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之61)究竟誰是邪教?

Updated: Jan 20


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曾刊登一篇評論員文章,題為《「法輪功」就是邪教》(1999年10月)。


如果用共產黨三字代替文中的法輪功三字,成為《共產黨就是邪教》,再用毛澤東或江澤民三字代替文中的李洪志三字,該文讀來竟極其通順,邏輯完全符合。諸如(引號中為原文):


一、「教主崇拜」,即領袖崇拜。當年的紅衛兵對毛澤東「頂禮膜拜,甘受驅使,一切按他的說教去思想、去行動,直到去送死。」江澤民祕組「上海幫」,以「幫主」、「教主」、「太上皇」自居,號令部眾,長期控制中國政治,直至退而不休、垂簾聽政。


二、「精神控制」。精神控制是中共頭目「為鞏固其『神聖』地位,維持其徒眾效忠自己的基本手段。」

毛澤東對中國民眾「實施精神控制的過程是步步進逼,三步到位,一是引誘,二是洗腦,三是恐嚇。」江澤民的「三講」(講學習、講政治、講正氣),也是如此。


三、「編造邪說」。「編造歪理邪說是一切邪教教主矇騙坑害群眾的伎倆。」

毛澤東為了發展共產黨組織,「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編造了「階級鬥爭論」、「不斷革命論」等一套歪理邪說,「製造恐慌心理和恐怖氣氛,使聽從者狂熱、盲目地追隨他。」江澤民編造散布「法輪功害人」的邪說,指使手下偽造「法輪功自焚」,嫁禍法輪功,矇騙群眾。


四、「斂取錢財」。「現代邪教的教主大都是非法斂取錢財的暴發戶。」毛澤東及其核心成員宣稱共產黨組織「不圖錢、不謀利,實際是欲蓋彌彰。」共產黨組織為攫取民眾錢財,「大量組織書籍、畫像、音像製品、軍服、徽章等」共產黨「系列產品的非法出版和生產、銷售。」江澤民號召官員、黨員「悶聲發大財」,用腐敗均沾、利益共享來維繫全黨,同舟共濟。「現已查明」眾多共產黨高官「在海外銀行有巨額存款。」


五、「祕密結社」。「邪教一般都有以教主為核心的嚴密組織,進行詭祕活動。」共產黨人結社正是如此。最先,共產主義小組在中國各地祕密成立。1921年,共產國際代表、外國人(荷蘭人)馬林到達上海,要求各地共產主義小組派代表到上海召開全國代表大會。各地共產主義小組共推選了12名代表出席大會。會議在上海法租界貝勒路樹德里3號祕密召開。當晚,會場遭到法租界巡捕房的搜查,於是這批共產分子又祕密轉移到浙江嘉興南湖,在煙雨樓前租了一艘絲網船,佯裝游湖的客人,舉行了最後一天的會議。江澤民祕組「上海幫」,則是另一種形式的「祕密結社」。


六、「危害社會」。「邪教之害,主要表現在用極端的手段與現實社會相對抗。邪教『教主』(如毛澤東、江澤民等人)大都有政治野心,有的一開始就有明確的政治圖謀,有的則是在勢力壯大後政治野心也隨之膨脹。他們不滿足於在『祕密王國』實行神權教權的統治,還要在全國甚至全人類實行神權加政權的統治。為了實現其政治野心,他們或者以教徒的生命作為犧牲品和政治賭注,或者以反社會、反人類的瘋狂之舉來震驚世界。」

結論:中國共產黨,「講的是歪理邪說,行的是歪門邪道,聚集起來是邪惡勢力,既是徹頭徹尾的非法組織,又是徹頭徹尾的邪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