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中歐投資協定當代綏靖主義的極致版本

中歐投資協定歷經7年的漫長談判,原定2020年12月22日達成,但因歐盟部分成員國反對,尤其法國的表態,幾乎泡湯;但卻在12月的最後一天,戲劇性地峰迴路轉,宣布達成。據知,轉折的關鍵在於德國總理默克爾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最後階段的強勢介入。 在中國方面,大概由習近平拍板,決定口頭上答應法國提出的兩項條件:中國更加開放市場;中共暫停在新疆的強迫勞動及其出口棉織品。口頭上的答應,對中共而言並不難,而習近平大權在握,由他出面應允也不在話下。 在德國方面,除了德國是歐盟最大國家、最大經濟體,影響力和發言權最大之外,當時德國正值歐盟輪值主席國。默克爾利用其有利地位,趕在德國作為輪值主席國的最後一天,把事情敲定。 北京顧面子,不願直接表述新疆問題,而使用了這樣的文字:“在勞工和環境領域,中國承諾不降低保護標準以吸引投資,不將勞工和環境標準用於保護主義目的,尊重在有關條約中承擔的國際義務。中國將支持企業承擔公司社會責任。中國還承諾致力於批准剩餘的國際勞工組織基本公約,並對尚未批准的國際勞工組織關於強迫勞動的兩項基本公約作出具體承諾。 ” “承諾致力於批准”,這種離奇造句充分暴露了中方的消極、勉強、應付,而且隨時準備耍滑頭、鑽空子、大打拖延戰,在實際過程中瞞天過海,絕無誠意執行有關勞工權益保障和廢除強迫勞動的條款。這固然是中共本性,也是過去四十餘年中共欺騙美國、欺騙西方的慣技。只不過時至今日,中共還想對歐洲故技重施。 過去數十年,(共產)中國崛起、(民主)美國衰落,原因即在於此。特朗普任內提升中國商品關稅,與中國開打貿易戰,起因也在於此。此情此景,難道歐盟和德國領導人心中無數?其實,問題就在這裡,德國或歐盟並非心中無數,問題主要出在默克爾身上。此人即將卸任她擔任了四屆、共計16年的德國總理,預定今年、即2021年退休。默克爾不僅利用德國作為歐盟輪值主席國的最後時間,也利用她即將卸任德國總理的最後機會,冒險與中共敲定中歐投資協定,圖謀為她個人留下所謂的政治遺產。 然而,這是怎樣的政治遺產?又是怎樣的時代背景? 對內,中共在新疆大建集中營,把數百萬維吾爾人、哈薩克人投入集中營,復辟上世紀納粹德國的暴行;中共悍然撕毀中英聯合聲明、砸爛“一國兩制”、砸爛“東方之珠”,並對香港抗爭者大搞秋後算賬,迅速在香港推進國家恐怖主義。對外,中共威脅台灣、偷襲印度、霸凌南海周邊小國;從不遵守世界貿易組織和其他國際組織的規則,並大規模盜竊美歐等發達國家的知識產權;2020年以來,還以人為的隱瞞、封鎖和欺詐手段,向全世界傳播大瘟疫,重創191個國家……。 習近平和中共的所作所為,既是向中國人民挑戰,也是向世界人民挑戰,以“專制無敵”、“一黨專政無敵”的驕橫姿態,猖狂挑戰人類文明的底線。但,卸任前的德國總理默克爾竟然把與這樣的人類公敵達成“投資協定”視為頭等大事,視作自己的政績和“政治遺產”,其目光短淺和急功近利令人驚詫! 中歐投資協定,當代綏靖主義的極致版本,即使上世紀的英國首相張伯倫比之也猶恐不及。法國政府承認:面對當今共產中國,美國首先覺醒,而歐洲的覺醒晚於美國,但也正在覺醒。相比之下,德國總理默克爾似乎是少有的例外。 默克爾在卸任前的臨門一腳,以為是自己的“大手筆”,讓歐洲門戶洞開,開門揖盜,引狼入室。默克爾的自私自利、鼠目寸光、姑息養奸,超過張伯倫不知多少倍!而默克爾帶給歐洲未來的隱患和重創,更不知是當年張伯倫帶給歐洲隱患和重創的多少倍!


Recent Posts

See All

距离中共二十大召开一个月之际,9月中旬,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办)发布《规定》,题为《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规定》。鉴于中办主任丁薛祥是习近平亲信、心腹、大秘,由中办发布的《规定》,几乎就代表习近平的意思,目的是瞄准他的党内政敌,意图打破“七上八下”的党内规矩,排斥异己而任人唯亲,让习家军一派独大、习近平一人独裁。 然而,细读这份《规定》,却令人困惑,从字面上看,仿佛是为习近平量身定做,准确而言,仿佛

八月底,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宣布:二十大将于10月16日举行。在此之前,10月9日,将依例召开七中全会。举世瞩目的中共高层换届由此进入倒计时。习近平连任与否、以何种方式连任?以及政治局常委会如何重组?这两桩,仍是高层斗争与权力交易的重中之重。这段时间,各派讨价还价,幕后紧锣密鼓。 外国媒体如《纽约时报》等,多认为习近平将打破中共制度,进入第三任,即连任。除了外媒自己的消息和情报来源之外,它们也刻舟

北戴河会议后,中共逼近二十大,习近平是否连任,高层权力如何重组,成为海内外瞩目的焦点。鉴于中共政治不透明,流于黑箱操作、幕后斗争、台下交易,虽传言四起,外界仍难确切掌握其结果。但无论习近平连任与否,对他来说,以下结论几乎都成立。 连任不受欢迎,不连任受各界期待。习近平执政十年,治国理政一地鸡毛,内政外交一塌糊涂,国内怨声载道,国际不受待见。自毛泽东死亡之后,还没有一个中共领导人遭到如此广泛的反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