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第二十六章 天安門事件,中共為何諱莫如深?


天安門事件,「六四」屠城,震驚世界。中共定義,那是「反革命暴亂」,中共出兵鎮壓,是「平暴」。


事實上,1989年的北京,在民主運動的兩個月裡,交通如常,秩序井然,民眾齊心呼喚民主,連小偷都被感動得「罷偷」,各項犯罪率大幅下降。直到鄧小平命令解放軍(所謂「戒嚴部隊」)強行開進北京,才釀成衝突和混亂。


1989年4月15日,以改革派和開明派著稱的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突然病逝,引爆積壓已久的社會情緒。以悼念胡耀邦為出發點,北京各大學的學生率先走出校門,全國其他各大城市的學生,也紛紛走上街頭,遊行,示威,喊出「反腐敗」、「要民主」的口號。學生運動,很快演變成社會各階層參與的全國民主運動,遍及三百多個城市,各地動輒數十萬人或百萬人參加,歷時近兩個月。規模空前的民主運動,不僅創下中國歷史、也創下世界歷史的記錄。


民主潮所及,不僅彙集了大量學生和知識分子,也彙集了大量市民和工人;不僅感染了大量體制外、即民間人士,也感動了大量體制內、即官場人士,如《人民日報》、中共中央直屬機關等,都有很多人打出支持民主的橫幅。


那段時間,大多數中國人都很樂觀,對中國的未來,充滿希望。中國人似乎從來沒有那麼高興過,每次遊行,都像過節一樣,興高采烈。人們憧憬著,一個民主的中國,很快就會到來。國際社會高度關注中國民主運動,各國媒體和記者雲集北京,拍攝下大量的歷史鏡頭。香港和台灣民眾熱心支持,兩岸潛在的統一趨勢,從來沒有那麼接近過,只待中國大陸民主化。


而在中共統治集團內部,也發生了空前分化。人大常委會裡,包括委員長和6名副委員長反對鎮壓學生。一批老將軍也表態反對鎮壓。以總書記趙紫陽為首的改革派,更是明確反對鎮壓民眾而力主朝野對話。


然而,老人政治,早已成為中國的頑疾。在中南海的深宮裡,大權在握的老人集團,磨刀霍霍,圖謀以武力鎮壓民主運動。身為軍委主席的鄧小平,暗中調集30多萬解放軍,占當時主力共軍的三分之一,包圍北京城。以總理李鵬為首的保守派,竭力支持鄧小平的鎮壓計劃。在黨內,經過又一輪激烈的權力鬥爭,鄧小平罷免了拒絕向人民開槍的趙紫陽,並將他軟禁。這一幕,彷如百年前的清廷,垂簾聽政的慈禧太后,軟禁了推行憲政改革的光緒皇帝。陰暗、冷酷、殘暴的中國宮廷悲劇,再一次重演。中國政治,再一次倒退。


1989年6月4日凌晨,85歲的政治老人鄧小平下令展開大屠殺。強行進入北京的解放軍,用機關槍掃射、用坦克碾壓人群。密集的槍聲,此起彼伏的口號聲和哭喊聲,交織成一片。在鄧小平和李鵬的極端指令下,共軍瘋狂射殺和輾壓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大量民眾慘遭屠殺,血染廣場,屍遍街頭。這便是震驚中外的「六四」大屠殺,也稱「天安門事件」。


部分北京市民和學生,展開了英勇抵抗,阻擋並焚燒進城的軍車和坦克。那一夜,中國首都,火光衝天,濃煙滾滾。北京,成為一座戰爭的城市、一座流血的城市。中國軍隊,對自己的人民發動戰爭,向自己的人民開槍!面對全副武裝的共軍,北京市民和學生最終寡不敵眾。經過一夜屠城,共軍控制了北京。波瀾壯闊的中國民主運動,被政治老人、解放軍、坦克和機關槍聯合粉碎。


大屠殺之後,鄧小平當局展開大逮捕。各地民運領袖紛紛被捕,被投入黑牢。部分民運領袖出逃海外。中共還展開大報復,許多參加過當年民主運動的學生,被剝奪學籍或學歷,畢業的不予分配工作。許多體制內的知識分子則被開除公職。一度欣欣向榮、充滿活力的中國知識界,重現萬馬齊喑的慘淡。


「天安門事件」,八九民運,以及中共當局的大屠殺,成為世界歷史的重大標誌性事件。自那以後,中共一直千方百計地力圖遮掩和抹殺這段歷史,但全世界都記錄了這段歷史。墨寫的謊言,塗改不了血寫的史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