。兩個人一見如故,結下了的莫逆之交。後來兩人在仕途發展中經常互相通信打氣,後來都做到地市級,省級等等。到了2012年,習近平准備接班,但是突然發生了很多事情,包括胡錦做的大內總管,中辦主任令計劃家族發生了事情。兒子出車禍醜聞死亡,令計劃獨攬大權等等。當時習近平演了一齣以退爲進的戲,好像是神隱兩週不接班。就在這左右,中央辦公廳的人事發生變化。在一般情況下都是新領導人接任之後才發生變化,但是當時還沒有接任著就發生變化。令計劃讓了出來,然後緊急調了貴州省委書記栗戰書入主中辦當中辦主任。這顯然是習近平的意思,如果栗戰書不去當中辦主任,他就乾脆來個不接班。這是發生在2012年習近平在18大接班之前的一個插曲,當時內部鬥爭非常激烈,還有薄熙來事件,王立軍事件,以及後來的周永康倒台這些事情。


據說習近平當時勸栗戰書入主中辦的時候,栗戰書還很猶豫,不想走,覺得中辦主任這個位置很複雜,水很深,暗流洶涌。自己做一個地方大員多自在!但是個習近平給他許諾道:我一接了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這江山就是咱們的了。你怎麼不來呢?這就給他暗示,江山是咱們的,也就是頭幾把交椅會給栗戰書坐。果然,栗戰書去了當中辦主任之後,頭五年過來看上去沒什麼,但是一到了19大,栗戰書突然躍身一變,變成了黨和國家第三號領導人,僅次於總書記習近平和總理李克強,成了人大委員長,政治局常委,位列黨和國家領導人第三把交椅。習近平兌現了他的話,給他的哥們兒分江山了,分一把江山給他。所以栗戰書對習近平可以說是忠心耿耿,肝膽相照,以至於他不僅是在當中辦主任的時候爲習近平解決了很多問題,特別是什麼各種政變傳聞等等。而且就在去年7月,在有政變傳聞和7月政爭的時候,只有栗戰書表現出對習近平繼續忠誠。


當時有一個姓董的女孩給習近平的畫像潑墨,因爲這件事,政治老人跟習近平當局吵了起來,大吵大鬧,據說還出現了拍板凳甩桌子的情況,鬧得很厲害。當時很多習近平的語錄畫像就一下子被取下,還有頭版頭條被擦下。當時唯一就只有人大委員長栗戰書去號召,說了八個字,要一錘子定音,定於一尊。然後又號召大家表態要以習近平爲中心,效忠習近平。結果表態潮很罕見地發生了變化,在這緊急關頭,地方大員和各級官員很少表態去效忠習近平。總共只有五個人表態,四個習家軍,一個非習家軍,都是一些無足輕重的人物。而習家軍裏面的重點人物,鎮守四方的大員都不表態。比如北京市委書記蔡奇,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廣東省委書記李希。這是都是習近平的心腹大將,但是他們根本都不表態擁護習近平。甚至於連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都罕見不表態!李鴻忠雖然不是習家軍,但是他卻一貫巴結習近平,反復作了很多肉麻的表態和表忠心,阿諛奉承。但是經過7月風暴之後也不敢表態了,靜悄悄的。


所以在那個時候,栗戰書起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單獨振臂一呼,要爲習近平表態。但是結果響應者寥寥,全國各地只有五個人響應,搞得非常尷尬。當時我就說,栗戰書發起的表態運動成了一個不表態運動,搞得習近平栗戰書都非常尷尬!而當時栗戰書還做了一件事情,就是當時習近平出訪中東非洲的時候,政局非常緊張,栗戰書居然到了地方上,假裝以視察爲名,到處爲習近平談聽風向,要穩住政局。


所以經過這些事情,習近平對栗戰書可以說是是感恩戴德,感激不盡。這樣也就可以看出,爲什麼習近平在人大政協兩會上這種肢體語言,還有表情語言表現出如此厚此薄彼,親疏有別。不僅看出習近平跟栗戰書有多麼親密,包括去年的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栗戰書也是台前幕後上下活動,最後以至於卸任的委員長張德江在卸任的時候還要對他一鞠躬。本來應該是新任的要對舊任的鞠躬,現在張德江居然要對栗戰書鞠躬,顯然是生怕栗戰書和習近平夥同起來,在他退位之後追究他的腐敗,搞的他不得安享晚年。栗戰書在修憲這件事也立下了汗馬功勞,所以習近平對他讚賞有加。


習近平跟汪洋究竟發生什麼事情?去年的海河之爭就不重複了。這次由於汪洋在這個9000字報告之中提了25次習主席,所以就對他好一點兒,跟汪洋還交談幾句。但是對李克強根本連交談都沒有,在主席台上完全就沒有互動。李克強作報告,習近平根本就不鼓掌,只是開始隨著大家鼓了幾下,報告完了也鼓了幾下,然後也不握手。但是栗戰書作報告,只要有人鼓掌,習近平立即鼓掌,鼓得非常起勁。


習近平跟李克強究竟發生了什麼,那就是經濟路線之爭。有路線之爭,也有權力之爭。因爲在經濟上有兩條路線,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本身就是主管經濟,而習近平卻想通過副總理劉鶴等習家軍心腹另外領導一條路線來架空李克強。所以兩條路線各自行動!然後習近平的這條路線經過王滬寧的參與,成了黨領導經濟,黨領導一切,黨支部掛帥,國進民退。而李克強則專門強調尊重市場規律,要利用市場去解決經濟下行問題。所以這兩人就明顯不對頭!


因爲這兩條路線,在這次兩會之前,雙方因爲政府工作報告,應該是發生了激烈的爭執。國務院一邊有一套寫法,南昌習近平這邊,王滬寧也好,劉鶴也好,有別一套寫法。所以在這個報告上顯然有很多的爭鋒!而最後可能達成了一些妥協,才有了李克強滿頭大汗的報告出籠。這個報告提習近平只提了13次,比汪洋的報告少了一半。所以習近平肯定是非常懷恨在心,很想把李克強搞掉。但是他搞不掉,畢竟是黨和國家第二號領導人!


所以我就在想,習近平可能很傷腦筋。我們可以想像他跟栗戰書之間有一番對話!

習:我恨不得把李克強拿下來!

栗:你怎麼能拿得掉他?

習:反腐啊!

栗:但是現在還沒有查到他腐敗的一些東西。

習:不會查不出來吧。至少他的學歷造假,他那個所謂的經濟學博士學位是假的吧。是在這讀的!

栗:你不要忘了,你那個清華大學的在職法學博士學位不也是假的嗎?

習近平一聽傻眼了,沒辦法。


所以我們看到習近平主席台上,李克強作報告的時候,習近平是氣呼呼的樣子。雙眼不僅無精打采,左顧右盼,甚至還偶爾眼露凶光,內心非常起伏不定。有網友給他取了個叫包子的外號,當時習近平那個嘟著臉的樣子,的確好像嘴裏有兩個包子堵著,一邊一個,非常氣呼呼。所以是不是跟包子有關,不太清楚。但是有人想創作一首叫《包子鋪》的歌曲,卻被禁止了,說是低級紅高級黑。


所以從這些細節可以看出中國領導層的分歧。習近平對汪洋,對李克強,對栗戰書可以有不同的表現,不同的肢體語言,足以看出習近平當政,把中國封建政治的大忌都犯了。這個大忌就是任人唯親!實際上習近平的政治,是習家軍也好,栗戰書也好,在各個地方安插習近平的人,在黨政軍警特方面安排線眼監視,其實最終他的用人就是任人唯親,莫此爲甚!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

Recent Posts

See All

王沪宁炒作灯下黑,暗示高层有叛逆。中央发文现异常,书记处取代国务院

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31日星期日。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結束歐洲三國之行回到北京之後,可以說是忙得不亦樂乎。一會兒是主持高層的政治局會議,然後又通過中共中央高層不斷發紅頭文件。他在這個忙碌之中兩個不夠,一個是不顧自己身體不佳,另一個是不顧江蘇的大爆炸餘煙未消。 說身體不佳,是因爲習近平在巴黎廣爲被媒體和外界注意到他走路姿勢異常,跛腳,在後來幾天行走,站立和坐下都顯得比較吃力,顯示出

內鬥升級:王滬寧封殺李克強!習近平一回國就整黨。學習軟體遭抵制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30日星期六。 3月28日在中國海南島舉行的博鰲論壇上,中共總理李克強作了主旨演講。在去年,作主旨演講的是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是李克強。換了一個人,是因爲在經濟方面,可以說習近平黨管經濟的那一套是歸於失敗,而李克強所主張的繼續堅持市場經濟這一套略佔上風。另外在去年習近平在博鰲論壇上作的五項承諾全部落空,因此換了總理李克強主導。 但是李克強的講話卻在中共官

習近平訪法,不慎走漏身體隱疾?另一人地位上升。七月政變再傳秘聞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29日星期五。 3月26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結束了,歐洲三國之行回到北京。他在最後一站法國巴黎的訪問中,很不巧的洩露出他的一些身體健康方面的訊息。 各方媒體注意到,習近平的走路姿勢不尋常,跟他以前在歐洲訪問時候的走路姿勢不對,走得很慢,而且是小碎步,似乎雙腳有困難,給人的感覺就是描述爲跛腳,跟他以前在歐洲訪問的時候邁著大步,走的很沉穩的姿勢很不同。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