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突現白髮成大新聞,外媒多少誤會!世人都盼美中談不成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13日星期三。

今年的中共人大政協兩會因爲新聞封鎖,所以跟以前幾屆相比顯得新聞比較少。但是外界因爲非常關注,因此找也要找出一些新聞來。於是在最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頭髮也成了一個新聞!


根據各方報導說,習近平這次不同尋常的在兩會上顯示了白頭髮,頭髮之間出現了部分的斑白。最突出的報導是紐約時報,紐約時報把他的頭髮作了一個客氣的解讀,說習近平留下版本斑白是一個反中共傳統的表示。因爲中國的傳統,高層都要一律染黑髮,顯得一致,或者是年輕,很有精力去幹國家大事。所以他說習近平反傳統,表示不加掩飾自己老了。另外還有個解釋,紐約時報說,習近平似乎想顯示自己和藹可親的一面,顯示自己是一個半百老人,從而起到親民的作用。另外紐約時報還有一個解釋,說他用這一頭灰白的頭髮來掩飾他強硬的政策,然後,化解外界對他這種強硬形象的顧慮。


這些都是相對來說比較客氣,比較正面的解釋。事實是不是這樣,其實很難說。因爲有專家就揭露出,其實習近平在2015年的大多數時候是黑髮,但他在2015年1月的時候出現了類似的情況。那一年他到雲南去基層考察,電視新聞聯播播出了他的頭髮也是像現在這樣,出現了一片的斑白。當時中共國內的媒體有一種解讀,說是總書記太操心了,甚至還有人說替總書記心疼,都出白髮了!但是不久之後,人們就發現他那些斑白的頭髮消失了。後來的九三大閱兵,或者迎接外賓之類的重大節日,他又是一頭黑亮的頭髮,跟其他黨和國家領導人一樣。所以那是短暫出現的情況!


而這次又出現這種情況,就不排除幾種可能。一種可能是,如果從好的角度去想,就正如紐約時報說的那樣,他不加掩飾了,頭髮白了就白了。第二種可能是不小心弄成了斑白的頭髮,比如最近太忙。因爲有一個專業的說法,說中國的高層都染髮。因爲年紀都大了,都六七八十了,爲了防止露出斑白的頭髮,每十天就得染一次髮,頻率很高,一次不染就會露餡。因此這一次習近平不排除這種可能——太忙!比如李克強的工作報告,據說是一改再改,雙方拉鋸戰。國務院一套,習近平的班子整了一套,一直拉鋸到最後一天,最後一分鐘,這份報告也還不能出爐。在之前,總理的工作報告很早就印出來發到代表手上,而這一次幾乎是在最後一天,最後一分鐘才印出來。證明了圍繞李克強的工作報告,雙方有很多爭議。由於這些爭議,雙方就有人可能顧不上去染頭髮。比如習近平,已經忙得沒辦法去染頭髮了。因此就不小心露出了斑白的一部分!這也是一種可能。


還有一個可能,即便習近平露出一些斑白的頭髮,除了無心之外,也可能有意。比如他的頭髮可能已經全白了,但是他沒有亮出全白的頭髮,而故意留一些斑白,然後慢慢逐漸過渡到全白,以顯示他對國家大事操心,殫精竭慮,小風塑業,非常的操心。就好像當年的崇禎皇帝一樣,爲了皇室中興,操白了頭,夜以繼日,通宵達旦的工作,殫精竭慮。所以有人說習近平是崇禎皇帝,也可能從這一點證明了,自己工作非常勤苦,爲了維持紅色江山不倒,爲了皇室中興,紅朝中興,獻出畢生的心血,以至於頭髮斑白。


所以這有可能就是一個恰到好處的另一種造假。這個造假不是全染黑,也不是自然的全白,而是留一些斑白讓外界來解讀,解讀得當真不易。這些可能性都存在,並不是紐約時報所解釋的那麼單純。


其實中共高層人物染頭髮由來已久。哪怕是當年80多歲的鄧小平,陳雲這些人都在染頭髮。關於染頭髮,紐約時報也作了一個中性的,比較客氣的解釋,說中共領導人通常染頭髮有幾個解讀。一個是虛榮心,想顯得年輕。第二是想讓自己披上年輕的外衣。再一個客氣的說法是顯示黨的團結,就是大家都一樣,人人都是一頭黑髮,穿的都是黑西裝,開會的時候都站在一排,整整齊齊的,然後前面桌子上放的文件也都是整整齊齊的,還有筆和杯子也完全一樣!

這些都是非常客氣的解釋,紐約時報在作這個解釋的時候,實際上是非常客氣的回避了兩個字——造假!這是中共黨文化之大成,其中一個核心要素就是造假。因此以他們的滿頭黑髮來佐證,證明他們集體造假。明明頭髮白了卻要染黑,半白了也要染黑,而且集體保持一個黑,這是典型的造假。


當然,這種造假中也會不斷有異數或者異常的情況發生。比如前總理朱鎔基,他在當政的時候也染髮,跟江澤民李鵬一樣,把頭髮染得一頭烏亮,整齊劃一。但他卸任之後卻反其道而行之!政治老人時不時會出來參加重大活動,像江澤民,李鵬,胡錦濤這些人出來還是一頭黑亮的頭髮,染黑再出來參加重大慶典。但是朱鎔基在退休之後跟這些政治老人別苗頭,獨樹一幟。除了說自己不題字,不會客,不談政治,不談國事之外,另外一點重要的就是他一頭白髮。


2009年是所謂中共建政60週年,在天安門廣場搞大閱兵。當時是胡錦濤當政,朱鎔基,江澤民,李鵬等人就出現了。當時的朱鎔基就顯得非常特別,一個是以滿頭白髮示人,跟他在任的時候不一樣。再一個就是渾身黑,黑西裝,黑領帶,黑墨鏡,黑褲子,一身黑。當時外界很多解讀,說曾經被打成右派的朱鎔基在爲國負殤。因爲中共的國慶日在民間又稱爲國殤日,是中華民族的不幸。中華民族在1949年10月1日淪陷了,這樣的一次淪陷不亞於蒙古滅亡中國,滿清滅亡中國和日本幾乎滅亡中國,也不亞於俄羅斯大量侵吞中國的領土。因此民間理解成國殤日!因此曾經當過右派的朱鎔基全身黑素,也是爲國負殤。他的潛台詞就是:什麼國慶日?就是國殤日!他跟其他人不一樣,乾脆領帶黑,墨鏡也黑,就他一個戴黑墨鏡。但是唯獨他那一頭雪白的頭髮,就故意藐視其他政治老人:你們裝吧,我不裝了。你們繼續裝,我不想再裝了!這就露出了當年被毛澤東能打成右派的真性情真面目的一部分。


說到白頭髮,就不能忘了兩個人,兩個被打下來的黨和國家高級領導人。一個是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一個是軍委副主席徐才厚。他們突然以白髮示人,是另外一種信號。徐才厚在18大卸任之後不久被查處,在一年建軍節上他最後一次露面,露面的時候突然滿頭白髮。這讓外界非常吃驚,說受到審查的徐才厚突然滿頭白髮,理解的好一點是一夜愁白了頭,理解的不好就是顧不上了,沒心情了,不想打理了。而周永康在被抓被審被判刑前是一頭黑髮,顯然是染的,結果被宣佈判處無期徒刑的時候,他在鏡頭中一頭白髮,顯然原形畢露!所以徐才厚,周永康都是原形畢露,是一個無聲的揭露,也就是說其他的黨和國家領導人黑髮全是假的。現在被審判了的周永康和徐才厚出來作證,全是假的,我們都是白頭髮,全白。當他們顧不上了,沒有心情了,破罐子破摔了,結果一頭白髮就亮相了!就是那個成語——原形畢露,古人早就給他們准備好了這套成語。


其實還有一些人不是這兩種狀況,既不是朱鎔基的狀況,也不是周永康和徐才厚的狀況,也有留白髮的,而且不乏其人!比如在現任的黨和國家領導人裏面,汪洋就獨樹一幟,他的頭髮看上去比較真實,半白半黑,不像是染過的,就是這麼回事。大概他的意思就是:我就是要以本色示人,我行我素,故意跟其他的政治局常委形成差距!比如習近平,王滬寧,王岐山等等。

再一個是胡春華,他一頭白髮,幾乎全白,略有少許黑,顯然看上去是真實的。胡春華曾一度被定義爲是第六代接班人,跟孫政才並列。孫政才染了髮,胡春華堅持不染。所以胡春華的這一頭白髮給人的意思就是:我也不年輕了,我夠老了,總有接班的資格了吧!1963年生的,六零後的,該接班了吧……可能有這樣的潛台詞!而且胡春華還經常顯得不僅老,而且頭髮很淩亂,戴了個眼鏡,嘟囔著一張嘴巴和一張臉,顯得非常土氣,好像一個農民的形象,儘量樸素。但是這恐怕也保護了他,因爲孫政才顯得很洋氣,很時尚,高大英挺。染頭髮的孫政才被拿下了,有野心!但是又矮又胖,以白髮示人,以憔悴面容示人的胡春華夾著尾巴做人,以進爲退,反而保留下來。這符合中國傳統的宮廷政治,低調,謙虛,收斂,夾著尾巴做人就能夠自保。可能這也是胡春華自保的一招!


在接下來的更比胡春華更年輕的,那就是現在傳聞中的接班人,或者是假裝安排的接班人,胡錦濤的兒子胡海峰。胡海峰滿頭白髮,怎麼解讀?這個滿頭白髮顯然是真的,不像是把滿頭黑髮染成了滿頭白髮,不太可能。既然是真的,那就說明了幾件事情。一件事情是他也是跟胡春華同樣的宣言:我是70後,說年輕也不年輕了,你看我滿頭白髮,也是有點閱歷了。如果說我是70年生的,也49歲了,如果說我是改成了72年生,也47歲了,不算年輕了。那我是不是也有接班的資格了?習主席要我等20年,我等不等得了?也許等得了,但是最好不要等那麼久。看我這一頭白髮,不應該等這麼久!


另外,大家都知道白髮有遺傳效應,跟家族有關。胡海峰年紀輕輕就滿頭白髮,顯然跟他父親有關,實際上他也是無意之間洩露黨國機密。他洩露了什麼?那就是:我的父親肯定是一頭白髮,染黑了是假的。而我就以真面孔示人!也就是說,我的父親是假的,我是真的。胡錦濤是假的,我胡海峰是真的!兩代人有一個對照,這是一個無聲的揭露,無聲的泄密,無意之間洩露了這個黨國機密!


再接下來還有一人以白髮示人,那就是副總理劉鶴,中美談判的中方牽頭人,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特使。這個人滿頭白髮,應該是沒有染色,就是一頭白髮,還沒有合拍,接近於全白。他讓中國民眾聯想到的就是滿清大臣李鴻章!李鴻章白髮蒼蒼,衰老,70歲左右,忙著跟各國談判。在歷史上他被定義爲賣國賊,簽了很多不平等條約。但是後來歷史幫他辯護,特別是中共替他辯護,說他也不容易,奔走內外,儘量保全大清國的利益,也算是不容易。但是由於是爲大清服務,在漢人的心目中,李鴻章還是擺脫不了漢奸的的形象。


今天有很多人,特別是左派把劉鶴的形象和李鴻章的連接起來,一方面對劉鶴跟美國談判簽協議讓步不滿意,認爲是賣國賊,是漢奸。但是另一方面,有一些人又幫他圓場,說他不容易,跟李鴻章當年一樣。大概劉鶴的這一頭白髮就有這麼一個預示,據說有人考證,劉鶴在長相上跟李鴻章也有一點相像!包括個頭,臉的浮度,來自的省份都有一些相像的地方(但不是同一個省份)。這是劉鶴的情況!


說到劉鶴,現在中美談判又出現了一個新的情況。就是在昨天,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給劉鶴打了個電話,通知他原定的三月底中美兩國首腦會要延後,不定時間。


就是正式通知,延後了美國總統跟中國國家主席的首腦會!中共方面的報導是是自我解嘲,自我下台。如果說雙方談成了協議,在3月底雙方首腦見面,他會解讀成貿易戰終止,談判成功。要麼是中方贏了,中國或成最大贏家。要麼解釋成雙贏!而現在談判推延了,首腦峰會順延,而且沒有註明日期。於是中共就解釋成拖延計奏效,反正要拖延,拖延戰術是中共的一貫強項。而這次拖延症又成功了,拖延反正對中共有利,這樣作爲一個宣傳。


但是其實問題並不是這麼簡單,可以說有利有弊。雖然美中首腦峰會往後推了,但是美國加在中國商品上的30億,500億,2000億上面的關稅並沒有放下來,就是實際上關稅戰還在進行之中,只是沒有進一步升級而已。而中方事實上幾乎已經全面取消了對美國的報復措施,而且不停的大量進口美國的農產品,原油,豬肉,牛肉等產品,以示向美方示好。所以這對中方來說並不利,有利的只是他可以繼續拖延!


還有另外的不利,就是中國的經濟的進一步的下滑。像2月份的出口就大跌20.7%,是歷史性的一個大跌。出口不增反跌,而且大幅度下跌1/5,這就說明貿易戰已經顯露端倪。儘管中國還在慶幸說去年的美中貿易逆差繼續擴大,但那只是一個積累效應,這個積累效應顯然在減弱了。而新的效應出現了,就是出口大跌,已經呈現了美中貿易逆差難以爲繼的一個大趨勢!


所以回頭來看,反過來要解釋習近平的頭髮,也可以解釋成恐怕是某種憂心忡忡,某種焦慮不安的表現,就跟金正恩一樣。金正恩在越南河內跟川普會見沒有成功,川普當場出示了他秘密藏匿核武器的清單,要求把這些清單內都納入談判才能解除制裁。結果金正恩興沖沖而去,敗興而歸,沒想到,沒有騙成川普,而且談判破裂,川普在半小時中途離場,與其達不成一個好協議,不如不達成協議,金正恩當時就呆愣在那裏。結果發生了兩個生理現象,一個是他的妹妹金與正,頭一天還顯得精神抖擻,邁著小腿到處奔跑,顯得青春朝氣。第二天,一夜沒睡的金與正顯得非常憔悴,倦容滿面。而金正恩本人回到平壤之後,盛傳病倒了,然後說是揚言要重新試射導彈來威脅美國,但是到現在還沒有發。據說他想發射導彈來報復一下,威脅一下,但是還猶豫不決。但是金正恩病倒了已經是各方都知道的一個事實,這說明他憂心不輕,憂鬱症不輕。


回頭來看習近平的這一頭白髮,不排除還有一種可能性,就是美中貿易戰的拉鋸。貿易談判談不成,導致他的內心極度焦慮。實際上談不成就卡在關鍵一點,就是儘管中方全友表示讓步,但是美方要求是可覈查的。本來美方要求是美方只要單方面察覺到中方不遵守協議,美方就要立即提高關稅來進行報復,而且中方不能夠反制。而被卡住的一點就是中方提出所謂對等尊嚴,就是要雙方共同核查。而雙方共同核查就會給中共做手腳留下了伏筆!所謂共同覈查,就是如果你美方認定我沒有執行,但是中方不同意,說我執行了,那美方就沒法去報復中方,沒法懲罰中方。所以中方要求共同覈查,這對美國沒有意義!所以問題就卡在這裏,是一個主要的障礙,雙方談不下去。


事實上,中美雙方的這次貿易談判,除了政府級別希望談成一個協議以外,其實美國也好,中國也好,世界範圍都不希望他們談成。爲什麼這麼說?對習近平來說,他們希望談成,希望擺脫貿易戰,擺脫中國經濟喪失信心,停止外資撤離潮。如果貿易戰停止,能夠達成協議,中共慢慢實行他的拖延戰術,有協議不執行。就如最近3月10日,是中共血腥鎮壓西藏人民起義的60週年紀念日。當年在1959年3月10日爆發中藏衝突的關鍵點,就在於中共單方面撕毀了在1951年和西藏所簽訂的17條協議,拒不執行,大部分毀壞西藏的文物古跡,文化宗教等等。所以中共最擅長撕毀協議,以至於爆發了中藏激烈的衝突,達賴喇嘛和8萬藏人被迫出走流亡印度。至今60年,中藏的癥結留在那裏!還有就是中共在香港的一國兩制根本不執行,不遵守,踐踏,還跨境綁架。不僅在政治上和經濟上全面阻撓香港,把香港變成洗錢中心,還跨境綁架,直接砸壞過一國兩制。所以現在沒有人相信中共跟美國達成的協議會執行。中共希望達成協議,僅僅是爲了進一步的拖延,有時間拖延,暫時對國內有個交代,對經濟信心有一個平伏。


美國的川普政府爲什麼想達成協議?如果說這個協議是中方的全面讓步,回到公平公正對等的貿易,雙方同等關稅,沒有其他額外的關稅,甚至最後達到雙方零關稅,這是美國所願意的。而且中方停止盜竊知識產權,停止限制市場准入,停止對外國企業的封鎖,甚至包括停止對互聯網企業的封鎖的話,這樣的協議美方願意簽。所以如果能夠達成協議,中共能夠全面遵守國際規則,美方認爲何樂而不爲。所以美國政府也有意達成協議,但是只是達成真正能夠做到平等規則,遵守規範的協議,美方才願意簽,否則的話也不想達成!


但是爲什麼說民間不想達成協議呢?在美國民間來說,包括美國的商界,民主黨和共和黨的議員和大多數民意並不指望達成這個協議。因爲他們從來就沒有看到中共執行過任何決議,包括世界貿易的組織從來沒有遵守過!所以美國的民意不存在支持雙方達成協議這個問題,可能有少數一部分,如農業,能源這方面領域,或者是一些投資股市的人會指望達成一些協議。但是總體上並沒有這個氣氛說指望要達成什麼協議,因爲這個協議根本不可能得到執行,沒有人相信這個協議能夠得到執行。


反過來在中國方面,又分成兩種。一種是自由派,嚮往民主與自由的人群。他們根本不指望,不希望美中兩國政府達成貿易協議。因爲一旦達成協議只會放中共一馬,讓中共贏得喘息之機,繼續拖延,然後繼續佔美國的便宜,以壯大中共的政權,鞏固他的一黨專政。因爲他們認爲美國應該一不做二不休,乾脆不要貿易談判,就把貿易戰,關稅戰打到底,一直打到中共真的是滿地爪牙爲止。而另一種支持中共一黨專政的這些左派和憤青,當代義和團,當代紅衛兵,他們也不希望中美之間達成協議。他們認爲這個協議就是中方的讓步,就是習近平政權的投降,就是當代李鴻章劉鶴的投降主義。因此罵他們是賣國賊,漢奸。毛左派已經直接開罵了,包括毛左派的代表人物孔慶東就直接開罵劉鶴,說他是漢奸,賣國賊。所以,這些支持共產黨的毛左派,這些極端民族主義情緒的人,他們也不主張中美達成協議。所以在中國,民間沒有支持中美達成協議的民意基礎。


同樣在國際上,也沒有這個民意基礎。國際上其實各國都不希望美中達成貿易協議!因爲貿易戰打下去,對各國都有好處。特別是東南亞的國家!就在中美貿易衝突,貿易戰大打出手的時候,東南亞國家是蒸蒸日上,越南的外資增長是以18%的速度往前遞增,泰國是50%,菲律賓更不得了,一年遞增600%的外資。所以整個東南亞的國家都得到了好處,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等都得到好處,以至於馬來西亞對中共的這些一帶一路根本不屑一顧。因爲擁進馬來西亞的其他外資太多了!兩樣道理,再擴大一點,印度日本,澳大利亞,其他國家都得到好處。市場的轉移,供應鏈和產品鍊的轉移都得到好處。很多的加工業進入印度,很多的生產線,包括蘋果的生產線都轉到印度。所以這些都是對其他國家的利好,實際上連歐洲在內都是有利好的消息。


所以其他國家都希望中美貿易戰打下去,根本不指望談成什麼協議。而且其他國家更知道中共的本質,完全沒有國際信譽,不指望中共能遵守。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從國際到國內,美國國內和中國國內,都沒有支持貿易談判的民意基礎,說中美貿易談不成更好,沒關係。川普也說過:如果達不成一個好的協議,還不如沒有協議。這是一點!而且他的越南也明確說道:我可以對金正恩中途走人,如果是達不成協議的話。


而我對北京,對中共的談判也是這樣。如果達不成好的協議,我可以中途走人,我不在乎中途走人,不在乎中途撤出談判。這番話讓中共增加了壓力和憂心!同樣道理,川普還說了另外一句話:達成協議也好,達不成協議也好,對美國都很好。美國的經濟增長!的確是這樣,美國的經濟是強勁增長,蒸蒸日上。而中國的經濟是大滑坡,大退步。


有些五毛黨和自乾五在留帖子的時候說了一句話:有的人唱衰中共,但是怎麼唱衰,中國都在往前發展!這番話在早十年二十年說的話會成立,但是現在說的話根本不成立。因爲現在整個中國的經濟都是大滑坡,工人失業潮,企業倒閉潮,外資撤離潮一直在進行。所以現在還有一些當代義和團,當代紅衛兵出來說唱不衰中共,唱不衰紅色中國,唱不衰共產中國,中國照樣在發展……完全錯了!紅色中國正在走下坡路,好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這才是現實,他們的這些淺詞造句也是時候該改一改了。


回到白髮的話題,所以習近平的白髮跟中美之間的態勢有關。就跟金正恩的病倒和金與正的憔悴一樣,都極可能有關。其實說到留白髮還是留黑髮,中共在兩會前的文件《黨的建設,要警惕低級和高級黑》,也可以作一個總結——染黑髮是個高級黑,留白髮是個低級紅。爲什麼作這樣的解讀?因爲染黑髮是造假,讓人以爲中共領導人都年輕,實際上全世界都知道他們不年輕了,所以就是個高級黑。就像兩個國家副主席爭位,67歲的李源潮退走,70歲的王岐山接替他。按照七上八下的原則,是不該走的走了,該走的沒走。李源潮67歲,應該更進一步,結果他被迫走了。而70歲的王岐山該走,卻留下來了。所以最後連副主席的交接儀式都沒有!但是可以注意到,這兩個人都染了黑髮。李源潮染黑髮的意思是我還年輕,我可以繼續幹。而王岐山染黑髮的意思就是我沒有那麼大,我精力充沛,我可以幹國家副主席!所以,染黑頭髮實際上是某種高級黑,就是公開承認造假。而留白頭髮,如果是按照紐約時報的宣傳,說是爲了塑造親民形象,塑造吃苦耐勞,殫精竭慮,那麼從習近平到胡春華,到胡海峰都是低級紅。習近平是欺民的低級紅,而胡春華和胡海峰就是欺君罔上的低級紅。所以按照中共自己的定義,他們逃不出高級黑和低級紅這個範疇!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