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中國主導RCEP?北京剛簽約就違約

2020年11月15日,亞太十五個國家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英文全稱: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簡稱RCEP。簽署國家包括東盟十國,外加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RCEP達成並簽署後,有媒體報導和評述:這是由中國牽頭和主導的區域經濟協定,把美國排除在外,增加了中國在亞太地區的領導力,云云。


事實並非如此。首先,RCEP最早由東盟十國倡議,邀請周邊大國加入,經八年多談判,最終達成了10+5的區域經濟貿易協定。故而準確而言,RCEP是東盟而非中國牽頭。其次,原本還有印度參與,但印度在最後階段退出了談判。原因之一:


中國不斷升高與印度的衝突,尤其在中印邊界升高成戰爭或準戰爭的敵對態勢。印度誓言,今後不會參加任何有中國在內的區域或國際經濟貿易協定。可見,對此協定,中國的加入不僅沒有起到主導作用,反而起到了破壞作用。


再者,所謂“把美國排除在外”,純屬幻覺。在這十五國中,包括中國在內,無不把美國視為最大的出口市場。尤其,在美中爆發貿易戰之後,產業鍊和供應鏈從中國轉向東盟國家,美國大市場更成為東盟各國的總站。而各國對美國技術產品的依賴,更是排在第一的進口市場,無可替代。


鑑於中國是世界第二、亞洲第一的經濟體,RCEP是否增加了中國的領導力?這可從RCEP的意義來解析。RCEP規定:區域內各國相互減免關稅,直至十年內實現零關稅。包括,“協定生效立即降為零”、“過渡期降為零”(包括10年內降為零)、“部分降稅”以及少量“例外產品”等四大類商品。


RCEP的死穴就在於,作為該協定最大經濟體和最大貿易體的中國,多半不會遵守協議,它以最不遵守承諾而著稱於世。中國之崛起,就建立在對他國產品徵收高額關稅、任中國產品低價傾銷、用不平等貿易占他國便宜的脅迫模式上。


就在中國與十四國簽約前後,僅僅因為澳大利亞要求調查大瘟疫(COVID-19)的來源,中共就對澳大利亞實施經濟制裁,並不斷加碼。對澳大利亞的大麥、牛肉、葡萄酒等商品徵收高關稅,發展到限制澳大利亞的小麥、龍蝦和棉花等進口,再發展到限制澳大利亞的煤炭進口。


中國原本是澳大利亞煤炭的最大進口國,但就在中國和澳大利亞等國簽約RCEP的同時,大量澳大利亞煤炭卻滯留中國海關。實際上,50多艘、裝載570萬噸煤炭的澳大利亞貨輪按雙邊貿易合同運抵中國,卻已在中國港口滯留一個月、甚至更長時間。中方以“安檢”為由不予放行,其實出於政治報復,故意刁難。


換言之,北京剛簽約就違約。中共針對澳大利亞的行為等於在警示各國,中國加入RCEP與其說是展示領導力,不如說是展示拖後力,或者破壞力。其實,豈止RCEP?加入聯合國並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中國,何曾遵守聯合國憲章,尤其聯合國人權宣言?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的中國,何曾履行《國際衛生條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中國,又何曾遵守該組織基本規則?惟引發最多的訴訟和最多的敗訴。中共加入國際組織的記錄猶如野牛闖進瓷器店,帶給世界的是一場接一場的驚悚劇。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