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之85) 美國,圍堵還是幫助中國?



美國圍堵紅色中國,戰略上,有3條島鏈;軍事上,有亞洲「小北約」;經濟上,有TPP。然而,美國的目的,僅僅是圍堵?

其實,美國對中國,既是圍堵,也是幫助。圍堵的是中共,幫助的是中國人民。比如,美國與環太平洋多國達成的TPP(跨太平洋關係夥伴協定)。看上去,是衝著中國而來,是美國圍堵中國的經濟戰略。

然而,與其說沖著中國而來,不如說躲著中國而去。中國在美國的幫助下,於2001年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美國善意期待北京從此走上「正道」(前總統柯林頓語),熟料,北京執意走邪道,而且越走越邪。

搭上世界經濟的快車之後,中共把偷奸耍滑、順手牽羊、巧取豪奪的厚黑戰術和看家本領,發揮到極致,處處以損害他國利益、轉移他國財富為能事,諸如補貼國營企業、打造血汗工廠、人為操控匯率、操縱工程招標、竊取知識產權、高築關稅壁壘、蓄意低價競爭、傾銷假冒偽劣產品……可謂目無法紀,無惡不作。由此換來中國經濟起飛、官場腐敗橫行。財大氣粗之餘,紅色中國搖身一變,成為世界舞台上大搖大擺的暴發戶和肆無忌憚的挑釁者。

中國入世以後,世貿組織訴訟案驟增,其中,絕大多數訴訟案,都因中國而起,而幾乎在所有這些訴訟案中,中國都以敗訴告終。然而,因為世貿組織並無嚴格的懲罰機制,違規者只要暫停某項違規行為,即可逃脫懲罰,而裁定的賠償,也並沒有追溯效力。中國雖然屢屢違規、屢屢敗訴,卻並未付出多少經濟代價,故而有恃無恐。

中國,就像一頭野牛闖進瓷器店,把世界經濟秩序沖得亂七八糟。其他國家看在眼裡,怒在心頭。俗話說:「惹不起,躲得起。」於是,紐西蘭、新加坡、汶萊、智利這4個小國,痛感中國的危害性,最早起念,要另起爐灶,建立更高標準和更高門檻的自由貿易協定。後來,美國加入,再後來,包括日本在內的更多亞太國家加入,最終形成由眾多亞太國家達成的TPP,用一道道「綠色屏障」,將不守規則的中國拒之於門外。

這些「綠色屏障」,不僅包括貨物與服務貿易的自由流通,還包括:限制國營企業,保障環境安全、勞工權益和知識產權,實現貨幣自由和信息自由,等等。其中任何一項,用之於中國,都將損及共產黨至高無上的權力和他們念茲在茲的既得利益。中共不會輕易放棄賴以維繫他們極權統治的四大支柱:一黨專政(壟斷中國政治)、軍隊(壟斷槍杆子)、國營企業(壟斷中國經濟)、媒體和網路(壟斷資訊)。

TPP協議達成後,日本首相發表聲明:「我們與享有自由、民主、人權和法治等共同價值觀的國家聯合在一起。」「假如中國未來也加入這個體系,將是對日本安全以及亞太地區穩定的一個極大保障。」這些說法,具有代表性,那就是,國際社會希望中國改革、改變,成為一個自由、民主、人權與法治的國家,從而加入TPP,那時,一個文明、友善的中國,將使亞洲和世界都會變得更加安全。

可見,TPP與其說是圍堵中國,不如說是幫助中國,尤其,直接幫助中國人民。不少中國人已經意識到,TPP是一種「倒逼」機制,迫使中國改變,用文明世界的車輪,拖也要拖著中國前行。半個多世紀以來,中國已經形成客觀存在的「兩個凡是」定律:凡是有利於中共當局的,就不利於中國人民;凡是不利於中共當局的,就有利於中國人民。反之,亦然。TPP的建立,再次符合這樣的定律。

美日等國的苦心,也是要幫助中共當局內部的改革派(如果還存在「改革派」的話)。其實,從1898年的「戊戌變法」開始,到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到二十一世紀,前後一百多年,西方國家對中共當局的姿態,就是鼓勵其改革派,而抑制其保守派,鼓勵中國走出落後、走向文明。

此時,中國的選擇,只有兩個:要麼改革、改變,跨入文明世界行列;要麼固步自封、閉關鎖國,甘願與北韓為伍,淪為最落後國家。如果有些中國人總是抱著「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心態,來看待西方,那麼,西方的的苦心和善意,他們就永遠無法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