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之71)中國「核心利益」,誰的「核心利益」?



進入二十一世紀,中共動輒稱「核心利益」。而且,覆蓋範圍越來越大,與日俱增。


中共所稱的「核心利益」,意指「沒有讓步和談判餘地」的關鍵事項。2009年7月,中共國務委員戴秉國在首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論壇上,如此闡述中共的「核心利益」:「第一是維護基本制度和國家安全,其次是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第三是經濟社會的持續穩定發展。」可見,中共「核心利益」的首要事項和重中之重,就是維護現行政治制度(一黨專政)和政權安全(化名為「國家安全」)。


把西藏和新疆問題納入「核心利益」,中共的意思,是要國際社會閉嘴,對那裡的人權迫害,不得譴責,不得評論,不得過問。將台灣話題納入「核心利益」,中共的姿態,是要阻嚇各國,不得與台灣有官方關係、不得成為台灣的外援。待台灣孤弱無援之時,便是中共狼吞虎咽之日。把已經回歸多年的香港也納入「核心利益」,中共聲稱,港澳兩地「負有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實際就是中共在港澳強推「國家安全法」的前奏,其進度,視機會而已。


中共口中的「核心利益」範圍,持續擴大。從西藏、新疆、香港、台灣議題,推廣到南海、東海、乃至中印邊境衝突,試圖讓這些與鄰國存有主權爭議的地域、海域,都成為由北京主導的、「沒有讓步和談判餘地」的當然議題。如此宣示,是北京霸權主義嘴臉的顯露。


中共炮製新版《國家安全法》,任意解釋和無限延伸核心利益範疇,除覆蓋政治、軍事、經濟、金融、能源、糧食之外,還染指科技、宗教、出版、教育、網路、以及外太空、國際海底、極地等廣泛概念。從中透視其「核心利益」的擴大和放大過程,乃是,從首都到地方,從中心地帶到邊疆地區,從漢人區域到少數民族區域,從內地到港澳,從大陸到台灣,從陸地到近海,從中國到鄰國,從地下到太空,從實體到網路……


自上而下,由內及外。但貫穿一個中心、一個焦點,那就是:共產黨的江山,獨裁者的權力。那才是真正的、唯一的「核心利益」,即統治集團的既得利益。其他所謂「核心利益」,不過是這個焦點「核心利益」的裝飾和外延。以最廣大的範疇,來掩護那最難以啟齒的焦點。這又是中南海厚黑學,其招數之一。中共選擇在2015年7月1日,中共的「建黨節」,發布新版《國家安全法》,作為執政黨自我饋贈的大禮,是另一種形式的黨慶。其中,大意明了:一切為了保黨,一切為了權力,一切為了既得利益。一黨之私,莫此為甚。


對比中美兩國。在部分中國人看來,中方強調「國家利益」,似乎理所當然;而美方強調「國家利益」,則證明美國關注他國民主與人權,純屬「虛偽」,而有其「目的」。


其實,談利益,談國家利益或核心利益,民主與專制國家,有著本質的不同,甚至有著定義的區別。文明程度越高的國家,其國家利益與全球利益越是一致;文明程度越低的國家,其國家利益與全球利益越是背道而馳。


美國領導人並不諱言「美國的利益」,那是因為,美國是一個民主國家,領導人做任何事,都要基於民意,也要爭取民意。通常,一般民眾無需具備崇高的理想和覺悟,更不能苛求他們具有廣闊的國際視野。歷屆美國領導人爭取民意的基本招數,就是強調美國的「國家利益」,甚至突出與大眾切身的「經濟利益」,因而言必稱「美國的利益」。


中國是專制國家,領導人並非民選,他們口中的「國家利益」,往往不是中國民眾的利益,而是當權者自身的利益。他們經常把「國家」與「政府」概念混為一談,就證明了這一點。比如,他們說「國家機關」,就是「政府機關」;「國家幹部」,就是「政府幹部」;「國家安排」,就是「政府安排」……


所謂「美國的國家利益」,不僅體現美國民眾的利益,與人類的方向也大抵一致;而所謂「中國的國家利益」,現階段,就是中共當權者的既得利益,不僅與人類的方向相左,甚至也與中國民眾的利益相背離。中共出於一黨之私,拒絕政治體制改革,聽任腐敗橫行、貪官轉移資產、國有資產大量流失,由此嚴重損害中國民眾的根本利益,就是最好的佐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