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电台采访陳破空:如何评价2020年央视春晚?

每逢新春佳节,全家人围在一起看央视春晚是千万中国人除夕夜里的一大消遣。但近年来,不少人觉得春晚节目的官味越来越浓,娱乐气氛正被政治宣传所替代,那么今年是否又是如此呢?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邀请了加拿大独立媒体人黄河边,以及政治评论人士陈破空,对今年春晚进行了点评。


北京冬奥会前: 日本国会通过决议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令人尴尬的节目:春晚相声粤语元素引起的非议

美议员敦促美国冬奥会官员保护敢于直言的美国运动员

记者:黄河边先生,不少人觉得今年春晚的政治色彩似乎没有前几年那么浓了,那么您对今年央视春晚的总体感觉如何?


黄河边:我发现与去年相比,今年春晚的政治意味确实稍微淡了些,可以说是刻意地淡了一些。但整场晚会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杯白开水,没有任何娱乐价值,充满了用艺术表现的一种说教。


此外,我感觉原先的“流量明星”这次基本都没受到邀请,请了一大堆新人。或多或少还有一些老艺术家出现,但他们都出现在比较次要的场合,比如说在开头和结尾以群演的方式出现。


记者:陈破空先生,您的看法呢?


陈破空:我倒没有仔细比较近两年春晚的政治化色彩,但我还是感觉今年春晚的政治化仍然很重,只是它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了而已。


今年春晚呈现出政治化、北方化、非港台化等三个特点。比如在政治化方面,春晚把唐朝与当今连通演绎,把戏剧拿来唱政治。在名为《生生不息梨园情》的戏曲节目中,唱到了“李世民登龙位万众欢呼”,这是在暗示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登龙位或是要连任。

另一个特点就是北方化。今年的小品和相声节目做了一个处理,就是不再针砭时弊,不再抨击社会不良现象,而是谈点家庭琐事、父与子或抗疫期间夫妻吵架领导相劝之类的事,相声就讲讲方言,这些地方的确没有政治化,但非政治化的目的就是减少以往语言类节目抨击社会阴暗面的功能,这实际上是另一种政治化。


还有一点就是非港台化。往年春晚的一大看点就是港台明星登场,散发出一股来自自由世界的华贵气息,有一种浪漫的辉煌,但是港台人士似乎也不需要登场了。


记者:黄先生,刚才陈先生提到了河南豫剧院院长李树建在春晚上演绎了《金水桥》选段,唱到“李世民登龙位万民称颂”,被人吐槽“低级红”。您对此怎么看?


黄河边:我可能忽略了他提到的这个节目,因为我并没有全神贯注地看了四个多小时。不过,我倒是对相声节目有个感觉,比如姜昆表演的《欢乐方言》,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内容抄袭了加拿大籍相声演员“大山”,也就是他徒弟的作品。


大山其实已经在自己的段子中谈到了广东话的一些有趣之处,在油管平台上都能搜到。如此重金打造的春晚居然把姜昆徒弟的段子大篇幅地搬上了自己的节目,我觉得这本身就不是件非常严肃和严谨的事情。


记者:陈先生,黄先生刚才提到了《欢乐方言》这个节目,很多人觉得是在炒冷饭。您怎么看?


陈破空:这属于抄袭、剽窃、盗版。特别是姜昆作为长辈,如果抄袭徒弟大山的节目,的确不应该,哪怕你只抄袭了三分之一而已。


这说明姜昆已经江郎才尽、黔驴技穷了。他刚出道时的作品是非常优秀的,都是跟改革开放的气息相符的。就像他1979年的成名作《如此照相》,对文革和毛泽东时代的讽刺非常辛辣,让人感觉很逼真,那简直是中国喜剧的一座高峰。


随着中国民主运动在六四事件中被镇压,社会气氛发生了变化,姜昆的才华似乎逐渐消失了,如今他已经无法有所表现了。


记者:黄先生,台湾歌手萧敬腾当晚与大陆和港澳歌手合唱《黄河长江》。他还在日前对央视表示,相信很多台湾人会想念家乡,希望大家听到这首歌后一定要“回家看看”,引发台湾人热议。您怎么看待台湾艺人借大陆平台含蓄促统的做法?


黄河边:这应该是当局以往的惯用手法,只是手法的粗糙程度不同罢了。今年春晚确实塞入了一些台湾元素,无非就是来表达一下北京当局的某些立场,让大陆观众关注到台湾人对于台海关系持有的一种态度。我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必要,但他们往往会借台湾艺人的口说出一些中国政府想要说的话。


记者:黄先生,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现身今年春晚,用中文向观众拜年,还预祝北京冬奥会顺利举行。彭帅事件发生后,很多人认为国际奥委会已经成为中共帮凶,您又如何看待巴赫现身春晚一事?


黄河边:他出镜的时间不长,主要是在配合北京冬奥会的宣传工作,让人们了解到国际社会对于中国举办冬奥的一种基本态度。另外,春晚主办方在文艺作品当中其实也提到了一些关于冬奥的内容。


记者:陈破空先生,您对此怎么看?


陈破空: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一方面主办方借此将春晚政治化,另一方面宣传北京冬奥,邀请国际奥委会主席表达中国仍在国际化的立场,继续愚弄中国民众,让他们觉得连国际奥委会主席都来为中国站台,真的很了不起。


其实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目前已经声名狼藉了,尤其是他违背了自己的诺言。他此前表示曾两度与彭帅视频通话,却没有发布这些视频,只发了照片,这本来就很可疑。他还曾表示会在一月约彭帅一起吃饭,一月已经过了,但他也没有发声,所以巴赫现身春晚也就是为了愚弄一下中国老百姓,而在国际舆论中,他已经有点臭名昭著了。


记者:谢谢二位参与讨论。


记者:家傲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