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之63)北京為何頑固拒絕達賴喇嘛?


中共堅稱,達賴喇嘛代表「藏獨」,其「中間道路」是變相的「藏獨」。


其實,達賴喇嘛和西藏人當然有權利主張西藏獨立,只是,達賴喇嘛尊者出於最大善意,主張用「中間道路」解決西藏問題。那就是,同意西藏留在中國版土上,惟堅持實現西藏的真正自治,以保護西藏獨特的文化、宗教、語言和民族傳統。


但中共當權者充耳不聞,一味扭曲達賴喇嘛的立場,無論達賴喇嘛說什麼或做什麼,中共只管將「藏獨」和「分裂」的帽子死死扣在達賴喇嘛頭上。其用意,一則繼續煽動漢人民眾對達賴喇嘛的仇恨,二則拒絕與達賴喇嘛展開任何有誠意的談判。


中南海故意將1959年由中共發動的對藏戰爭、1989年和2008年由中共便衣特務挑起的血腥衝突,以及近年因中共殘暴統治而逼出的眾多藏人自焚,盡都嫁禍於達賴喇嘛。然而,藏人自焚,發生在共產黨統治下的藏區境內,而非境外,顯然,不是達賴喇嘛的教導出了問題,而是中共的統治出了問題。


中南海並非害怕分裂,而是害怕自治。因為,任何自治,都可能危及中共腐敗集團的既得利益。猶如香港的自治--「一國兩制」,就一再妨礙了中共高官把香港變為他們洗錢中心的圖謀。


而中南海的心病之一,還在於,懼怕達賴喇嘛的道德力量。善心,仁愛,和平,寬容,這些辭彙,對中共而言,彷如緊箍咒,或如照妖鏡。經大半個世紀的蛻變,中國共產黨,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執政黨,已經轉型為當今世界最大的利益集團,或曰,最大的腐敗集團。


對比達賴喇嘛與中共領導人,至少有四大區別:前者每天講真話,後者每天說假話;前者推廣仁愛,後者痴迷暴力;前者布施寬容,後者散布仇恨;前者信守良知,後者追逐錢財。西藏問題無解,實受阻於中共黨內的政治生態。


被世界人民公認為宗教和道德領袖的達賴喇嘛,與北京統治者之間的關係,不是人與人的關係,不是神與人的關係,而是神與魔的關係。頑固拒絕達賴喇嘛,出於中共腐敗集團貪婪的佔有慾、惡意的毀滅慾和嗜血的魔性。


中共侵佔西藏得逞後,迫使西藏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但因中共的背信和殘暴,藏人重新開始追求獨立。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達賴喇嘛提出「中間道路」,不再執著於西藏獨立。1979年,鄧小平會見達賴喇嘛特使,承諾:西藏問題,「除了獨立,什麼都可以談。」這使達賴喇嘛感到,西藏有重獲真正自治的可能,更堅定其和平對話的決心。


1989年12月,諾貝爾委員會將當年度的諾貝爾和平獎授予達賴喇嘛,「承認他為西藏自由作出的努力和他對非暴力和平解決西藏問題的努力。」達賴喇嘛在獲獎演說中,重申堅持非暴力手段、繼續通過與中共當局的對話解決西藏問題。


自2002年起,達賴喇嘛立場之溫和,達到世人難以想像的程度: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為準,落實西藏名副其實的自治。按理說,至此,中藏之爭,大可以塵埃落定。然而,中南海仍然拒絕。拒絕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乃是拒絕藏人中的溫和派,而鼓勵激進派--真正主張獨立的藏人和藏人組織。中南海的狂妄和短視,為未來的中藏衝突、中藏分裂,埋下了定時炸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