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陈破空:以监管为名,马云们栽倒是迟早的事

11月初,就在中国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金服即将上市之际,中国官方四大监管机构突然约谈蚂蚁集团龙头人物马云等四人,而蚂蚁集团的上市也由此叫停。 据传,马云招惹了政府,是因为他“祸从口出”。10月24日,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马云讲话:“监和管是两件事,监是看着你发展,关注你发展,管是有问题的时候才去管。”“但是我们现在管的能力很强,监的能力不够,”“好的创新不怕监管,但是怕昨天的方式去监管,我们不能用管理火车站的办法来管机场,不能用昨天的办法来管未来。”“全球很多监管部门监管到后来,变成了自己没有风险,自己部门没有风险,但是整个经济有风险,整个经济不发展的风险。”“未来的比赛是创新的比赛,不仅仅是监管技能的比赛。”“中国金融没有系统性风险,因为没有系统。”中国银行“延续的还是当铺思想”,而这种思想“是不可能支持未来30年世界发展对金融的需求的。”“做没有风险的创新,就是扼杀创新。”“很多时候,把风险控制为零才是最大的风险。”

在马云的这番讲话中,“我们”,代指中国政府;“全球很多监管部门”,讲的就是“中国很多监管部门”。这是中国人特有的表达方式,用“我们”来掩护,避免让自己成为政府的对立面;用“全球”来掩护,避免当权者玻璃心碎。 平心而论,马云讲得有道理,比那些所谓“党和国家领导人”讲得更有道理,水平高出很多。但是,在中国,并非有道理、水平高,就能站住脚。很多时候,反而是取祸之道。据传,马云的这番讲话,直接冒犯了同时出席这个会议的两名中共大人物: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和前重庆市长黄奇帆。 王岐山是在与习近平的权力斗争暂告和缓之后露面的,本职是协助外交工作的国家副主席,意外地再次涉足金融领域,显然是出自习近平或高层的委托。王岐山在这个金融峰会上放话:“中国金融不能走投机赌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环的歧路,不能走庞氏骗局的邪路。”摆出一副要“管卡压”的姿态,美其名曰“监管”。黄奇帆发言,不满网贷“转得飞快”,暗示要对网贷强化监管。而马云的蚂蚁金服公司,在相当程度上,就借助网贷。

马云的讲法,被国内舆论定义为“硬杠王岐山”、反驳黄奇帆。于是,就在蚂蚁集团在IPO中募资345亿美元、筹资规模跃居全球 IPO 第一、并即将上市之际,马云等人突然遭到中共四大监管部门约谈,蚂蚁集团的上市计划也由此被权力者叫停。马云无奈,只能表态:“稳妥创新、拥抱监管。”被网民戏说:蚂蚁金服变成了“马已经服”。


值得玩味的是,马云在外滩金融峰会上讲话,是以“联合国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共同主席”的身份。然而,想想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也是中共公安部副部长的孟宏伟的下场,马云可以不寒而栗,在你的背后,没有什么联合国,只有中国极权政府,那个高于一切的老大哥,主宰一切的黑老大。


马云们应该深知:在中国,是企业大还是国家大?是商业大还是政治大?是金钱大还是权力大?如果马云们身处美国或其他正常国家,自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可惜他们身处中国,那并不是一个正常国家。去年,马云从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职上遭当局逼退,就已经埋下各种不测的伏笔。


说不正常,但蚂蚁集团的命运,马云们的处境,在中国,就是“正常”。其实,被约谈,被叫停上市,在中国,还算小事;被抓捕,被籍没财产,那才算摊上大事。试看那些曾经呼风唤雨、翻云覆雨的中国金融大鳄们,举凡肖建华、吴小晖、徐翔、叶简明…… 风云人物今何在?早已被投入大牢,甚至于生死不明。马云们的结局,又能比他们好多少?一句话:这就是中国。不问你行不行,只问你服不服。放眼中国,又何止“马已经服”?


(2020年11月9日)

Recent Posts

See All

王毅动态不寻常,显露习政权危险动向

今年2月21至22日,二十国集团(G20)外长会议在巴西城市里约热内卢举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罕见缺席了这次会议,中方派出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代为出席。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这样解释:“王毅外长因日程原因难以出席此次会议,委派马朝旭副部长代表中方出席。” 这一变更和说法,一度引发外界纷纷猜测:王毅是否出事了?毕竟,二十大之后的中共政治,官员突然缺席会议、旋即失踪成为新常态。先后有外交部长秦刚和国防部长李尚福

普京对谈卡尔森,道出中俄关系的实质

今年2月6日,美国知名保守派媒体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对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面对面采访,这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两周年之际西方媒体人首次对普京的采访。采访在莫斯科秘密进行。采访刊出后,在世界各国、尤其西方国家引发争议。卡尔森本人承受了巨大争议。 在两个小时的采访中,普京用了很长时间大谈历史,试图继续狡辩乌克兰自古以来就是俄罗斯的一部分。这种自以为是、以俄罗斯为中心的历史观不值一

习近平存在严重认知障碍,这是一种病

二十大之后,绝对集权的习近平,已经又掌权一年半,政绩如何?经济大滑坡,股市大跌 ,企业停工停产倒闭,到处降薪停薪讨薪,债台高筑,民怨深重。日本记者揭露,去年中国的GDP并非习当局宣称的增长5.2%,而是负增长3.2%。全球股市上涨,唯独中港股市狂跌。中共方面前后已经有三个人下场救市:胡锡进(带头炒股带头亏损)、王沪宁(唱响中国经济光明论)、习近平(换掉证监会主席),但形势依然大不妙。 湖北一场暴雪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