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陳破空特約評論:两个维护变成一个维护?反习派和习派斗争激化

笔者上文提到,若仔细留意近期(十九届六中全会之后)党媒党报的调子,就在第三份历史决议降调、降温的同时,有关 “四个意识”和“两个维护的提法也在降调、降温。


所谓“四个意识”,指的是: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其中的关键两条是以习近平为核心、看齐习近平。所谓“两个维护”,指的是:维护习近平(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和维护党中央(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纵观十九届六中全会之后的党内舆论演变,两个维护似乎正在变成一个维护。无论党媒文章还是高官讲话,强调得更多的是“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就连“四个意识”和“两个维护”的发明人王沪宁,在“党内法规工作会议上”讲话(12月

20日),虽五次提到习近平的名字,但却避而不提“四个意识”和“两个维护”;习近平本人没有出席这个会议,只发去指示,但也只强调一个维护:维护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观察近期中共高层的其他会议,基调也大抵如此。


具体而言,反习派似乎不再提“两个维护”而只提一个维护;习派似乎也不再强调“两个维护”而只强调一个维护。探究其中的原因,大抵两条:反习派因对第三份历史决议极度失望而变得愤怒,不再掩饰对习近平的不满、反感和反对,因而只提维护党中央;习近平感受到各方敌意强烈,党内出现明显分裂,心下着慌,不得不暂时放下维护习核心的提法,退而求其次,也呼吁维护党中央。一来,他自己毕竟还是党的总书记,维护党中央,他认为间接也就算维护了他自己;二来,他主动强调维护党中央,也可以解释为对其他派系的兼顾和安抚,至少保住表面上“党的团结”。


其实,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习派和反习派的斗争焦点。两派人马,各自的本意,原本就只要一个维护。对习近平而言,所谓“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只是一个障眼法,他真正想要的就是“维护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对反习阵营来说,他们真心想要的,或者说,他们能够保持的底线就是维护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至于维护习近平核心地位,乃是他们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被迫、暂时或违心接受的强加条件。


虽然,从前也有以邓小平或江泽民为核心的提法,但相对而言,调子比较低;习时代提习核心,却异常高调,几乎文章不离口,“三句话不离本行”。反映习近平的野心:一心复辟个人独裁。反习派强调是维护党中央,实际暗含有坚持集体领导、领导人任期制、党内民主集中制等综合意思。


这三项,恰恰是从改革开放以来就形成的党内定制,也恰恰是习近平竭力想要破坏的党内规矩。实际上,从邓小平时代开始,就有“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提法,反习派坚持“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其实就是维护“与党中央保持一致”这条一直以来的基准线。


明年二十大,中共高层必将进行最高权力重组,包括政治局的重组、政治局常委的重组,以及下届最高领导人的重新确认。从中共党内制度或潜规则出发,涉及这三个层次的最高权力重组,并非习近平或习家军单方面可以决定,必然提到最高议事层面,即党内高层。这个高层,至少包括现任政治局常委和担任过政治局常委的历届政治老人;如果扩大一些,也可能包括现任政治局委员和担任过政治局委员或正国级、副国级的历届老领导。尽管,中共高层议事乃是高层密议,但习近平无法逾越这个密议程序。


根据目前的党内气氛,要两个维护还是要一个维护,也已成为习派和反习派博弈二十大权力重组的焦点。习近平连任与否,要害也在于此。反习派强调一个维护而非两个维护,就是要阻止习近平连任的意思;习派强调两个维护而非一个维护,就是习近平要坚持连任的意思。


近期,两派斗争激化。若习派无法坚持两个维护而只能退守一个维护,就证明,习近平的连任基础发生动摇;他在连任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目标降为确保自己卸任后的政治地位和人身安全。这,或正是当前中南海政治隐约呈现的走势和趋势?



(2021年12月23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ecent Posts

See All

王毅动态不寻常,显露习政权危险动向

今年2月21至22日,二十国集团(G20)外长会议在巴西城市里约热内卢举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罕见缺席了这次会议,中方派出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代为出席。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这样解释:“王毅外长因日程原因难以出席此次会议,委派马朝旭副部长代表中方出席。” 这一变更和说法,一度引发外界纷纷猜测:王毅是否出事了?毕竟,二十大之后的中共政治,官员突然缺席会议、旋即失踪成为新常态。先后有外交部长秦刚和国防部长李尚福

普京对谈卡尔森,道出中俄关系的实质

今年2月6日,美国知名保守派媒体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对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面对面采访,这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两周年之际西方媒体人首次对普京的采访。采访在莫斯科秘密进行。采访刊出后,在世界各国、尤其西方国家引发争议。卡尔森本人承受了巨大争议。 在两个小时的采访中,普京用了很长时间大谈历史,试图继续狡辩乌克兰自古以来就是俄罗斯的一部分。这种自以为是、以俄罗斯为中心的历史观不值一

习近平存在严重认知障碍,这是一种病

二十大之后,绝对集权的习近平,已经又掌权一年半,政绩如何?经济大滑坡,股市大跌 ,企业停工停产倒闭,到处降薪停薪讨薪,债台高筑,民怨深重。日本记者揭露,去年中国的GDP并非习当局宣称的增长5.2%,而是负增长3.2%。全球股市上涨,唯独中港股市狂跌。中共方面前后已经有三个人下场救市:胡锡进(带头炒股带头亏损)、王沪宁(唱响中国经济光明论)、习近平(换掉证监会主席),但形势依然大不妙。 湖北一场暴雪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