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之75)美中實力消長,後果是什麼?



各國輿論中,都說,今日之勢,中國有錢,美國沒錢,中國狂增軍費,美國削減軍費,假以時日,中美軍力,可能翻轉。

但細究,即便中國經濟增速高於美國,但美國經濟總產值仍然高於中國,美國人均產值和人均收入更遠高於中國。而且,整體而論,美國經濟遠比中國經濟健康,潛力無限。

原來,所謂中國有錢,乃是中共當局有錢;所謂美國沒錢,乃是美國政府沒錢。作為最大的民主國家,美國所得,多為民有民享,美國政府,本身捉襟見肘,甚至時不時有關門之虞。作為最大的獨裁國家,中國共產黨壟斷一切,不僅壟斷中國政治,也壟斷中國經濟和全部資源。中國所得,多為官有官享(號稱「國有」),中國大眾,被迫忍受貧富懸殊,甚至陷入無保障的赤貧。

在中國,官員腰纏萬貫,政府坐擁百萬億資產,支配所有外匯儲備,不受監督,不受節制,可以為所欲為,要擴軍就擴軍,要維穩就維穩,全無顧忌。在美國,政府受民眾、媒體、司法層層監督,預算與支出,須經由國會批准,而國會由民意代表組成,代表民眾利益,美國政府必須精打細算,且優先民生。

當今世界,美國實力相對下降,中國實力急劇膨脹。加上兩國政府支配力懸殊,其後果是,美國開始部分地放棄其全球領導角色、部分地放棄其維持世界秩序的責任。而「崛起」的中國,由中共代表,卻拒不承擔起碼的責任,非但沒有成為世界秩序的維護者,反而成為世界秩序的破壞者。由於其實力大增,其破壞力尤其巨大。總體而言,國際規則已遭破壞,國際秩序瀕臨瓦解。

伊斯蘭國,因推銷宗教狂熱而異軍突起,一路攻城掠地、搗毀古蹟、斬首人頭,肆虐中東,驚恐世界,各國極端分子紛紛加入,壯大其聲勢,令之尾大不掉。各國應對乏力,協調不暢。後來,土耳其與伊拉克發生反目,沙特與伊朗斷交,中東局勢更趨惡化,區域衝突複雜化,更大範圍的戰爭一觸即發。

俄羅斯,悍然入侵鄰國,先後肢解喬治亞、吞併烏克蘭領地克里米亞、並持續在烏克蘭東部製造亂局。稍後,無視國際合作,硬性插入敘利亞內戰,一味扶持人心盡失的敘利亞獨裁者阿薩德,揚言打擊伊斯蘭國,卻趁機重創、並意圖消滅反抗阿薩德統治的溫和派自由軍。

共產黨中國,在東海製造了激烈的中日對抗和衝突,更在南海大舉挺進,不僅到鄰國家門口搶奪島嶼,還在南海中心要道大規模填海造島,興建軍用機場,布設軍事設施。恃強凌弱,以大欺小,動輒撞毀、撞沉鄰國漁船。美國軍艦曾駛入中共人造島12海里範圍,以示遏制。但中共的回應,是在南海部署導彈和戰機。中共料定,美國不會對它動真格的。

概在於,中東形勢惡化,美俄面臨對抗,美歐出現戰略分歧,美國分身乏術,一時無暇顧及南海,令中共再次有可乘之機,一如十多年前,美國被迫優先反恐而先後展開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之時,中共乘機在亞洲大肆擴張其勢力和影響力。

北韓,世襲上台的金正恩,比其父親金正日更形瘋狂。打沉天安艦、炮擊延坪島,撕毀南北停戰協議,連續進行核試爆,挑釁國際社會,步步升級。如中共一樣,金正恩也吃定了,面對緊迫而棘手的中東亂局,美國對東北亞一時無暇他顧。

伊斯蘭國,俄羅斯,中國,北韓,成為世界局勢動蕩和失控的四大肇因,其中任何一大肇因,都隨時可能點燃第三次世界大戰。規則失靈,國際失序,其大背景,就是美中實力消長。

事已至此,美國須後悔對紅色中國的扶持,整個西方和文明世界,都須後悔對紅色中國的扶持,一如中共對北韓金氏政權的扶持,同樣地,養虎遺患。任何國家,對任何獨裁政權的扶持,輸血和打氣,最終都將是咎由自取,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悔之莫及。這是一條鐵律,嚴峻的鐵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