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反习派发声:任期制是共和国的基础!团派高调纪念邓小平,习派沉默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2年2月21日星期一。


最近两天,又有一篇中国学者的文章引起海外的关注。这篇文章不是发表在中国的党媒党报上,而是发表在海外的一个刊物上,发布在新加坡《联合早报》。因为像这样的文章在中国国内已经没有可以刊登的地方,不管是报纸还是网站。


这篇文章的标题叫《任期制共和国的重要制度基础》,作者叫梁兴国,他是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这篇文章可以说写得非常好,对任期制和共和国之间的关系做了一个强而有力的论述。而且从理论到实践,从历史到现实都做了一个梳理,水平很高。而且短小精干,简明扼要。可以是说一针见血,打到了问题的要害。尤其是对现在中共要召开20大,习近平要寻求连任,而其他各派不管是名单还是暗的都要尽力阻止他的连任。这时候这篇文章尤其发人深醒!


我们看看其中的一些段落。再说一遍,标题是《任期制共和国重要的制度基础》。头几段有这样的文字:共和国的精神和制度设计符合人类不断寻求自由和自学的需求,因而越来越为后世所追求。今天地球上已经建立起很多共和国,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有些国家的名称中虽有共和国的字样,却不一定符合共和国的观念。比如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有些国家尽管名称中并没有共和国字样,却符合真正的共和国精神。包括美利坚合众国,还有欧洲的大多数国家。并不在国名中反映共和国三字,但却是真正的共和国。早期,共和国的含义较为简单。就是国家统治权力不可垄断于一人之手,最高统治者要经由选举产生,因为选举是共和国的第一要义。权力世袭的社会绝对不可能是共和国,像朝鲜那种绝不是共和国。历史发展到今天,人们关于共和国的认识不断加深,已经形成了一些基本的共识。国家权力是一种社会公器,不能长期为某个人或者某个集团所垄断。国家权力是一种公权力,要超越社会个体,但又不能凌驾个体之上。国家目的完全以公共利益为依归,不能以个别人或某个集团的利益为追求。


这就可以使大家联想到这些年中共党媒党报所出现的不正常情况,头版头条一定是某某人。而且不管说什么事,一定会把某某人放在前面。哪怕是说一下奥运会闭幕式,都会说成“奥运会闭幕式将举行,习近平将出席”。似乎某个人出席才是奥运会的意义,似乎某个人的不出息,冬奥会就没有意义。所以这些都是以个人为标志,以个人利益为准。这不是国家利益,也不是民族利益。


如果说这篇文章的开头几段比较谈历史,谈理论,到后来几段就很明显结合到现实。这篇文章的后三段是这么说的:共和国为什么要对领导人的任职届数进行限制?根本原因在于,共和国的宗旨是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也。最高领导人也是人,只要是人就有人性的局限性。孟德斯鸠指出(孟德斯鸠是法国的民权先行者,哲学家),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在今天的世界范围内,一些共和国的领导人虽然也经由选举产生,暂不论选举程序如何。共和国的法律虽然也规定了任期,严肃限制,却没有规定届数限制。于是领导人干完一任接着第二任,第三任。国家名义上虽然还是共和国,实质却已变质为独裁社会。大概指的是像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这样的国家。有些人赖着权位不走,变着花样来连任,虽然有选举的表象。可见,只有领导人任期的年数限制尚不足以防止共和国的变质。领导人依然可以利用自己的政治优势,所掌握的军事实力做到连选连任。这虽然符合了任期严肃的要求,却也严重背离了共和国的宗旨。


这篇文章的大意就是如此,都知道这篇文章的指向是什么。绝不是指向像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朝鲜这样的国家。指向的就是现在的西朝鲜,共产中国。因为现在某些人想打破改革开放的一些政治成果,不想遵守任期制,也不想遵守集体领导制,要想恢复到一人独裁。甚至要连任,甚至要长期执政。这是一个危险的势头,不仅对这个国家和民主是危险的势头,就是对他们的那个执政党都是危险的势头。


所以这篇文章的目标很明显。虽然没有点名,但是告诫了国内外的中国人,海内外的华人要注意。任期制是共和国的重要政治基础,如果颠覆了任期制就是颠覆共和国。毕竟现在的中国还有一个表面上的称呼,叫中华人民共和国。所以在中国有时候写文章,拍电视剧,拍电影的时候还一口一个共和国,如何如何。有些歌还叫“共和国的旗帜上有你血染的风采”这些说法!既然是说共和国,那应该有一个基本的特征。哪怕你没有选举,或者是假选举,或者是小圈子选举。但是共和国的特征说得很清楚,就是非一人之天下,而是天下人之天下,所以领导人有任期的限制。


这篇文章没有发表在中国国内,而是发布在新加坡的《联合早报》。对中国国内有没有影响?其实有相当的影响。因为同样是中文媒体,用的同样是简体字,这些媒体会在海内外流传。首先因为作者是中国人是上海财经大学的教授梁兴国!而新加坡《联合早报》是一份什么性质的报纸?那实际上是一份左派的报纸。新加坡是一个一党专政的国家,只不过没有中共那么极端的一党专政,是开明的一党专政,给反对派在议会中留有一定的席位。但是他的法治是继承英式法治,而在军事和国家利益上受美国的保护。所以新加坡国家有右也有左,但是从一党专政的角度来讲,他主要是偏左的。新加坡的《联合早报》就是偏左,偏左在这里指的含义有亲共亲中的含义。因为这份报纸不仅是把中共的一些立场拿来宣扬,甚至在海峡两岸的问题上也站在中共一边,动不动就抨击台湾的独立倾向。还明里暗里对中共的所谓统一似乎还有一点站台的意思!所以这么一份报纸,有时候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中国共产党的外围报纸。背后似乎有某种经济或者是股份的关系,那又另当别论。这篇由上海财经大学教授梁兴国所写的文章发表在《联合早报》这份相对亲中亲共的报纸上,就更有意义。并不是说完全在中国或者中共的对立面!


梁兴国教授发表的这篇文章引起了天下哗然,议论纷纷。有一种议论就是在探究他是什么来历,动不动就把他联想到是不是某个派别。比如江派或者是上海帮,因为他出自于上海,我倒不这样看。首先,作为上海财经大学的教授,他的文章写得非常好。以事论事,以历史论历史,以理论论理论。然后结合到现实,结合到今天中国的情况,可以说是春秋笔法,暗指的意味非常明确。而且这篇文章不仅短小精悍,而且结构严密,逻辑思维慎密,可以说是一篇真正学者的文章。


还有人在说,这位上海财经大学的教授梁兴国似乎不知名。现在突然有了一篇文章,似乎感到奇怪。这没有什么奇怪,每个人从不知名到知名都有一个飞跃。有些人就可能因为一篇文章而名闻天下,有的人可能写了很多篇文章都不为天下人所知。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英雄不问出处,不需要问人家的出身。


再一个是说这个人是不是有政治派别?如果说有政治派别,比如思想上的倾向,那总体说来,如果在中国国内来看,体制内来看,或者是中共内部来看,上海财经大学也算是中共官办,政府办的大学。他是财经大学教授,也许还是个党员,也许还是个干部,也许不是。不管怎么样,我们就从国内,体制内,党内来看,广义上如果非要划他的派别,他就是反习阵营。至少在思想上,意识形态上如此。就是还是比较尊重改革开放以来形成的领导人任期制和集体领导制,使这个国家保持一定的活力,尽管这是一个独裁国家。


另外有人比较苛求,说结合到这个作者梁兴国,或者是其他作者要是有文章反习,动不动就指责他们反习不反党。其实这种说法可以说是大谬不然!首先,现在的共产党总书记是习近平而习近平,习家军在宣传跟党走,听党话。实际上跟习走,听习话。习近平就是共产党,共产党就是习近平。这几乎就是一个等号,因为他是总书记,一把手,代表了这个党。所以反习就是反党,反党就是反习,这没有什么好解释的。第二点,说是反习不反党,跟有的人形成反党不反习是不是两个侧面,其实都是一回事。就是一个人写一篇文章,或者是讲一件事情,他不可能面面俱到。不可能在一篇文章中把习近平批得焦头烂额,体无完肤。同时又去把中共批一番,把这个制度批一番。一般来说,这样的文章当然可以写,但是你写久了就显得比较枯燥。所以有时候以事论事,拿某一个点来看,拿某一个人来看,他不一定在一篇文章中要论及这个党或者是这个制度。一党专政当然要结束,共产党当然应该解体,应该瓦解,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没有人在这个问题上有所犹豫,尤其是民主派。


事实上,这位作者梁兴国尽管写了这么短小的文章,他仍然提到了共和国的广泛含义。他说,权力不能被一个人所垄断,而且要进行选举,选举是共和国的第一要义。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世袭政权就是不合法的。所以从角度来讲,实际上作者已经触及了广泛的问题。就是否定所有的专制形态,所有的极权形态。包括一党专政,或者一人独裁,都在作者的字里行间受到否定。这不是反习不反党,应该说是既反习又反党。只不过作者毕竟在中国国内,在上海财经大学。他从理论历史方面来谈论,不可能写得那么明显。不可能让人家马上站出来,好像抛头颅洒热血,然后把话说绝,之后就再也不能发声了。国内外的民主派并不指望出现这么一个情况,并不苛求国内的学者专家教授出现这样的情况。要一下子,一杆子捅到底,一句话说明所有的道理。这一点不容易做到,同时也不够技巧,不够策略。


另外有些人说,像梁兴国教授这样的作家写文章反习不反党的时候,还忽视了一点。事实上因为国内外,体制内外和国际上都体会到,不仅中共不等于中国,而且中共内部也有分歧,习近平也不等于中共。在中共内部,很多党员官员是反习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现在的文章要反习的话,并不是一杆子全打翻。他都是要做到一定的技巧,一定的策略。说得直白一点叫做分化,分化共产党,分化敌人。说得含蓄一点就是留有一定的回旋空间,按照过去的说法叫做化敌为友。或者是尽可能团结多一点人,团结一切有可能团结的人,策反敌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希望更多的人可以倒戈一击,弃暗投明,站着人民的一边。


所以这些文章如果说出现了反习不反党的表象,事实上就是在中共党内做一个区分。希望中共党内的反习阵营站在人民一边,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即便不能说他们马上跟人民站得非常一致,马上提出民主宪政这样的口号或者目标。但是不往前走也至少不往后退,不要退到毛泽东文革时代。如果能够终结一人独霸复辟的苗头,中国内部改革的可能性还是会出现。就像类似于上世纪80年代胡耀邦,赵紫阳那样的改革人物。不仅主张经济改革,也主张政治改革。这样的人物仍然有可能在中共产生!所以这些文章就相当有考虑,留有余地。也是为了促进中共党内的变化,进而促进中国的变化。所以国内外的旁观者,或者是海内外的中国人,或者说吃瓜群众在这个时候对梁兴国这样的国内体制内学者应该予以相当的理解和尊重,包容。因为他们发声不易!希望他们既能够发声,又能够保持一定的人身安全。如果非要苛求他们,要他们一炮打响,还一枪阵亡。这样既不能够影响大局,恐怕也无济于事,作徒劳的,白白的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