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戰慕尼黑,最高外交官出洋相。毛澤東秘書走了,留下驚世遺言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17日星期日。

中國有個成語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是來自春秋戰國韓非子的記載。韓非子在他的著作中記載道,有一個楚國人在街上兜售他的矛和盾,就是長矛和盾牌。這個人自我吹噓,說他的長矛是世界上最鋒利的,無堅不克,任何盾牌都可以刺穿。然後他又吹噓他的盾牌是世界上最堅實,最厚實的,沒有什麼武器,沒有什麼長矛可以刺穿它。結果就有一個人就跟他說: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如何?意思是用自己的長矛刺自己的盾牌,怎麼樣?那個人立即瞠目結舌,啞口無言。

這個成語說的就是自相矛盾,不能自圓其說,或者是說過了頭,露了馬腳。這個成語已經在中國流傳了數千年,現在有一個中共的最高外交官在國際舞台上就上演了這麼一齣尷尬劇,或者說醜劇。

德國城市慕尼克舉辦了一個慕尼克安全會議,這是慕尼克安全會議的第55期。這個安全會議本是討論世界的安全秩序和法律問題,通常各國的政要,專家,學者,外交官會出席,這一次是第55屆。美國副總統彭斯,德國總理默克爾和中國主持外交事務的最高官員,政治局委員兼國務委員楊潔篪出席。在這次會議上,楊潔篪就鬧出了一齣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戲劇。

先是他跟美國副總統彭斯交鋒。彭斯在批評中共方面方的同時,舉到了華爲,貿易,軍事這些各方面的國際安全領域。尤其在貿易和華爲問題上他直接批評中共,說中共的國家安全法,國家情報法要求企業要爲政府和國家提供情報,搜集敏感訊息等等,所以華爲公司給世界各國帶來的安全危害是顯而易見。還有在貿易上,批評中共搞市場准入,大規模盜版盜竊知識產權,竊取商業機密等等。結果楊潔篪在回應中顧左右而言他,他不說中國的國家情報法,只說中國政府沒有要求企業提供安全後門和商業機密。說到貿易問題他就說反對孤立主和多邊主義,他還說歷史證明只有多邊主義才能夠讓各國實現什麼繁榮,現今社會中最缺乏的就是多邊主義。這是他回應彭斯的話!

結果接下來,德國總理默克爾總理說了一番話:任何裁軍協議不能只是在美國,歐洲和羅斯之間,應該把中國納入進來。就是說未來的軍事的軍備,裁軍協議都應該有中國參與。楊潔篪就回應德國總理默克爾的話,說:中國反對任何中導條約多變化,反對任何把中國拉進軍備控制的多邊機制!他剛給彭師說了最缺乏的多邊主義,馬上又對德國總理默克爾說反對多邊主義。這恰恰就構成了自相矛盾,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其實要是彭斯和默克爾稍微不客氣一點,可以直接的問他,比如默克爾就可以直接問他:你反對在軍控談判或者中導條約中多邊主義多邊化,但你剛才不是對美國副總統說,現代社會最缺少的是多邊主義嗎?同樣道理,彭斯也可以質問他:你剛才說堅決反對多邊主義多邊機制,怎麼你在貿易方面就談多邊主義了?這種自相矛盾是顯而易見的,但是中共的這位外交官卻沒有意識到這種自相矛盾,可以說任何有一點起碼的教育程度,都聽得出楊潔篪所說的多邊主義和反對多邊主義之間的矛盾,就在同一個會場上出現了自相矛盾。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楊潔篪是中共現在的最高外交官,曾經當過外交部副部長,外交部部長,還當過駐美大使,國務委員等等,最後升到了政治局委員,主管外交事務的這麼一個高官地位。結果就是這個水平!其實說起來,楊潔篪的水平了稍微查一下,也沒有什麼不得了。文革前他考上上海外國語學院,算是真考上了。但是文革一開始,沒讀完就輟學了。文革之後,他逐漸從外交系統往上升,開始當翻譯,曾經給美國前總統老布殊當過翻譯,所以被說成他跟老布殊家族有某種個人關係。老布殊管叫他Tiger Yang(老虎楊),因爲他是屬虎的,同時讓他名字楊潔篪的篪字裏面有個老虎的虎字,所以叫老虎楊。後來老布殊的兒子小布殊出任總統的時候,當時中美關係開始比較緊張,江澤民爲了搞好中美關係,就特別把楊潔篪任命爲駐美國大使,聲稱被布殊家族有關係,有淵源。

這個楊潔篪身上背了一個博士學位,但是一查又是一個假學歷,又是一個所謂在職研究生。在2004年的時候,這個人當外交部副部長,隨後還健康不佳,做了個心臟搭橋手術。但是卻在2006年獲得了所謂南京大學歷史學的博士學位,在職研究生。當外交部副部長,又做心臟手術,這麼忙居然得了一個博士學位。所以這個學位就跟其他中共高官一樣,都是有水份,摻假,假學歷。今天的中共政治局委員也即,政治局常委也好,其實多數都是背著一個假學歷。如果在民主社會,這樣的假學歷是一戳就穿,甚至會導致競選和出任公職受到阻礙,甚至會受到調查。所以楊潔篪也就是這個水平,說的好聽點是非常平庸,沒有什麼特長,從口才,知識,能力方面沒有什麼特長。說得不好聽一點就是完全不夠格,不合格。不管是駐美國大使,外交部副部長,外交部部長,還是今天的什麼政治局委員主管外交關係,都是完全不合格。所以在慕尼克安全會議上鬧出這麼一齣自相矛盾,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尷尬劇,這麼一齣醜劇,出了這麼一個大洋相的話,足見中共高官的水平如何了!

最近有一位名人去世了,他就是李銳。李銳是誰?是前中共主席毛澤東的一個秘書之一,是工業秘書,不是政治秘書。李銳在101歲的高齡在北京去世,這位被稱爲中共內部的反對派其實他的一生非常坎坷。他在延安整風時期就坐過牢,當時被誤打成所謂特務,關押一年之後才被放出來。後來到了1959年,毛澤東搞大躍進,大煉鋼鐵,以鋼爲鋼的時候,當時彭德懷出來反對毛澤東。實際上在毛澤東的秘書中,李銳也質疑毛澤東的路線,說以鋼爲鋼大躍進造成民間饑荒等等,提出批評。結果毛澤東把他打入冷宮,先是關押起來,後來送到北大荒去勞改,遭遇饑荒的時候幾乎餓死。之後文化大革命開始,李銳先生第三次落難,被投入秦城監獄,一關就是8年。到文革結束,毛澤東死亡,中共內部當時的中組部長胡耀邦主持一些對老幹部的平反,李銳也獲得了平反,出來之後出任過中央組織部的副部長,中顧委的委員。

他以思想開明著稱,跟胡耀邦,習仲勳這些開明官員的關係很好。因爲他跟習仲勳關係很好,因此他實際上對習近平的仕途也有幫助。比如說習近平在升任廈門市副市長的時候,就是由李銳作爲中組部副部長作的安排。因爲習仲勳是堅持改革開放,思想開明,是對過去有所反思的,因此他對習仲勳的兒子有所幫助。但他沒想到這個習仲勳的兒子後來的情況,後來習近平升任了浙江省委書記的時候,李銳曾經去看望他,他對習近平語重心長的說:現在你的地位也不一般了,應該有一些積極的表現了,所以可以向上面提出你的一些個人意見了。結果習近平的回答是:你是可以打擦邊球,我哪敢!就是習近平在地方主政,戰戰兢兢,謹小慎微,不敢越雷池一步,目的還是爲了高升,瞄准了中南海的高位。這是他對李銳的一個回答,但是李銳是有恩於他的,這毫無疑問。

1989年中共鄧小平搞大屠殺,大屠殺前後他都持反對態度。他認爲不要搞戒嚴,不要對學生動手。就是他在中共內部明確的一個表態,因此受到鄧小平和李鵬等人的記恨,非常仇恨他,認爲他是跟趙紫陽這一派開明派站在一起。中共大屠殺之後,李銳當然非常憤怒,在內部批評和譴責中共,譴責鄧小平。結果他就被開除黨籍,受到了很罕見的處理。當時中共的高官中,被開除黨籍的只有少數幾個,李銳就是其中之一,處於退休狀態。之後他成了中共黨內一個名副其實的反對派,經常對中共的政策發出批評,而且希望中國向民主憲政的方向過渡。他後來寫回憶錄,回憶毛澤東時代,痛批毛澤東,揭露毛澤東的各種獨斷專行,錯誤思想和各種醜聞等等。最近幾十年他就是這麼度過的,在一個批評和反對的聲音中度過,他可以說是是中共黨內少數留存的良心人物之一。

在去年他患病住院,101歲高齡。中共的頑固派有可能盼著他早死,但可惜的是他的生命力非常堅強,挺過了三次破壞,挺過了那麼多牢獄之災,挺過了大饑荒。而且他活到這麼高齡,見證了中共的這麼多高官都走了,都死了,都沒有活到他這個年齡。鄧小平就是活了個93歲,號稱要安度晚年,也就是93歲,毛澤東也就是83歲,所以相比起來,李銳比他們的生命力強健多了。

李銳在去年住院之後,留下了一些著名的語言,可以說流傳甚廣。其中一句就是他對習近平的評價,對中共現任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的評價。他在病床上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他說了一句話:沒想到他文化水平那麼低,你們知道吧?他小學程度!他說習近平只有小學程度,深感失望。然後美國之音記者問他:能不能對習近平提一些忠告?他沉默半響,然後說了一句話:他現在也聽不進別人的忠告,我也無能爲力!就是他提不出什麼忠告,習近平也聽不進別人的忠告。結果他這番話不脛而走,成了他一生中或者臨終前留下的最有名的遺言之一。

李銳的女兒李南央在美國的三藩市居住。李南央發佈訃文,說他父親的後事不開追悼會,不蓋黨旗,不進八寶山。按道理說,李銳作爲中共的高官,官至中顧委委員,中組部副部長,中央委員,毛澤東秘書的地位,按照中共的所謂待遇,去世之後最少要進八寶山,要蓋黨旗,要舉行追悼會。但是他的女兒明確表示,這三樣,三不!不開追悼會,不蓋黨旗,不進八寶山,表示跟共產黨的決裂!我想這應該說也是李銳臨終的一個願望,跟中共決裂的一個願望。

李南央爲什麼會在三藩市,實際上跟四屠殺有關。六四屠殺之後,李銳就對他女兒講:這個國家算完了,這個國家沒有希望了。有可能的話,你就帶著你的女兒離開這個國家,遠走高飛吧。這大概就是後來他女兒旅居美國的原因!事實上類似的話習仲勳也講過,習仲勳在文革結束,飽經了16年的勞改和牢獄之災之後,回來開家庭會議,跟家裏人講:大家都走。他希望大家都出國,留下一個就行了,留下一個習近平。其他兒子如習遠平,兩個女兒齊橋橋,齊安安,都走吧,都遠走高飛,到其他國家去。他最後說了這麼一句話:留在國內恐怕會遭受政治迫害!這是他個人經驗的總結,就是搞不好會遭受政治迫害。所以留下了習近平,而齊橋橋,齊安安,習遠平都加入了其他國家的國籍,移民。有的加入了澳大利亞的國籍,有的加入了加拿大的國籍,雖然在國內也做生意。但習仲勳卻沒想到,他唯一留下的兒子陰錯陽差,因爲各種偶然的因素,最後成了中共的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全家都移民,只剩下這一個兒子在國內做裸官,名副其實的裸官,姐姐弟弟都是外國人,外國戶籍。不知道在中國跟加拿大的衝突中,中國跟澳大利亞的衝突中,究竟習近平的兩個姐姐和一個弟弟究竟站在哪一國的立場上。入籍宣誓的時候究竟效忠於哪個國家,我不得而知。

李銳先生走了,中共的了良心人物走了,留下了遺憾,也留下了很多的名言。據說他走之前每天都寫點紙條,最後留下了一些比較經典的總結。比如他說:任何一個人都會受到四種限制——時代,知識,思想能力,個人品德。我想這是意有所指,他說馬恩列斯毛都不例外,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毛澤東都不例外。第一個是受到時代的局限,第二個是知識的局限,第三個是思想能力的,最後是個人品德。對照下來就意有所指!比如說毛澤東,始終給人的感覺是個土農民,來自於湖南韶山村的一個農民,上山落草爲寇,去蕭山裏,以土匪起家,最後始終是匪性不改,大老粗的作風不改。連江青都看不慣,說毛澤東不刷牙,渾身異味。毛澤東回答江青說:老虎老虎不刷牙照樣吃肉!所以這些生活作風都可以看他出土的要命,匪氣十足,所作所爲也都是這樣,把中國搞得天翻地覆,天怒人怨,千百萬人頭落地。

後來鄧小平的思想局限也可以看的很明確。鄧小平16歲出家搞共產主義革命,曾經到法國短暫待過,一回到中國搞共產主義革命。結果自己到了80多歲,還是抱著他自己年輕時候的那一套。我想鄧小平在年輕時期自己離家出走的時候,他父母未必贊同他的想法,但他依然選擇自己的道路。但是他老年的時候卻不准年輕人選擇年輕人的道路!當時1989年,鄧小平85歲,而呼籲民主,上街遊行示威的學生才20來歲,相差一個甲子,60到65歲。鄧小平卻硬要把他青年時代的那一套東西強加給新的一代。中國有句話說: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數十年。講的就是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理想,每一代的使命,歷史是向前推進的。但是鄧小平這樣的人,由於時代的局限,思想的局限,居然硬要把自己的一套強加給年輕一代。不聽,屠殺!屍積成山血流成渠。在這些照片中,可以看到北京市各個街頭,天安門附近,木樨地,六部口,都是屍橫遍野。六四屠殺據最保守的估計是1萬多人被屠殺,28000多人受傷。無外乎總結的簡單一句話,鄧小平年齡的限制,思想的限制,時代的局限,局限了他對整個國家方向的把握。如果當時鄧小平不是85歲,如果再年輕20歲,再年輕40歲,恐怕想法不一樣。鄧小平當時有一個非常自私的想法,想著安度晚年,不想再折騰了,覺得毛澤東在文化大革命把他自己折騰得非常厲害,他不想再折騰,要抱孫子,要冬眠上海灘,下游北戴河,然後打橋牌,安度晚年,號稱殺20萬人,換20年穩定。非常自私的想法,把個人的自私願望強加給這個國家,把個人年輕時候的東西一成不變,固步自封,然後強加給年輕一代,深深的地扼殺了中國年輕一代追求民主自由的理想和呼聲,而且使無數人倒在血泊之中。

再說今天的習近平,時代,思想的侷限非常明確。工農兵學員,出自於文革,上山下鄉,下鄉知青,後來所謂的在職研究生這些令人可疑的學歷,毛時代的青年時代大隊黨支部書記,還有太子黨,紅二代的痕跡,紈絝子弟的那種風氣,傲慢,自負加自卑等等,混在一起。不光是他,整個中共高層都是這麼一些出身,都是這麼一些上山下鄉的知青,或者是文革中成長起來的這一代人,或者是紅二代等等。總之最後就形成這麼一個作風,八旗子弟,滿清末年的八旗子弟,從他們身上表現得非常明顯。滿口的文革時代的語言,毛時代的語錄朗朗上口,然後那些前後自相矛盾的東西從毛時代一直傳到現在。所以以至於現在任何人想升官,哪怕是被稱爲70後的胡錦濤的兒子胡海峰,想當接班人都得迎合,都得假裝根本就跟文革無關,出生的時候幾乎沒有經歷過文革,也得去重複一些文革的語言,毛時代的語言。什麼批評與自我批評,什麼上山下鄉等等,去迎合上意,迎合習近平。爲什麼?因爲他知道習近平這一代就是這種思想系統。

所以李銳先生總結得非常好。總結的最後是思想能力的局限,我想今天的中共高層沒有幾個有思想能力,有那麼一兩個已經坐了冷板凳。而個人品德就更不用講了,共產黨是無神論,根本就不談品德。無神論什麼意思?就是不怕下地獄,不在乎進不進天堂,所以也就不在乎人生在世的時候幹多少壞事,甚至可能爲了自己的權力和地位,專門幹那些陰損的,厚黑的,不利於民主,不利於國家的事情。就像毛澤東到現在的中共領導人!大概心態都是如此。他們大概覺得古訓是“無毒不丈夫”,只拿出了半句。本來這條古訓是兩句話:無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他們只要半句話,量小非君子不要,只要無毒不丈夫,奉爲至理名言,奉爲他們厚黑學的規律。

所以這就是這麼一個時代。李銳走了,但他留下的語言振聾發聵,總結得很好。而且說到中共的矛盾,回應到開始說的“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其實中共整個執政集團都充滿了矛盾,不只是楊潔篪一個人。楊潔篪只不過是鸚鵡學舌,邯鄲學步的這麼一個平庸的官僚,實際上中共的的整個執政體系,思想體系充滿了自相矛盾。比如說他反對西方的意識形態,整個的反對西方價值觀念,但是他卻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這本身就是西方的,這是一種矛盾。

再一個是在國內的高校中堅決反對,抵制西方價值觀。但是中共的黨和國家領導人卻他們的家屬子女送到西方國家去,接受西方的價值觀教育。包括習近平把他女兒送到美國哈佛大學,接受的是西方的教育。你不可能在哈佛大學抵制西方的普世價值,不可能在那裏來抵制什麼西方的思潮。其他高管都如此,讓那些不能出國的老百姓的子女在中國的高校裏接受所謂中共的洗腦,或者是所謂的土馬克思主義,但是自己的子女卻到國外去接受西方教育,這又是一場矛盾。

中共號稱馬克思主義是他的法寶,是他的最高指導思想。但是如果學生中有成立馬克思主義學會(簡稱馬會),要真正談馬克思主義,談無產階級,談消滅私有制,談消除貧富分化,卻被逮捕,被抓捕,這是近兩年的現實。

所以這種矛盾比比皆是,就包括多邊主義多元化都是一種矛盾。中國在世界舞台上主張所謂多邊主義多元化,在聯合國裏面還號稱民主,但在中國國內卻是一元化,共產黨的一元化領導,東西南北中,黨領導一切,一切都是聽黨指揮。軍隊聽黨指揮,媒體姓黨,國企企業,民營企業,甚至外資企業都要成立黨支部。所以美國和國際社會對他的抵制和批評完全是出於事實,言之有物。不僅他用國家情報法來規定各個企業和個人要配合政府去盜取機密和情報,而且他在各個地方成立的黨支部,包括在華公司成立黨支部,黨領導一切,本身就是爲中共政權服務的。

最後說到底,不管是李銳的命運,還是楊潔篪的話所構成的這麼一個自相矛盾的中國,從滿清到現在中共的統治者到大臣,或者是黨和國家領導人到這些高官,思想境界幾乎沒有變化,完全不了解世界大勢,受到各種各樣時代的,思想的,知識的,個人品德的種種局限。最後他們個人的成功,成了一個民族的失敗。就像毛澤東個人的成功,是站在前無數的累累白骨之上,無數的鮮血之上,千百萬落地的人頭之上的成功。個人的成功是在民族的失敗,這可以說是中華民族莫大的悲劇!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

Recent Posts

See All

美朝峰會出意外!王位爭奪者突然發聲,某人背後設局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28日星期四。 第二次美朝峰會,美國總統川普跟北朝鮮領袖金正恩在越南河內舉行的會談提前結束。說得好聽是提前結束,說得不好聽是談判破裂,但是雙方也都說了一些客氣的話。在28日,預定的正式會談突然在半小時內結束。川普原本在下午4點舉行記者會,結果記者會提前到了兩點,而他跟金正恩的工作午餐也取消。因爲看上去的是金正恩獅子開大口,而美國不能滿足。美國堅持自己的原

金正恩橫行中國,土共沿途進貢。幕後明爭暗鬥,意外走漏行蹤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27日星期三。 第二次美朝首腦峰會正在越南首都河內舉行,美國總統川普和北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先後到達河內。川普照例坐總統座機空軍一號抵達河內,然後下榻在萬豪酒店。北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則繞了個大圈子,他坐火車經過大半個中國,然後在中越邊境換汽車到達河內,他住在Melia Hanoi(美麗雅)酒店。 金正恩這次穿越大半個中國非常有名堂。中國的媒體在表面上看來是借金

注意:接班人即將上升到省委!習胡兩家的如意算盤,一直打到2032年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26日星期二。 在中共官場,有一個人又要升官了,從市級官員即將升爲省級官員。因爲這個人很特別,所以格外引人矚目。這個人的名字叫胡海峰,是前總書記胡錦濤的兒子。 這個人的升官過程路線圖基本上很清楚,從市級到省級,將來到中央級。他的升官過程可以總結爲六個關鍵字,就是報答,避禍,報復,升官,造假,接班。 什麼叫報答?這個胡海峰原先是經商,在清華大學當一些公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