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中歐投資協定當代綏靖主義的極致版本

中歐投資協定歷經7年的漫長談判,原定2020年12月22日達成,但因歐盟部分成員國反對,尤其法國的表態,幾乎泡湯;但卻在12月的最後一天,戲劇性地峰迴路轉,宣布達成。據知,轉折的關鍵在於德國總理默克爾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最後階段的強勢介入。 在中國方面,大概由習近平拍板,決定口頭上答應法國提出的兩項條件:中國更加開放市場;中共暫停在新疆的強迫勞動及其出口棉織品。口頭上的答應,對中共而言並不難,而習近平大權在握,由他出面應允也不在話下。 在德國方面,除了德國是歐盟最大國家、最大經濟體,影響力和發言權最大之外,當時德國正值歐盟輪值主席國。默克爾利用其有利地位,趕在德國作為輪值主席國的最後一天,把事情敲定。 北京顧面子,不願直接表述新疆問題,而使用了這樣的文字:“在勞工和環境領域,中國承諾不降低保護標準以吸引投資,不將勞工和環境標準用於保護主義目的,尊重在有關條約中承擔的國際義務。中國將支持企業承擔公司社會責任。中國還承諾致力於批准剩餘的國際勞工組織基本公約,並對尚未批准的國際勞工組織關於強迫勞動的兩項基本公約作出具體承諾。 ” “承諾致力於批准”,這種離奇造句充分暴露了中方的消極、勉強、應付,而且隨時準備耍滑頭、鑽空子、大打拖延戰,在實際過程中瞞天過海,絕無誠意執行有關勞工權益保障和廢除強迫勞動的條款。這固然是中共本性,也是過去四十餘年中共欺騙美國、欺騙西方的慣技。只不過時至今日,中共還想對歐洲故技重施。 過去數十年,(共產)中國崛起、(民主)美國衰落,原因即在於此。特朗普任內提升中國商品關稅,與中國開打貿易戰,起因也在於此。此情此景,難道歐盟和德國領導人心中無數?其實,問題就在這裡,德國或歐盟並非心中無數,問題主要出在默克爾身上。此人即將卸任她擔任了四屆、共計16年的德國總理,預定今年、即2021年退休。默克爾不僅利用德國作為歐盟輪值主席國的最後時間,也利用她即將卸任德國總理的最後機會,冒險與中共敲定中歐投資協定,圖謀為她個人留下所謂的政治遺產。 然而,這是怎樣的政治遺產?又是怎樣的時代背景? 對內,中共在新疆大建集中營,把數百萬維吾爾人、哈薩克人投入集中營,復辟上世紀納粹德國的暴行;中共悍然撕毀中英聯合聲明、砸爛“一國兩制”、砸爛“東方之珠”,並對香港抗爭者大搞秋後算賬,迅速在香港推進國家恐怖主義。對外,中共威脅台灣、偷襲印度、霸凌南海周邊小國;從不遵守世界貿易組織和其他國際組織的規則,並大規模盜竊美歐等發達國家的知識產權;2020年以來,還以人為的隱瞞、封鎖和欺詐手段,向全世界傳播大瘟疫,重創191個國家……。 習近平和中共的所作所為,既是向中國人民挑戰,也是向世界人民挑戰,以“專制無敵”、“一黨專政無敵”的驕橫姿態,猖狂挑戰人類文明的底線。但,卸任前的德國總理默克爾竟然把與這樣的人類公敵達成“投資協定”視為頭等大事,視作自己的政績和“政治遺產”,其目光短淺和急功近利令人驚詫! 中歐投資協定,當代綏靖主義的極致版本,即使上世紀的英國首相張伯倫比之也猶恐不及。法國政府承認:面對當今共產中國,美國首先覺醒,而歐洲的覺醒晚於美國,但也正在覺醒。相比之下,德國總理默克爾似乎是少有的例外。 默克爾在卸任前的臨門一腳,以為是自己的“大手筆”,讓歐洲門戶洞開,開門揖盜,引狼入室。默克爾的自私自利、鼠目寸光、姑息養奸,超過張伯倫不知多少倍!而默克爾帶給歐洲未來的隱患和重創,更不知是當年張伯倫帶給歐洲隱患和重創的多少倍!


Recent Posts

See All

陳破空特約評論:六四32周年,难道习近平只有一条路可走?

临近六四纪念日,国内官媒之一发文声称“六四事件32年:中国海外民运的尴尬时刻”,似有讥讽,又似有叹息。那么,中共当权者究竟要表露什么呢?嘲笑或责怪中国民运未能推翻中共统治?但,民主运动的本质是和平、理性、非暴力,与共产党靠暴力起家、暴力夺权、暴力维持的路数全然不同。 况且,民主意味着多元、共治与和平竞争的理念,非得用“推翻”二字是共产党的思维逻辑,却并非民主推动者的思维逻辑,又何必强加于人? 中共

陳破空特約評論:習近平有意為文革翻案,能走多遠?

今年是文革爆發55週年,民間的毛左派和極左派異常活躍,搞出一系列鬧劇:“李進(江青)黨史地位座談會”,文革紀念會;各地小粉紅和老粉紅到處著紅裝、唱紅歌、跳紅舞(忠字舞)…… 。其中,由十來個毛左組織聯合籌備的“文革紀念會”,最後一刻被公安叫停。但,他們並沒有被公安約談或盤問。 對比之下,凡是自由派或公知有群體活動必遭到公安約談或盤問。前不久,在廣州,僅僅因為七、八位民間企業家聚餐,竟然就遭到公安

陳破空特約評論:習近平意圖平反文革遭黨內抵制

文革55週年之際,中共黨內外的極左勢力推動文革翻案,來勢洶洶。就在這股文革復辟的暗流或狂潮中,毛左派代表人物孔慶東甚至宣稱:毛澤東思想是六千年來人類最偉大思想,迄今為止無人超過;人類藝術的高峰,就是(江青的)樣板戲,不可超越。 然而,毛左派張羅的文革紀念會在最後一刻叫停,為何?只有一種可能:以習近平、王滬寧為首的極左派在黨內受挫,尤其在中共高層遭到抵製而無法隨心所欲,只得臨時叫停。 在黨內,作