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特約評論:百年大党,中共不会反省,但这个民族应该反省

中共迎来百年党庆,北京照例戒备森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如临大敌。外界的感受:这哪里是庆祝?这分明是备战;哪里有喜庆气氛?更像是丧事气氛。戒备,备战,戒备谁?人民;准备跟谁作战?人民。


中共自称“四个自信”,然而,百年大党没有安全感。百年大党,成了人民的死对头。任何人群聚集,都让它从心底深处害怕得发抖。


中共自吹功绩,号称崛起,第二大经济体。其实,所谓富裕、强大、复兴,所有这些表象,并不新鲜,几乎历朝历代都有过,那时候的名词叫做大治、盛世、中兴。中共建党百年,真正的“业绩”却是:祸国百年,千百万人头落地,千百万人活活饿死,亿万生灵沦为现代奴隶。由于中共的恶意阻扰,自由与民主,人权与宪政,让中国人民遥不可及。


中共自吹“十个伟大”,然而,百年大党没有大的样子,心胸狭隘,小肚鸡肠,睚眦必报。中共毫无容量、气量、雅量,因为它的领导人毫无容量、气量、雅量。已经推出港版国安法,却仍对香港民主派厉行秋后算账和绝地追杀,就是最新的实证。


中共建党,口称“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却很快演变成利益集团。有人申请入党,党组织必灌输“党的利益高于一切。” 而对于最高领导人,则变成“个人权力高于一切。”以至于,全党工作,围绕如何保住红色江山,全然不顾人民的根本福祉和国家的长远方向。以至于,最高领导人,终日耽于权力斗争,穷尽种种借口,追求无限的大权独揽。个人凌驾于组织之上,更凌驾于国家和人民之上。


百年祸国,中共不会反省,因为它的领导人不会反省。应该说,早已沦为利益集团和腐败集团的中共,早已丧失了反省能力。然而,中华民族应该反省,也必须反省:


上个世纪,如何让中共成了气候?六四之后,如何又让中共起死回生?当然可以到外部去寻找理由。比如,上世纪初叶,共产主义传播,世界普遍左倾,中国不幸是苏联的最大邻国,深受赤祸染毒;然而,上世纪下半叶,苏联解体、东欧解放,中国竟又如何?病根在国内,犹如癌症在体内。


纵观这一百多年,两个甲子。先是,上有慈禧,下有义和团;后来,上有毛泽东,下有红卫兵;如今,上有习近平,下有小粉红。义和团鼓噪“扶清灭洋”,却不知,满清本身就是外来政权,灭亡了中国,中国人早已当了亡国奴;红卫兵吆喝“誓死保卫毛主席”、“打倒一切”,殊不知,他们本身就已经被毛泽东打倒,精神上被毛泽东彻底打倒而无法站起,而中共,也是意识形态上的外来政权;小粉红高喊“爱国主义”,竟不知,“党和国家领导人”中的多数家族,极限贪腐,早已把财富、家属、子女转移出境,并始终拒绝公布领导人和官员财产,构成实质上的叛国和卖国。


共产党的所作所为,尤其是它的领导人的所作所为,就是这个民族的一面镜子,折射出这个民族的盲目、愚昧和劣根性,包括自私、短视、油腻、滑头、观望、动摇、投机钻营、脚踩两条船……


中共昭示世人:作恶也是一种生存之道,只要能包装得仿如行善。作恶,包括暴力、谎言、仇恨、腐败、淫乱等,经过偷梁换柱的粉饰之后,对应的包装变成:专政、宣传、爱憎分明、为人民服务、工作需要等。


百年大党,作恶百年,而犹自存活,且日生骄狂,藐视天下。这等奇事,实际就是这个国家的丑事,是五千年中华民族的最大污点。这是国耻,真正的国耻,天大的国耻!莫此为甚。


(2021年6月28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