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中國主導RCEP?北京剛簽約就違約

2020年11月15日,亞太十五個國家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英文全稱: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簡稱RCEP。簽署國家包括東盟十國,外加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RCEP達成並簽署後,有媒體報導和評述:這是由中國牽頭和主導的區域經濟協定,把美國排除在外,增加了中國在亞太地區的領導力,云云。


事實並非如此。首先,RCEP最早由東盟十國倡議,邀請周邊大國加入,經八年多談判,最終達成了10+5的區域經濟貿易協定。故而準確而言,RCEP是東盟而非中國牽頭。其次,原本還有印度參與,但印度在最後階段退出了談判。原因之一:


中國不斷升高與印度的衝突,尤其在中印邊界升高成戰爭或準戰爭的敵對態勢。印度誓言,今後不會參加任何有中國在內的區域或國際經濟貿易協定。可見,對此協定,中國的加入不僅沒有起到主導作用,反而起到了破壞作用。


再者,所謂“把美國排除在外”,純屬幻覺。在這十五國中,包括中國在內,無不把美國視為最大的出口市場。尤其,在美中爆發貿易戰之後,產業鍊和供應鏈從中國轉向東盟國家,美國大市場更成為東盟各國的總站。而各國對美國技術產品的依賴,更是排在第一的進口市場,無可替代。


鑑於中國是世界第二、亞洲第一的經濟體,RCEP是否增加了中國的領導力?這可從RCEP的意義來解析。RCEP規定:區域內各國相互減免關稅,直至十年內實現零關稅。包括,“協定生效立即降為零”、“過渡期降為零”(包括10年內降為零)、“部分降稅”以及少量“例外產品”等四大類商品。


RCEP的死穴就在於,作為該協定最大經濟體和最大貿易體的中國,多半不會遵守協議,它以最不遵守承諾而著稱於世。中國之崛起,就建立在對他國產品徵收高額關稅、任中國產品低價傾銷、用不平等貿易占他國便宜的脅迫模式上。


就在中國與十四國簽約前後,僅僅因為澳大利亞要求調查大瘟疫(COVID-19)的來源,中共就對澳大利亞實施經濟制裁,並不斷加碼。對澳大利亞的大麥、牛肉、葡萄酒等商品徵收高關稅,發展到限制澳大利亞的小麥、龍蝦和棉花等進口,再發展到限制澳大利亞的煤炭進口。


中國原本是澳大利亞煤炭的最大進口國,但就在中國和澳大利亞等國簽約RCEP的同時,大量澳大利亞煤炭卻滯留中國海關。實際上,50多艘、裝載570萬噸煤炭的澳大利亞貨輪按雙邊貿易合同運抵中國,卻已在中國港口滯留一個月、甚至更長時間。中方以“安檢”為由不予放行,其實出於政治報復,故意刁難。


換言之,北京剛簽約就違約。中共針對澳大利亞的行為等於在警示各國,中國加入RCEP與其說是展示領導力,不如說是展示拖後力,或者破壞力。其實,豈止RCEP?加入聯合國並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中國,何曾遵守聯合國憲章,尤其聯合國人權宣言?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的中國,何曾履行《國際衛生條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中國,又何曾遵守該組織基本規則?惟引發最多的訴訟和最多的敗訴。中共加入國際組織的記錄猶如野牛闖進瓷器店,帶給世界的是一場接一場的驚悚劇。

Recent Posts

See All

陳破空特約評論:今日緬甸,美中新冷戰的試驗場

自2月1日緬甸發生軍事政變後,歷經幾天驚愕,緬甸民眾終於走上街頭,舉行集會、遊行、示威,抗議軍方政變,要求恢復民選政府。抗議的規模日益擴大,軍方則發出威脅,並加緊調動。考慮到該國歷史上,曾發生軍方大規模屠殺示威民眾的先例,比如1988年和2007年,國際社會非常擔心慘劇可能重演。軍方的鎮壓,可能從高壓水槍、橡皮子彈發展到真槍實彈。 緬甸民眾無懼軍方威脅,持續抗議,並發展到前往中共駐緬甸大使館門口抗

陈破空特約評論:缅甸政变,北京在地缘政治上取胜

2月1日,緬甸軍方發動政變顛覆了緬甸民主,而那本來就是尚未完整的民主。軍方拘捕民選領導人昂山素季(國務資政)和溫敏(總統),並宣布接管政權一年。軍方宣稱,政變的理由是(2020年11月8日舉行的)大選舞弊,但軍方操控法院起訴昂山素季和溫敏卻使用其他莫須有的罪名,而與所謂大選舞弊指控毫無關聯。可見,就連軍方本身都很清楚,他們的指控純屬子虛烏有。 緬甸政變發生後,美國、歐洲和多數民主國家以及聯合國都

陳破空特約評論:王滬寧誤判美國,誤導習近平

今年1月20日,美國發生兩件政治大事。上午,特朗普提前離開白宮,在安德魯空軍基地舉行了告別式。他沒有出席當日的新政府就職典禮。中午,拜登宣誓就任美國第46任總統,政權和平而有序過渡。這兩件大事,具有兩大象徵意義。前一件大事象徵著,2020年的美國大選留下巨大爭議。後一件大事象徵著,歷經兩個半世紀的風風雨雨,美國民主與憲政依然穩定,堅若磐石。 遠在太平洋彼岸的北京政權,密切注視著美國政局的風雲變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