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特約評論:百年大党,中共不会反省,但这个民族应该反省

中共迎来百年党庆,北京照例戒备森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如临大敌。外界的感受:这哪里是庆祝?这分明是备战;哪里有喜庆气氛?更像是丧事气氛。戒备,备战,戒备谁?人民;准备跟谁作战?人民。


中共自称“四个自信”,然而,百年大党没有安全感。百年大党,成了人民的死对头。任何人群聚集,都让它从心底深处害怕得发抖。


中共自吹功绩,号称崛起,第二大经济体。其实,所谓富裕、强大、复兴,所有这些表象,并不新鲜,几乎历朝历代都有过,那时候的名词叫做大治、盛世、中兴。中共建党百年,真正的“业绩”却是:祸国百年,千百万人头落地,千百万人活活饿死,亿万生灵沦为现代奴隶。由于中共的恶意阻扰,自由与民主,人权与宪政,让中国人民遥不可及。


中共自吹“十个伟大”,然而,百年大党没有大的样子,心胸狭隘,小肚鸡肠,睚眦必报。中共毫无容量、气量、雅量,因为它的领导人毫无容量、气量、雅量。已经推出港版国安法,却仍对香港民主派厉行秋后算账和绝地追杀,就是最新的实证。


中共建党,口称“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却很快演变成利益集团。有人申请入党,党组织必灌输“党的利益高于一切。” 而对于最高领导人,则变成“个人权力高于一切。”以至于,全党工作,围绕如何保住红色江山,全然不顾人民的根本福祉和国家的长远方向。以至于,最高领导人,终日耽于权力斗争,穷尽种种借口,追求无限的大权独揽。个人凌驾于组织之上,更凌驾于国家和人民之上。


百年祸国,中共不会反省,因为它的领导人不会反省。应该说,早已沦为利益集团和腐败集团的中共,早已丧失了反省能力。然而,中华民族应该反省,也必须反省:


上个世纪,如何让中共成了气候?六四之后,如何又让中共起死回生?当然可以到外部去寻找理由。比如,上世纪初叶,共产主义传播,世界普遍左倾,中国不幸是苏联的最大邻国,深受赤祸染毒;然而,上世纪下半叶,苏联解体、东欧解放,中国竟又如何?病根在国内,犹如癌症在体内。


纵观这一百多年,两个甲子。先是,上有慈禧,下有义和团;后来,上有毛泽东,下有红卫兵;如今,上有习近平,下有小粉红。义和团鼓噪“扶清灭洋”,却不知,满清本身就是外来政权,灭亡了中国,中国人早已当了亡国奴;红卫兵吆喝“誓死保卫毛主席”、“打倒一切”,殊不知,他们本身就已经被毛泽东打倒,精神上被毛泽东彻底打倒而无法站起,而中共,也是意识形态上的外来政权;小粉红高喊“爱国主义”,竟不知,“党和国家领导人”中的多数家族,极限贪腐,早已把财富、家属、子女转移出境,并始终拒绝公布领导人和官员财产,构成实质上的叛国和卖国。


共产党的所作所为,尤其是它的领导人的所作所为,就是这个民族的一面镜子,折射出这个民族的盲目、愚昧和劣根性,包括自私、短视、油腻、滑头、观望、动摇、投机钻营、脚踩两条船……


中共昭示世人:作恶也是一种生存之道,只要能包装得仿如行善。作恶,包括暴力、谎言、仇恨、腐败、淫乱等,经过偷梁换柱的粉饰之后,对应的包装变成:专政、宣传、爱憎分明、为人民服务、工作需要等。


百年大党,作恶百年,而犹自存活,且日生骄狂,藐视天下。这等奇事,实际就是这个国家的丑事,是五千年中华民族的最大污点。这是国耻,真正的国耻,天大的国耻!莫此为甚。


(2021年6月28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ecent Posts

See All

九月,又是一波政变传言“习近平遭软禁”传遍墙内外、国内外、海内外,背景是习近平外访回国后消失十一天。至9月27日,习近平终于露面,似乎再次打破政变传言。有人于是问:为何总有政变传言?亲共分子甚至责备反共人士:习近平当政十年,你们都制造了多少次政变传言?其实,同样的问题,倒是应该问习近平本人:为何总有政变传言?你当政十年,都有多少次政变传言了? 其实,习近平自己应该很清楚,所有涉及他的政变传言,无

距离中共二十大召开一个月之际,9月中旬,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办)发布《规定》,题为《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规定》。鉴于中办主任丁薛祥是习近平亲信、心腹、大秘,由中办发布的《规定》,几乎就代表习近平的意思,目的是瞄准他的党内政敌,意图打破“七上八下”的党内规矩,排斥异己而任人唯亲,让习家军一派独大、习近平一人独裁。 然而,细读这份《规定》,却令人困惑,从字面上看,仿佛是为习近平量身定做,准确而言,仿佛

八月底,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宣布:二十大将于10月16日举行。在此之前,10月9日,将依例召开七中全会。举世瞩目的中共高层换届由此进入倒计时。习近平连任与否、以何种方式连任?以及政治局常委会如何重组?这两桩,仍是高层斗争与权力交易的重中之重。这段时间,各派讨价还价,幕后紧锣密鼓。 外国媒体如《纽约时报》等,多认为习近平将打破中共制度,进入第三任,即连任。除了外媒自己的消息和情报来源之外,它们也刻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