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第十二章 俄國,是友邦還是惡鄰?


毛澤東說:「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主義。」


事實上,不管從哪一段歷史來看,俄國人每一次進入中國,無論以哪種形式進入 中國,無一例外地,都給中國帶來劫難。作為中國的最大鄰居,俄國帶給中國 的,不是福,而是禍。


十九世紀,沙俄經《璦琿條約》、《北京條約》、《伊犁條約》等一些不平等條 約,掠奪走中國領土 150 萬平方公里,相當於六分之一個中國。1900 年,俄國作 為八國聯軍之一,攻入北京,而俄軍是八國聯軍中紀律最敗壞者,燒殺掠搶,無 惡不作。當時,俄國還趁機出動十萬軍隊,佔領中國東北全境,並對東北人民展 開大屠殺,史稱「庚子俄難」。1904 年,日俄交戰,戰場竟選在中國的遼東半 島,懦弱的清廷,只能保持「中立」,眼睜睜地看著中華河山遭蹂躪。


二十世紀初,蘇聯向中國輸入共產主義,成為中國禍亂不止之源。陷中國於數十 年內戰,神州干戈不息,生靈塗炭。二戰尾聲時分,當美軍歷經多年鏖戰,從太 平洋方向擊潰日本之後,蘇軍突然開進中國東北,夾擊日軍,並大肆搶掠中國物 質、姦淫中國婦女。附帶實現的,還有兩個戰略圖謀:其一,取得中國東北特權(中共建政後以「條約」形式予以承認);其二,扶持中共,使中共軍隊取得東 北控制權,獲得戰略制高點。中共得以在數年內顛覆國民政府,把中國人民推向 諸如「大躍進」、「文革」等水火深淵,數千萬人死於非命。對此慘劇,俄國人


「功不可沒」,罪不可赦。最可悲的是,共產主義肆虐中國,為禍又遠遠勝過其 發源地俄國。


上世紀五十年代,朝鮮戰爭爆發,斯大林和蘇聯政府,先是慫恿中共出兵,承諾 會與中方聯合出兵;繼而變卦,謊稱中方出陸軍,俄方出空軍;最後,連空軍也 是中共自己上,蘇聯空軍連一個影子都沒有。上世紀六十年代,中共與蘇共,從 親善到反目,各在邊境陳兵百萬,動輒爆發武裝衝突,傷財勞命,給兩國人民帶 來巨大犧牲和創痛。


後來,俄羅斯強人普京當政,利用中國,牽制美國。向中國大量輸入軍火,且索 以高價。比如,2002 年初,中方購買俄方兩艘「現代級」驅逐艦,原價六億美 元,但經俄方利益集團從俄「北方造船廠」轉手給「波羅的海造船廠」,再賣給 中方時,價格居然炒到 14 億美元,被敲詐了整整高出一倍多的價錢。


俄羅斯一邊向中國出售武器,一邊向印度和越南出售更高規格的武器,令後者牽 制中國。事實上,除了以美國為首的亞洲聯盟圍堵中國,俄羅斯也在圍堵中國, 惟以它自己的方式即,聯合其傳統盟友印度和越南,形成俄羅斯-印度-越南「鐵三角」,箝制中國。俄國人慣於隔岸觀火與趁火打劫。俄羅斯巴不得中國與 周邊國家開戰,一旦中國戰敗,俄羅斯則可從北方大舉侵入中國,少則趁火打劫,大撈一把;多則佔據要津,瓜分中國,就像二戰結束時,蘇聯對日本所做的 那樣,火中取栗。



俄羅斯歷來是中國最大的威脅者和侵略者,掠奪中國領土最多,損害中國利益最 巨。按理,也是未來中國最大的潛在敵。如今,中共又與俄羅斯打得火熱。除了 歷史上的淵源--中共受俄共扶持、指使、共建「共產國際」的不堪發跡史,更有反西方、反民主、反文明的臭味相投。


江澤民在中共總書記任內,與俄羅斯簽訂一系列邊界條約,正式和全面承認歷史 上俄國對中國領土的掠奪。為了向文明世界炫耀武力,中俄不斷舉行聯合軍演,間,中共首次主動引進外國軍隊,在中國領土上耀武揚威。


2009 年 2 月,發生俄軍炮擊中國商船事件,中方八人死亡,商船沉沒。為迫停這 艘商船,俄軍竟開炮五百發,傾瀉的,正是俄人對華人的深刻仇視。由此也折射 出兩國關係的實質:政府熱,民間冷。兩國當權者各懷鬼胎,互相利用。中俄宿 敵,民間深仇未消。


對日本而言,俄國同樣是惡鄰。二戰期間,蘇聯與日本簽訂《蘇日中立條約》, 承諾「互不侵犯」。但蘇聯暗中援助中國各派,用中國牽制日本。儘管美英中聯 盟多次要求蘇聯對日本開戰,蘇聯均無動於衷。蘇聯也沒有簽署決定戰後秩序的


《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然而,等到美國擊敗日本,眼看日本敗局已 定,就在二戰結束前的最後一個星期,蘇聯突然背信《蘇日中立條約》,匆忙對 日宣戰。蘇軍開進中國東北,圍困日軍,還趁機佔領日本北方四島,至今不還。


進入二十一世紀,俄國入侵喬治亞,肢解這個國家;又入侵烏克蘭,吞併該國屬地克里米亞。俄羅斯,繼續成為周邊國家的惡鄰和噩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