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特約評論:共同富裕就是共同贫穷

近期,习近平当局扫荡企业界和演艺界,借口很多。借口之一,是“共同富裕”或“第三次分配”。


如果说,在当前中国的国情下,商人致富,难免涉及程度不同的官商勾结和权钱交易,但,商人经商,必然也有他们自己的才干、能力和贡献。经商致富,乃平常之理。同理,艺人致富,其中有些人或有偷税漏税或权钱交易之嫌,但艺人通过自己的知名度、高人气、明星效应,获得高片酬、不菲的票房收入、以及为商家代言等广告收入,也属平常之事。


换言之,中国商人和艺人的收入,比起中共官场和官员贪污、受贿等不法所得,相对而言,要光明得多、阳光得多。习近平扫荡演艺界和企业界,何不扫荡官场?当然,选择性反腐不算,那是权力斗争。


有人以为,习当局扫荡企业界和演艺界,是“杀富济贫“,是中国历史上杀富济贫的又一次重演。其实,连这个都不是。不是杀富济贫,而是杀富济富、杀富济官、杀富济官府。


所谓共同富裕,就是共同贫穷。因为,从演艺界和企业界收刮的钱财,绝不会分给老百姓,而直接进入共产党的国库、党库,甚至直接进入权力者的腰包。在这一过程中,削平的,是商人和艺人的财富,让他们与普通老百姓趋同,唯独肥了官府。换言之,所谓共同富裕,乃是又一次强迫的财富转移,并非从商人、艺人头上转移到老百姓头上,而是从商人、艺人头上转移到官府。


破解这个所谓“共同富裕”的真伪,太简单,就请习近平和共产党公布领导人和各级官员的财产,就像大多数国家所做的那样。习当局断然不会这么做,于是,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只准我们富裕,不准你们富裕;只准我们特殊,你们必须平均


所谓“三次分配”,是同样的道理。第三次分配,就是第三次抢劫。臂如企业家或企业的慈善捐款。如果是捐给政府,那是直接抢劫,官府对企业的抢劫;如果是捐给社会,谁来接受?人民如何直接得到好处?多半情况,仍然是政府“代表”人民

,中途劫夺,据为己有。


在扫荡企业界和演艺界的同时,习当局宣称,收回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这是中共第四次打农民的歪主意,第四次对农民土地的抢夺,巧取豪夺。


第一次,土改(1949年之前)。“打土豪、分田地。”从地主、富农手中抢夺土地,假装分给农民,进而裹挟农民支持共产党,加入中共军队;第二次,公社化(1950年开始)。中共夺取政权后,以实施公有制为名,从农民手中夺走土地,收归党有;第三次,联产承包责任制(1978年之后)。为挽救崩溃的中国经济,即中共政权赖以维系的经济命脉,“松绑“农民,赐给他们土地使用权,承包经营,但土地所有权仍属于中共;第四次,收回联产承包责任制(2021年)。即再次收回农民对土地的使用权。


古代中国,耕者有其田。如今的共产中国,农民既丧失土地所有权,也丧失土地使用权。实为亘古未有之奇观。


面对习当局的扫荡,任性而为,中国社会鲜少抵抗之心,更无反抗之力。仿如阿富汗社会遭遇塔利班。在中国,历经大半个世纪的国家恐怖主义,人民被吓破了胆,胆颤心惊。共产党则膨胀到极点,为所欲为。正所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习近平有信心,中国人民的奴性,会任其蹂躏,足以让他的抢夺计划安全实施;不仅不会遭遇反抗,相反,还有喝彩之声。仇富心态,愿人穷恨人富,原本就是中国文化的负面特质,共产党早已把它发挥、利用到极致。此时,借民粹主义,巩固自己的权位,对习近平而言,又是一桩顺手牵羊的快事。


(2021年9月9日)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