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這個大會不尋常,習近平用力架空某常委!

前兩天中共召開了一個全會,是中紀委的全會,全稱叫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十九屆世中全會。看上去場面很大,除了中紀委的全體成員出席之外,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七常委還有各種部門的這些領導人都出席。那麼中紀委主要是管腐敗的,但是這個會議所公布或者說會後所公布的一些查處的官員最多也就是省部級,大多數都是很低級別的、中下級別的一些官員,甚至於一些國營企業的負責人等等,顯示中共反腐態勢越來越低,根本達不到所謂中央級別,是抓小放大。


那麼這個全會最大的看點倒不是因為全會的內容,而是因為總書記習近平和中紀委書記趙樂際之間微妙的關係。會議名義上還是由中紀委書記趙樂際所主持,但中共的黨媒和官媒的宣傳重點卻落在總書記習近平的身上,大談習近平在全會上的重要講話,所謂重要講話聽上去也毫無新意,無外乎是講2020年脫貧空間或者是全面小康等等。


但是這兩項事情跟中紀委的反腐有沒有關係,可以說有關係也可以說沒關係,從直接講並不是中紀委的主要工作,脫貧空間或者是全面小康。但是所謂脫貧或者全面小康本來就參雜著各級官員的身手對扶貧之間的身手大談小談,這個說來間接也有關係,但是介於中共的反腐是人治不是法治,至今拒絕公布官員的財產,從上到下官員的財產,尤其拒絕公布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級別的官員財產,所以這個反腐也就是假反腐,流於形式,主要還是權力鬥爭的工具,所以這個會議沒有實質性的內容。


那麼趙樂際跟習近平之間這種微妙關係體現在看上去這個全會顯示作為中紀委書記趙樂際他的權力已經被架空,中紀委的實際操盤在習近平和習家軍手上。或者換句話說,作為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已經無心問政、心不在焉,任由習近平和習家軍上下串動,體現在會議之前,中紀委發布的一系列所謂的巡視報告,包括對外交部、國台辦的這一些巡視,看上去並不像中紀委書記趙樂際的意思,更像總書記習近平的意思。


因為不管是通報國台辦或者是外交部存在的問題、或者用人的問題,其中的重點都放在政治方向、政治立場上,說是對四個看齊或者兩個維護不夠,也就是維護習近平的權威不夠,或者說對習近平的所謂方針路線理解不夠,這都是外交部和國台辦的問題。換句通俗的話說,外交部和國台辦讚揚精神還不夠,因此我昨天說外交部長王毅和國台辦主任劉結一可能遭到整肅,而住香港的中聯辦已經換人,相當溫和的王志民已經被換下,把一個退休的前山西省委書記超齡的駱惠寧派到香港去勉強赴任,說是主要是為了體現中央精神,也就是習近平、王滬寧的極左路線或者是強硬路線,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中紀委所說的這些路線或者是發指示已經不再出自中紀委書記趙樂際。


但是習近平為什麼把趙樂際拉不下來,在去年十月份中共的四中全會上曾經傳言習近平想把趙樂際拉下馬,但是會後並沒有實現。這是習近平的權威沒有超過毛澤東或者鄧小平或者遠不如毛澤東跟鄧小平,因為在中途開全會拿下政治局常委只有在毛澤東和鄧小平時代發生過,那麼之後不管是江澤民、胡錦濤還是習近平時代,都只有在黨的代表大會上。比如說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十九大或者二十大這些代表大會上才能夠換屆政治局常委,中途拉下政治局常委的事,在鄧小平之後沒有發生,這就證明習近平儘管宣傳他的權力、權威很高,但是事實上距離鄧小平和毛澤東還很遙遠。


這就是習近平雖然對趙樂際恨恨咬牙,卻把趙樂際拉不下馬的原因。所以趙樂際不管是尸位素餐還是無心問政,那麼他還是要做到2020年二十大換屆才會退休卸任。

Recent Posts

See All

重磅消息!国家副主席中招?老常委儿媳闯关入京!伊朗副总统倒在中国梦

政治局七常委開會商討為防疫、抗疫、捐款,捐多少怎麼捐,主持會議的總書記席習近平叫大家提方案,排名第五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首先提方案,他說:「我們是社會主義國家要體現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那就是平均主義,所以我們七個人平均捐款。」但他的提議受到了排名靠後的幾名政治局常委的否定。排名第七的政治局常委韓正建議說要不然官職大小,他說:「比如說我們七個人,我捐一千習總書記就捐七千,我捐一萬習總書記就捐七萬,其他以

官媒强烈暗示:习近平该做检讨!美国含蓄敲打中共高层:担起责任,别外逃!解封令闹出大乌龙

話說已習近平為首的七常委開會在主席台就坐,事先約好都不戴口罩,以真面容示人以安定黨心關係,習近平埋頭讀報告,萬言報告王滬寧寫的,他讀了一陣回頭一看,發現王滬寧戴了一個口罩,習近平就問:「王滬寧同志,我們不是約好都不戴口罩嗎?你怎麼一個人戴了個口罩?」王滬寧說:「我想了一下,不戴口罩違反禁令,違反我們自己制定的規則,我怕別人說閒話,所以。」習近平又埋頭讀報告,讀了一陣回頭一看,發現王滬寧又沒戴口罩了

新冠疫情凸显了中国的根本问题在于制度变革

2020年伊始,中国便遭遇了新冠病毒肺炎的猛烈袭击,疫情不仅席卷全国,也扩散到全球30多个国家,形势严峻。有分析指:这是北京政府在八九-六四以来遇到的最大的一次危机。虽然当局为遏制疫情采取了封城等一系列措施,但许多做法仍引发非议。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针对当局管理疫情的方式以及疫情将对中国产生的影响等问题向本台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您对中国目前的疫情发展情况作何判断?疫情是否得到有效控制? 陈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