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故意躲避朝鲜官媒开腔了!习近平加快换人,极度迷信那种事。美澳加发话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4月27日星期一。

关于北朝鲜独裁者金正恩的健康和生死,现在有三个新的消息。第一个消息是来自北朝鲜的官方杂志《今日朝鲜》,这家杂志首次公开,明确地否认了金正恩健康不佳,或者是死亡的消息。他是这样说的:一些外国媒体,包括美国的CNN报导了金正恩委员长的健康不佳,有谁会笨到相信这样的谎言?然后他还威胁道:这种毫无根据的报道是恶意的恶作剧,将会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且加重语气说:将会付出预期不到的惨重代价!这是北朝鲜极权政府对国际新闻媒体赤裸裸的威胁,通过这种威胁来断然否定金正恩健康出了状况。

第二个消息是来处脱北者朴研美。她是一名年轻的女作家,她出版了一本书叫《为了活下去》,成了全球畅销书。虽然她很年轻,但已经是畅销书作家。她的这本书记录了她和全家逃离北朝鲜到中国,其后辗转躲藏逃离,后来到韩国,最后到达美国的整个故事。内容非常惊心动魄和感人!她现在已经是一位名人,她发声说,她但愿金正恩死去,但是人们可能大失所望,她认为金正恩不久就会现身。她得到消息,说金正恩并没有健康问题,也不是死亡,而是去躲这场大瘟疫。北朝鲜官方虽然宣布北超零死亡,零病例,但实际上疫情已经失控,很多民众都死亡,而且有很多病例。金正恩正是为了躲避这次大瘟疫,所以到了别墅,隔绝在外。这再次显示了独裁者的自私和懦弱,在关键的时候,在大瘟疫的时候把人们暴露在死亡之下,而自己为了挽救他自己的生命,却躲了起来。朴研美最后说道:我向上天祈祷,但愿我的消息来源是错的,但愿金正恩已经死亡,感谢世界各国对北朝鲜人民的支持,希望世界各国能够继续拯救受苦受难的北朝鲜人民。

第三个消息来自于韩国。首先,韩国政府迄今为止都断然否定金正恩出了健康问题或者已经死亡,到昨天还非常口笃定的说金正恩没事,没有出状况。但是就在今天,韩国的一个专门负责南北韩统一的谈判和相关事宜的组织“韩朝统一委员会”突然发声,说金正恩可能处于病危。这个委员会匆匆地关门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研判金正恩的状况,还有研判一旦他病危或者病重,北朝鲜会出现什么样的的政局。

综合这三个最新消息和其他各方面的消息,两种极端的情况可以暂时排除,而去取中间的状况。一个情况是金正恩已经死亡,如果说他已经死亡的话,这么长的时间秘不发丧是非常罕见的。他的祖父金日成死亡,北朝鲜秘不发丧34小时,一天半。他的父亲金正日死亡,北朝鲜秘不发丧52小时,两天多一点。金正恩死亡的消息传出来这么久,如果秘不发丧的话,就很不同寻常。除非是为了接班人之争,当权者(比如金与正)有意隐瞒他的死讯,以制造一个他还健在,控制大权,然后完成了权力继承的布局之后才对外公布。这种可能性也有,但是秘不发丧的时间太长。

再一个情况就是他完全没事。完全没事的可能性也没有,因为作作为北朝鲜这样的一个极权政府,世袭政权,领导人往往要显示他自己身体健康,大权在握,以显示北朝鲜稳定。如果他没有健康问题,或者没有死亡,一直清醒,那至少会以某种方式露面。哪怕像2014年那回,消失40多天之后揣一根拐杖,他也要露面,来破解外界的谣言。但是他到现在位置并没有露面,所以说完全没事,完全没有健康问题,也没有动手术,或者说没有病重,这个可能性也比较小。

所以说,中间的状况比较大。那就是病重,或者病危。所以他那停在元山的专列就起了三个作用。第一,他如果在元山领袖度假村度假,那么就有可能是接他回平壤,也就是他可能动了手术,在康复中,专列把他接回平壤,这是可能比较乐观的一个结果!第二,也可以是去运载他的尸体。因为根据北时鲜的报导,他的父亲金正日就是死在他的专列上,说他工作过度劳累,在专列上突发心脏病,抢救不及而死亡,那么就有可能是用专列运载他的遗体返回平壤!第三,就是我昨天所说的障眼法规,故意把专列停在那里,以显示他只是在那里度假,一切太平,没有什么事情,以化解外界的议论纷纷。但这个障眼法也只是个掩护,反而是欲盖弥彰,病重和病危仍然是各种报道和推测中最大可能性的一种。

有趣的倒是朴研美说法中谈到了大瘟疫,谈到了这场大瘟疫对金正恩的影响,说他在乡下躲瘟疫,不顾人民的死活。而纽约时报在提到众多的可能性中,也列举了对中国瘟疫中招的可能。这也是一在开始我提到的一件事情,就是金正恩世袭了权力,也世袭心脏病,如果遭遇大瘟疫的话,很容易倒下。所以这个可能性不能排除!

在北京,自从4月19日,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平落马之后,发生了很多的人事变化,各部委可以说是眼花缭乱。其中最明确的人事变化,就是司法部长傅政华的消失。前段时间已经提过,他们在4月22日召开了一个政法委的紧急会议,那个会议上,该来的没来,不该来的却来了。该来的就是司法部长傅政华,没有现身,他是政法委的成员。不该来的来了,是辽宁省长唐一军,是习家军人物,摆明就是要唐一军接替傅政华,也暗示了傅政华跟孙力军的案件有牵连。

之后又发生了一些变化,包括生态环境保护部的前部长李干杰调到了山东当省长,李干杰之前也长期兼任核安局局长。原告我分析过,这个人到山东当省长,显然是为将来中美开战之后有关的核大战做准备。李干杰的继任人叫孙金龙,这个人以前是新疆自治区的党委副书记兼新疆建设兵团的党委书记和政委。一方面他早先在安徽合肥担任市委书记,后来在湖南省当过省委副书记,后来调去新疆当党委副书。新疆建设兵团配合新疆的公安和武警额镇压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所以在美国的制裁名单上有新疆建设兵团这个单位。孙金龙最后就是以政法系这个背景被调入北京当生态环境保护部部长!但有趣的是,他早年的出身是团派,共青团派。因为他年轻的时候是在中共的共青团中央工作,当过青联副主席,还有全国青联主席,所以他是团派人物。在孙金龙接替生态环境保护部部长之前,在官网先是出现了他的名字,说他兼任党组书记。但是这个名字随后又消失,然后到了最近几天才重新确定下来,这说明各个派系进行了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一方面他最后的任职中有政法系的背景,但是另一方面他出身团派,所以这显然是李克强,习近平,沪宁之间有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才使他的名字放上去又拿下来,拿下来又放上去这么个戏剧性的过程。

除了生态环境保护部部长换人,司法部可能即将换人,还有信访局局长也换人。信访局局长在在18大之前,一般是普通官员兼任。但是在习近平上台之后,一般会用政法系的官员来兼任,新上任的这个人也是政法系统官员。政法系,维稳派,还有习家军的这些人物上任,可以看出一个宏观形势,就是习近平和中共当局认为现在是收皮的时候,对内要加强镇压,另外要加紧扩张。跟美国和文明世界越是发生冲突,就越要在内部把人民看紧。因此国安系和公安系大受重用,这些官员都飞黄腾达。这样也潜在地也增强了王沪宁的实力,因为王沪宁现在是书记处常务书记,主管意识形态,同时也兼管政法委。

而这波人事变化中,最大的看点还是王小洪的角色。他是特勤局局长,但是最近几天他突然不再兼任北京市公安局长。在此之前他兼任数职,分别是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公安部党组副书记,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兼特勤局局长,还是特勤局的党委书记。他是习近平的亲信,从福州调过去的,以前在福州当公安副局长之后,负责市委书记习近平的保安工作,因此是铁杆的习家军。他退下北京市公安局长的职务,一般的估计分析下来,应该是要接任公安部部长,也就是赵克志要被取代。赵克志被取代,表面上的理由说是他到了退休年龄,但是事实上习近平对赵克志显然也不信任。一方面是公安部一再出事,两个名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孙力军先后落马,那么公安部部长赵克制跟他们之间的这种紧密工作关系是否引起了习近平的猜测?再加上赵克制并不是嫡系的习家军,他是栗战书的部下,是栗战书在贵州当官的时候培养了他。栗战书调到北京之后,就让赵克制当了贵州的省委书记。因此赵克志和习近平隔了一层,中间隔了一个栗战书,有可能没有得到习近平的完全信任。所以这次在孙力军落马之后,就传出赵克志要走人。尽管他在孙力军一落马之后就召开了公安部紧急会议,表态什么四个意识,两个维护,要效忠习近平,但是习近平可能对他已经从心底里不在信任,甚至产生怀疑。

王小洪接受公安部长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如果用特勤局去抓人拐人的话,实际上是违章违宪。即便按照中共本身这一套已经背离国际标准的党天下标准,设立特勤局并且让王小洪监视党和国家领导人这种做法也是违反了党章,违反了宪法。因为“监督”这个词只能由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来说。如果中纪委说监督一把手,成立,因为中纪委要管党员和党务官员。如果国家监察委说监督一把手,也成立,因为国家监察委要负责监督公务员和政务系统,就是政府系统的官员。所以现在由特勤局出面来说,在4月21日的紧急会议上,特勤局的局长王小洪居然说出这么一句话:要加强对一把手的监督,监督他们的决策权,用人权,财务审批权,要让他们习惯在监督的状态下工作和生活。不仅是工作被监督,连生活都监督,也许连上厕所都被监督。这种监督就是监视和监控的意思!

成立特勤局本来就是一个多余的部门,是习近平自己在去年五月份成立的一个部门,后来又任命他的亲信来出任。开始说是负责四副两高的领导人的保卫工作,最后管得越来越宽,除了七常委和政治老人(七常委和政治老人的保安工作由中央警卫局负责,由习近平的亲信王少军担任局长)之外,其余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警卫工作由特勤局来执行。说是安全保卫工作,但更多的是监视和监控的工作。而王小洪在孙力军落马之后,干脆就把话说明了,要把所有的一把手监督起来。但是习近平作为总书记和国家主席,军委主席,那是一把手中的一把手,是不是要被监控呢?王小洪显然不是这个意思,他说的是除习近平之外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一把手都要被监督。比如说国务院总理,人大委员长,政协主席,各部的部长,党组书记,各省的省委书记,省长等等,这个监督他笼统而言,实际上并不是反腐,因为特勤局没有反腐的功能,就是要监视他们。按照毛泽东时代那样!用毛泽东的话说,就是要他们规规矩矩,不准他们乱说乱动。所以我就说,这个特勤局就相当于斯大林时代时的内务部,王小洪相当于当时的贝利亚,是中共内部最大的特务头子。而回到明朝就相当于当时的东厂,因为明朝是特务政治最盛行的黑暗年代,朱元璋开国之后建立了锦衣卫,锦衣卫相当于中央警卫局,卫戍部队,负责京城一带的治安,巩固朱元璋的明朝政权。但是到了朱棣篡位推翻建文帝朱允炆即位之后,觉得不安全,发现锦衣卫只能监督臣民,他需要监督其他官员。他发现很多官员还怀念建文帝,还有传说建文帝并没有死,可能在哪里隐居,做和尚等等,于是朱棣就成立了东厂。东厂也是一个特务机构,专门来监视官员和大臣。在后来的皇帝还嫌不够,又建立了西厂。但是西厂存在时间不长,有的说五个月,有的说五年。西厂的权力比东厂还要大,监视的官员的范围更多。最后又成立了一个内行厂,而内行厂居然把锦衣卫,东厂西厂都看管起来,一层一层,最后都瞄准了那些大臣。东厂的权力很大,都是由宦官来主事,因为朱棣信任太监。东厂的权力大到什么地步?各部门各衙门办事,东厂都要派人坐听坐看,监督他们的办案和他们的行政。也就是把全体官员看起来,看死。今天习近平的做法就是这样,仍然是老办法。所以说习近平新时代绝对是一个旧时代,他以为找到办法,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找了半天不过就是明朝的特务系统东厂的办法。找了半天不过就是斯大林时代的内务部,贝利亚的方法。或者说他要真的有新方法,也不过是北朝鲜金正恩的方法,把所有的高级官员,高级领导人看起来。所以习近平授予王小洪尚方宝剑,他可以任意主生杀。

所以王小洪和习近平的这一出戏——特勤局,特勤局局长以及监督一把手的这个说法完全是违宪违章。因为中国共产党的党章里面没有,中国的宪法里面也没有说,完全代替了中纪委和监察委。也就中纪委和监察委还不够建立一个特勤局,来监视所有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所以我就说,把所有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看死了,共产党有谁还管得了习近平?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一个改革开放40年号称世界第一大党的执政党居然沦落到这种地步,成了习近平个人的家规加法,黑社会的帮规恐怕都要比他强一点。

习近平独断专行到这种地步,党内可能表面上鸦雀无声,敢怒而不敢言,还要反起来的,也可以说是异常凶猛。就拿明朝来说,虽然明朝皇帝设了所谓锦衣卫,东厂,西厂,内行厂,但是有两个事情。一个就是所有的这些锦衣卫,东厂,西厂和内行厂的头领最后都死于非命,都是惨死。比如说最大的宦官,崇祯年代的魏忠贤,他当过东厂的头领,后来把持朝政,但是在崇祯皇帝上任不久就跟他算账,最后在崇祯皇帝的威逼之下畏罪自杀,自杀之后,崇祯皇帝还余怒未消,要把他的尸体拿出来鞭尸,凌迟。至于其他的这些头目就不一一说了,都死得很惨。崇祯皇帝朱由检之所以非要拿下魏忠贤,非要法办魏忠贤不可,那是因为他目睹前朝,觉得魏忠贤权势太大,而且爪牙众多,迟早会对皇权不利,所以崇祯皇帝要巩固他的权位,首先想到的就是拿下魏忠贤这个曾经的东厂最大头目。

所以回头来看,今天的习近平重用公安国安,可以说是一把双刃剑。重用公安国安固然显示国内很紧张,要随时镇压人民。而国外也很紧张,随时要跟文明世界开战,因此要用公安国安,特勤局,警卫局这一套系统来控制人民,控制官员,甚至控制其他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控制反习势力,监控政治老人和其他政治派别。但是这把双刃剑的意义在于,既然你重用公安国安,而公安国安掌握的是刀把子,倒过来也可以伤害习近平自己。所以我们看到过去公安国安的人不断落马,都是对最高领导人不利。包括以前的政法王,维稳王,政法委书记,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就参与了政变,对胡锦涛不利,也对习近平不利。再后来又看到国安部副部长马建落马落马,也是参与了某种 政变,跟周永康有联系。再接下来就看到公安部一个接一个出事,先是孟宏伟,即便已经当了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仍然有政变或是未遂政变的这种行迹,或者是要披露泄密这种重大的事情发生,所以导致习近平不得不紧急行动。再后来是孙力军,他两种可能都有一种,一种是摄入政变或未遂政变,一种是泄密,重大的泄密,极有可能把涉及这场疫情的关键数据资料,实验室的秘密传递给了五眼联盟或者是国际社会。公安部和国安部都不断出事,而习近平重用公安国安,重用政法系统,重用王沪宁,反过来有可能政法委,公安国安这些利剑都倒过来指向习近平。因为在这个过程之中,他们都会结仇,尤其是特勤局局长王小洪这种角色会跟各方结仇,结仇之后受到各方痛恨,有可能王小洪会被人拿下,或者是像过去东厂的那些头目一样死於非命。王小洪一旦被人了断的话,那接下来要被了断的可能就是习近平本人。当然也包括当今的政法王王沪宁!

特务政治的凶险就在于它是一把双刃剑,可能害人,也可能害己,可能伤人,也可能伤己。看上去习近平极度迷信特务政治,依赖特务政治,但很可能也败于特务政治,这叫成也特务政治,败也特务政治。

说到特务政治,中共人大常委会这几天用视频的方式召开了一个常务会议。这个会议讨论的是所谓《人民武装警察法》,由武警司令员王宁作一个报告,说明要修订法律。这个王宁也是习近平的亲信,他代习近平掌管武警。这个报告说是扩大武警的职能,把原来的“任务与职责”改成“任务与职权”,要大大扩充武警的权力。中共的武警是由党中央和国务院双重领导,但是在习近平上任后不久,就把国务院的领导职能去掉了,单一划给中央军委,由中央军委的领导,而且实行中央军委负责制。就是习近平单线控制武警!现在看来还嫌不够,觉得要把其他的警察都划归武警。比如海警,还有森林,矿山,黄金等这些守矿的边防警察,都划给武装警察。而武警都归习近平领导!而现在就是进一步修法,通过他的亲信栗战书主导的人大来修法,就是要把中共的武警部队变成一个权力更加扩张的机构,为习近平服务。这支武警部队看上去是中央警卫局以外的一个扩大的锦衣卫,习近平也试图把它变成不是为国家服务,甚至不是为党服务,而是为他个人服务。也就是说,习近平显露的意图是要把这支多达百万的中共武警部队变成他个人的私家军。

在国际上,加拿大政府宣布,从中国进口的100万个口罩不合格,达不到标准,无法发给医护人员,也无法发到其他的省区。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就解释,这可能是个别事件,希望不要政治化。实际上这已经不是个别事件,欧洲各国都已经纷纷反映,中国输出的医疗物品,包括口罩,手套,防护衣等都是假冒伪劣商品。因为目前加拿大医疗物资紧缺,主要是依赖中国进口,而中国的这些医疗物资多数都是假冒伪劣商品,这显然对于加拿大带来的不是一种拯救,而是一种危害,损害。

在澳大利亚,自从外长佩恩提出建议国际社会独立调查这一次大瘟疫的起源,中共就百般反对澳大利亚,甚至威胁道,如果澳大利亚这么做的话,就减少对澳大利亚产品的进口,而且中国学生可能不去澳大利亚留学。这被澳大利亚的外交部长和卫生部长斥责为经济讹诈!澳大利亚提出的仅仅是调查,按照中共的说法,可能是起源与其他国家,只不过首发在中国。那么你害怕什么呢?害怕调查就证明你做贼心虚,欲盖弥彰。这种经济讹诈也非常可笑,澳大利亚难道稀罕中国不买澳大利亚的产品吗?比如说奶粉,中国人到澳大利亚抢购奶粉,因为中国自己的奶粉不合格,假冒伪劣,而且给儿童带来危害,被中国人称为毒奶粉,人家情愿到香港,到澳大家抢购奶粉,所以中共所说的,中国老百姓不买澳大利亚奶粉,除非中共当局本身去强迫,采取海关限制措施。另外说中国学生不去澳大利亚留学,实际上不仅中国学生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生源,而且澳大利本身也是很多中国学生的首选,梦寐以求的留学国,除非中共用行政手段去限制中国学生不去澳大利留学,否则的话,这一切都是个自然的过程。产品买卖,选哪个国家留学,都是自然的过程。只不过中共在威胁,我是一党专政,这是我的力气,就像我可以限制中国游客去哪里一样,我可以限制学生去哪里。但是中共如果这样做的话是双重犯罪,既是对澳大利亚的冒犯,也是对中国学生的冒犯,剥夺中国学生选择留学,或者是选择留学国家的基本的权利,这也是基本的人权。

在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发表公开言论。他说:如果中国要避免制裁,至少要做到三件事。第一,允许美国和国际社会对这次大瘟疫的来源进行调查,尤其是那个备受怀疑和争议的实验室。第二,中国必须停止从重开野味市场,因为这是湿货市场。中国既然说野生动物带来威胁,那这些野生动物的交易就应该停止,以避免下一波疫情。第三,中共必须停止对政治异见人士的迫害,尤其是停止打压和干预香港的民主与自由。做到这三点,中共才有可能谈得上避免制裁。否则的话,美国完全可以就这场大瘟疫役给美国带来的损害进行追责,进行制裁。不仅是索赔,而且还包括限制签证,限制给中共官员和企业的签证,现在给中国学生学者的签证,因为其中有很多人是中共的间谍。另外还有限制中国企业在美国的投资!这位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和以前其他几句议员所提出的一样,认为美国应该免除对于中国的债务,因为中国是仅次于日本持有美国国债的国家,是第二大国家,持有上万亿的美国国债债。这位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的意思是,美国应该拒绝偿还中共的债务,用于抵偿中共给美国造成的重创。

曾经担任过川普总统的白宫首席战略师班农不断抨击中共。最近他更是提出,国际社会应该直接推翻中共政权。因为这个政权不仅给全世界带来了一场大瘟疫,而且这个政权像上个世纪30年代的纳粹德国一样,残忍无情,而且冷血。他说,中国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国际社会应该联合起来推翻这个极权政权,进而解救中国人民。

说到特务政治,跟大家分享一个有关特务的小段子!

据说在世界上,公认是美国,俄罗斯和中国的特务机构最强——美国的CIA,俄罗斯的FSB和中国的国安特务。这三个大国来一个特务比赛,比赛的项目是:有一只兔子逃进了一个森林,他们要把这只兔子抓出来。先是美国的CIA特工出场,他们派了很多人马展开地毯式搜索,但搜索了半天也没有见到兔子的踪影。轮到俄罗斯的FSB特工上场,他们一上场就放火烧林,烧了很久也没有见到兔子跑出来。最后是中共的国安特务上阵了,他们冲进去过几分钟就拎着一只动物出来。结果大家一看,这个中共国安特务手上拎着一只猫,把猫的耳朵都拎红了,俄罗斯和美国的特工都面面相觑,觉得莫名其妙。这时候大家都听见了那只猫在痛苦大喊:“别折磨我了,别折磨我了,我承认我是兔子就是了!”

今天就暂时讲到这里。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

Recent Posts

See All

党国机密:还有比孙力军更厉害的人物!新闻联播巧骂习近平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4月30日星期四。 在北京,中共方面有一些重要的人事变化。生态环境部部长原先以为是由孙金龙担任,结果公布出来却另有其人。前些天,孙金龙从新疆调到北京,他原先是新疆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到北京准备候任生态环境部长。因为在生态环境部的官网上先是宣布他当党组书记,但是过了几天名字却被拿了下来,又过了几天又把他的名字放上去,是党组书记。几经反复之后,就认为他可能出任生态

惊传:中朝边境爆发激战?习近平出动三十万大军。朝鲜准备大事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10年4月29日星期三。 首先给大家报导一则突发快讯。 我收到中国国东北地区民众发来的信息,说中朝边境发生了战事,就是武装冲突,或者说小规模的战争。时间是4月26日凌晨,地点是鸭绿江50公里左右的范围,交战双方是中方的3000名特工强想强行进入北朝鲜,朝鲜方面的人民军边防部队猛烈还击。在交战中,中方的800名特工被打死,更多人被俘和受伤,朝鲜方面的伤亡不详。 这则

金正恩果然夺冠?习近平悄悄拜祖。特朗普终于提出那件事。尼日利亚起义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4月28日星期二。 有关北朝鲜独裁者金正恩的近况,昨天在白宫的记者会上,美国总统川普回答了记者的提问。他说道:你问金正恩吗?我现在不能详细的告诉你。又说:是的,我知道他的情况,但是我现在不能说。然后他又道:我跟金正恩关系良好,如果不是我当总统的话,也许朝鲜跟美国已经进入了战争状态。我想告诉你的就是这些!最后川普又补充道:我希望他安康,相对而言我知道他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