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之74)美國害怕「中國崛起」?



害怕中國強大,阻止中國崛起,遏制中國……中共如此解說與美國的衝突,把一切中西矛盾也歸結於此。

事實上,沒有美國和西方的幫助,中國無從「崛起」。外資與外貿,是中國經濟增長的引擎。中美之間巨額的貿易順差,構成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成分。最惠國待遇,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讓中國經濟融入全球化,都是在美國的幫助下。而其他民主國家對中國的幫助,也功不可沒。比如,中共總書記胡錦濤訪問日本時,就曾親口說:「沒有日元貸款,就沒有中國的現代化。」

然而,對內,中共卻宣傳:美國「不願看到中國強大」;日本「害怕中國超越」;西方列強「亡我之心不死」。這些莫須有的指控,反映了中共當權者的複雜心態,從病態的懷疑、蓄意的扭曲、到忘恩負義、貪天之功,應有盡有。

如果說世界各國對「中國崛起」感到不安,與其說是針對「中國崛起」,不如說是針對那種「崛起」的方式。那就是在經濟增長的同時,以更高速度狂增軍費、軍備、軍力。對內,拒絕民主政治,繼續人權迫害,與時代潮流格格不入;對外,與專制政權合流,為流氓國家背書,與文明世界分庭抗禮。進而奉行擴張主義,威脅鄰國,以大欺小,恃強凌弱。

獨裁與民主,是中西價值觀的根本對立。西方幫助中國,也是希望中國成為一個民主的、文明的、負責任的國家,進而有助於世界和平。這是「和平演變」說法的由來。但中共故意將意識形態之爭扭曲為「國家利益」之爭。拉極端民族主義作大旗,把內部的問題推到外部,歷來是獨裁者的詭詐之道。

中共偷梁換柱的宣傳手法,其實並不新鮮。早在二戰前,日本軍國主義和德國納粹分子,就曾經高唱同一種調子。當時的日本軍國主義散布說:美國不願看見日本在西太平洋崛起,因而圍堵日本。德國納粹分子則宣傳說:美英等國懼怕德國強大,竭力阻礙它。

事實上,當時,美英等文明國家懼怕的,與其說是德日兩國的崛起和強大,不如說是它們赤裸裸的專制和侵略本性。果然,德日兩國先後在歐洲和亞洲挑起世界大戰,早有防備的美英等國,奮起還擊,經浴血鏖戰,擊敗德日帝國,並推翻其政權,迫使其轉入民主體制。德日兩國,未能通過戰爭手段而崛起,卻經由和平之途而崛起,分別成長為世界第三和第二號經濟強國。美國等西方國家,非但沒有「害怕」,反而熱心扶持、慷慨援助,成為德日兩國和平崛起過程中,不可或缺的外因。

歷史一再證明,誰與世界潮流背道而馳,誰就註定為世界潮流所淹沒、所揚棄。撇開中共不提,一旦中國有機會轉型為民主國家,中美或中歐,勢必成為最緊密的盟邦。西方與東方,最強的技術與最多的人口,將實現最大程度的互補。那時,中國的崛起和強大,必更快、更穩、更經久,整個世界也將因之獲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