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之96)習近平們,如何超越毛澤東和鄧小平?



習近平登基,舉毛旗,說毛話,作勢要回歸毛時代。時而也舉鄧旗,說鄧話,假裝擺出深化改革的架勢。

然而,毛鄧就是矛盾,習近平不可能既做毛又做鄧。習近平有意打造自己的歷史地位,欲與毛澤東、鄧小平比肩,除非有開創性成就。毛推翻一個舊政權、建立一個新政權,並掃平黨內各派。鄧顛覆毛的經濟路線,推行改革開放,建立巨大聲望。

鄧小平之所以能開創一個屬於他自己的時代,就在於,他不是重複毛,而是超越毛;敢於公告毛「晚年所犯的嚴重錯誤」、至少給予一個「三七開」的評定。在此基礎上,鄧才能大大方方地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事,奠定自己的歷史地位。無論習近平還是其後繼者,如果只是重複毛澤東、鄧小平,則談不上超越,只不過是東施效顰、邯鄲學步。因時過境遷,歷史條件不同,政治環境迥異,簡單重複毛鄧,只會淪為笑柄。

用中共話語,習近平被稱為「第五代」領導人。其實,他並非「第五代」,乃是第二代。那是「太子黨」登基的時代,如習近平、劉源、張又俠等人,本是習仲勛、劉少奇、張宗遜等人的子嗣,都是毛澤東那一輩的子嗣。中共推行的,乃是血統上的混合世襲制。在習近平之後,又有鄧小平和葉劍英的孫子進入排隊接班序列,擺出第三代的世襲陣勢。因鄧、葉孫子都曾在美國留學,疑有美國身份,他們陞官,被中國網民譏諷為中共「裡通外國」、「外國人入侵」、「美國和平演變」。

幾代領導核心的說法,出自鄧小平的發明。他把毛澤東定義為「第一代」,把自己定義為「第二代」。其實,鄧小平本身,也是第一代,與毛澤東同屬開國一代,他冒充「第二代」,目的是為了打造他自己的歷史定位。在鄧小平的欽點下,江澤民、胡錦濤分別被定義為「第三代」、「第四代」。但在太子黨眼裡,江、胡都只是過渡人物,代為看守紅色江山而已。到習近平上台,紅色江山又重歸皇室。

關於習近平,外界的評判之一是,既然是既得利益集團推出來的接班人,當然就是既得利益集團的守護人,昧著良心,認賊作父:認殘害自己親身父親的毛澤東為父。其父習仲勛曾受毛澤東迫害,下獄16年,晚年又在胡耀邦和六四問題上與鄧小平反目,鬱鬱而終。

外界的另一種揣測是,這只是習近平的政治策略,臨時舉毛旗,以收編死忠薄熙來的毛左派;暫時舉鄧旗,以便與江澤民派系鬥爭,爭取黨內多數。換言之,出於鞏固自身權力的需要,大玩權術,來一個:將欲取之,必先與之。如果前一種評判成立,那麼,習近平就是典型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患者,受迫害,反而愛上了迫害者。如果後一種揣測有譜,則須對照其實際作為。從習近平的實際作爲看,後一種揣測逐漸被證明那只是善良人們的一廂情願。

習近平上台,加緊集權。成立眾多小組而自任組長,目的是為了繞開中央委員會、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會,因為,這些位高權重的機構和大員,都是江澤民等政治老人給他留下的釘子,負責監控而非聽命於他。然而,斗倒江派后,習近平又排斥團派,趕走其他太子黨和紅二代,自己大權獨攬。

尤其不得人心的是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圖謀長期執政或終生執政。習近平此舉,被中國民間定義為“稱帝”,落下個“袁二”的綽號。習近平當政,如果僅僅是為了獨裁,過一把「皇帝癮」,那是一條邪路,走下去,極可能重蹈秦二世或崇禎皇帝的覆轍,淪為又一個亡國之君。

習近平或其後繼者們,若要超越毛鄧,只有一條路:效法同樣是世襲的蔣經國,揚棄專制成規,順應民主潮流,那才是一條正路。其一念之差,可決定個人的歷史定位,也影響一個民族的進退與興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