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之94)西方民主不適用於中國?



中共宣傳:「西方民主不適用於中國」,「西方民主在中國水土不服。」同時規定:「絕不能讓傳播西方價值觀念的教材進入我們的課堂。」

然而,中國並沒有嘗試西方民主,怎知水土不服?如果說辛亥革命之後的中華民國曾嘗試過西方民主,那也只是淺嘗則止,很快就被野心家和獨裁者顛覆。中國倒是嘗試了西方的馬克思主義,儘管走過大量彎路,付出超額代價,有人卻仍喊堅持。

中共禁止在大學課堂傳播西方價值觀,但中共本身卻從西方抄來「馬克思主義」,後者在中國大學裡居於正統地位,成為「政治正確」的標準。中共用西方的馬克思主義定理,去否定西方的普世價值,為「中國發展道路」製造所謂東方「合理性」。中共迷信「馬克思主義絕對真理」,卻又相信「政治生態學的相對主義」。中共的意識形態錯亂、當權者的人格分裂,處處可見。

有人習慣於區分「自由主義」和「共產主義」,習慣於比較「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其實,在這個世界上,最鮮明、最有意義的區分和比較,還是民主與專制。有人又把民主與專制,區分為西方的和東方的。中共就以「西方民主不適用中國」為由,拒絕民主。

其實,專制的意義很單純,就是當權者獨斷獨行,鎮壓和迫害異己。民主的意義也很單純,就是人人享有自由與平等,公眾對當權者構成監督和制衡。所以,無論專制還是民主,都無所謂東西方之分。

以公開議政、自由選舉、新聞自由、司法獨立為主要標誌的民主形式,儘管近代首先誕生於西方,但就民主思潮而論,在古老東方也自有其發源。大約兩千年前,中國先賢孟子就立論說:「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其實就是最原始的民主思想之一。

如今,民主不僅在西方成為現實,也在東方成為現實,甚至在一些宗教和文化極不相同的國度成為現實,比如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近代世界歷史證明,民主適用於西方,也適用於東方,適用於大多數民族與國家,必然地,也適用於中國。

中共《環球時報》曾發表社評,題為《中國的民主決不能從外山寨》。其實,中國網民已經總結出:中國什麼都能山寨,就是民主不能山寨。因為,對共產黨來說,民主「太複雜」了。其實,民主很簡單,只要放下私心,只要去實踐。

民主,無論是西方的還是東方的,一個主要的形式,就是公開選舉。選賢擇能,任賢用能,從古至今,就是人類活動的基本法則。古代中國,有科舉制度,依考試測智能,以智能授官職。「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聞。」說的就是:不問出身,唯才是舉。當今世界,大多數國家都建立公開選舉制度,讓能者競選,由民眾投票,全面公開,務求公正。這一偉大進步,開創了國家和平變革之路,而避免了政權暴力更迭的惡性循環。

反觀共產黨把持下的中國,仍然搞小圈子欽定,高層自封領導,再由上級指定下級。其官員產生機制,不但遠遠落後於當代民主國家,連古代中國的科舉制度都不如。故而,權力私相授受,裙帶關係成風。「高幹子弟」、「太子黨」、「紅二代」等辭彙,民眾耳熟能詳,深惡痛絕,活脫脫寫照了一個現代世襲制。必然衍生的,就是官員庸碌,玩忽職守;濫用權力,貪贓枉法;官場腐敗,國庫通私。種種劣跡敗象,光怪陸離,無不創下世界之最,令人拍案不已,驚奇不盡。

公開選舉,是真民意的試驗場。選舉前的民意測驗,選舉中的民意彙集,選舉後的民意監督,都使民心獲得全面而有效的傳達。民意如水,官員如舟。水可載舟,亦可覆舟。民眾可以把某人選上去,亦可把某人選下來,端視此人是否稱職,是否聽命於民。此時,民眾成了上帝,官員成了僕役,誠惶誠恐,戰戰兢兢。惟其如此,民眾的心聲才能得以切實反應,民眾的利益才能得到充分保障。小圈子欽定的官員,只對小圈子負責,一心維護小圈子的既得利益,視民眾為草芥;公開選舉的官員,必須對選民負責,自覺為民眾代言,全心為民眾效力。

壟斷市場,在經濟上「吃大鍋飯」,是不道德的行為;同理,壟斷權力,在政治上「吃大鍋飯」,更是不道德的行為。引進市場競爭,才有經濟繁榮;同理,引進多黨競爭,才有政治活力。這些道理,無所謂東方與西方,而是實實在在的普世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