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之43)如何看待中國城市「翻天覆地的變化」?

「中國人變化太大了,你簡直不敢想像!」許多人這麼說。


然而,這是針對中國的外觀,尤其中國城市外觀。比如,中國首都北京。機場、火車站、地鐵、高速公路,不斷擴建;高樓大廈,不斷新建,櫛比鱗次。


然而,表面上氣派、豪華、壯觀、金碧輝煌的北京城,卻經不起一場暴雨的沖刷。僅僅是2004年和2012年的兩場暴雨,就讓這個大國首都露了餡、現了形:人困、車淹、路斷,全城癱瘓,宛如汪洋澤國。暴雨一降,動輒數十人死亡,無數人受傷。這已經證明,即便是表面光鮮的中國城市,也是紙糊的燈籠,一戳就穿。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進出中國、感嘆中國「驚人變化」的人們,看到的,不過就是這類華而不實的「櫥窗」。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鄧小平急於彌補中共人為破壞國民經濟30年的罪孽,企圖挽回中共執政的合法性,進而保住其既得利益,帶領中共,從政治「大躍進」一步跨入經濟「大躍進」,從政治狂熱一步滑向經濟狂熱。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


在「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旗號下,全民皆商,金錢至上。為了提前嘗一口「現代化」的洋葷,鄧小平迫不及待地要立「櫥窗」,搞「西洋鏡」,集內外巨資搞了一個深圳「特區」,模仿一百多年前慈禧太后所促成的「十里洋場」上海。


之後,中共更是犧牲農村,裝扮城市。傾舉國資源於上海、北京、深圳、廣州等對外「櫥窗」,地方當局則群起仿效,也在各地城市大搞「政績工程」、「首長工程」 、「形象工程」 、「面子工程」。無數工程,自有撈不盡的油水。中共官員們樂得利用手中權力,隨意批發土地,大規模洗劫國有資源。


大興土木,大肆燒錢,的確製造了中國城市外觀「日新月異」和「翻天覆地」的變化。然而,「銀樣蠟槍頭,中看不中用。」因為在工程建設中,權錢交易,各方伸手,偷工減料,以次充好,層層吃水,製造出大批「豆腐渣工程」。橋垮路陷樓塌人亡,醜劇悲劇比比皆是。


同時,官商黑勾結,急於牟利,動輒上演「鬼子進村」,實施強行拆遷、暴力拆遷,強行徵地、暴力徵地。中國網民諷刺道:「沒有強拆黨,就沒有新中國。」在富麗堂皇的高樓大廈背後,血淚交加,哀鴻遍野。拆遷戶和失地農民的天怒人怨,構成中國城市「天翻地覆」的最大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