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中國主導RCEP?北京剛簽約就違約

2020年11月15日,亞太十五個國家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英文全稱: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簡稱RCEP。簽署國家包括東盟十國,外加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RCEP達成並簽署後,有媒體報導和評述:這是由中國牽頭和主導的區域經濟協定,把美國排除在外,增加了中國在亞太地區的領導力,云云。


事實並非如此。首先,RCEP最早由東盟十國倡議,邀請周邊大國加入,經八年多談判,最終達成了10+5的區域經濟貿易協定。故而準確而言,RCEP是東盟而非中國牽頭。其次,原本還有印度參與,但印度在最後階段退出了談判。原因之一:


中國不斷升高與印度的衝突,尤其在中印邊界升高成戰爭或準戰爭的敵對態勢。印度誓言,今後不會參加任何有中國在內的區域或國際經濟貿易協定。可見,對此協定,中國的加入不僅沒有起到主導作用,反而起到了破壞作用。


再者,所謂“把美國排除在外”,純屬幻覺。在這十五國中,包括中國在內,無不把美國視為最大的出口市場。尤其,在美中爆發貿易戰之後,產業鍊和供應鏈從中國轉向東盟國家,美國大市場更成為東盟各國的總站。而各國對美國技術產品的依賴,更是排在第一的進口市場,無可替代。


鑑於中國是世界第二、亞洲第一的經濟體,RCEP是否增加了中國的領導力?這可從RCEP的意義來解析。RCEP規定:區域內各國相互減免關稅,直至十年內實現零關稅。包括,“協定生效立即降為零”、“過渡期降為零”(包括10年內降為零)、“部分降稅”以及少量“例外產品”等四大類商品。


RCEP的死穴就在於,作為該協定最大經濟體和最大貿易體的中國,多半不會遵守協議,它以最不遵守承諾而著稱於世。中國之崛起,就建立在對他國產品徵收高額關稅、任中國產品低價傾銷、用不平等貿易占他國便宜的脅迫模式上。


就在中國與十四國簽約前後,僅僅因為澳大利亞要求調查大瘟疫(COVID-19)的來源,中共就對澳大利亞實施經濟制裁,並不斷加碼。對澳大利亞的大麥、牛肉、葡萄酒等商品徵收高關稅,發展到限制澳大利亞的小麥、龍蝦和棉花等進口,再發展到限制澳大利亞的煤炭進口。


中國原本是澳大利亞煤炭的最大進口國,但就在中國和澳大利亞等國簽約RCEP的同時,大量澳大利亞煤炭卻滯留中國海關。實際上,50多艘、裝載570萬噸煤炭的澳大利亞貨輪按雙邊貿易合同運抵中國,卻已在中國港口滯留一個月、甚至更長時間。中方以“安檢”為由不予放行,其實出於政治報復,故意刁難。


換言之,北京剛簽約就違約。中共針對澳大利亞的行為等於在警示各國,中國加入RCEP與其說是展示領導力,不如說是展示拖後力,或者破壞力。其實,豈止RCEP?加入聯合國並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中國,何曾遵守聯合國憲章,尤其聯合國人權宣言?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的中國,何曾履行《國際衛生條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中國,又何曾遵守該組織基本規則?惟引發最多的訴訟和最多的敗訴。中共加入國際組織的記錄猶如野牛闖進瓷器店,帶給世界的是一場接一場的驚悚劇。

Recent Posts

See All

陳破空特約評論:六四32周年,难道习近平只有一条路可走?

临近六四纪念日,国内官媒之一发文声称“六四事件32年:中国海外民运的尴尬时刻”,似有讥讽,又似有叹息。那么,中共当权者究竟要表露什么呢?嘲笑或责怪中国民运未能推翻中共统治?但,民主运动的本质是和平、理性、非暴力,与共产党靠暴力起家、暴力夺权、暴力维持的路数全然不同。 况且,民主意味着多元、共治与和平竞争的理念,非得用“推翻”二字是共产党的思维逻辑,却并非民主推动者的思维逻辑,又何必强加于人? 中共

陳破空特約評論:習近平有意為文革翻案,能走多遠?

今年是文革爆發55週年,民間的毛左派和極左派異常活躍,搞出一系列鬧劇:“李進(江青)黨史地位座談會”,文革紀念會;各地小粉紅和老粉紅到處著紅裝、唱紅歌、跳紅舞(忠字舞)…… 。其中,由十來個毛左組織聯合籌備的“文革紀念會”,最後一刻被公安叫停。但,他們並沒有被公安約談或盤問。 對比之下,凡是自由派或公知有群體活動必遭到公安約談或盤問。前不久,在廣州,僅僅因為七、八位民間企業家聚餐,竟然就遭到公安

陳破空特約評論:習近平意圖平反文革遭黨內抵制

文革55週年之際,中共黨內外的極左勢力推動文革翻案,來勢洶洶。就在這股文革復辟的暗流或狂潮中,毛左派代表人物孔慶東甚至宣稱:毛澤東思想是六千年來人類最偉大思想,迄今為止無人超過;人類藝術的高峰,就是(江青的)樣板戲,不可超越。 然而,毛左派張羅的文革紀念會在最後一刻叫停,為何?只有一種可能:以習近平、王滬寧為首的極左派在黨內受挫,尤其在中共高層遭到抵製而無法隨心所欲,只得臨時叫停。 在黨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