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之95)中國能否繞過民主化?



有人認為,兩千年專制,傳統深重,中國人很難適應民主化。還有人認為,只要經濟在發展,共產黨一黨專政也不錯,適用於中國。

其實,這是一種神話。毛澤東時代,曾有三大神話箍住了中國。神話之一,中國不能走資本主義道路,否則,就會「千百萬人頭落地」。因此,「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但毛死後,中國重新走上了(某種形式的)資本主義道路,但並未因此發生大劫難,相反,瀕臨崩潰的國民經濟獲得拯救,多數中國人還重獲了溫飽。

神話之二,中國不能對外開放門戶,必須閉關鎖國,否則,危險隨時降臨,國將不國。那時候,普通人不得進出中國。但毛死後,中國對外開放,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走出國門,留學、經商、旅遊,但中國並沒有因此毀滅,相反,還重獲生機。而此時,依然閉關鎖國、如同停留在中國文革時期的北韓,卻遭到中國人的蔑視和譏笑。

神話之三,就是,中國不能民主化,否則,將天下大亂,國家分裂,人民遭殃。這是毛時代留下的最後一個神話,至今尚未破除。主要原因,還是在於中共當權者的自私自利,繼續壟斷朝綱,進而繼續壟斷既得利益。說了那麼多民主的壞話,卻連嘗試一下都不敢。如果讓中國試驗一下,就如經濟上的試驗一樣,建立經濟特區,也建立政治特區,試驗民主化,人們很快可以鑒定,民主化,究竟是弊大於利、還是利大於弊?民主與專制,孰優孰劣?所謂中國不能民主化的神話將立即被戳破。

民主,是現代文明國家的基本標誌;沒有民主的國家,無異於野蠻之邦。然而,在中國,民主卻成為一個艱難的話題。當溫飽無著時,有人會說:「連飯都吃不上,談什麼民主?」溫飽之餘,有人又會說:「都有飯吃了,還談什麼民主?」前後抵觸,自相矛盾,令人啼笑皆非。實在不能自圓其說,有人就乾脆說:「中國人『不關心政治』。」

民主,作為精神層面的價值,與物質或溫飽沒有直接關係,尤其沒有主從關係。民主,是生而為人的天賦權利,更是人類有別於其他動物的顯著標誌。以「中國人『不關心政治』」為藉口,堵塞民主之路,是對中華民族的褻瀆,也是對中華民族的犯罪。

毛澤東自己曾經說過(1945年,對社會賢達黃炎培):「我們已找到了新路,我們能跳出這個(王朝興衰的)周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毛澤東明白民主對老百姓的好處,也明白民主對統治者的壞處,那就是,執政要受到監督,權力要受到制約。當毛用「民主」的旗號推翻國民黨之後,他選擇的,是遠離民主。因為,他從骨子裡就是一個獨裁者,他的志向就是獨裁,君臨天下,為所欲為,像一個皇帝那樣。

今日中國,就像幾千年一貫的中國,其弊端,都是相似的、雷同的弊端:權力傲慢,官場腐敗,社會不公,民眾受壓。大政府,小社會;官府很強,民間很弱。即便經歷經濟輝煌和全面小康,國家仍將陷入周期性動亂、國民遭逢周期性劫難。無法超越,無法治癒,如死結,如癌症。一句話,一黨專政,無法克服其內在的深重積弊。

與專制相對立的,就是民主。要解決專制的積弊,必求助民主的良方。民主,就是自主、平等、參與;就是公開、公平、公正;就是比較、競爭、優勝劣汰。專制,是暴力之源;民主,是和平之路。說到底,只有民主,才能救中國。這是人類經驗的經典總結,也是中國歷史的深刻啟示。說中國能繞過民主化,就像說汽車能繞過橋樑一樣。作為地球村的一員,中國,繞不過民主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