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特約評論:共同富裕就是共同贫穷

近期,习近平当局扫荡企业界和演艺界,借口很多。借口之一,是“共同富裕”或“第三次分配”。


如果说,在当前中国的国情下,商人致富,难免涉及程度不同的官商勾结和权钱交易,但,商人经商,必然也有他们自己的才干、能力和贡献。经商致富,乃平常之理。同理,艺人致富,其中有些人或有偷税漏税或权钱交易之嫌,但艺人通过自己的知名度、高人气、明星效应,获得高片酬、不菲的票房收入、以及为商家代言等广告收入,也属平常之事。


换言之,中国商人和艺人的收入,比起中共官场和官员贪污、受贿等不法所得,相对而言,要光明得多、阳光得多。习近平扫荡演艺界和企业界,何不扫荡官场?当然,选择性反腐不算,那是权力斗争。


有人以为,习当局扫荡企业界和演艺界,是“杀富济贫“,是中国历史上杀富济贫的又一次重演。其实,连这个都不是。不是杀富济贫,而是杀富济富、杀富济官、杀富济官府。


所谓共同富裕,就是共同贫穷。因为,从演艺界和企业界收刮的钱财,绝不会分给老百姓,而直接进入共产党的国库、党库,甚至直接进入权力者的腰包。在这一过程中,削平的,是商人和艺人的财富,让他们与普通老百姓趋同,唯独肥了官府。换言之,所谓共同富裕,乃是又一次强迫的财富转移,并非从商人、艺人头上转移到老百姓头上,而是从商人、艺人头上转移到官府。


破解这个所谓“共同富裕”的真伪,太简单,就请习近平和共产党公布领导人和各级官员的财产,就像大多数国家所做的那样。习当局断然不会这么做,于是,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只准我们富裕,不准你们富裕;只准我们特殊,你们必须平均


所谓“三次分配”,是同样的道理。第三次分配,就是第三次抢劫。臂如企业家或企业的慈善捐款。如果是捐给政府,那是直接抢劫,官府对企业的抢劫;如果是捐给社会,谁来接受?人民如何直接得到好处?多半情况,仍然是政府“代表”人民

,中途劫夺,据为己有。


在扫荡企业界和演艺界的同时,习当局宣称,收回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这是中共第四次打农民的歪主意,第四次对农民土地的抢夺,巧取豪夺。


第一次,土改(1949年之前)。“打土豪、分田地。”从地主、富农手中抢夺土地,假装分给农民,进而裹挟农民支持共产党,加入中共军队;第二次,公社化(1950年开始)。中共夺取政权后,以实施公有制为名,从农民手中夺走土地,收归党有;第三次,联产承包责任制(1978年之后)。为挽救崩溃的中国经济,即中共政权赖以维系的经济命脉,“松绑“农民,赐给他们土地使用权,承包经营,但土地所有权仍属于中共;第四次,收回联产承包责任制(2021年)。即再次收回农民对土地的使用权。


古代中国,耕者有其田。如今的共产中国,农民既丧失土地所有权,也丧失土地使用权。实为亘古未有之奇观。


面对习当局的扫荡,任性而为,中国社会鲜少抵抗之心,更无反抗之力。仿如阿富汗社会遭遇塔利班。在中国,历经大半个世纪的国家恐怖主义,人民被吓破了胆,胆颤心惊。共产党则膨胀到极点,为所欲为。正所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习近平有信心,中国人民的奴性,会任其蹂躏,足以让他的抢夺计划安全实施;不仅不会遭遇反抗,相反,还有喝彩之声。仇富心态,愿人穷恨人富,原本就是中国文化的负面特质,共产党早已把它发挥、利用到极致。此时,借民粹主义,巩固自己的权位,对习近平而言,又是一桩顺手牵羊的快事。


(2021年9月9日)


Recent Posts

See All

九月,又是一波政变传言“习近平遭软禁”传遍墙内外、国内外、海内外,背景是习近平外访回国后消失十一天。至9月27日,习近平终于露面,似乎再次打破政变传言。有人于是问:为何总有政变传言?亲共分子甚至责备反共人士:习近平当政十年,你们都制造了多少次政变传言?其实,同样的问题,倒是应该问习近平本人:为何总有政变传言?你当政十年,都有多少次政变传言了? 其实,习近平自己应该很清楚,所有涉及他的政变传言,无

距离中共二十大召开一个月之际,9月中旬,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办)发布《规定》,题为《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规定》。鉴于中办主任丁薛祥是习近平亲信、心腹、大秘,由中办发布的《规定》,几乎就代表习近平的意思,目的是瞄准他的党内政敌,意图打破“七上八下”的党内规矩,排斥异己而任人唯亲,让习家军一派独大、习近平一人独裁。 然而,细读这份《规定》,却令人困惑,从字面上看,仿佛是为习近平量身定做,准确而言,仿佛

八月底,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宣布:二十大将于10月16日举行。在此之前,10月9日,将依例召开七中全会。举世瞩目的中共高层换届由此进入倒计时。习近平连任与否、以何种方式连任?以及政治局常委会如何重组?这两桩,仍是高层斗争与权力交易的重中之重。这段时间,各派讨价还价,幕后紧锣密鼓。 外国媒体如《纽约时报》等,多认为习近平将打破中共制度,进入第三任,即连任。除了外媒自己的消息和情报来源之外,它们也刻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