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之83)中國崛起,為何推脫國際責任?



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聯合國安理會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中國一貫迴避承擔國際責任,由來已久。

比如,北韓核危機愈演愈烈,不管平壤從事什麼,核試爆,或亂射導彈,或發射衛星,北京都態度曖昧,往往「呼籲各方保持冷靜和克制」。彷彿,北韓問題是其他各方的責任,不關中國的事。儘管,中國,才是北韓問題的最大責任方。而中朝邊境,貿易如常,聯合國有關禁運的決議,被中國對北韓源源不斷的經濟援助所抵消。換言之,不僅平壤違反聯合國決議,北京也違反聯合國決議,前者公然無視,後者陽奉陰違。

當中東戰火紛飛,伊斯蘭國肆虐、敘利亞內戰、難民潮洶湧,各國紛紛獻計獻策、出資出力,打擊恐怖主義,解救難民危機。唯獨中國,擺出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淡然處之,甚至不聞不問。中共領導人首次出訪,竟然是前往「尋找商機」,宣稱「只談生意,不談政治。」

「不管閑事。」 「明哲保身。」 「各人自掃門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 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消極基因,演化成今日中共「不干涉內政」的國策。而「恭喜發財」、「悶聲發大財」,這類中國俗語,又演變成今日中共金錢至上的功利主義和只重實惠的實用主義。

偷奸耍滑,投機取巧,見利忘義,見錢眼開,這類民族劣根性,被今日中共發揮到國家層面的極致。於是,當阿富汗和伊拉克反恐戰爭進行時,世界看不到中國的影子,而一當戰爭結束,中國卻出現了,投資,開採和收購石油,搖身一變,成為戰後當地的「最大獲益者」。

也可以從中共的厚黑學裡找到脈絡。韜光養晦,為的是暗中磨刀;隔岸觀火,為的是火中取栗;抓住機遇,就是趁渾水摸魚。於是,外界看到,每當美國投入反恐戰爭或為中東事務纏身,中共就趁機在亞洲擴張勢力。中共置身中東事外,卻在南海加緊動作,快速壘起人造島礁,馬上架起軍用設施。中共寧願忍受北韓,卻不惜冒犯東南亞國家,因為北韓瘋狂,中共惹不起;東南亞諸國溫和,中共可以得寸進尺。中共拒不承擔國際責任,卻暗地裡猛增軍費、狂添軍備、瘋狂擴軍。

也可以從中國的國內政治看出端倪。列寧有言:「外交是內政的延伸。」在國內,中共死守一黨專政,獨霸國政,誓死壟斷國家資源。迷戀權力,卻拒不對人民負責;貪心既得利益,卻無視民眾權益。

西方國家總是呼籲中國領導人,像一個成年人那樣行事;總是呼籲中國,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對此,中共置若罔聞,其實,中共根本就聽不懂。因為,在中共的字典裡,只有權力、利益、貪慾,並沒有責任、義務、良心。說起來,也難為中共。因為,所謂「中國模式」,也只能在中國玩玩,根本就走不出國門,甚至連台灣和香港都走不過去。一黨專政,在國內威風八面,但一出境就無效,見光死。

於是,中共能做的,就是兩手:武力威脅和金錢收買。中共自恃財大氣粗,奉行金元外交,採用銀彈攻勢,一路走一路撒錢,被中國網民定義為「大撒幣」(粗話「大傻逼」的諧音)。自以為,國內關係,可以用錢來擺平;國際關係,也可以用錢來擺平。還是那句話:「窮得只剩下錢。」這就是中共的全部家當和唯一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