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之47)明哲保身,中國人很聰明?

面對世界民主潮流,部分中國人不思進取,卻推說:「中國人不關心政治。」


事實上,中國人是最關心政治的民族之一。文革時期,「政治掛帥」,全民狂熱,拉幫結派,幾乎人人有份。當然,那時保持中立和旁觀幾乎不可能,會被打成「逍遙派」和「騎牆派」。但即便在今日「全民皆商」的年代,為數不少的中國人,自覺或不自覺地依然熱衷於政治。


比如,「先富起來」的少數人,政治嗅覺極其靈敏。據中國官方統計,中國富豪中,近半數為中共黨員,那些不是黨員的,大部分則都是「政協委員」。而很多普通中國人,也忙於「解決組織問題」(入黨),他們認定,只有通過這種政治捷徑,才能最大程度地撈取到利益和實惠。凡此種種,中國人哪裡算得上「不關心政治」?


深諳厚黑學的中共,專門對準人性的弱點下手,將人們政治上的「表現」,處處與物質利益掛鉤。政治上得勢,物質待遇隨之提高,乃至予取予奪;政治上失勢,物質待遇隨即降低,乃至剝奪殆盡。中共赤裸裸地把玩和扭曲人性,引誘著整個民族的墮落。在此情況下,要人們不關心政治,都難。


另一方面,不講原則,不管閑事,明哲保身,「西瓜偎大邊」,的確是許多中國人的「處世之道」,並自以為「聰明」。面對一波又一波中國同胞遭受中共迫害的惡潮,不少中國人抱以犬儒主義的姿態。這種姿態,尤其普遍地存在於既得利益群體中,如公務員、商人、白領階層、以及被高薪收買的知識分子。


面對中共作惡,同胞受害,這些中國人,一律地,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觸而不覺,甚至滿不在乎地表示:「只要我過得好就行了。」然而,人類共處的世界,彼此聯繫而密切相關,只要他人過不好,你就可能過不好。


比如,你生活在中國,受害於污染的空氣和水質,那是中共長期無視環境保護、人為破壞生態的後果;又比如,你行走在中國大地,時而遭遇粗魯甚至威脅性的待遇,那是中共以人治耽誤法治、人為踐踏道德良知的後果;再比如,你原本過著平靜的日子,與世無爭,突如其來的,你的房子或土地被徵收,沒有商量,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就在強行拆遷和暴力拆遷的恐怖中,失去了美好家園。那是因為,你的權利早已被剝奪,你的命運掌握在權貴的手中……


有人不甘宰割,奮起捍衛天賦人權,並為之付出慘痛代價。環保人士被抓,維權人士被捕,上訪人士被毆打……其實,他們爭取的,不僅僅是他們的權利,也是大家的權利,是整個民族的權利。他們、我們、你們,本無區別。


德國牧師馬丁·涅穆勒曾經是納粹的支持者,後來又成為納粹的迫害對象。他有一段經典的懺悔,足供後人深思和借鑒:「一開始,他們(納粹)追殺猶太人,但我不是猶太人,因此我沒有反對;然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但我不是天主教徒,因此我仍然沒有反對;再後來,他們追殺工會分子,但我不是工會成員,因此我還是沒有反對;最後,他們沖我而來……但已經沒有多少人,可以留下來(同我一起)反對了。」


中國人,無論多麼地自私和冷血,只須經歷一次人禍、當一回難屬,就會悚然而悟了。四川大地震中痛失愛子的家長、毒奶粉受害嬰兒的父母、溫州高鐵死難者家屬、「東方之星」遇難者家屬、天津大爆炸死難者家屬……都遭遇了類似馬丁·涅穆勒的痛苦與悔恨。


明哲保身,是小聰明而非大聰明。一個耍小聰明的民族,乃是一個短視而愚蠢的民族。只有幡然醒悟、齊心協力、挺身而出,有決心、有勇氣去打造一個天下為公、人人安全的民主體制,這樣的國民,才是大聰明,這樣的民族,才有大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