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电台采访陳破空和胡平:《客观评价习近平》为何广为流传

近日,一篇由匿名人士“方舟與中國”發表的4萬字長文《客觀評價習近平》引發輿論關注。該文針砭習近平大搞個人崇拜,其內政和外交政策諸多錯誤,將以失敗告終。有評論認為,中共內部有人借北京冬奧發出不滿習近平的聲音。


署名“方舟與中國”人士近日在海外留園網發表《客觀評價習近平》4萬字長文,批評習近平的性格、用人和內政,虛偽、極權、浮誇風,反令自身陷入“捧殺”風險。文中預言,2022年習近平即便保住權位,但在2027年也將面臨全面破敗。


文中舉例習出訪吊書袋,臣子阿諛、幕僚“彷彿集體陷入了魔怔”,官媒還做成“習大大的書單”,習草率地“冒充文人”、團隊魯莽修補主子的短板,創造脫離現實的形象,成為世界的笑柄。


文中指出,習以反貪腐打掉政敵,權力前所未有地集中,卻陷於深刻不安和自我缺失;喊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口號,塑造自身為曠世英主;對內政策,仿效薄熙來的唱紅打黑;樹立權威上,仿效毛澤東的個人崇拜;外交上仿效江澤民的文化氣質,實際上他卻缺乏這些領袖氣質,在歷任領導人中言辭最空洞、自我標榜假大空;取消任期制以具備自己長期執政條件,問題在於他並不具備服眾的特質。


冒充文人、假大空、煽動偽民粹、偽裝成強人、人權開倒車


文中提到,為鞏固權威,習讓幕僚為其編寫習思想,納入黨章、寫進憲法、編進教科書。在“大國崛起”的論調下,喉舌們掀起“厲害了我的國”宣傳活動,浮誇習帶領中國步入強國,濫用輿論曝露習的匱乏和無能。習當政這十年,是網絡水軍最洶湧的時期。他執政的缺漏太多,只能依靠這種偏方來彌補。


內政方面,習重塑權威、君威,宣稱“淨化中國”,強拆十字架、滅佛、去伊斯蘭運動,大搞宗教中國化,欲從文化上統一中國;給社會管控層層加碼,收緊人民的權利;大肆抓捕維權律師、記者、異議人士。在打擊人權上,抓捕維權人士的數字超越了江、胡兩屆領袖之和。


經濟方面,習從青少年、民企、商業寡頭“三位一體”下手;整治所謂不良、反動和低俗信息,雙減、壓制教培、娛樂業,以操控青少年精神層面;借整頓市場對民企全行業下死手,抓捕企業家,收緊經營許可、打擊金融寡頭,畫餅充飢以“共同富裕”、“第三次分配”為口號,向資本家宣戰,集中共產、創建新國企制度;強調“紅色血脈”、打造紅色貴族,成為全民夢魘。


外交方面,文中提及,習創造“一帶一路”虛浮概念,拉攏第三世界,不依循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規定開放市場,反而加強經濟封閉,引髮美國聯合世界主要經濟體對中貿易隔離,美中貿易戰演變成經濟冷戰。中國瘟疫爆發,習近平與世界對抗表現成意氣之爭,為撇清責任、轉移鬥爭對象,以民族主義作武器,西方要求對病毒溯源令習感到空前威脅。習將中國推向制度性競爭,是毛澤東以來最惡劣的外交時期,煽動“偽民粹”、搞二次集權,加上發動軍事威懾南海、台海,最終導致中國在國際被斷鍊、孤立。


文中指出,習近平並不是一個政治強人,至少與莫迪和普京相比,他的強硬更像一種偽裝。


文章還指出,習近平帶有天生吸血的特質,採用著高支出的治國模式,並任性地把國家當作供血機器;一旦有需要,他就會向社會抽血。他把創造力都用在了發明政策上,而這些政策只是為了變相地收割財富。


自我偏執活在反差時空專制獨裁袁世凱翻版


文末以“破滅的金縷衣”、“潰敗的蟻穴”、“絕對不忠誠”等面向分析習近平的危機,指出習思想守舊陳腐,越來越傾向朝鮮和伊朗的環境,希望建立封閉和愚昧的社會以消除批評,完全不符合當下時空背景,其政治氣數已到強弩之末。但他利用監控手段去管控黨內高層,其優勢在於黨群太弱,否則早被元老們罷黜。


文中指出,中共黨內已很難制約習近平,不過他卻免不了敗於自己之手,讓他堅持至今的是性格上的執拗和失去退路的無奈。2022 年將會是他最大轉折點,即便他能用某種魔術式的手段獲得連任,也會面臨滿途荊棘,並在2027 年前迎來全面的破敗。


旅美時事評論員陳破空認為,這篇文章的特點在對習時代的否定、對習思想的不認同,習掌握行政權力、中宣部、中辦、軍隊、武警,強行一黨專制獨裁,犯下兩個顛覆性的錯誤。


文章出現時間點在冬奧、二十大前反映黨內不滿聲浪


陳破空說,“習不僅經濟上顛覆鄧小平,反改革開放;政治上也顛覆鄧小平,就是取消領導人任期,搞終身製,在體制內外引發一片反對之聲。所以習在玩火冒險,對世界和平、對百年大黨造成威脅。這文章可說是對習不滿的總爆發。”


為何此文出現在這個時間點?陳破空分析,人民和黨內不滿習強行舉辦冬奧,砸重金血本無歸,在二十大換屆之前多數民意、黨意希望他下來,他卻強行擺出非連任不可的情緒,激發人民忍無可忍、黨內高層激烈鬥爭。


陳破空說:“你看北京冬奧會主席台上的表現,李克強和習近平正眼根本不互相看一眼。習近平唱國歌看國旗時,李克強根本不看國旗方向,只平視前方,找出的都是公開分裂的鏡頭。”


現居美國的《北京之春》雜誌榮譽主編胡平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指出,“方舟與中國”這篇文章對習近平提出全方位嚴厲批評,揭示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在今天中共體制內、黨內,對習近平不滿的大有人在。


胡平說:“文章廣泛流傳,也說明很多人有相同看法。問題是中國現在體制之下,包括黨內也沒有自由表達的空間,很多人想換個人做做看,沒有先例,你很難想像二十大上有代表提出我們不選習當總書記,我們提名誰誰誰,很多人就贊成、投票,這不可能嘛。他根本不准你有不同意見。”


胡平提到,共產黨高層以權勢壓人,一月份中紀委頒發一個工作條例“兩個維護”,說到底就是維護習近平政權:“中紀委專幹這事,把習思想寫進黨章、寫進憲法,要反習就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反國家,用這個壓你。”


十年前扳倒薄熙來奠定執政基礎執政無能以反腐清除異己


胡平說,習近平實施極權專制,連在官媒、黨媒都不允許有異議。習不像毛鄧,他又不是打天下出身的,本來沒有自己班底,又整很多人,顯然樹敵很多。胡平研判,這是中國境內的人寫的文章。


胡平提到,“就在十年前的今天,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進了成都美國領事館,這是很偶然的事。但因王立軍的事把當時不可一世的薄熙來拉下馬,順道周永康也被拉下馬,一個連一個,這樣習近平一上台就打倒這麼有影響力、地位這麼高的人物,樹立他殺人立威,提供習反腐敗一個切入點。”


胡平說,習靠反腐清除異己、強化個人權力,如果沒有王立軍,整個反腐大戲連場都開不了,習自此奠定執政基礎。


胡平認為,這篇文章還是站在體制內立場,一般人比較容易接受;如果提反體制就有很多人會害怕,可說這文章所表達的想法有相當大的代表性。如果文章釋放出的能量引發黨內把習趕下台,也可能引起黨內另一波要求政治改革、自由化的潮流。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夏小華台北報導 責編許書婷、何平 網編瑞哲

Recent Posts

See All

距离中共二十大召开一个月之际,9月中旬,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办)发布《规定》,题为《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规定》。鉴于中办主任丁薛祥是习近平亲信、心腹、大秘,由中办发布的《规定》,几乎就代表习近平的意思,目的是瞄准他的党内政敌,意图打破“七上八下”的党内规矩,排斥异己而任人唯亲,让习家军一派独大、习近平一人独裁。 然而,细读这份《规定》,却令人困惑,从字面上看,仿佛是为习近平量身定做,准确而言,仿佛

八月底,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宣布:二十大将于10月16日举行。在此之前,10月9日,将依例召开七中全会。举世瞩目的中共高层换届由此进入倒计时。习近平连任与否、以何种方式连任?以及政治局常委会如何重组?这两桩,仍是高层斗争与权力交易的重中之重。这段时间,各派讨价还价,幕后紧锣密鼓。 外国媒体如《纽约时报》等,多认为习近平将打破中共制度,进入第三任,即连任。除了外媒自己的消息和情报来源之外,它们也刻舟

北戴河会议后,中共逼近二十大,习近平是否连任,高层权力如何重组,成为海内外瞩目的焦点。鉴于中共政治不透明,流于黑箱操作、幕后斗争、台下交易,虽传言四起,外界仍难确切掌握其结果。但无论习近平连任与否,对他来说,以下结论几乎都成立。 连任不受欢迎,不连任受各界期待。习近平执政十年,治国理政一地鸡毛,内政外交一塌糊涂,国内怨声载道,国际不受待见。自毛泽东死亡之后,还没有一个中共领导人遭到如此广泛的反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