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之88) 言論自由危害國家安全?



中國人批評政府,或表達不同於政府的政治觀點,竟被扣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中共指控他們「危害國家安全」。

然而,中國古人道:「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 說的就是,暢所欲言,對人有利。同樣,公民議政,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有利於國家。中國古人鑒定明君,有「兼聽則明,偏聽則暗」的樣板;鑒定忠臣,則有「武死戰,文死諫」的標準。一個「聽」字,一個「諫」字,都體現言論的珍貴,及其對國家安全的重要。

當代文明國家的一個基本標誌,就是言論自由。包括表達自由、信息自由、新聞自由、出版自由等。言論自由,不僅保證了公民的說話權利,也保證了這個國家的公共安全。

中共憲法也宣稱「保障言論自由」,但卻是一紙空文。比如,中共中央電視台主持人畢福劍因在私人場合的飯桌上譏諷毛澤東,就被開除公職,並被官方媒體和毛左派分子大肆圍剿。私底下的聊天,屬於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無論是當局以「嚴重社會影響」為由、還是毛左以「損害國家形象」為由,都不成其為抵消畢福劍言論自由的理由。當然,在這個本來就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言論自由的專制大國,所謂「言論自由」,不過是「只許州官放火、不須百姓點燈」的言論遊戲罷了。所謂「規矩」,乃是由當權者隨興而定的「家規」。

有中國網民在中共官方媒體的社評後跟貼:「我們國家為什麼要長期設置網路封鎖牆?」其實,中國民眾有理由一千遍的追問下去:為什麼,在台灣、美國和日本等國,人們可以隨意登陸、瀏覽中國的網站?但在中國,人們卻絕對不能登陸、瀏覽台灣、美國和日本等國的網站?這恰恰是中共當局最不能說、最說不出口、最說不清楚的尷尬之處。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這是歷代中國獨裁者為一己之私而奉行如咒的圭臬。這也是中共重金打造網路防火長城網上柏林牆的由來。中共的網路竊密惹火了美國,美國曾表示,作為反制,美國可能瓦解中國的網路柏林牆,中共官媒的反應,是惱怒和跳腳。由此又可見,網路柏林牆,表面上,是中共的強項,實質上,卻是中共的弱項,是這個政權虛弱的象徵。

這個政權的最大軟肋就在於此。一旦被美國點穴,一旦遭美國拆解,這個政權將不攻自破、不戰而潰。那時,這個不可一世而外強中乾的超級獨裁政權,不是為美國大兵的炮艦所摧毀,乃是被中國人民的口水所吞沒。套用中共自己的行話,那就是,「淹沒在人民群眾的汪洋大海之中!」

有一個成語叫殺人滅口。意即,為了滅口而殺人。換一個順序,也成立,那就是,為了殺人而滅口。殺人,要麼是肉體上的屠殺,要麼是精神上的謀殺。所有封鎖信息、封殺言論的獨裁者,奉行的,都是殺人政治。殺人政治,使這個國家淪為危險之邦,絕無安全可言。

據統計,就殺人而言,凡共產黨當政的政權,都創下該國歷史之最。其中,中國共產黨更是高居榜首,屠殺中國民眾數千萬!足可證明,沒有言論自由,就沒有人民的安全,也沒有國家的安全,有的只是當權者的安全罷了。

當然,當權者的這種安全也只是暫時的。在當權者內部,一旦有人在權力鬥爭中落敗,就立馬喪失了言論自由,也喪失了為自己辯護的權利,更莫談人身安全。毛澤東時代,因權力鬥爭,國家主席劉少奇、國防部長彭德懷等人先後被整死。習近平時代,政治局委員薄熙來遭判刑後大叫:「判決不公,嚴重不實!」落敗的一方,指望自己還有「說話的權利」,還可以為自己「辯護」,獲得「公正對待」,豈不知,正是他們共同打造的那個制度,置他們自己於死地。屢屢應驗那個經久不衰的成語:請君入甕。

即便是那些僥倖在權力鬥爭中取勝的一方,權傾一時,當最終遭到歷史清算和審判的時候,他們才會意識到,正是他們當初的所作所為,為他們兇險的結局埋下了伏筆。柬埔寨的紅色高棉頭目,羅馬尼亞的齊奧塞斯庫,南斯拉夫的米洛舍維奇,伊拉克的薩達姆,利比亞的卡扎菲……現時現報,都殷鑒不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