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之86) 共產黨變了嗎?



有人說:共產黨也在變,應該給它機會,給它時間。有人舉例說,至少,「中國經濟在發展。」

且不說,中國民眾已經給了中共無數機會和時間,中共依然故我。就說發展經濟,那不過是任何政府的基本職能,而並非什麼值得大書特書的特別情事。歷史上,恰恰只有中共當政時,才曾經人為限制、甚至破壞經濟(大躍進與文革)。

今日中國,經濟有所增長,其參照系,乃是中共的破壞時期。與其說是發展,不如說是恢復。除經濟之外,舉凡政治、社會、新聞、文化、藝術、宗教,等等領域,中共繼續施以人為封鎖,等於限制發展,使中國社會,處於病態的扭曲:法制不彰,社會不公,貧富不均,人心不平。顯而易見,單純的經濟增長,代替不了國家的全面發展。

隨著中國日益融入國際社會,不可避免地,中國民眾、中國社會、甚至於中共本身,都呈現一些變化。民眾思想趨於活躍,生活趨於豐富,社會趨於繁複而多元,中共本身,趨於變與不變的矛盾邊緣。此時此刻,與其說中共在變,不如說中國在變;與其說中國在變,不如說世界在變。世界潮流浩浩蕩蕩,瞬息萬變。世界的變化,帶動中國的變化;中國的變化,帶動中共的變化。而在其中任何一個變化的環節或過程上,中共都絕非積極因素,而只是消極的、甚至阻礙的因素。

即便正面看待中國的變化,也沒有那麼簡單。中國民眾思變心切。民眾變化,是主動的;中共變化,是被動的。中共之變,永遠落在民眾之後,而且是在民眾的持續壓力下,不得已而為之。尤其海內外的批評聲浪,更逼使和促進了中共的變遷。然而,迄今,變化的是表象,不變的是本質。獨裁與暴力,謊言與仇恨,腐敗與鯨吞,依然是中共的看家本領。中共還在邪路上走,中共沒有變。

2015年底,中共特工跨境綁架香港書商,震驚世界。這些香港書商所出版的書籍,如果涉及造謠、抹黑、子虛烏有,涉事者或受害人,完全可以通過法律途徑來解決。況且,香港是一個高度法治的社會,司法獨立而中立,雙方完全可以對簿公堂。但中共來蠻的,來橫的,來野的,仍然是土匪習氣。

這群土匪,從山裡打進城裡,從山大王變身「執政黨」,卻依然匪性不改、匪氣熏天、匪勁十足。在中國內地綁架,到香港綁架,到泰國綁架,中共彷彿是在嘲弄這個世界:你們連這樣的蒙面綁匪都不能識破,莫非瞎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