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第二十八章 穩定能夠壓倒一切嗎?


鄧小平說:「沒有穩定的環境,什麼都搞不成。」「穩定壓倒一切。」江澤民也誓言:「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


然而,什麼是穩定?中國官民各有解讀。對中共而言,穩定,指政權的安穩,中共統治集團既得利益的保障。對民眾而言,穩定,指社會的安寧,中國人民生活的保障。僅僅是政權的穩定,無法壓倒一切。


民主國家,新聞自由,信息高度曝光,所有不良現象和社會矛盾得以公開化、表面化,僅僅從視覺上感受,似乎「很不穩定」。然而,恰恰是這種曝光,這種由媒體呈現的「亂象」,使民怨得以宣洩,民意各獲歸宿,衝突得以避免。社會因而具有高度穩定性。這是動態的穩定。


專制中國,新聞封鎖,網路遭過濾、刪除、屏蔽,官場醜聞經選擇性曝光、選擇性遮掩,社會矛盾被迴避或縮小,輕描淡寫。民眾抗議,被官府「消滅在萌芽狀態」。看上去,中國「很穩定」。然而,這是強制的「穩定」、偽裝的穩定。鴉雀無言,則是靜態的穩定。


民主國家,人手一張選票,定期選舉。人民掂量自身利益,尋找代言人,官員被換來換去,看上去,政權很不穩定,然而,社會穩定;在專制國家,人民被剝奪選舉權利,當權者乾坤獨斷,把持既得利益,看上去,政權穩定,但社會極不穩定。


有一個段子:外星人看地球人的報紙,判定,美國是地獄,中國是天堂。因為,美國報紙,多為負面消息,而中國報紙,多為正面消息。但當外星人到地球上走一圈,才發現,情形完全相反。於是,外星人認定地球人不老實,報紙上說的,都是反話。


魯迅有言:「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亡。」專制政權長期的高壓手段、鐵血統治,似乎在一定時期維持了國家穩定,但無一例外地,最後都走向動蕩、動亂、崩潰。這是從蘇聯到東歐、從中亞到中東、從非洲到美洲,所有極權國家變天前後的昭示。


「殺二十萬人,保二十年穩定。」據傳,這是八九期間,鄧小平扔下的狠話。這一狠話的厚黑成分在於,表面上為了國家穩定,實際是為了政權穩定。而「名言」的另類含義,卻事關鄧小平自私的個人願望:至少讓他自己安度晚年。「任我生前榮華富貴。我死後,哪管它洪水滔天!」鄧內心深處,迷信的,仍然是法國國王路易十五那句經典名言。鄧小平的私慾,其實也是中共領導層的集體私慾。


中共統治,以「維穩」著稱。不僅有最大的維穩大軍,還有最大的維穩費用,超過軍費,超過所有國計民生的開銷。在中共字典裡,只有二元世界:出事,叫不穩定;平息事態,叫穩定。然而,民怨,民憤,民變,不穩定事件的來源,卻是政府本身,其官員、警察、城管、治安隊員、社區工作人員,都是不穩定的始作俑者。


諸如下面這些故事,就是中國社會的「新常態」;城管圍毆小販,遭數千名民眾包圍;城管與瓜農爭執,用秤砣將瓜農砸死,引來大量民眾圍堵抗議;有人因長年上訪不果,在公共汽車上縱火,燒死數十人;有人遭治安隊員打殘,告狀無門,於是到北京國際機場拉響了炸藥……

維穩也政府,造亂也政府。這一自我循環的怪圈,看似沒有邏輯,實則頗有奧妙。支撐這一怪圈的,是利益,是金錢,即中共大小官吏對龐大維穩費的爭奪與瓜分,如蟻群聚食。試想,如果沒有不穩定事件,談何維穩?如果沒有維穩,又何來維穩費?如果沒有維穩費,中共大小官吏,豈不短少了一筆巨大的金錢和利益來源?其腐敗、糜爛的生活方式,何以為繼?


於是,左手作亂,右手平亂;左手肇事,右手維穩。在新疆、西藏如此,在漢人地區也是如此。盤踞北京的中央政府,成為最大獲利者。將所有矛盾、鬥爭、衝突,壓縮在基層。縱容基層酷吏惡警對底層民眾任意施暴,藉以顯示紅朝天威;又假意為底層民眾保留上訪渠道,讓上級政府扮演「青天大老爺」。


一個國家的穩定,歸根到底,是民眾的安定,大量統計顯示,經濟成功和長治久安的國家,大多是民主國家;經濟貧困和動亂頻仍的國家,大多是專制國家。政治民主,與經濟成功和社會穩定,相互促進,相輔相成。另一項統計顯示:區域性衝突和世界大戰,往往由專制國家挑起。可見,民主政治,不僅有利於本國穩定,也有利於世界穩定。


這個道理在於,民主國家重法治,專制國家仗人治。民主與法治相輔相成,專制與人治密不可分。在民主國家,公民權利受到高度保護,公民對他人和社會權利的尊重,也受到高度規範。在專制國家,公民權利不受保護,公民對他人和社會權利也沒有尊重的習慣。人民權利輕易遭當權者踐踏,人與人之間、人民與政府之間、國家與國家之間,也很容易相互冒犯、侵犯。動亂和衝突便很容易發生。貌似穩定的中國,並不穩定,遍地乾柴,隨時可能燃起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