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特約評論:北京极限制裁澳大利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今年以来,中共制裁澳大利亚,不断加码升级。举凡澳大利亚的牛肉、大麦、龙虾、葡萄酒、食糖、羊毛、铜矿石、以及煤炭等,都遭到北京极限制裁。其中,对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加征212%的关税(保证金);澳大利亚煤炭已经运抵中国,中方硬是不准上岸卸货,滞留货船至少五十多艘。


针对制裁,澳大利亚拟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起诉讼,控告中国违反国际规则。其实,中方所为,还违反了中澳两国于2015年签署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也违反了上个月(2020年11月15日),中国与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亚太十四国所签订的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其实,中共何曾信守、何曾遵守任何国际、区域、多变或双边协定?胆敢跟中共签协定者,必然上当吃亏。


路人皆知,北京对澳大利亚实施经济制裁,出于政治目的,主要原因:澳大利亚要求调查大瘟疫(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北京做贼心虚,对此耿耿于怀,还给澳大利亚罗列了总计十四条“罪名”,包括:澳大利亚拒绝中国华为5G技术;澳大利亚不接受北京的南海霸权主张;澳大利亚声援香港、新疆、西藏及中国境内受压迫民众;澳大利亚与印度、日本、美国组成印太联盟,共同抗御中共的威胁和扩张……


就常识而言,上述澳大利亚所做的,都是好事,但中共从其反人类的本质出发,恰恰就是要惩罚和报复做好事的国家。许多国家持有与澳大利亚同样的立场,但这一回,中共为何专门针对澳大利亚?原来,习近平自以为学到了“毛泽东思想”的精髓:战略上以少打多,战术上以多打少,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于是,在经贸战场上,习近平竟抄袭起毛泽东的军事手段,以举国之力、倾国之力,对澳大利亚打起了“歼灭战”。自以为,一旦压垮了澳大利亚,其他国家就怕了,就再不敢对中共的作恶多端“说三道四”。 澳大利亚不动声色的反击来了:石头战!那就是,铁矿石。澳大利亚是最大的铁矿石出口国,而中国则是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67%的铁矿石来自澳大利亚。况且,澳大利亚掌握着全球铁矿石的定价权。中澳贸易战正酣,铁矿石涨价了!近期,每月涨价30%,全年涨价100%,折合涨价每吨250元。中国每年进口铁矿石10亿吨,直接付出的代价就是2500亿!中国钢铁业、基建业开始叫苦连天,中共党媒甚至发出这样的标题:“疯狂的石头”。


煤炭,是另一种石头。中共限制澳大利亚煤炭进口、卸货,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煤炭供应断链,中国开始缺电、限电、停电。在湖南各地,入夜之后,不得不熄灭路灯和红绿灯;在浙江,无数小企业和小作坊动辄遭停电断电,以至于,货物积压,订单停摆,业务难以为继。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句老话,竟如此生动地、戏剧性地,再次应验在北京头上。中共极限制裁澳大利亚,不惜以中国的国计民生为代价。由此也再次证明,中共所作所为,并非它所宣传的“以人为本”,而是以政权为本。十四亿中国人民,不仅是它随时可以收割的韭菜,而且是它随时可以抛弃的牺牲品。


面对北京的极限制裁,澳大利亚不仅没有屈服,而且朝野同心。国会授权莫里森政府,可以随时取消与外国签订的不利澳大利亚国家安全利益的协议,剑指中共的“一带一路”,尤其中共与澳大利亚地方政府所签订的众多“一带一路”项目。而在国际上,澳大利亚得道多助,各国响起“购买澳大利亚葡萄酒”、““痛饮澳大利亚葡萄酒””的热烈呼声,以实际行动,抵消中共制裁。北京的抓狂,既招致经济重创,又招来道德谴责。经济损失,形象丧失,可谓人财两失。


(2020年12月17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ecent Posts

See All

陳破空特約評論:“愛國者治港”?習近平背叛鄧小平

今年三月,中共將召開人大、政協兩會,其中一個重點是動手改變香港的選舉制度。這是繼中共去年兩會推出港版國安法之後,眼見未在香港遭遇硬性抵抗,自以為得計,食髓知味、得寸進尺,圖謀進一步毀滅香港選舉制度。 中共港澳辦主任夏寶龍發表言論,拋出“愛國者治港”,以取代“港人治港”,並定義五種“不愛國”:“攻擊中央政府”、“公開宣揚'港獨'”、“在國際上'唱衰'國家和香港”、“乞求外國對華對港製裁”、“觸犯香港

陳破空特約評論:今日緬甸,美中新冷戰的試驗場

自2月1日緬甸發生軍事政變後,歷經幾天驚愕,緬甸民眾終於走上街頭,舉行集會、遊行、示威,抗議軍方政變,要求恢復民選政府。抗議的規模日益擴大,軍方則發出威脅,並加緊調動。考慮到該國歷史上,曾發生軍方大規模屠殺示威民眾的先例,比如1988年和2007年,國際社會非常擔心慘劇可能重演。軍方的鎮壓,可能從高壓水槍、橡皮子彈發展到真槍實彈。 緬甸民眾無懼軍方威脅,持續抗議,並發展到前往中共駐緬甸大使館門口抗

陈破空特約評論:缅甸政变,北京在地缘政治上取胜

2月1日,緬甸軍方發動政變顛覆了緬甸民主,而那本來就是尚未完整的民主。軍方拘捕民選領導人昂山素季(國務資政)和溫敏(總統),並宣布接管政權一年。軍方宣稱,政變的理由是(2020年11月8日舉行的)大選舞弊,但軍方操控法院起訴昂山素季和溫敏卻使用其他莫須有的罪名,而與所謂大選舞弊指控毫無關聯。可見,就連軍方本身都很清楚,他們的指控純屬子虛烏有。 緬甸政變發生後,美國、歐洲和多數民主國家以及聯合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