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之65)香港人為何不願做中國人?


越來越多香港人不願做中國人,他們只認同自己是香港人,而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中共故意將其歸因於「長期的殖民統治」。

然而,出現這種趨勢,恰恰是在香港回歸中國之後。民調顯示,尤其是回歸後才成長起來的香港年輕人,最不願做中國人。


1997年,歷經150年殖民統治的香港回歸中國,成為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當時,中港兩地,曾大舉慶祝。然而,回歸不久,港人就眼睜睜地看著,中國的達官顯貴和紅頂商人,蜂擁而至,水陸並進。上市垃圾股,炒作房地產,滲透各行業。圈錢、撈錢、洗錢。轉眼間,就把這座國際大都會變身為中共高官專設的洗錢中心。以官商勾結和權錢交易為特徵的「中國模式」,全面入侵香港,不斷哄抬香港物價和房價,讓香港中產階級和升斗小民苦不堪言。直接的後果,就是香港社會急劇呈現的貧富分化。


就在中共貪官肆虐香港的同時,大量中國人湧到香港,搶購嬰兒奶粉、龍蝦、月餅、巧克力、洋酒、化妝品、藥油、尿片、智能手機等被港人視為基本生活用品的物資,導致在港民生資源短缺。這些從天而降而無處不在的「水貨客」,散布街頭、車站和公園,到處分貨,隨處扔垃圾,也嚴重污損了香港的人文景觀。為了給自己的孩子搏一張香港出生紙,內地孕婦刻意湧到香港產子,她們動輒衝進香港各個醫院的急診室,讓當地病人無法就醫。據統計,香港每年出生的新生兒中,有40%來自內地中國婦女。


港人因此驚呼:「蝗蟲來了!」內地中國人的野蠻「掃蕩」,如「鬼子進村」,令香港人忍無可忍,終於爆發一波接一波的「反水貨客」大示威。港人用上了「入侵」、「淪陷」、「光復」等辭彙,以及「驅逐共蝗,恢復英港,建立港人政府」等口號,形容水貨客的肆虐,表達反水貨客的情緒。


為了爭取雙普選(直選特首和立法會),香港醞釀「佔中」運動(「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從2013年3月起,至2014年6月,才開始採取行動,應該說,歷時一年多,「佔中」組織者給了北京中央政府足夠時間,去思考和改變對香港的僵化政策。北京不思反省、協商,反思對抗、打壓。


結果,在2014年,「佔中運動」和「雨傘運動」相繼爆發,港人仍希望通過說理和對話的方式,打動北京。然而,盤踞北京的中共政權,老神在在,不理不睬。兀自宣稱:831方案(中共的假普選方案)「不容挑戰」、「不可動搖」、「長期有效」,顯示十足的權力傲慢。中共失去了與港人溝通、和解、合作的最後一次機會。


2016年初,發生在香港旺角的暴力衝突。北京稱之為「暴亂」,港人稱之為「革命」,即「魚蛋革命」,意指賣魚蛋小販的革命。這起事件的背後,就是四個字:貧富懸殊。小販們掙扎在社會底層,生計維艱,特區政府驅趕小販,等於剝奪他們最後的生路。在絕望之餘,他們只有抗爭,如起義一般的抗爭。這種抗爭,也顯示,曾期待說理與對話的佔中運動和雨傘運動無果而終之後,港人對中共徹底絕望,與之徹底決裂。


共產黨的倒行逆施和胡作非為,直接催生了「香港獨立」的理念,逼出了香港人的「港獨」意識,「香港獨立」成為越來越多香港人的追求。2014年,「我是香港人連線」在香港成立;2015年,「香港獨立黨」在英國成立。可見,分裂國家的禍首,從來就是中國共產黨。共產黨慣於製造人心分裂,而人心的分裂,大於、並先於領土的分裂。


反感中國共產黨,進而反感中國;對中國共產黨失望,進而對中國失望。逐漸地,港人不再認同中國,港人不再想做中國人。邏輯就是如此的清晰而簡單。《不受歡迎的中國人》,《來生不做中國人》,這兩本書在香港暢銷,在相當程度上,切中了港人的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