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爲起訴美國,把美中推向制度對決!谷歌何時起訴中國?川習會懸了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9日星期六。

中國華爲公司起訴美國政府,這件事情鬧得沸沸揚揚。華爲公司是在中國深圳的華爲公司的總部宣佈起訴的,在宣佈起訴的時候,華爲公司的這些高管,什麼輪值董事長等人站成一排,神色倉皇。他們的背後站了一些金髮碧眼的白皮膚的洋人美國人,按照中國左派網民的說法就是他們的美爹。這些人是誰?是他們請的美國律師。

華爲的起訴書起訴什麼?他起訴美國政府違憲,侵犯了他們的憲法權利,然後其中洋洋灑灑地提到了七大條違憲,在起訴書中完全是引用美國的法律,美國的憲法等等。他針對的是在去年美國通過的一個2019年度財政撥款法案,,這條法案先是由參議院和眾議院通過,後來美國總統川普簽字成爲法案。其中涉及到華爲的條款有一條,就說要求美國政府不得採購,租用和使用華爲和中興的產品。這就是華爲起訴的來源!

其實參議院和衆議院遞交給美國總統簽署的版本已經作了妥協。因爲在這之前,本來參議院的版本要求完全限制中國的中興產品,不能給他提供美國的晶片。但是由於美國總統以重罰,改變管理層和監管的方式放了中興一條生路,中興繼續可以進口美國的晶片,並維持他的運作。因此參議院的版本和衆議院的版本作了個綜合,在這方面沒有提出更嚴格的禁令,僅僅是說美國的政府機構不得使用,租賃和採購華爲和中興的產品

現在華爲年開始起訴,說這個法案包括從議會到政府,整體來說美國政府違憲。其中有七大條,前兩條是說美說立法立法機構可能濫用權力,還動不動起用美國憲法之父的語錄,如咸美頓,麥迪遜等美國的憲法先賢。這些憲法先賢在中共都號稱是屬於資產階級的代表人物,是要批倒批自的西方思想,現在他們把這些西方思想家拿起來爲他們辯護。然後其中又說道,除了立法院可能違法之外,又說沒有經過聽證會,沒有經過法院的判決,就認定華爲的產品不能使用,然後又指名道姓把華爲單一排除在外等等。一路下來,最後得出一個結論,就是認爲美國2019年度的財政預算法案在針對華爲的部分有三條違憲。

第一條違憲是未經判決,就已經剝奪了公民的憲法權利。不知道爲什麼華爲公司在這裏自稱爲公民,這連本人我都不懂。第二條是違背了正當程序條款和歸屬條款,這些都是美國的憲法條款。因爲這裏面有提到說,美國國會和政府行政當局都把華爲跟中國政府的關係聯繫起來,作爲一個禁止華爲的理由,認爲華爲跟中國政府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然後給美國帶來安全隱患等等,所以找一個理由來禁止華爲的產品。

因此華爲起訴了。不僅起訴了,而且還請了美國的七大律師,就是站在他們背後的“美爹”。而這七大律師都是很著名的律師,都是鼎鼎有名的大律師,個個都學歷很高,是法學博士。而且很多還開了幾十年非常知名的律師事務所,有的擔任過大法官的助理等等。這顯然是華潤公司不惜重金聘請來的美國律師!就是要用美國的法院,美國的憲法,聘美國的律師來跟美國政府打官司,控告美國政府。這是華爲的作爲!

當然這些美國律師不會像中國律師那樣,這些美國律師既然被華爲聘用了,他們會傾力爲客戶(華爲)去打這場官司。這些美國律師既不像中國律師那樣受黨的領導,也不會像在中國這樣受黨的打壓,也不會像中國的維權律師那樣動不動被抓捕,關押,失蹤,酷刑。709律師案不會在美國發生!這些律師確實會實實在在的幫華爲打官司,他們不會站在美國一邊,也不會站在美國國家利益一邊。他們就是作爲一個獨立的人,一名專業律師,這些律師只要被客戶聘用,不管是美國的公司,美國的公民,還是外國的公司,外國的公民,他們都會全力以赴的爲他們的客戶去打官司。因爲這是一種職業精神,這是一個民主和法治國家的律師行業的職業精神!所以華爲就請了美國律師,沒有請中國律師。按照中國左派網民的說法,就是崇洋媚外,跪舔之類的,再難聽的字眼也用得上。

華爲打這場官司,是由他們設在美國德克薩斯州的總部向德克薩斯州的聯邦法院提交訴狀,控制美國政府,說美國政府違憲。這場官司空間結果會怎麼樣?先不說打不打得贏,就是華爲這種行爲方式,就引起了國內外中國人的議論紛紛,甚至是沸騰。因爲中國公司華爲控告美國政府,現在就有人興奮了。很多網民很興奮,說這下好了,美國的這些公司也可以控告中國政府了。比如谷歌公司,推特,臉書,油管,維基,思科,微軟等等,都可以去控制中國政府了,告他限制他們進入中國市場!美國還沒有限制華爲進入美國市場,只是說政府方面不採購他們的產品,還不說是民間不採購,他們就鬧起來了。而中共是把谷歌,臉書,推特等公司完全拒之於境外,而且連中共自己的法律都不能夠自圓其說,無法解釋,中國也沒有這樣的法律條款說必須禁止他們。所以很多網民就認爲,這下子久旱的禾苗盼雨露終於來了,谷歌推特臉書也能進來了!這是網民的一個想法,認爲應該對等。

當然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因爲按照中共所制定的惡法,外國公司根本就不能起訴中國政府,只能起訴地方政府或企業。再者,外國公司在中國打官司的經驗已經有了。就好像福建的晉華公司盜竊美國美光公司的半導體知識產權和技術機密,結果中國開庭反而判美國敗訴。後來美國方面一怒之下,禁止美國給晉華公司輸送半導體,以至於這家中共資助了57美元成立起來的福建晉華半導體公司在頃刻之間癱瘓。而這家晉華公司也是參與監控中國人民的天網工程天眼工程的一部分。所以在中國,這種情況很顯然。

還有網友開了個玩笑。有記者問中國政府的官員:現在中國的華爲公司起訴美國政府了,那美國的谷歌公司是不是也可以起訴中國政府?中國官員回答道:當然,歡迎來起訴!不久後,谷歌真的去起訴了,而且到北京去起訴。結果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不久之後,在中央電視台就看到了谷歌的CEO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開始電視認罪。已經從原告變成被告,成了犯人!

華爲公司起訴美國,帶來的是是一個思考。就是美國的法律可以讓本國公司和本國公民起訴政府,而且可以讓外國公司和外國公民起訴政府。而同樣的事情,在中國根本不可能。這就說明兩個國家形成了法律的對照,美國的是良法,中共的是惡法。中共的惡法不僅限制了本國公司和公民的權利,而且限制了外國公司和公民的權利。而美國的良法則保障了本國公司和公民的權利,也保障了外國公司和公民的權利。至少訴訟程序是這樣的。所以這個過程就是,由於制度不對待,中共不僅是原先單方面對美國搞經濟入侵,現在又單方面對美國搞司法入侵,法治入侵。那麼接下來的過程就是只能說中國會發展越來越多的惡法!因爲他嘗到了甜頭,認爲你要是拿我中國的法律在中國的土地上,利用中國的法院和中國的律師來打官司,門都沒有,勝訴的可能性是零。甚至連開展都開展不了,光黑社會就能把你搞定。但是我中國的公司卻可以拿美國的法律,美國的律師,美國的憲法來說事,來打官司!

所以這就促使美國來思考。美國的法律是不可能改變的,200多年的民主法治國家只會越來越好,他不可能走倒退路。美國不可能學中共,把美國的法律也搞得像中共一樣,黨領導一切,取消司法獨立,取消三權分立,取消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然後單方面制定有利於執政黨的東西,讓外國公司根本起訴不了,連門都進不了。美國不可能倒退,更不可能像中共那樣倒退,如果倒退到那個程度,中共根本就無計可施,鑽不了美國的空子。但是美國不可能那樣倒退,那就意味著美國必須向中共施壓,讓中國的法律改變成像國際上大多數民主與法治國家的法律一樣,也只有那樣才有可能實現公平的司法。

所以這就提出了一個問題,就是制度上的對決。孟晚舟在加拿大起訴加拿大政府,現在華爲公司又起訴美國政府,這兩個動作是相搭配的,是一種報復。這個報復行爲就帶來了一個制度對決,促使美國思考接下去的結果是什麼。美國有的有識之士已經提出來,中美之間不僅僅是經濟問題,不僅僅是貿易問題,不是貿易逆差,或者是盜版知識產權和市場准入那麼簡單。在這些的背後是政治問題,因爲中共那邊的經濟壟斷實際上是政治壟斷。他只有一黨專政,在政治上壟斷了才能在經濟上壟斷。就像中共可以用政府行爲來報復其他國家,跟韓國發生問題,跟日本發生問題,跟台灣發生問題,他就以限制遊客的方式。以政治手段來代替經濟問題,或者以經濟手段來進行政治報復,只有一黨專政的中共可以做得到。像日本,韓國,台灣這些民主國家就不可能倒過來這樣做。所以現在就提出了一個大家在熱烈爭議的問題,就是在這樣的較量中,民主制度反而沒有專制制度的優勢,專制制度似乎顯得比民主國家更強。所以這樣繼續較量下去的話,就成了專制政權必勝,而民主制度必敗。這種情形能讓文明世界容忍下去嗎?所以華爲公司這樣反訴,這樣反攻美國的招數,我想會激起美國朝野的深思和覺醒,甚至要付出行動,那就是必須進行制度對決。冷戰是一個制度對決的表現,但是冷戰之外爆發了全面對抗和全面衝突是另外一個情況,也是制度對決的一面。也就說如果中共的一黨專政制度不改變,他不僅是危害了中國人民,他危害的是整個世界。他不僅讓中國人沒有安全感,他讓整個世界都沒有安全感。

這是華爲狀告美國帶來的一個意外後果。實際上這個後果已經產生了,那就是會對中美的貿易戰和貿易談判帶來影響。在中美貿易談判方面,雙方都說即將達成協議了,但是對於原定於3月份的中美首腦峰會,美國總統川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會見,現在似乎又出現了一些不明朗,撲朔迷離的情況。當時在2月底,中共的副總理劉鶴跟美國談判完了之後,當時美國總統川普宣佈的只是地點,沒有宣佈時間。他說如果有進一步的進展的話,他可能跟習近平主席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海湖山莊會談。但是川普沒有說日期!據一些報導來說,可能在3月27日左右,就是中共開完兩會,通過了所謂的《外商投資法》等等一些表面上的法律條款來迎合美國,表示他願意改邪歸正,跟國際社會接軌。但是那只是條款,法律條款未必意味著法律。

而現在看來是渺茫了,因爲美方不放心的是中共不會有誠意,不會守信用,不會有實際行動,不會執行。而中方擔心的是他們看到了美國總統在越南河內跟北朝鮮領袖金正恩會談的最後一刻不簽署協議,而是半小時就提前結束談判,拂袖而去。揭穿了北朝鮮的花招之後,當場就拒簽協議,走了!這讓中共方面感到非常的驚懼不已,驚恐,恐懼。當時川普總統只談了半小時就退出談判的原因,是因爲他告知對方,你的核設施不僅僅是在延邊,你在其他地方還藏了大量的核設施,核彈頭隱藏了65顆。你要把這些都要放在銷毀的清單上,美國才能夠解除制裁!所以金正恩當場傻眼,談判破裂,抱病而去。而金正恩妹妹金與正是一夜憔悴成,一個年輕姑娘在一夜之間變成了中老年老太太的形象,可想而知打擊有多大。所以中共對這非常驚懼!因此現在雙方都開始降低調門,就是川習會不見得能舉行。

所以華爲的這麼一搞,可以說對中美貿易談判更加雪上加霜。因爲這給了美國一個提醒,就是華爲在美國盜竊知識產權,帶來安全威脅,但是卻拒不認賬,還反過來告美國。實際上這裏面華爲告獸王是一個小偷原理,在西方發達國家,小偷很罕見,很多人不熟悉。但是在中國,小偷很多很常見,而且耍賴的小偷也多見常見。在中國,小偷偷人家的錢包,當場被人抓住,這時候他會辯解,會按照華爲起訴美國政府的說法辯解:你都沒有開庭,也沒有見到判決,你怎麼能認定這個錢包是你的?你怎麼能認定是我偷的?然後還要找警覺說理,反過來還說是人家抓到他的手臂,拿了他的東西。即使是找了警察說理,小偷也可以繼續耍賴。受害者說我的身份證在錢包裏,我的錢包有什麼特徵都可以說出來。這時候小偷可以說,那是臨時放進去的,他偷了我的錢包,他把他的身份證塞進去了。還有臉警察不能作主,都沒有經過法院,你怎麼能作主!也就是說,中國的小偷可以耍賴到底,甚至可以說你抓傷了我的手臂,你在公共場合下侮辱了我的人格。就像華爲所說的,美國政府在2019年的財政撥款法案損害華爲的信譽形象,使他的銷售受到打擊等等。而那個小偷也可以說你讓我的形象受損,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沒有判決,你違背了程序正義,而且也違背了歸屬,還不知道這個錢包歸屬給誰,你還違背了未經審判就剝奪公民的權利等等。所以中國的小偷就是這樣,跟事主死纏,死纏爛打打到底。而華爲利用的就是這種小偷戰略,小偷耍賴的技巧,小偷原理。

華爲公司利用這種小偷原理跟美國死纏爛打,所以美國公司,美國的政府要警覺了,要非常警覺,從國會到政府都要警覺。華爲的背後是中國政府,中國政府也會死纏爛打。因爲華爲公司這次起訴美國之後,中共的外交部發言人馬上就表示堅決支持華爲維護正當權益。中共的外交部部長王毅也是捏著拳頭,如宣誓一般的號稱要支持華爲,不做沉默的羔羊,要拿(美國的)法律當武器來跟美國鬥爭。這些其中的荒誕不知道他自己能不能明白,雙重標准,自相矛盾,自我打臉的這些情況他能否清楚。反正他把拳頭舉起來了,威脅美國了。

所以這些情況足以引起美國的警覺,就像美國的聯邦調查局長克里斯托弗雷所說的話一樣。他說:華爲的事情根本無關經濟,無關貿易,無關政治,甚至無關中美談判,就是實實在在的犯罪!華爲就是有犯罪行爲。其中早年的侵犯思科公司的產權問題,盜版美國三葉公司的知識產權問題,還有近年盜取T-Mobile公司的機器人和手臂,還有追美國其他的行業上帶來的安全隱患,這些都是實實在在的存在!而且中共的對美國的經濟犯罪基本上是各行各業都涉獵,伸出的觸角是非常的觸目驚心。所以美國的聯邦調查局長說:對美國搞間諜活動的國家居然還反過來對美國發出威脅!這就是中共,是惡人先告狀,小偷原理,反咬一口,要誣陷對方。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對美國進行間諜活動,還要倒過來威脅美國。意思是我就要搞間諜活動,你不能制止我搞間諜活動,你不能控制我搞間諜活動。你不讓我搞我就耍賴,利用你們民主自由人權的這些普世價值,開放的社會跟你死纏爛打,打到哪天算哪天,贏不贏無所謂。我就跟你死纏爛打耍賴,就扭住你的袖子在地上耍圈兒,搞掃蕩腿,給你旋轉幾圈,我把你賴上了,碰瓷!華爲公司也好,中國政府也好,碰瓷,碰洋瓷,跟你碰到底。瑞典的那一家人的碰瓷是個人行爲,而華爲跟中國政府的碰瓷是政府行爲!

華爲再三說跟中國政府沒有關係,但是這次他不僅在起訴美國政府方面得到了中國政府的全力支持配合,而且他還廣發請帖,邀請世界各國的媒體和記者去深圳總部參觀訪問,說華爲有多安全。而這個邀請卻是由中國政府大使館發出去的!所以各國的媒體記者都笑稱,千萬別去。中國政府發的東西,去了就可能跟康明凱一樣一去不返,一去之後恐怕就失蹤了,不久就可能被電視認罪了!所以他們都不敢去。而且華爲還提出了非常優待的條件,說只要這些記者媒體前往,來去的機票,吃飯住宿都由華爲提供。這樣就更不敢去了,因爲這是行賄,腐敗文化,這些外媒記者就說,這不符合我們的形式規範,不能去。而且這從中又暴露了華爲跟政府的聯繫。華爲公司邀請記者,卻由中共的大使館去代爲廣發請帖,所以這些聯繫已經不打自招。

華爲狀告美國,有沒有勝算的可能呢?被習近平號稱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美國駐中國大使布蘭斯塔德就說了:他不理解中國政府爲什麼這麼做,不理解華爲爲什麼這麼做。這是很明顯的報復行爲,非常不明智,沒有勝算的可能,沒有打贏官司的可能!而且還舉了一個例子,一個俄羅斯的例子。兩年前,俄羅斯有一款軟件叫卡巴斯基,是防毒軟件。但是在美國發現它有竊取情報的功能,因此在國通過了一定法案,禁止美國政府使用卡巴斯基。結果卡巴斯基狀告美國政府,但是以敗訴而告終。不僅敗訴,而且後來國會還把禁止卡巴斯基列爲了法令。所以這是一個先例,就是華爲公司起訴,無外乎就是步卡巴斯基的後塵,勝算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再加上聯邦調查局長已經說了,那是實實在在的犯罪。

其實華爲公司這次有一個風險。他在起訴美國的時候是在深圳發出的控告和起訴,背後站的是一群美國律師,左派口中的美爹!但是如果真正開庭,是在美國的德克薩斯州聯邦法院。而開庭就必然會傳喚證人,傳喚證人的話,華爲的高管就必須要出席。因爲華爲的高管不可能一個都不出席,董事長,副董事長,財務總監,總得要有人出席。還有創始人任正非,都可能被要求出席法院的傳喚,不出席的話就判敗訴。但是你要如果要出席,你的風險就來了。從2017年開始,華爲的高管包括創始人,創始人的女兒,還有輪值董事長,副董事長等其他各種高管都不敢到美國,都沒有再踏足美國的國土。因爲他們就怕被逮捕,他們知道自己的作奸犯科,把美國的產品和技術輸送給伊朗,北朝鮮,敘利亞等的這些犯罪行爲。再一個就是欺騙美國銀行,銀行欺詐,信用欺詐,還有妨礙司法公正等等。美國已經起訴了華爲23項罪名,13項在東部法院,10項在西部法院,23項罪名條條都是實實在在的,有根有據的。連加拿大這次啟動了引渡孟晚舟的條約,都說是全面的,仔細的,徹底的覈查了證據之後作出的決定,啟動引渡條約。也就是說證據充分!所以如果華爲的高管不到美國的法庭作證,那他就敗訴。但是如果他到了美國作證,那他的問題就來了,風險就來了。比如任正非,他一踏足美國國土,那他就可能作爲犯罪嫌疑人被捕,極有可能落得像孟晚舟一樣的下場。

所以華爲公司的這個起訴,可以說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究竟出於什麼戰略?出於公司的戰略他贏不了,作爲中共的國家戰略也贏不了,反而會給中美談判添亂,蒙上陰影。而且會直接把美中之間的爭端,美中之間的對決推上制度對決。但是這也是中國人民所希望的,也是海內外的華人所希望的。他們都希望不僅是你華爲能到美國發展,還希望美國的谷歌,推特,油管,臉書等公司也能進入中國發展。美國沒有設置互聯網的封鎖牆,中國也涌夠設置互聯網封鎖牆,應該對等。這是中國人民的願望!

這次華爲在深圳發佈的時候還有個反諷。他是用美國的產品推特來作全球直播,說是有200萬人收看。而美國的推特在中國是受限制的!但是華爲有特權,有中國政府給他的特供,所以他可以在深圳用推特向全球直播,這本來就是一個諷刺。推特在中國是受限制的,一方面只能華爲使用,另一方面卻不能讓中國人使用,所以對中國人民是極大的不公平。

華爲活動到現在,他的勝算微乎其微,而且帶來了更多的困擾。但是現在中共還在宣傳,就像王毅外長所宣傳的一樣,說是中國企業和中國人民不能做沉默的羔羊,甚至宣傳華爲是中國的民族企業,是中國的驕傲。而一些不明真相,不明情況,被洗腦的中國人也在號稱華爲是中國的驕傲,一批評孟晚舟就是賣國,一批評華爲就上升到反中國的高度,一說華爲這不對那不對就上升到反民族的高度,帽子非常大。那事實上究竟華爲是不是中國的民族產品?其實很多人都越來越清楚,華爲是一個組裝產品。比如華爲的手機,安卓系統是美國的,CPU和顯示晶片是英國的,螢幕和鏡頭是日本的,內存和儲存的系統是韓國的,濾鏡調色設備德國的,然後組裝是由台灣的富士康公司完成的。所以華爲有什麼?華爲有的只是手機的外殼和電池而已,還有就是華爲這個名字,還有就是前不久被日本方面拆解了之後發現的多餘的設備,跟間諜工作相關的多餘產品設備。這也是日本政府緊急發出日本政府不得使用華爲的原因!

所以華爲自己擁有的東西少之又少,實際上根本就不是什麼民族公司,民族企業。他在美國盜竊知識產權,從思科公司,三葉公司一直到T-Mobile公司。也是劣跡斑斑!所以華爲根本不是什麼民族企業,不是什麼民族的驕傲。他就是一個組裝企業,一個各國產品牌的大雜燴,組裝起來號稱是自己的產品。即便華爲這次在深圳舉行的發佈會上,華爲的高管拿著他們那款所謂5G折疊式手機在那裏顯示,表示新產品。其實這款折疊手機在前幾年就傳出他是盜竊韓國三星的知識產權。當然,華爲不承認他們直接盜竊,說是有第三方盜取了韓國三星的折疊手機新樣品,然後輾轉賣給了華爲,華爲從第三方取得。所以這實際上很不光彩,號稱是自己的新技術新產品,實際上還是來自韓國三星,又是拐彎抹角的一個盜版,一個盜竊。

所以華爲根本就不是什麼民族的驕傲。那麼華爲是什麼?華爲幹得最突出的,就是我們一再提到的在中國所幹出來的那幾件大事,都是監控中國人民的大事。什麼金盾工程,封鎖互聯網,天網工程,天眼工程,監視每一個中國人,監視每一部車輛。還有面部識別系統幫助中國政府監控異議人士,監控任何示威抗議請願等等。整個的天羅地網來監控中國人民!甚至他的手機的後門每隔72小時就源源不斷的向政府的監控部門發放使用者的訊息,他們的私隱,對話,通訊等等。另外他們還專門給公安製作了一套VCM視頻系統,用來監控全中國人民,監控全體中國網民。

華爲究竟是什麼?他不僅不是什麼民族產品,也不是民族的驕傲。現在在華公司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國內外的中國人都有一個問題:如果說華爲是你的驕傲,那究竟你是華爲的什麼?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你是華爲監控的對象,你是華爲奴役的對象,你是華爲的受害者。被奴役,被囚禁,可以說是華爲的囚徒。這就是你!

所以一方面有的人在爲華爲驕傲,但是華爲從來不會爲你驕傲。華爲驕傲的就是監控著你,他爲黨國去驕傲,爲黨國立了汗馬功勞,監控了13億人民,這就是華爲的實質。所以在這場有關華爲的爭議中,頭腦清醒的中國人究竟站在哪邊?站在文明的一邊還是專制的一邊,站在推進中國進步的一邊還是繼續推動中國人民被囚禁的那一邊,我想這種光明與黑暗的較量和選擇是非常清楚的。就好像華爲今天的所作所爲要把美中推向制度對決一樣!我想這個制度對接或遲或早終會到來。而華爲對美國反攻,恐怕會給這個制度對決增添了加速度!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