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专列出动?那是障眼法!美俄总统突发联合声明。德法如此表扬习近平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4月26日星期日。

给朝鲜官方和媒体以他们自己我有的方式,开始对国际社会为金正恩健康状况的关注作出一些回应。有三个动作——第一个动作是,朝鲜的官方媒体《劳动新闻》报导道:三渊池的建设工感谢金正恩对他们的问候。之前有一个报道,说他们的领袖金正恩慰问三渊池的建设工人,并感谢他们的辛勤劳动。三渊池是在北朝鲜是一个郡,据说要升格为市,因此有大批的工人在那里建搞基础建设。但是,金正恩所谓的慰问感谢是以书信还是以传话的方式,不得而知。北朝鲜媒体这样报道,就是想告知外界,金正恩还活首。但是金正恩并没有露面,所谓活着的含义反而穿帮,就是他生病了,甚至于病重,不能露面。

第二个动作是金正恩的专列有异动。美国韩国的卫星侦测到,金正恩的专列突然启动,在4月21日从平壤开到了东部海边城市元山。在途中有一个领袖站,还有领袖度假村(独裁国家都是以领袖为中心)。专列在4月21日到达,居然停留了至少3天,但是有没有回平壤,不得而知。鉴于专列只供金正恩使用,所以给外界造成印象,就是金正恩要坐专列从元山回到平壤。但是这只是北朝鲜的一个转移视线的做法,因为如果说金正恩坐专列回到平壤,加上外界这么多议论,从23日到现在已经又过了三天,他完全可以露面。但是他没有露面,所以仍然证明他至少是病重或者是病危。元山的这个领袖站,领袖度假村,是金正恩上任以来大幅修建的,有九家宾馆,还有套个大型的娱乐设施。这套娱乐设施里面既有靶场,又有跑马场,还有一些其他的附属设施。比如有供他的小型飞机停泊的飞机跑道,还有供他的巨型邮轮停泊的一个隐蔽码头,还有他其他专车专列的一些通道。总之就是供他穷奢极欲的一个疗养地!所以,说是所谓人生百年,金正恩的人生也可能就是30多年,北朝鲜居然动用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来供他享乐。所以就可以看到,民主国家跟专制国家的情况完全相反!而中国也是如此,中国被称为西朝鲜,西朝鲜和北朝鲜都是宣传以领袖为中心,打造的设施,布置投入都以领袖为中心,习近平金正恩都是如此。这不仅违背了现在国际上基本的文明标准。民主国家都是以人民为准,领袖靠民选,而且为民众奔走。所以不仅违背了当今世界的文明标准,连中国古训都违背了。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人民是最宝贵的,社稷政权是第二位,君为轻,君主是最次要的,最微不足道的。君主可以换,但是天下黎明苍生却是国家的中心。但是这些独裁者,尤其中国的独裁者连中国古代圣贤的古训都已经背叛了。习近平金正恩等人现在搞的是君为贵,社稷次之,民为轻。民众是最微不足道的,哪怕你有2400万的北朝鲜人民,或者是14亿的中国人民,都微不足道。而一个金正恩,或者一个习近平是最近宝贵的,最昂贵的,重中之重,是他们不惜一切要保卫的中心龙头。

至于第三个动作,各国也都观察到了,说有一些异动,近期在近期咸镜南道发射中程或者短程导弹。可能是要显示金正恩治病有所康复的话,要亲自莅临。如果金正恩没有现身的话,那么发射这些中程导弹也是一个转移视线的做法,表示金正恩仍然掌握权力,北朝鲜仍然可以对周边国家或者国际社会带来威胁。尤其现在全世界议论北朝鲜只议论金正恩的健康和生死的情况下!韩国媒体报导,说韩国方面的估计是在未来48小时之内,北朝鲜有可能出现发射短中程导弹这样的举动。当然这些举动都 违背了联合国相关的决议!

北朝鲜的官方和媒体所有的这些动作,其实无济于事。因为只要金正恩不现身,这些动作就是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反而证明了外界的猜测,金正恩处于病重病危中。当局所玩弄的这三大动作,或者是更多动作,无外乎就是一种古老的诈术。所谓虚实实,实实虚虚,虚则实之,实则虚之,不过玩弄兵法而已。

互联网上有一个关于北朝鲜现在局势的说法,说金正恩的叔叔金平一已经控制了局势,说他控制了军方,或者是发动了政变,甚至说已经把金正恩的妹妹金与正软禁。其实这个说法从证据的逻辑上都比较弱,原因是金平一长期受到金正日和金正恩的排斥,被边缘化。在金正日时代被长期派到海外当驻外大使,尤其在欧洲,特别是在东欧国家。到了金正恩时代,还是继续在当驻外大使。2019年11月,他突然被调回国内,据说金正恩把他调回国内是为了严加监视,看管。因为金正恩担心他这个叔叔如果长期身居国外,可能会受到某些外国势力的支配运作,因此调回国内,就是要为了就近监视。而且不仅金平一他自己回到国内,而且全家都回到了国内,所以他应该是在严密的监视之下。

如果金平一要在短时间内发动政变,并且掌控局面的话,他至少要突破三个限制。第一,他要突破对他的监视,这个监视圈应该是金正恩的亲信,至少金与正也能够有所掌握。第二,他还要跟军方接触,尽管早年年轻的时候他在军队服役了十年,但是这毕竟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他要重新跟军方建立联系,这并不容易。第三,建立了联系之后才能够作出一些动作和部署。所以说金平一在这么短的几天内就已经控制了局势,或者是软禁了金与正,相对来说可能性比较小。

在昨天的节目中,我盘点并分析了金正恩身后的六种可能性。包括他妹妹金与正接班、二哥金正哲、叔叔金平一、侄子金韩松(金韩松如果要继位的话,显然要在外国势力的扶持之下)、金正恩自己的孩子(年龄7到10岁之间,需要有人摄政,极可能是金与正)、还有内乱或者内斗导致外戚篡权夺权(包括崔龙海,玄哲海这些军方元老发动某种政变,或者是控制政权)。

金正恩现在病重病危,北朝鲜不予报导,导致外界议论纷纷,也显示了在金正恩身后接班的困难度和内斗内乱内争的可能性。在金日成时代,金日成活到了82岁,他有充分的时间从容不迫地栽培的儿子,确定他的接班人,所以最后确定是金正日。而金正日是在2008年就中风住院动手术,后来又拖了三年病体,在最后三年中他也有充分的时间来布局接班人。先实把他的目光瞄准长子金正男,后来放弃。然后有虚瞄准次子金正哲,再后有放弃。最后才敲定幼子金正恩接班。所以在三年时间内,足够他完成接班的部署和顾命大臣的安排。但是现在金正恩就不同,他太年轻,才36岁,如果就这么挂了的话,接班问题会成为一个突发性的问题。这不仅对于他本人始料不及,就是他周边的人也都会措手不及。尽管作了一些防范性的准备,从去年开始,说金正恩一旦生病或者是不能施事,他的妹妹金与正就代为行政。当然金正恩这种具有满脑子帝王思想的人,绝对没有想过会遗命传位给他的妹妹或者哥哥,而是会把目光投向他的儿子他的儿子。这才叫世袭。从古至今,不管中国也好,朝鲜也好,这些帝王不管自己儿子有多小,接班的视线或焦点一定是放在他儿子身上。没有儿子的话就过继回来,或者是旁系的下一代,哥哥弟弟的下一代。但是绝对不会轻易交给他的同一代,甚至上一代。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肯定会违背他的遗愿遗嘱。

金正恩在身后事如此突然和让北朝鲜措手不及,极可是他倒在了这场大瘟疫中。在一开始我就分析过,这场大瘟疫主要的袭击对象就是那种本身有身体疾患的人,还有年老体迈行,不久于人世的老年人。金正恩本来就身有疾患,他世袭了权力,但也世袭了家族的疾病。金日成和金正日两代都明确的死于心脏病,而金正恩一上来就有心脏病,在2014年就消失了一段时间,消失40天之后再露面之后更加肥胖,而且揣了一条拐杖,那是心血管方面发生了一些问题,并且影响到腿部。这一回也一样,各界的报导都非常明确,他有心血管疾病,而且动了手术(昨天有一个语误,把支架手术说成了搭桥手术)。由于过度紧张,医生1分钟可以完成的支架手术结果用了8分钟,以至于把他弄成了植物人,脑死亡,这是各界最多的一个报导,应该是比较靠谱的一个。金正恩世袭了权力,也世袭了疾病,如果遇上了这一场大瘟疫的袭击,很有可能突然倒下。我们在中国各地都看到一些视频和图片显示,有人突然倒在街头,并无症状。金正恩这次就是突然倒下,他在元山一带的乡下视察的时候,突然用手按住胸口,非常难过,然后倒下。这个症状有可能受到了瘟疫的袭击!这种病毒如果是在周围的年轻士兵身上的话,不会有事。但是如果病毒飞到他身上,那就是个问题,直攻心脏,所以他会当场倒下。在金正恩最后一次露面中,可以看到一个镜头,就是在4月11号他要召开的劳动党政治局会议上,全体人员都没有带口罩,他坐在中间,就是旁边的两个官员坐得稍微远一点,这并不是因为要保持西方所说的社交距离,而是本来北朝鲜高层开会就是这个格局,金正恩两边的官员坐得稍远一点,其他官员做坐得靠近一些。那张大圆桌上,没有任何人带口罩。在之前几天显示的画面也显示,金正恩视察各种部队,旁边的士兵戴了黑色的口罩,他没有戴口罩,旁边的将领戴有黑色口罩,他也没有戴口罩。唯独他一个人没戴口罩,似乎显示他是一个百病不侵,刀枪不入的所谓宇宙无敌大将军。但是,恰恰是他就成了在场最容易被大瘟疫所击倒的对象。所以我就认为他极可能中招,倒在了这场大瘟疫中。如果她真的是倒在了这场大瘟疫中,可想而知北朝鲜的军方官方和他周围的人对中共,对北京,对习近平有多么的痛恨。我们知道,其他国家都有政要纷纷倒下,而如果在北朝鲜,倒下的是他们的最高领袖,那么中朝之间,平壤和北京之间结下的将是深仇大恨!

如果金正恩本人得知他是中了中国瘟疫,如果他还剩下最后一口气,恼怒之下他有可能命令周围的人马上发射核弹,打击北京。因为金家世袭政权之所以发展核武器,并不是为了保护北朝鲜的人民,或者是保卫这片国土,而是为了保卫他的世袭政权本身和他个人,还有他的权力。如果他本人由于受到了某种外来的袭击,是细菌武器也好,隐性武器也也,是有意也好,无意也好,在时候启用他的核武器,正符合他的初衷,他最初的目的。按照中国的说法,叫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金家政权的逻辑是,如果金家政权不保,或者是他们的独裁者不保,他们宁愿让朝鲜半岛变成一片火海,宁愿跟外部的势力同归于尽。如果金正恩中招是受到了某种外部势力的暗器袭击攻击,按照他们金家的逻辑,他们应该跟外部势力同归于尽!

昨天4月25日,美国总统川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非常罕见地发表了一个联合声明。这个联合声明是纪念易北河会师75周年!1945年的4月25日,当时进攻纳粹德国分为东西两线,西线是英美法联军在诺曼底登陆,从西线进攻德国,在东线是苏军从东边打进德国。两军最后于4月25日在易北河会师,会师之后就把当时的纳粹德国切成两段,为纳粹德国和希特勒最后覆灭奠定了基础。在易北河会师75周年之际,美国两国首脑发表共同声明,看上去是为了纪念易北河会师,突出易北河精神,但是他发表的声明却可以说是富有深意和耐人寻味。这个是这么说的:“易北河精神是两国克服分歧,为了更伟大的事业建立彼此的信任和相互合作的典范。”“当我们今天面临21世纪人类最重要的挑战的时候,我们纪念所有那些为反抗法西斯主义而牺牲的人,他所建立的不朽功勋和丰功伟绩永远不会被遗忘。”这番话有三层含义,第一,当时的美国和苏联制度不同,有分歧,一个是极权的社会主义,一个是民主自由世界。但是为了打击更凶更险的纳粹德国,他们携起手来合作。第二,说到了更伟大的事业,尽管两国有分歧,但是有更伟的事业。再一个是说今天是21世纪,面对更大更重要的挑战。什么是更(最)重要的挑战?那就是中共,共产中国。今天的这场大瘟疫蔓延世界,祸害了包括美国,罗斯在类的几乎所有的国家,至少188个国家,实际上已经是遍及全世界的所有国家。这个时候他们面临的共同挑战,共同的敌人已经浮现,那是最危险的。所以美俄之间虽然有分歧,但是可以克服,可以建立信任,可以共同合作,再现易北河精神。第三,他们提到法西斯主义,而今天的中共的所作所为,对内镇压,对外威胁,整个结构,他的意识形态和他的目标就是纳粹德国和日本军国主义。可以说是纳粹德国和日本军国主义的一个翻版,一个重演。所以这时候美俄发表这个声明就意有所指,指向的第三方就是共产中国,就是盘踞的北京中南海的那个全世界最危险的共产党政权。

前不久4月16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和罗斯总统普京通了个电话。在中共官方媒体新华社的报道中,实际上编了普京的一句话。通常在两国元首通话之后,中共的官方媒体主要会先报导习近平讲了什么,讲到最后才会说外国元首讲了什么。其中有这么一句话——普京说道:一些人试图在病毒源头上抹黑中方,这种做法是不可接受的!这句话绝对是中共自己的话,一听这种语言体系和语言结构就能听出不是俄罗斯的语言,也不是普京的语言,即便是翻译过来也不会是这样子。什么一些人,什么在病毒的源头上,什么抹黑中方,不可接受。普京绝对没有讲过这种话,这是中共方面的伪造。这是中共的官媒党媒长期撒谎造假,散布假信息,制造假新闻的一个范例而已。

实际上在四月初,俄罗斯总统普京向全国宣布禁足令一个月,到4月30日的时候,他就发誓要对来源和合成进行调查,并且誓言要追究背后的真凶。他是意有所指!他同时宣布,全国的俄罗斯民众都带薪在家。这是中共方面绝对做不到的,因为中共的资金决不会让中国民众带薪在家,留在家里收工资。中共一定要把钱用在保卫政权上!尽管俄罗斯是半独裁半民主,但是毕竟有公开的选举。作为投票明选出来的普京尽管玩着花招来连任,但是他不得不考虑人民的感受,因此不惜以巨大的代价,让民众带薪休息在家。

就在美俄两国的总统突然罕见地发表公开共同宣言的时候,俄罗斯的媒体大幅报导,俄罗斯权威微生物专家丘马科夫说:“中国的实验室做了疯狂的事。”“尽管不一定是有意的,但是那个实验室一定是做了疯狂的事情,因为他们进行了人工合成!”他的这个说法就呼应了诺贝尔医学奖得主,法国病毒学家蒙塔尼耶的话。蒙塔尼耶前段时间就说过,认为这个病毒有可能来自于动物,也有可能来自于人工合成。俄罗斯的权威微生物专家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发表声明,并且得到媒体的大幅报道,再结合到美俄两国元首发表的共同宣言,就可以看到现在中俄之间的紧张关系!俄罗斯大规模排华,而中共试图把自己的公民阻挡在外,给东北哈尔滨一带造成严重的疫情。在这样的情况下所发生的这一系列事件,显示在未来走向中,美俄关系将会压倒中俄关系和美中关系。也就是川普的连俄抗中,连俄制共的战略逐渐走上历史的舞台。

在德国的一场议会质询中,在议员的反复询问下,德国的内政部长承认,中共当局对德国政府进行了大量的游说,试图让德国政府来为中共当局的防疫抗疫背书,就是要表扬中共的所谓的成功,或者是一个榜样。当然德国政府断然拒绝!这就使前段时间的传言得到进一步的证实,就是中共到处寻求表扬,尤其是寻求德国的表扬。最后被断然拒绝,当场打脸!德国的反对党绿党仍然批评德国政府,认为默克尔政府对北京太过软弱,没有猛烈评击。他说欧盟的外交部已经发表了声明,明确把北京列为散布虚假信息和制造阴谋论的来源,所以德国应该跟进。这就说明他暗示德国不可能再持现有的绥靖主义政策。实际上德国政府,默克尔向北京的表态已经开始逐渐变得强硬。德国外长马斯也几乎是以最后通牒的方式要求中共停止隐瞒造假,而且要向国际社会交代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和它真正的起源。

就在这个周末,法国著名的《查理周刊》封面刊登了一幅漫画,内容是习近平和一只穿山甲在一起。画中的习近平半裸上身,吸着烟,非常亲近地搂着搂着一只穿山甲,显示两者的亲密关系。《查理周刊》登出这幅漫画,显然是要求习近平交代这次大瘟疫的来源。《查理周刊》是以讽刺和挖苦而文明闻名世,发行量极大。这幅画在脸书上分享之后,成千上万的人去点赞。《查理周刊》在此前因为讽刺中东的政教合一政权和恐怖主义,曾经遇到过麻烦,遭到恐怖分子的袭击。这次他明确把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画在漫画上,中共方面有什么反应,大家可以拭目以待。因为就在前些天,瑞典把习近平头像做成一个新型冠状病毒,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对此至今极是沉默。所以我就说,也许中共内部的这些官员已经非常痛恨他们所谓的最高领导人,因此外国的媒体讽刺得习近平越多,越是指名道姓,越是直接了当,也许能够替他们出中一口心头的怨气。

中共散布假消息和制造阴谋论这件事在舆论的压力下,中共的网信办象征性的关闭了18000多个营销账户,说些账户在过去一段时间散布“中国疫情好,外国疫情严重”。甚至有的连标题都一样,只是改了个主语,什么某某国家又陷入了什么灾难,什么华商经营太难,什么某个地方有时大爆发,中国怎么成功,外国怎么失败等等。说这是恶意的炒作,因此关停了18000多个账户。当然,这种关停绝对是中共官方对外国做出了一个象征性的姿态,以减少批评的压力。因为这些账号极可能就是网信办,中宣部所经营的,是王沪宁主管的宣传系统的手段的一部分。他们的手段有公开正面,如人民日报,新华社,环球时报,中央电视台这些官方媒体。还有就是隐蔽的宣传手段,就是在微博微信上等平台大量散布虚假消息,大量制造谣言,大量播出假新闻,假装是来自于民间,编成是网民的。就如“XX国为何渴望回归中国一样”,换一个主语,就是“哈萨克斯坦为何渴望回归中国”,可以用到任何一个国家头上。同样,说外国的疫情的时候,也可以只换一个主语。如“XX国家疫情深重,疫情汹涌”等等。实际上这就是中共宣传系统的一种!而

中共的宣传还有其他的手法,那就是让大批五毛党,大批网军水军翻墙到其他国家的社交媒体,包括美国的推特,脸书,油管等平台大量散布谣言或假消息。有的是真人,真人中有很多是中共监狱里的犯人,他们为了减刑,为了立功,为了计分而做这些事情。还有的甚至还不是真人,是机器人,因为发出去的东西是千篇一律的,就是中共用机器人在发布同样的帖子。这些都是中共整个系统一部分,一切都在党领导之下,不存在所谓民间这一说,民间的成分非常少。所以中共的什么打击专项整治行动,什么取缔18000个,甚至取缔更多,大部分都是中共自己对自己行动的一部分,或者说是对外界演戏的一部。这是苦肉计,这是贼喊捉贼!

说到表扬,跟大家讲一个小段子:

网传,总书记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对表扬有不同的态度。总理李克强到地方视察,地方官言毕称,政府领导有方,政府如何的伟大。李克强一听就急了,说:“不要光表扬政府嘛,更应该表扬党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到地方视察,地方官员言毕称,党和政府如何伟大,党和政府如何的应领导有方。习近平一听就急了,道:“你的四个意识,两个维护学到哪去了?你的核心意识在哪里?最应该表扬的人是谁?”

今天就暂时讲到这里。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

Recent Posts

See All

党国机密:还有比孙力军更厉害的人物!新闻联播巧骂习近平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4月30日星期四。 在北京,中共方面有一些重要的人事变化。生态环境部部长原先以为是由孙金龙担任,结果公布出来却另有其人。前些天,孙金龙从新疆调到北京,他原先是新疆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到北京准备候任生态环境部长。因为在生态环境部的官网上先是宣布他当党组书记,但是过了几天名字却被拿了下来,又过了几天又把他的名字放上去,是党组书记。几经反复之后,就认为他可能出任生态

惊传:中朝边境爆发激战?习近平出动三十万大军。朝鲜准备大事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10年4月29日星期三。 首先给大家报导一则突发快讯。 我收到中国国东北地区民众发来的信息,说中朝边境发生了战事,就是武装冲突,或者说小规模的战争。时间是4月26日凌晨,地点是鸭绿江50公里左右的范围,交战双方是中方的3000名特工强想强行进入北朝鲜,朝鲜方面的人民军边防部队猛烈还击。在交战中,中方的800名特工被打死,更多人被俘和受伤,朝鲜方面的伤亡不详。 这则

金正恩果然夺冠?习近平悄悄拜祖。特朗普终于提出那件事。尼日利亚起义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4月28日星期二。 有关北朝鲜独裁者金正恩的近况,昨天在白宫的记者会上,美国总统川普回答了记者的提问。他说道:你问金正恩吗?我现在不能详细的告诉你。又说:是的,我知道他的情况,但是我现在不能说。然后他又道:我跟金正恩关系良好,如果不是我当总统的话,也许朝鲜跟美国已经进入了战争状态。我想告诉你的就是这些!最后川普又补充道:我希望他安康,相对而言我知道他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