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以监管为名,马云们栽倒是迟早的事

11月初,就在中国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金服即将上市之际,中国官方四大监管机构突然约谈蚂蚁集团龙头人物马云等四人,而蚂蚁集团的上市也由此叫停。 据传,马云招惹了政府,是因为他“祸从口出”。10月24日,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马云讲话:“监和管是两件事,监是看着你发展,关注你发展,管是有问题的时候才去管。”“但是我们现在管的能力很强,监的能力不够,”“好的创新不怕监管,但是怕昨天的方式去监管,我们不能用管理火车站的办法来管机场,不能用昨天的办法来管未来。”“全球很多监管部门监管到后来,变成了自己没有风险,自己部门没有风险,但是整个经济有风险,整个经济不发展的风险。”“未来的比赛是创新的比赛,不仅仅是监管技能的比赛。”“中国金融没有系统性风险,因为没有系统。”中国银行“延续的还是当铺思想”,而这种思想“是不可能支持未来30年世界发展对金融的需求的。”“做没有风险的创新,就是扼杀创新。”“很多时候,把风险控制为零才是最大的风险。”

在马云的这番讲话中,“我们”,代指中国政府;“全球很多监管部门”,讲的就是“中国很多监管部门”。这是中国人特有的表达方式,用“我们”来掩护,避免让自己成为政府的对立面;用“全球”来掩护,避免当权者玻璃心碎。 平心而论,马云讲得有道理,比那些所谓“党和国家领导人”讲得更有道理,水平高出很多。但是,在中国,并非有道理、水平高,就能站住脚。很多时候,反而是取祸之道。据传,马云的这番讲话,直接冒犯了同时出席这个会议的两名中共大人物: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和前重庆市长黄奇帆。 王岐山是在与习近平的权力斗争暂告和缓之后露面的,本职是协助外交工作的国家副主席,意外地再次涉足金融领域,显然是出自习近平或高层的委托。王岐山在这个金融峰会上放话:“中国金融不能走投机赌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环的歧路,不能走庞氏骗局的邪路。”摆出一副要“管卡压”的姿态,美其名曰“监管”。黄奇帆发言,不满网贷“转得飞快”,暗示要对网贷强化监管。而马云的蚂蚁金服公司,在相当程度上,就借助网贷。

马云的讲法,被国内舆论定义为“硬杠王岐山”、反驳黄奇帆。于是,就在蚂蚁集团在IPO中募资345亿美元、筹资规模跃居全球 IPO 第一、并即将上市之际,马云等人突然遭到中共四大监管部门约谈,蚂蚁集团的上市计划也由此被权力者叫停。马云无奈,只能表态:“稳妥创新、拥抱监管。”被网民戏说:蚂蚁金服变成了“马已经服”。


值得玩味的是,马云在外滩金融峰会上讲话,是以“联合国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共同主席”的身份。然而,想想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也是中共公安部副部长的孟宏伟的下场,马云可以不寒而栗,在你的背后,没有什么联合国,只有中国极权政府,那个高于一切的老大哥,主宰一切的黑老大。


马云们应该深知:在中国,是企业大还是国家大?是商业大还是政治大?是金钱大还是权力大?如果马云们身处美国或其他正常国家,自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可惜他们身处中国,那并不是一个正常国家。去年,马云从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职上遭当局逼退,就已经埋下各种不测的伏笔。


说不正常,但蚂蚁集团的命运,马云们的处境,在中国,就是“正常”。其实,被约谈,被叫停上市,在中国,还算小事;被抓捕,被籍没财产,那才算摊上大事。试看那些曾经呼风唤雨、翻云覆雨的中国金融大鳄们,举凡肖建华、吴小晖、徐翔、叶简明…… 风云人物今何在?早已被投入大牢,甚至于生死不明。马云们的结局,又能比他们好多少?一句话:这就是中国。不问你行不行,只问你服不服。放眼中国,又何止“马已经服”?


(2020年11月9日)

Recent Posts

See All

综合近期海内外消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二十大连任出现变数。这是他念兹在兹、视为今年的最大政治,但因押赌乌克兰战争和上海封城的重大失败、连环失败,党内同僚对他忍无可忍。党内上下,不满声、抱怨声、批评声四起,各类消息不胫而走。在激烈的路线斗争中,注重民生和经济的李克强务实路线逐步胜出。 党媒党报随之出现微妙变化,连续多日,习近平的名字不再像从前那样总是占据头版头条,而时隐时现;早先的霸屏现象也逐渐减少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