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抨擊習近平!此人風頭蓋過王岐山。長春連環大爆炸,王滬寧驚魂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月26日星期六。

在瑞士達沃斯所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今天預定落幕,這個論壇是1月23日到26日舉行。由於衆多的領導人缺席,尤其是重要國家的領導人缺席,這次達沃斯論壇顯得相對的冷清,冷淡,冷場。但是看點終於來了,亮點也來了。在這個論壇上發出最強硬的聲音的並不是各國的政要或者領導人,而是一位馳名國際的金融家,一位88歲的老人,他就是世界著名的金融家索羅斯。他在一個晚宴上發表長篇演講,演講的題目是《習近平正成爲開放世界的最大對手》。這是英文的直譯,有是翻譯成《習近平是開放世界的最大敵人》,或者直接說是是“自由世界的最大敵人”。索羅斯在晚宴上發表的這一番砰擊,可以說是直言不諱,直截了當地對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砰擊。他的要點是這樣:

他說,世界上不止一個專制國家,但是共產中國現在是最富有,最強大,掌握最先進技術的極權政權國家,這樣的國家對國際社會尤其危險。因爲像華爲中興這些所謂要引導世界第五代通移動通訊(5G)的公司掌握在中共手上!這些高技術掌握在中國手上之後,他對人類,對開放社會的危害比什麼都要大。這個開放社會,對內來說妨礙中國成爲一個開放自由的社會,對外來說是對外部的自由世界開放社會構成威脅。現在華爲在全世界受到圍堵的情況正是如此!他說一旦這種監控技術掌握在極權者手上的話,所發揮的這種能量比自由社會更有優勢。也就是如果民主國家跟專制國家對決,或者說是極權國家跟開放國家對決的話,掌握了這種把高科技變爲己用的極權社會恐怕更有優勢。

這讓我們聯想到,當年的國共戰爭就是如此。國民黨的國統區,就是中國民華的國民政府方面相對還有一定的自由空間,人民還可以上街遊行示威,還有一定的言論自由,還有像魯迅那樣的作家可以公開批評,還有反對黨在民間的存在,還有學生運動等等。但相對來說,共產黨控制的延安,所謂的紅區卻嚴實密封,哪怕是投奔延安的知識份子都要被洗腦,稍微提提意見就被當場殺死。就像王實味,寫了一篇《野百合花》就被處決。所以當時的共產黨就是跟國民黨形成一個對照,國民黨相對開放,共產黨是絕對的封閉。結果共產黨集中一切人力物力財力跟國民黨對決,之後深入國民黨的後方,開闢所謂第三戰線。知識份子,學生,工潮等等都搞起來,然後更不用說建立機構滲入國民黨的各個機關。

所以這就是一個預示,今天的中共在索羅斯看來,實際上就是當年的翻版。就是掌握了高科技的中共,他挾持了13億人質後對文明世界所構成威脅。索羅斯在演講說,中共所建立的所謂社會信用體系,就是對13億人民進行監控,然後進行信用分級,把人民跟政府是否一致,有多少言論符合政府,多少言行不符合政府進行分級,分級之後進行歧視性待遇,符合中共專制意圖,一黨制意圖的人可能受到善待,不符合意圖的人可能受到虐待,區別對待,這樣就迫使13億人服從這個一黨專政的機構。這個過程是用監控系統完成的,是由華爲中興晉華這些大型公司跟中共建立的所謂天網工程,天眼工程,金盾工程,人臉識別,人工智能機器人,指紋辨識等等,全部鎖定,也包括車輛鎖定這樣完成的一個系統。這樣的系統建立起來,比奧威爾筆下的《動物農莊》和《1984》更爲可怕。連奧威爾都想不到,超出了想像!我們一直都在講,英國作家奧威爾創作的兩部經典作品《1984》和《動物農莊》,沒想到在今天的共產黨中國得到了實現,翻版。按網民說的話,就是共產黨的養豬哲學,把整個中國變成了一個動物農莊,是動物農莊式的管理。現在索羅斯說,掌握了高科技監控技術的中共,他們這樣的管理模式超出了奧威爾。即便是奧威爾在世都完全想像不到會達到這樣的程度!在習近平上台之前,他還認爲中國可能融入全球治理,但是習近平上台以來的所作所爲使他改變了想法。他認爲現在對川普來說,當務之急不是跟其他各國進行貿易戰,而是應該把精力放在中國。他同時反對川普對在未來貿易協定,對中興公司放軟,重罰中興公司讓中興公司復活,他認爲這樣不對。他認爲對華爲中興不是懲罰和限制的問題,而是要封殺,是要消滅。因爲這是人類的大害,監控了13億人民之後監控全世界,在監聽監控全世界,這是一個大害,是一個對自由世界最大危害。因此他的結論就是:習近平是開放社會的最大對手。換句話來說,習近平是自由世界的最大敵人!

索羅斯的身份特非常特別。他是匈牙利人,14歲的時候差點被納粹德國扔進集中營,因爲他是猶太人。但他的父親機智脫險,帶領全家逃離了匈牙利,後來來到自由世界。索斯擁有英國的國籍,也擁有美國的國籍,既是英國人也是美國人。他在金融方面非常成功,後來他汲取納粹德國和共產主義在歐洲的統治,建立了開放基金會來幫助那些專制國家獲得解放。他的幫助在前蘇聯和東歐取得了相當的成就,但是在幫助中國民主化的過程中受挫,這是過去的事情。現在他作爲一個金融家,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對這方面發表這樣的重磅言論。在過去幾年,他被看成跟川普不和,因爲他是自由派,基本上是左派,對川普和川普的政策多有批評。尤其對川普的移民政策,對限制非法移民,築牆等政策都不表支持。甚至有一種陰謀論在傳,說中南美洲湧向美國的移民潮,背後受到了索羅斯基金會的支持,這是一種謠傳和陰謀論。但是這次索羅斯在達沃斯論壇上的講話,在總方向卻跟川普不謀而合。那就是傾力對付中共,對付共產中國。在具體上他仍然批評川普,他擔心川普會軟弱,爲了一個貿易協定,爲了國內政治的需要,匆忙跟中國達成一個貿易協定。而在這個貿易協定中,讓華爲中興這些公司逃脫。他認爲川普不應該放走華爲和中興公司,這樣對將對人類構成危害。他認爲一旦華爲和中興公司成功的話,華爲這種5G監控系統成功,那將會是人類社會的危害,將來人類社會的危險是無可挽回的。他用了無可挽回來形容這種可怕性和危害性!另外他另一點不認同川普的,就是不應該去對付其他國家,特別是盟國,像歐洲國家或者日本韓國這些民主國家。就是跟這些國家不要打貿易戰,不要搞紛爭,應該集中精力對付中國。他認爲共產中國的威脅遠大於俄羅斯,遠大於其他任何國家。而且現在世界上有極權國家,極權政權重新抬頭,重新增加的跡象,他認爲這是在中共這個極權政權的慫恿下。的確,我們看到像柬埔寨,經過25年的民主實踐之後又回到了一黨專政。委內瑞拉的極權還沒有完全結束,正在土崩瓦解之中。這些都可以說是受到了中共的鼓勵和慫恿。北朝鮮不用說,正面是受美國的改造,但是負面方面都是受中共的支持和慫恿。

索羅斯的這番話,可以說是在沉悶沉寂的達沃斯論壇是一記春雷,震動。是一個最強音,風頭完全壓倒了其他政要,壓倒了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對比之下,王岐山在達沃斯論壇的講話也好,對答也好,表現也好,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老政客,老於世故,玩世不恭,甚至顯得油腔滑調,像老油條一樣。也就是爲中共的現有政策作一些辯護,甚至於直接爲腐敗辯護。什麼雅典也繁榮,雅典也腐敗,羅馬也繁榮,羅馬也腐敗。把2000年前的事情拿來強行地給現在作一個對接,好像中國也繁榮,中國也腐敗是合理的,腐敗的存在是合理的,腐敗就是合理的。這樣一個爲舊制度辯護,爲舊時代辯護,爲這種固守極權辯護的低境界令人咂舌。相對來說,索羅斯的這番長篇演講可以說具有前瞻性,可以說是站在人類文明的高度,具有現實的高度,也有歷史的深度,完全可以說是振攏發聵的一篇精彩演講。這位88歲高齡的老人在這個時候發出了一個最強音,可以說使這次達沃斯論壇爲之一振!我說他是亮點看點,完全不爲過。

然後索羅斯話風一轉,說中共有一句話,原來對台灣說話動不動就是寄希望於台灣人民,他說那是中共一種虛僞的說法。但是,“寄希望於中國人民”卻是一句真誠的說法。他說,習近平對付開放社會,不僅在國內受到反對,黨內也受到反對。他講到了去年7月份的政爭,這種政爭顯然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習近平的地位和影響,反映了國內對習近平的一種反對,儘管習近平沒有被趕下台。他又說,中國古代的官員和文都有一種儒家思想,就是官員或幕僚會對皇帝進誎,冒死進諫,甚至冒著被皇帝處死或者流放的風險,但是這些士大夫階層,儒家官員都會進諫。他的意思是說中國的官員會起來反對習近平!但他可能高估了現在的中共官員。因爲在中國歷史上的確有一個優秀的傳統,叫“武死戰,文死誎”。武將以戰死沙場爲榮幸,不怕死。文官進諫皇帝,哪怕撞死階下也是一種光榮。這們看到三國時代,還有唐朝這些記載,中國的這些官員爲了進諫皇帝,大聲進諫,哪怕被皇帝輕則毆打杖責,重則流放,再重則砍頭等等。但是這些文官仍然進諫,爲了所謂的國家利益,王朝利益大膽進諫。最後甚至有的文官撞死階下,在當著皇帝和衆大臣的面一頭撞死,以死明志。這樣的士大夫精神不管當時有時空的局限性,不一定做得完全對,不一定是真正站在人民一邊,但是這種精神風骨是非常可嘉的,值得稱道。但是今天的中共官員經過70年的奴役,完全喪失了起碼的氣節,骨所,風骨,有者寥寥無幾。尤其經過了1989年那場大屠殺之後,像胡耀邦,趙紫陽,胡啟立,閻明復這些改革開明派官員被清洗一空,之後剩下的都是一批唯唯諾諾的小爬蟲,一批拜倒在皇權下,匍匐在地紅色太監而已,基本如此。但我不能夠100%肯定,希望有人能夠站出來,或者希望有潛在的力量,有潛在的開明派和改革派在醞釀之中。我不把話說死,但是總的來說不太看好。

索羅斯認爲中共內部會反對習近平。另外他寄希望於中國人民,他認爲習近平對付開放社會,對付自由社會,阻礙社會發展的做法直接危害中國人民。中國的問題要解決,只能寄希望於中國人民。中國人民要覺醒,起來反抗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而對國際社會來說,主要是對華爲,中興這些中共向國際社會伸出的危險觸角應該封殺,消滅,應該毫不留情。這是他的建言!

索羅斯講的這番話,和他提到的開放社會是兩個概念。一個就是中國應該走向開放和自由的社會,另一個概念是,人類文明應該保衛現存的自由和開放社會。因爲現在2/3以上國家都是自由世界,都是民主社會。這樣的文明世界,自由社會不應該受到中共極權主義,國家恐怖主義的擴張和損害,甚至是毀滅。這一點他出發了警鐘長鳴!在他發表了這番議論之後,中共的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作了一個回應。號稱索羅斯顛倒黑白,然後又說只有抱著發展的眼光,開放的胸襟和包容的態度,才能夠促進人類的廣闊發展空間。實際上,華春瑩回答的這番話恰恰是中共的癥結所在。如果中共統治集團本身能夠以發展的眼光,以開放的胸襟,以包容的心態去對待中國人民,對待這個世界,還不至於此。不至於華爲中興幹盡壞事,作惡多端,受到世界的圍剿。也不至於中共現在在國際上陷入全面的孤立,各國都在覺醒去對付他。所以華春瑩講的這番話恰恰是中共統治集團,中南海這些領導人應該要深思,要反思,要反省的地方。有沒有以開放的胸襟,有沒有包容的心態對待中國人民,對待這個世界,對待這個時代。究竟是死守還是開放,這是中南海面臨的考題,也是,應該他們應該反思反省的地方。

當然恐怕他們會不屑一顧,抱定了一種維持一天算一天,任何時候都反向思維,一遇到情況就反過來想。就像最近,中共是連續召開政治局會議和各種高級會議,在昨天又召開一次政治局會議。在會議上又提出了什麼重大事項的請示報告制度,要求政法委和各部都要直接向總書記習近平報告,好像不報告黨裏就亂套了。現在看到中共不僅是全方面地監控和防範人民,而且是在全方位監控和防範官員黨員,也就是說這種不放心的程度到了身邊。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把話說得很明白,他不僅重複習近平的話(習近平講的話是他寫的),另外又講得更明白,說今年2019年要打好安全攻堅戰,迎接建國70周年。然後說要有底線思維,要做好最壞的打算。所謂底線思維就是可能垮台,最壞的打算就是共產黨可能受到顛覆。就是在最底線,最壞的情況下,中共怎麼去反撲,這是他們的思維。他們的思維就是這樣,他們以爲他們的思維有什麼了不起,其實不過就是歷朝歷代一黨專政,大大小小的專制者,獨裁者,皇權的基本思維。就是維護自己的權力,維護一黨之私,一己之私,既得利益,如此而已。沒有什麼高明之處,無外乎就是一個死守。這種死守能守到什麼時候,連他們自己恐怕都不知道。

就在王滬寧話音剛落,又發生了一件事。位於東北的長春市發生了驚天動地的連環爆炸。在1月25日的下午3點左右,位於紅旗街的萬達廣場發生爆炸。爆炸不止一響,總共前後是20多響。先是爆炸聲,然後是火光,然後是濃煙滾滾。從萬達廣場的地下室到樓上一連串爆炸上去到30樓,30歲的火光和濃煙衝出窗外,炸裂了窗和牆。人們紛紛驚慌走避,一片混亂。現場可以聽到爆炸聲,看到耀眼的火光,濃煙四起,整個街區都籠罩在火光和濃煙之中。人們驚慌躲避,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長春市民都在議論紛紛,最基本的說法是可能是煤氣管爆炸,燃氣爆炸。還有一種議論說是不是中美開戰了,是不是談判破裂,美國反擊了?這就有點開玩笑了,美國不可能去攻擊這些民用設施。另外還有一個說法不知道是開玩笑還是當真,說是不是北朝鮮金三胖發射導彈,結果在空中失控,飛向了長春,炸中了萬達廣場的大樓等等,各種說法都有。

但是這顯然不是一般的事故,因爲長春的警方說這是刑事犯罪,這就比一般民衆估計得要嚴重。刑事犯罪不便說,而且這次長春警方又創造了兩個說法:一個是消防方面的說法,有人認爲至少發現一人死一人傷,但是應該不止於此。問消防部門,消防部門居然說對死傷的情況不方便透露。這是新的說法,恐怕是來自王滬寧的一個發明。然後警方的說法也是這樣,說對後續情況不方便公佈。現在中共已經發明了新的詞語,就是“不方便公佈”。不公佈!就像現在國內各個地方的大小網站都接到了通知,說一律不得報報導外網的消息,一律不得報導官方媒體以外的東西,所有的報導以官方媒體爲主。所謂官方媒體不外乎就是人民日報,新華社,環球時報,中央電視台這些東西。完全封鎖消息!現在連破案都來了官方的一套說法,乾脆不講了,就講了一個刑事犯罪,然後就講死傷不方便透露,後續情況不方便透露,到此爲止,儘量減少社會影響。

長春的這次爆炸是非常嚇人。據當地講根本完全沒想到,說是爆炸聲一起接一起。本來以爲是一次響聲,結果是連續的響聲,就是爲是開戰了開炮了。然後不僅是地下爆炸,而且一直炸上30層樓,有的人說爆炸聲是從30樓開始往下,但有人描述相反,說是從地下車場開始爆炸,然後接連響,往上走,一直炸到30樓結束。這個過程對長春人來說非常驚恐,中共官方說刑事犯罪,基本的可以作兩種理解。一種理解是報復,一般性的報復。比如說萬達公司內部出了問題,有的主管也好,員工也好,要對這家公司本身進行報復,因此發動連環爆炸。這是一種估計!第二種高一點,是恐怖攻擊。中共迫害維吾爾人和哈薩克人達到極點,可能有維吾爾人或者哈薩克人憤怒報復,就跟以前開車撞進天安門廣場,天安門城樓一樣,不排除有少數民族發動報復性的攻擊。我們不下這個結論!更重的就是中共本身內部出了問題,官場內鬥發生問題。總之這件事情不簡單,連續20多起響聲,火光沖天,濃煙滾滾,爆炸聲接連響,相當於炮擊一樣的陣仗,這可以說是相當不簡單的一個大爆炸,用連環大爆炸來形容完全不爲過。

這就是對王滬寧的回答。王滬寧話間剛落,作好最壞的打算,作好最壞的准備,底線思維。王滬寧講話有一個前提,因爲民間有一個傳說——中國是逢九必亂,今年又是九字號。比如1949年,中共篡權建立了所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網民把它叫成中華血腥共和國,各種說法都有,是中國的一大劫難。10月1日中共說是國慶日,民從說是國殤日。到了1959年,是中共作惡的一個高峰。當時毛澤東搞反右,大躍進,大饑荒,匯聚點都是在1959年。而且在那一年,西藏人民發起了起義,達賴喇嘛被迫出走。中共鎮壓西藏人民的起義也是在1959年!到了1969年,是毛澤東和中共製造文化大革命的高峰。這一年,毛澤東所針對的主要政敵都被迫害致死。比如國家主席劉少奇,政治局常委陶鑄,元帥賀龍,都是死在1969年。然後1969年爆發了中蘇戰爭,中國跟蘇聯這兩個最大的共產黨國家在邊境的珍寶島交戰。然後在1979年又發生了兩件大事,一個是西單牆民主運動,是中國民間的民主運動,是在1989年之前規模最大的一次民主運動。還有就是中國跟越南這兩個共產黨國家開戰,大打出手,中越戰爭持續一個多月,死傷無數。到了1989年中國爆發民族運動,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人類歷史上最大民族運動,以及中共大屠殺,鄧小平和共產黨大屠殺,撲滅民主運動,讓中國差點成爲一個民主國家的希望幻滅。到了1999年,法輪功興起,中共全面鎮壓法輪功。2009年,中共鎮壓維吾爾人,製造了震驚中外的七五事件。中共說事件是維吾爾人挑起,維吾爾人說中共在屠殺,雙方互相指責。根據當時的情況來看,中共可以說製造了震驚世界的大屠殺。官方公佈是200多人被殺,但是實際數字可能遠高於此。

現在到了2019年,能不能逃過這個九字的魔咒?國內一些網站上說中共是全面戒備,草木皆兵,風聲鶴唳,杯弓蛇影,就是爲了要渡過逢九必亂的魔咒。但是長春的巨響,連環大爆炸,火光沖天,濃煙滾滾,已經預示了逢九必亂已經拉開了序幕,中共未必好過。然後中共的一些通知上再說,今年的重要日子,各種武警,特警,幹警等部隊都要戒備,直接提到什麼春節,五四,六四,八一,十一等很多敏感的日子,甚至發佈春節禁令。儘管這個春節禁令有各種版本,有真有假,但是顯然中共在各地發的東西。所以,能不能堵住逢九必亂,能不能排解這個魔咒,中共可是說現在是全面戒備,武裝到牙齒,試圖看住所有的中國人。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形勢比人強。究竟進展如何,我們可以走著看。長春的這一連串巨響,我說那就是拉開了逢九必亂的序幕!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相關的音頻和隨後整理的文字會發佈在陳破空會員網站,歡迎大家收看收聽。謝謝大家!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