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之89) 人權和生存權,哪一個優先?



中共當局宣稱:「生存權和發展權是首要人權,沒有生存權、發展權,其他一切人權均無從談起。這是我國在人權問題上的基本觀點。」

然而,中共自己造下的大饑荒,卻證明,事實恰好相反。上世紀六十年代初,中國發生大饑荒,數千萬人被活活餓死。直接原因是,毛澤東剷除私有制、大搞「公社化」,並發動「趕英超美」的大躍進。幾年的胡搞蠻幹,就讓中國經濟徹底崩盤。

那時,中國民眾被剝奪了基本人權,沒有發言權和不能自主的中國民眾,無法阻止毛澤東的恣意妄為,就連毛的黨內同僚,如彭德懷和劉少奇等人,也無法阻止他的一意孤行。那場「大躍進」,實為大破壞、大毀滅。饑饉四起,餓殍遍野。

如果,那個時候,中國人有人權,中國人有言論自由,中國人民可以參政議政,那麼,中國人民就可以阻止毛澤東的胡作非為,中國人民就可以讓倒行逆施的共產黨下台,進而,如「大躍進」那樣的大破壞、如大饑荒那樣的人間慘劇就可以避免。由此可見,首要的是人權,沒有人權,其他諸如生存權和發展權等,均無從談起。至少,得不到保障。

觀今日北韓,情形類似。北韓經濟極度困難,北韓人民饑寒交迫,直接原因就在於,統治北韓的金氏獨裁政權,奉行「先軍政策」,把極有限的財力物力投入到最昂貴的核試爆中。如果北韓人民擁有人權,可以選舉和罷免領導人,就可以制止當權者的胡作非為,就可以顛覆金氏統治,就可以過上溫飽的小康生活,甚至可以全力發展經濟,把北韓打造成發達國家,如南韓一般。

前中共外交部長李肇星,卸任後被聘為北京大學「教授」。受聘當天,他對北大學生說,他很羨慕現在的同學「衣食無憂」,他說,1959至1964年,他在北大讀書期間,曾經挨餓。然後就說:「我挨過餓,知道什麼是人權。」李所提年代,正是毛澤東製造的大饑荒年代。

李肇星還向北大學生炫耀,他跟西方政要辯論人權話題時,理直氣壯地質問對方:「我挨過餓,知道什麼是人權,你挨過餓嗎?」豈不知,別人沒有挨餓,正是因為別人有人權。在西方國家,政府經民眾選出,受民眾監督,不可能製造出中國式的「大躍進」、大破壞、大瘋狂,西方民眾怎麼可能如李肇星那般領受大饑荒?

顯見,在這個世界上,民眾不會因為享受人權而挨餓,卻會因為沒有人權而挨餓。這就是常識。那個被中國網民稱為「憤青外長」、「紅衛兵外長」、「痞子外長」的李肇星,要麼是不懂常識,要麼是蓄意顛倒常識,糊弄外國人,也糊弄中國人。

另外,強調生存權,而淡化人權,其實是強調動物權,而且是動物園裡的動物權。中共對待中國人民,就如同對待動物。中共誓把中國民眾圈圍起來,絕不放歸自然。今天的整個中國,活脫脫就是一座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筆下巨大的「動物農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