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訪歐:行蹤保密,自帶一件大東西!金正恩出狀況?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21日星期四。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天開始出訪歐洲三國,分別是意大利,摩納哥和法國。這次不同尋常的,是跟之前幾次習近平的歐洲之行相比,中共的外交部沒有公佈習近平的具體行程,而且發佈消息非常晚,到了3月20日習近平出訪頭一天才舉行了一個外交部吹風會,宣佈習近平將出訪歐洲,當然這個消息早前新聞就有報導。


實際上在前些年習近平在訪問歐洲之前,中共的外交部一般都是提前10天或一週,最短也會提前四天公佈習近平訪問歐洲哪些國家和具體的行程。這次不僅公佈得非常晚,只提前一天正式公佈,而且沒有公佈他的具體詳細行程。比如說他什麼時候到達,什麼時候離開,在意大利多少天,摩納哥多少天,法國多少天,停留哪些地方,有哪些訪問行程等等都沒有。但是以前都相對的比較詳盡,到哪里參訪,到哪里觀光,什麼時候會談,舉行晚宴,或者是中途參加什麼G20峰會等等,以前都有詳細的公佈。這次中共的外交部發言人在面對記者詢,被問道詳情的時候,外交部發言人直接說:我該說的已經說過了!意思就是接下去的我就不應該說了。所以外界都認爲這次習近平的行程變得撲朔迷離,而且有一種說法叫很神秘,就是爲什麼這麼的遮遮掩掩,究竟是什麼原因?所以國內外各方面的訊息評論就展開分析,有很多種說法。


首先一個說法是因爲習近平這次要去意大利,原定要簽訂一個意大利跟中國合作的一帶一路的備忘錄,這方面有可能出現變數。說是可能簽署,但是也可能意大利轉過頭不簽署了。由於這樣一個變數,就最好不要公佈在意大利的行程,免得到時候尷尬。實際上這次意大利雖然答應了要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但是受到了歐洲其他國家,特別是德國,英國和其他西歐國家的強大壓力,還有美國也給了他很大的壓力,以至於意大利在前兩天突然宣佈在要一帶一路的備忘錄中取消兩條關鍵的內容。這兩條內容是關於技術和通訊方面不跟中共合作,這就把引進華爲對德對意大利的5G建設排除在外,這是美國施壓的這麼一個結果。而其他變數也有可能存在,這已經是讓中方相當失望了。事實上中共方面主要是跟東歐和中東的一些小國,一共有13個國家都簽署過一帶一路的備忘錄備忘錄,但是備忘錄不是正式的協議,也不是合同,就是一個備忘錄而已,是一個中共表示其他國家接受一帶一路這個合作概念的這麼份文字。


但是,歐洲國家跟中國之間發生任何外交關係,尤其是元首互訪,中共方面的習慣都是會把一帶一路的備忘錄拿出來准備讓對方簽署。但是好幾次都被大國所拒絕,就先後被法國,英國,德國的政府首腦所拒絕。比如2018年1月份,法國總統馬克龍訪問中國,就當面拒絕簽署,以至於當時法國的空中客車訂單沒有落實。當時馬克龍寧願犧牲訂單,也沒有在一帶一路備忘錄上簽字,讓中方非常失望。而馬克龍的那一次訪問還有其他一些讓中方感到尷尬的事情,比如馬克龍跟習近平會見的時候翹起了二郎腿,以至於中方認爲好像對他們的習主席大不敬,對天朝大不敬。在發佈新聞圖片的時候,新華社和人民日報對是取上半身不取下半身,把馬克龍蹺二郎腿的鏡頭從中間切割,顯示不出來。


這就停留在晚清時代的心態,在滿清時代,從乾隆年間一直到後來的道光,咸丰年間的一百多年,所謂大清帝國一直在跟西方的國家爭論禮儀,要求西方的使節覲見大清的皇帝要三叩九拜,跟滿清的官員一樣。結果西方國家都沒有同意,以至於在外交上產生了很多的問題。而現在中共的心態還是停留在滿清時代,他現在是要牢牢掌握住清史的話語權,也許他就是一個大清王朝的轉世,是另外一個大清王朝,只不過是以紅色的,紅朝的姿態出現。


另外馬克龍在那一次訪問,送給了習近平一份禮物,是一匹馬。但是這匹馬是骟马,也就是閹割的公馬。當時中方就覺得很尷尬,送馬本來是法國一個很好的禮品和禮節,但是中方卻作了其他不幸的解讀,認爲那匹馬沒有戰鬥力了之類的。而且在文字上有一些關於馬克龍名字的說法,說中國自稱龍,而馬克龍這個名字好像有法國壓倒中國,法國征服中國的意思,所以這也讓中方在很多地方感到不快,所以那次法國總統訪問北京可以說是雙方不歡而散。


後來緊接著2月份,英國首相文翠珊訪問中國。中共方面又把一帶一路備忘錄拿出來讓文翠珊簽署,結果也被拒絕了。雖然拒絕了,中方也不高興,但是還是跟英國簽訂了93億英鎊的貿易大單。所以文翠珊是滿載而歸,但是並沒有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當時文翠珊不簽署讓中方非常吃驚,因爲英國最早在前任首相卡梅倫時代,中共搞了一個亞投行(亞洲投資開發銀行),在第一大經濟體美國第三大經濟日本都制度的情況下,英國卻加入了進去。這讓中共大喜所望,當時中共就以爲英國加入了亞投行就會加入一帶一路,結果英國卻在亞投行發現中共操作亞投行不透明,不公開,而且利益傾斜向中方。英國感到上當了,所以對一帶一路非常謹慎,拒絕簽署備忘錄,即便是備忘錄也拒絕簽署。而後來其他的西歐大國都沒有簽署!


所以這意大利如果簽署的話,就會在西歐國家開了一個先例,因此中共認爲是一個突破口,他看中的是意大利南部的港口。比如有一個叫的里斯雅特的港口是個自由港,中共如果是通過巨大的投資取得這個港口的主導權,就是打開了歐洲的門戶,因此對意大利特別下功夫。而意大利因爲債台高築,僅次於希臘,因此接納中共在物流和基建方面的投資。但是意大利還是拒絕了在電訊和技術方面的合作!所以最終這個一帶一路備忘錄能不能在意大利簽成,還是個變數。這是一種習近平行程不公開的原因!


第二種原因,就是這次到意大利羅馬,習近平會不會跟梵蒂岡教宗方濟各會見,也成爲一個未知數。有可能會見,也可能不會見,有可能公開會見,也可能秘密會見。因爲梵蒂岡現在跟台灣有外交關係,跟中共沒有外交關係。據傳是梵蒂岡要棄台灣而就中共,但是在中共在國內是大規模的迫害天主教徒,到處拆教堂,各方面的宗教信仰都受到迫害。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中梵建交,或者是習近平跟教宗方濟各見面的話,那將是對梵蒂岡教廷,對教宗,對世界上的天主教徒都是很大的侮辱。


但是方濟各出生於阿根廷,事實上比較左傾,有親中親共的情結的一些表現,所以不排除他會見習近平的可能。中梵雙方在提前溝通的時候,中方試探梵蒂岡教宗是否會見習近平,試探到的態度是說可以會見,儘管沒有外交關係,但是可以在梵蒂岡的牆外找個地方會見,可以公開會見也可以秘密會見。但是中方後來發現教宗對中共迫害天主教徒仍然持批評態度,所以怕習近平尷尬,據說這件事暫時就算了,但是也不排除會見或者秘密會見的可能。所以存在著這個變數,也使習近平的行程不便於公開。


除了這些變數之外,事實上還有一個安全的考量也不能排除可能性,因爲習近平現在對個人安全非常注重。在國內開會他坐在主席台上,要單獨一個人給他倒水,恐怕是他的親戚,家族中的一個親戚,是他信得過的一個青年男子。現在倒水發展到要每次倒水都把杯子換走,生怕周遭或者天花板上有人下毒,或者是其他變數。習近平要面對黨內的各種政敵和反習勢力,所以非常謹慎,不排除出於安全上的考慮而不公布行程。


這在過去有先例,就是斯大林跟毛澤東。斯大林跟毛澤東幾乎就不太出國,很少出國。斯大林出國有記錄的就是去伊朗首都德黑蘭,曾經在1943年二戰期間跟美國總統,英國首相在那裏舉行了三巨頭會見。有記錄的就是那麼一個,其他都很少見到斯大林出國的記錄。另外斯大林在莫斯科舉行宴會的時候,都是用自己自帶的酒,自己用酒杯自斟自酌,跟其他人無關。毛澤東當時看在眼裏,學在心上。


毛澤東作爲另外一個大獨裁者,要效法這個大獨裁者斯大林。他也是很少出國,總共出過兩次,都是去蘇聯,叫一邊倒。先是中共建政之後的1949年12月到1950年2月,一去就是兩個月,在莫斯科蝸居了兩個月。當時斯大林中間冷待了他一個多月!這是一次,是給斯大林祝壽,70大壽。而第二是是在1957年去,當時斯大林死了,赫魯曉夫當政,毛澤東是去參加所謂十月革命40周年的慶典。他就去了兩次蘇聯,其他地方都不去。因爲毛澤東的盤算是如果出國的話,國內可能發生政變,而且在外國有可能會遭遇暗殺,畢竟在別人的土地上,自己一方的保衛工作不一定跟得上。所以毛澤東的習慣是不出國,後來就乾脆不出國了。他也很少坐飛機,坐過一兩次,後來乾脆連飛機也不坐,覺得不安全。甚至於平時要去哪里誰都不說,秘書,助理,司機,夫人誰都不講,上了車才臨時講去哪里。就像到了湖南,臨時說去長沙,臨時說去湘潭,臨時中間又轉彎說是學韶山,搞得開車的人都一頭霧水。他自己掌握行程,以免黨內政敵對他不利。除此之外,他有一回南巡回到北京,他自作主張在其他地方停車,不在上海停,快速通過上海,爲了防林彪所謂政變。到了北京前也不在北京下車,在北京的豐台站提前下車,然後神不知鬼不覺,都是爲了安全的考慮。


所以這次習近平出訪不能夠排除安全上的考量,其中有個細節非常耐人尋味。那就是他去不管意大利,摩洛哥還是法國,他都會去住五星級的大酒店,都是有總統套間。但是這些五星級大酒店都收到一個通知,說是習近平不用旅館的床鋪,要自帶床鋪。比如在法國南部的旅遊城市尼斯就收到明確的要求,說習近平自帶床鋪。尼斯這個地方曾經發生過一次恐怖攻擊,是在2016年,當時有一個入籍了法國的突尼斯人發動恐怖攻擊,先是開貨車撞擊行人,然後又開槍掃射行人,然後S字形開車前進,總共碾死打死了86人,是個非常震驚的恐怖攻擊事件。


這次習近平有意去那個地方,說是哀悼死難者。實際上他是想強扯,跟中國的新疆維吾爾人扯在一起,他想表示自己在國內好像是抗擊維吾爾人,抗擊伊斯蘭極端主義。但是其實中國的維吾爾人是最溫和的穆斯林,以前的維吾爾人女的並不戴面紗,穿得非常色彩紛飛,能歌善舞,男的也是非常的大方熱情,也是能歌善舞。結果現在被中共搞得反而成了一個非常嚴肅,非常敵視的,冰冷的這麼一個民族。不僅跟中共的關係緊張,而且漢維關係也空前緊張,這完全是中共高壓政策造成的。如果習近平這次想到尼斯去說是悼念2016年恐怖攻擊的死難者,事實上他也怕遭到報復。所以尤其提出安全問題,進一步提出要求,其中一項就是他要自帶床鋪。

習近平夫婦下榻的地方要自帶床鋪,這個自帶床鋪就非常奇怪。什麼叫自帶床鋪?就是會帶去被蓋,床單,枕頭等等,自帶床鋪,恐怕還要帶去床墊子。他究竟怕什麼?可能怕兩個方面。一個方面就是說的淺一點,怕對方對方搜集他生理,身體的一些訊息,比如說你在那裏住了,會有毛髮的脫落,皮膚的痕跡,或者是呼吸,排泄物等東西的體現,可能會被對方收集,研究他的身體狀況。因此他不想,所以他要避開,可能不止是帶床鋪,還帶了很多其他的東西,包括如廁所用的東西。


另一方面就是防安全問題,怕床鋪有其他問題,比如床鋪有毒,會不會有慢性毒藥,有某種物體讓他得慢性病,受到某種攻擊!這種多心多疑,不放心周圍對,對極權者來說是很容易出現的一個症狀。就跟去年傳出7月政變,7月戰爭的時候,習近平隨後出訪中東和非洲國家,對對方的安全要求非常高一樣。首站去中東國家阿聯酋,要求對方派了12架戰機來護航。這可以說打破了國際慣例,一般2到4架戰機就相當不錯了,進入阿聯酋領空之後,他竟然要求對方12架戰機護航。所以他是非常的擔驚受怕!


這次他自帶床鋪,扛著這麼大個東西去訪問歐洲三國,可以說是體現也習近平對安全,還有對很多方面的顧慮非常深。到了21世紀還這個樣子,就類似於上個世紀斯大林和毛澤東的一些心態,出國又怕國內政變,又怕自己的安全成問題,沒有保障。所以這恐怕是他行程保密的一個真正或重大的原因。


在平壤,北朝鮮統治者金正恩最近似乎有些狀況。因爲突然之間,朝鮮駐國外的大使都被緊急召回國。他們大概3月10日前後收到了緊急召喚,然後這些大使在3月19日都回到國內。比如駐華大使池在龍,駐俄大使金亨俊,駐聯合國大使金星都緊急趕回平壤。


有一種說法,是可能每年朝鮮都會有一個大使回國洗腦教育的過程,還有部署新的外交任務,因此要他們回去。第二種可能是要應付一些重大的外交事件,比如是美朝首腦會談在河內破裂之後,應該美國可能保持和收緊的制裁。或者是朝鮮方面是否要進行導彈或核彈的試射。這些新的外交政策定向,需要他們回去通報。再一種可能就是因爲金正恩傳出要訪問俄羅斯,所以需要這些大使回去商量訪問俄國的大事。還有一個可能就是據說習近平4月份要訪問北朝鮮,爲了習近平4月到達北朝鮮的事情,也需要這些大使回去,進行一些討論,准備或佈置。


這些可能性都存在,但是有一個可能性也不能排除,那就是金正恩的身體出了狀況,出了問題。因爲金正恩這次在河內跟川普會談非常不順利,不成功。他向川普提出,會停止延邊的核活動,甚至會銷毀延邊的核試驗場,然後讓川普解除經濟制裁,或者是部分解除經濟制裁。但是川普當場給他出示了一份清單,他除了在延邊的核基地有核武器之外,在別的地方也隱藏了核武器。而美國的情報機構對他北朝鮮的每一寸領土都瞭解,當場就出示了他隱藏的65枚核彈頭的位置,要求他都銷掉,才能夠解除制裁。所以金正恩當場就傻了,川普就結束了會談,半小時也退出了會談,沒有簽署任何協議回來。這件事之後,可以說金正恩和他的妹妹金與正都病倒了。可以看到金與正在第二天突然變得憔悴,一個年輕的姑娘在頭一天容光煥發的,到處奔跑,第二天亮相的時候就變得非常憔悴,滿臉皺紋,近似於中年婦女的形態。消瘦蒼白,眼圈都大了,眼袋都出來了,說明受了很大的打擊,通宵未睡。而金正恩本人,據各方報導說是得了病,在越南的訪問都心不在焉,然後經過短暫的参訪之後,幾乎就是提前離開了越南,後來坐火車回到平壤,原來傳出要去北京也沒有去,回到平壤之後就沒有露點過面。據各種消息報道,他是病倒了。一個跡象就是他在離開越南,回朝鮮的時候照了些相,比以前更胖了。據說肥胖的人有一個特徵,就是如果是精神不好,情緒不好,就會愈加肥胖。而當時金正恩離開越南的時候就顯得比剛到達越南的時候肥胖得多,愈加肥胖,頭髮蓬亂,然後身體浮腫。所以不排除金正恩一回到平壤就氣病交加,一下病倒了!


還有就是在3月10日發生了一件蹊蹺的事情。3月10日,朝鮮公佈了他所謂的國會——稱爲朝鮮人民議會的名單。每一屆新的所謂國會,所謂當選參選都跟中國的搞那一套一樣,就是自己定的所謂代表,所謂議員。而通常他們的最高領導人都會在這份議員名單中,包括以前的金日成,還有後來的金正日。但是這一回,第一次破天荒的,金正恩的名字不在這份議會名單中。這份議會名單有687人,他的妹妹金與正也在裏面,但是沒有金正恩的名字!於是各方就紛紛解讀,比如日本方面的解讀就是,可能金正恩想從此淩駕於國會之上,成爲一個超然的國家元首。他在做這個准備,所以就沒有在這份議會的名單中。


但是也不排除金正恩的確身體出了某種狀況。他不僅沒有露面,而且沒有在議會名單中,而且這次十幾名大使紛紛在3月19日從各國被急召回國,就應該有非常重量級的大事,不排除平壤出現了某種情況!金正恩的是身體是不是出現了一些問題?因爲肥胖的人身體容易出現問題。但是現在不能夠下結論,只能說是一種猜測,各種可能性都存在。金正恩在沒有亮相之前,他的身體狀況究竟如何?他在河內會談失敗,遭美國總統川普拂袖而去之後一病不起,病到什麼程度?有沒達到病入膏肓的程度?現在還不得而知,還要看事態的進一步發展才能知道。


所以從習近平到金正恩這些神秘的,不同尋常的,讓人費解的這些表現和舉動來看,作爲一個一黨專政的領導人,作爲極權獨裁者,事實上自身的不安全感比其他民主國家首腦大得多,而且隨時存在著要被暗殺和政變的風險。所以他們總是提心吊膽,擔驚受怕。所以實際上我們善意奉勸些獨裁者和極權者,還不如就推行民主化。一則可以讓自己在歷史上留名,二則可以讓自己在人民中間和黨內獲得一種安全感。何必過這種斯大林式,毛澤東式的提心吊膽,驚恐萬狀,日夜不安,天天做惡夢這種生活!所以這恐怕是一黨專政的國家號稱四個自信的背後所顯示的一些巨大的隱憂和不安。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