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訪法,不慎走漏身體隱疾?另一人地位上升。七月政變再傳秘聞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29日星期五。

3月26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結束了,歐洲三國之行回到北京。他在最後一站法國巴黎的訪問中,很不巧的洩露出他的一些身體健康方面的訊息。


各方媒體注意到,習近平的走路姿勢不尋常,跟他以前在歐洲訪問時候的走路姿勢不對,走得很慢,而且是小碎步,似乎雙腳有困難,給人的感覺就是描述爲跛腳,跟他以前在歐洲訪問的時候邁著大步,走的很沉穩的姿勢很不同。


這次在法國巴黎凱旋門的時候,法國總統馬克龍給他舉行了一場正式的歡迎儀式,包括走紅地毯,奏兩國國歌,檢閱儀仗隊和向無名烈士墓碑獻花等等。在這個過程中習近平顯得非常笨拙,走路有些顛簸和搖晃。馬克龍留意到了這一點之後也放慢腳步,配合習近平的步伐。馬克龍的步子顯得比較大,比較沉穩。但習近平的步子顯得比較小,似乎雙腿有點邁不開!這就引起了紛紛的猜測,有人說是不是中風,也有人說是不是痛風,還有人說是不是中毒。因爲如果是中風的話,就有可能是局部臨時的一個表現。而痛風是可能因爲酸偏高,所以造成痛風,所以也不排除某種性質的中毒或慢性中毒,也會導致這樣的異常現象出現。


跟中共有關的媒體在拍攝這個畫面的時候,有意把他行走時候腳步避開了,拍攝的時候一般在腳以上,鏡頭沒有顯示他腳步的開頭,似乎也是顯得不同尋常。如中共央視在全球所設立的中國電視網CGTN,他拍攝了一些鏡頭就是沒有太顯示腳步。所以各方都在解讀這個現象,就是說習近平出現了跛腳,或者是健康出了一些問題。


聯想到這次習近平去歐洲訪問,法國媒體報導說他是自帶床鋪,除了一方面是出於自身安全的考慮,怕有人下毒或下慢性毒,通過氣體等等。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出於怕其他國家收集他相關的身體訊息,比如DNA訊息,生理訊息等等,但是也不排除生怕健康訊息洩露,所以不僅帶上床鋪,而且有可能把床墊子都給帶上了。所以在這次訪問中顯得很不尋常!而且他選擇了下榻的旅館要求遠離美國大使館,比較靠近中國大使館,也許如果出狀況的話可以比較近地處理,同時也遠離美國方面的監控。


習近平的健康狀況很不巧在這個時候洩露了,但這不是一個定論,只是各界的一個推測。因爲在這種外事活動中,這些領導人的一舉一動都會受到鎂光燈和媒體的注意。相關的專家,包括醫學專家或情報專家也會進行分析。包括金正恩出訪的時候,對他的健康狀況也會進行一些分析。


如果說習近平在身體上出現了跛腳現象,其實有跡象顯示,他在政治上也出現了一定程度的跛腳現象。那就是3月26日到28日,中美談判在北京即將舉行的時候,剛好海南有一個博鰲論壇也要舉行,是26日到29日。那麼現在就傳出,去年習近平出席海南博鰲論壇所作出的五項承諾現在全部落空,所以現在就有可能在經濟領域換上了總理李克強主導。因爲去年習近平在海南高調的作了五項承諾,說是要在金融,汽車,整改國有企業,外商投資等方面作出大幅度的改革,另外還說要把海南省建成一個自由貿易區。


但是一年過去了,人們回頭解釋,在所謂金融方面,實際上除了有一家瑞士的瑞銀集團銀行在中國的持股勉強達到多數以外,在其他國家的銀行也好,證券公司也好,還是其他相應的金融方面的投資企業也好,都沒有得到習近平所承諾的開放和權利,完全跟過去一樣。而在汽車領域,只有兩個例子。一個是德國的寶馬公司在中國勉強收購了一些中國的子公司的股份,成爲佔多數股的公司。另外一個是美國的特斯拉電動汽車在上海獨資設廠!就只有這麼兩個例子,其他方面還是被中共扶持的汽車業和電動汽車業所壟斷排擠,所以幾乎沒有多大的變化。


在所謂國營企業方面,原來承諾對國營企業進行改革,並且減少補貼,或者停止補貼。因爲國營企業實際上是負債累累,而且是臃腫,然後對外國造成了不公平的待遇和競爭。但是國營企業這方面的改革可以說是完全毫無聲息,沒有任何的進展。再一個就是外商投資法。外商投資法在今年兩會上通過了,但是外商普遍不看好,認爲只是在字句上作了一些改動,內容很空泛,空洞,沒有一些具體的東西,看不出外商投資法能夠給外資外商帶來根本性的改變,都是一些文字遊戲。


再一個就是習近平承諾要把海南建成一個所謂自由貿易港。當時他承諾說,要進一步大量開放外資外商去投資,然後要開拓旅遊業和博彩業。但是儘管海南省遞交了有關的申請,比如博彩業和一些旅遊業方面的一些申請,但是至今沒有被批准。一年過去了,說海南要建成一個什麼自由貿易港的這麼一個設想完全沒有見到。只聽樓梯響,不見人下來,完全沒有得到落實和任何動靜。


也就是說,習近平作爲國家元首再一次背信!作爲國家元首,如果對自己的承諾背信是很嚴重的事。就像2015年,習近平對當時的美國總統奧巴馬當面作出兩個承諾,後來都背信了。一個承諾是在南海絕不搞軍事化,但是隨後是大規模軍事化,不僅搞人造島沒有停下來,而且是大量的軍事化,從雷達,軍用跑道,戰機,一直到導彈,全套上陣。而還有一個對奧巴馬的承諾是不會對美國的企業搞商業竊密,但是在後來,商業竊密卻變本加厲,稍停之後又大規模的展開了。


這種背信,背棄承諾的行爲在國際上相當嚴重。以至於後來美中貿易戰開打,美中貿易談判不斷陷入困境之後,川普本來對習近平建立了個人關係,說了很多客套話,稱讚有加。但是到後期的時候突然說,習近平是談判的主要障礙,最大的障礙。以至於到了去年12月1日,習近平不得不當面向川普說明,當面表態願意談判,願意妥協讓步,推進中美雙方的談判。當面一開口就講了三四十分鐘,相當於一個輸誠,一個表白。是在元首失信的情況下出於的一個緊急表白,希望挽回自己的信譽!


但是現在看來中,習近平對在博鰲論壇上所作的這五項承諾再次背信。所以現在相應的習近平沒太在經濟上發言的時候,總理李克強卻高調發聲了。李克強最近在北京召開了一個所謂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年會,這個年會已經開了12個年頭,一般都會請一些商界領袖,各國商業領域的專家學者,還有一些其他跟政壇有關的人物去出席,大概100來人,其中就包括世界500強企業的一些負責人。在這個年會上,李克強跟他們有一個座談,其中他講的一些話是非常耐人尋味。在市場開放方面,他作了一些承諾(當然他作的承諾也不見得就能落實),說是已經有外商投資法,要大家拭目以待,會進一步開放。


然後他說的其中有兩句非常耐人尋味的話是:中國的大門已經打開,中國消費者自由選擇的願望不可阻擋!所謂自由選擇的願望,如果換成政治上的說法,那就是中國民眾對政治多元化,政治民主化的需要,多黨制的選擇也不可阻擋。雖然講的是經濟領域,但是也可以作一個聯想,中國人民當然在商品方面自由選擇,自由需求不可阻。意思就是他可以選國產品,也可以選外國的產品,沒有理由把外國的商品阻擋在外面,只選國產品。像什麼毒奶粉,假疫苗,假藥品等等禍害中國。


然後另外一句話,李克強說道:在近代史上,中國多次錯過高科技發展的機遇。事實上這句話也可以作另外一個理解:中國在近代史上多次通過政治改革的機遇。這都可以延伸,他儘管說的是經濟領域。因爲在滿清末年,他就錯過了幾個機遇,一個是戊戌變法,是光緒皇帝要學日本的明治維新,日本的明治維新非常成功,脫亞入歐,成爲亞洲第一個現代化國家。當時光緒皇帝主導戊戌變法,但是後來被垂簾聽政的慈禧太后所推翻,認爲祖宗之法不可變,最後光緒皇帝被軟禁。這就跟百年後垂簾聽政的鄧小平軟禁了銳意改革總書記趙紫陽一樣,歷史重演。而後來滿清又錯過了機會,就是本來應該君主立憲制,但是滿清拖延時間,一會兒是搞皇族內閣制,一會兒是搞所謂仿行立憲,並不是真正的立憲。結果拖來拖去,拖出了一個辛亥革命。也就是說在鎮壓戊戌變法,軟禁光緒皇帝之後,就給滿清王朝的覆滅埋下了伏筆。後來在拖延憲政改革,拖延君主立憲制又給滿清政法再加了一個覆滅的伏筆。最後終於在1911年被辛亥革命所推翻!


所以滿清的教訓不可謂不沉痛!到了後來的中華民國,從北洋軍政府到後來的中華民國南京政府是被整個民族所錯過了。再到了後來的共產黨時代,實際上也多次錯過了改革的良機,包括最重要的良機就是1989年。本來在全世界,東歐和前蘇聯等很多國家都在推進改革,實行民主化。但是中共錯失良機,以大屠殺代替了政治改革。所以使中國再一次與世界文明的發展失之交臂!


李克強講的這些話不一定有這個意思,但是完全可以作這樣一個平行的比喻。說消費者有自由選擇的願望不可阻擋,那麼中國人民在政治上自由選擇的願望也不可阻擋。如果說到現在中國跟科技失之交臂,那現在中國也跟政治改革,跟民主憲政多次失之交臂。


相對說來,李克強沒有像習近平去年那樣,作一些具體的承諾,最後卻是空頭承諾沒有落實。李克強講話會原則性一點,他的說法是要以市場爲動力來激發市場的活力,去頂住經濟下行的壓力。大家可以看!他所強調的這條經濟路線就是市場經濟爲中心,尊重客觀規律。這就跟王滬寧給習近平出的餿主意——黨管經濟的路線形成了一個對照!


所以說習近平在經濟上的話語權可以說是萎縮了。倒不是說李克強在權力上超越了習近平,但是至少在黨內,請明了習近平的經濟路線,證明了黨管經濟這一套行不通。內部經濟下滑,外部跟美國對立。這證明了李克強所堅持的市場經濟路線(注意這不是李克強的主張,這實際上是80年代改革開放早年的主軸,是胡耀邦趙紫陽留下的一個主軸,是以市場經濟爲導向的組織。李克強不過是有所堅持而已!)應該是佔了上風,所以在經濟領域,李克強的發言權增加了。本來所謂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也好,財經委員會也好,都是習近平領軍的。他想總攬全局,不僅攬過政治軍事,還要把經濟大權攬過來,一方面是靠他的親信,習家軍領軍人物劉鶴來執掌經濟大權,架空李克強,再一個是靠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來以黨管經濟,意識形態管經濟。但是這一套顯然是以敗局而告終!所以李克強是靜靜地等著他堅持的經濟路線的勝利,或者說是佔上風。目前就是這個態勢!


說到這一點的時候,實際上最近香港媒體有個報導,對2018年的7月政變,7月政爭的背景又作了一些秘文的披露。在香港一些媒體的報導中說到了去年7月份的海河之爭,海就是大海,是汪洋的代號。河就是梁家河,是習近平的代號。當時有一個傳言叫“一號休息,大海領軍”!的確當時在黨內,包括政治老人參加的擴大會議,還有現任的領導群眾都形成了共識,幾乎習近平要被取代,大家要推汪洋上去主政,也就是用改革派來取代保守頑固派幾乎就要落實。但是現在報導出秘文,說是汪洋本人婉拒了,汪洋本人沒有接受這個選擇。當時的人民日報的標題已經寫得很明顯:我們需要一股清流。然後又提到了當年毛澤東時代像彭德懷,張愛萍這樣的將領,鐵骨錚錚,敢於犯上,敢於頂撞,頂住這些什麼浮誇風,假大空等等。


當時就非常奇怪,因爲提到彭德懷,大家都知道他以在廬山會議頂撞毛澤東出名,後來被毛澤東殘酷迫害,打倒。彭德懷在當時是國防部長,中央軍委副主席,地位非常高。但是爲什麼會提到張愛萍?因爲張愛萍當時的地位並不高,而對毛澤東頂撞犯上的人是大有人在。比如彭真的地位就很高,是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還有像譚震林這種元老級別的,還有像陳毅這種元帥級別的,都曾經在2月逆流頂撞毛澤東的文革路線。


張愛萍當時的角色並不重要,他是一個上將。張愛萍是一個正派的人,是非常了不起的一個人,1989年的時候,他帶領其他7名上將發表上書鄧小平,堅決反對鎮壓,反對戒嚴,同情學生民主運動,希望通過談判和解的方式解決國家的政爭。所以張愛萍很了不起,但是在過去毛澤東時代,張愛萍的頂撞並不突出。但是人民日報在去年7月16日發表這篇文章的時候,他意有所指。因爲據傳,張愛萍的孫子張辛亮是汪洋的女婿。所以挺張愛萍,實際上是挺汪洋的意思。所謂要注入一股清流,就是在形容汪洋是一股清流。意思都擺得很明顯!


而在當時,習近平的活動報導都一度消失,不知道他在幹什麼。另外有關他的畫像在全國各地拆下,還有與他有關的一些紅紅綠綠的標語都拆下,然後那些習家軍的人物也不敢表態支持效忠,所以當時氣氛非常緊張。現在香港媒體報導說,這個秘聞是汪洋本人婉拒了由他來代替習近平的這個政爭安排。一號休息,一號就是指習近平。大海領軍,就是汪洋領軍。


我想汪洋之所以婉拒,他可能有幾個考慮。第一,他看到習家軍在中共黨內還是人多勢眾。儘管習近平的這套極左路線不得人心,習近平本人不得人心,但是習家軍把持了各處要徑,不見得能夠成功,所以風險很大!第二,他看到了過去的一個教訓,就是過去的江喬之爭。當時1992年鄧小平南巡,考慮到用當時的政治局常委喬石來取代當時的總書記江澤民。所以當時有一個傳言叫“江落石出”,就是江水要落下去,石頭要凸出來,江澤民要下去,喬石應該上去。因爲江澤民太保守,不改革。鄧小平放話道“誰不改革誰下台”就是暗指當時的總書記江澤民和總理李鵬,對他們非常不滿,就想提拔改革派人物。包括政治局常委喬石,還有政治局常委李瑞環,都是鄧小平非常看重的改革派人物。甚至還差點動了念頭,讓趙紫陽複出來主政,當然受到了其他政治老人的反對。


江落石出的傳在當時之所以沒有成功,一方面是其他的政治老人有反對,像陳雲,李先念等人。另外,鄧小平在南巡之後就病倒了,身體不好,可以說是有心殺敵,無力回天,沒有辦法再換人了。曾經他在歷史上換了幾次最高領導人,包括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都被他先後換下去,現在想再次換人卻已經病倒了,88歲高齡,一病倒就很難起來。所以江澤民逃過一劫!


江澤民不僅逃過一劫,後來還報復報復喬石。再後來鄧小平去世之後,江澤民故意搞了一個70歲年齡劃線,說要退休,這樣一搞就把喬石弄得要退休了。他不僅把喬石排擠出局,後來又把劃線進一步下調,調到了七上八下,以68歲爲限,就把另一個政治局常委,他的心腹大患,政敵李瑞環給排擠出局。


所以汪洋很顯然吸取了這個教訓。江落石出沒有成功,所以海河之爭,一號休息,大海領軍也未必能夠成功。汪洋掂量了一下之後,顯然是吸取了歷史教訓。而汪洋這樣做的也是以退爲進,給自己留一條後路。因爲汪洋比習近平小兩歲,又是以形象清新,以改革派著稱,在18大本來就應該入常,但是受到了保守派政治老人江澤民和李鵬的聯手阻止,說他和李源潮都是改革派,同情八九六四等等,阻止他們入場。而到了19大,阻止不住了。李源潮被阻止住了,但是汪洋開始入常了,入常之後給了一個虛職——政協主席,讓習近平方面也覺得放心。


但是汪洋在去年這一招以退爲進,實際上讓習近平對他感恩頂禮。前不久開兩會,可以看到習近平對汪洋和李克強的態度完全不一樣。首先是他們的發言不一樣,汪洋作的政府報告9000多字,有25次提到習近平的名字。而李克強作的政府工作報告將近2萬字,比汪洋的報告長了一倍,但是提習近平的名字只提了13次,少了一半。這是一個區別!還有一個區別就是汪洋在政協閉幕式上講“學習”這個詞講了20多次,學習就是學習近平,因爲習家軍正在推廣一個“學習強國”的軟件,強推給全國。用學習來暗示擁戴習近平,所以習近平對汪洋非常滿意,對李克強不滿。在這次兩會上可以看到,當李克強講話,習近平是心不在焉,氣呼呼的樣子,報告隨便翻幾下,也不鼓掌,只是在最後的時候略略鼓掌,順便彭一下掌,也不跟李克強交談。但是跟汪洋就不一樣,當汪洋講20次“學習”的時候,習近平面露微笑,非常滿意,而且不斷的跟著大家一起鼓掌,最後還跟汪洋熱烈握手。而且在兩會中,中間在互動的時候也跟汪洋有很多交談。


所以看上去,海河之爭已經告一段落了,新的權力鬥爭是習李之爭,但是這在目前還不能夠嚴格定義爲權力鬥爭。應該說,首先呈現的是經濟路線上之爭,就是以習近平王滬寧爲首一套極左路線,黨管經濟,以爲靠黨領導一切的這條路線。而李克強堅持的是市場經濟這條路線!所以是經濟上的兩條路線鬥爭。但是到了一定時候,就有可能上升爲政治上的兩條路線鬥爭,就是極左路線跟改革開放路線的鬥爭。因爲像美國方面已經講了,暗示中美之間是制度多爭。而副總統彭斯在講話中也講到,希望中共回到改革開放路線。還不是說要你進入民主憲政,只是要你回到鄧小平所開創的改革開放路線。這就暗示了現在的這條路線是倒行逆施,走回頭路,不進反退,回到文革和毛時代。所以,政治上的鬥爭也可能浮出水面,那就是極左和改革開放這兩條路線。而且激化到一定程度,不排除會上升爲權力鬥爭。習李之間的權力鬥爭!


今天就大致想到這裏。相關的文字和音頻會發佈在陳破空會員網站,歡迎大家訂閱。另外因爲今年是八九六四30週年,所以會採訪一些當年的六四親歷者,或者是八九民運的風雲人物。剛剛在另外一個頻道《陳破空風雲劇場》上放了一段視頻,是採訪安徽民運人士張林。他曾經多次坐牢,長達16年。16年煉獄沒有磨滅他的意志,而是使他更加高舉自由的火炬。歡迎大家前往收看收聽!


今天就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